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夫君的大东西 巨龙征服风韵明星美妇

吴老狼2021-02-26 11:30:33【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泸水战前大概五万左右的晋军,最终成功逃过泸水的还不到两万人,这一点让司马望悲愤到了极点,如果不是亲兵和部将死死拉着,自觉无颜再回洛阳的司马望,或许还真的会投水自尽,以死谢罪

泸水战前大概五万左右的晋军,最终成功逃过泸水的还不到两万人,这一点让司马望悲愤到了极点,如果不是亲兵和部将死死拉着,自觉无颜再回洛阳的司马望,或许还真的会投水自尽,以死谢罪。最后,还是司马炎派来的监军王浑劝住了司马望,说道:“老都督无须悲伤,此次南征虽然惨败,但我们大晋在北方还有几十万兵马,随时都可以卷土重来,还请老都督效仿当年彭城战败后的刘邦,败而不馁,振奋军心,待来日报仇雪恨。”听了王浑的劝说,又想起了自己好不容易积累的巨额钱财,望大爷便也打消自尽谢罪的念头,改为迅速重整军队扼守渡口,防范汉军渡河追击,然而颇让望大爷意外的是,汉军在泸水南岸仅仅只是露宿休息了一天多时间,便主动放弃了泸水渡口向南撤退,还把抓获到的上万晋军俘虏扔在了渡水南岸,让他们自己选择去留。还是在反复确认了汉军确实已经走远后,司马望才小心翼翼的组织船只,运载那些不敢或者不愿加入汉军的晋军俘虏过河归队,同时在泸水南岸被俘又被释放的晋军战将尚虔,也很快就被押到了司马望的面前,接受司马望的亲自审问。害怕被追究罪责,见到了司马望后,尚虔当然是马上伏地下拜,忙不迭的说道:“老都督恕罪,老都督恕罪,罪将敢对天发誓,罪将绝对不是贪生怕死,主动投降贼军,是混战中罪将不慎落水,不识水性困于水中,这才被贼军生擒活捉,这一点罪将的几个亲兵都可以做证,请老都督明查,罪将若有半句虚言,愿受天打雷劈。”“王将军放心,此事老夫会派人探察,如果你没有虚言,老夫自然不会追究你的被俘之罪。”司马望和颜悦色的安慰了尚虔一句,又问道:“你被俘之后,可曾见到了张志逆贼?还有,听说与你同级的王买被俘之后,被张志逆贼下令斩首示众,他为什么没有杀你?还把你给放了?”“回禀老都督,罪将见到了张志逆贼,王买将军被害之时,罪将也就在现场。”尚虔如实回答道:“张志逆贼说他之所以下令将王将军斩首,是因为王将军参与了当年的成都之乱,率领军队杀害了许多蜀人士卒和百姓,同时王将军又是反抗被擒,并非主动投降,他要为成都的蜀人士卒和百姓报仇,所以要杀了王将军。至于罪将,是因为当年成都之乱时,罪将被留在了关中任职,没有参与成都之乱,张志逆贼就饶了罪将一条活命,让罪将自择去留。”“原来是这样。”司马望点头,又问道:“那张志小儿还说什么没有?”“回禀老都督,张志小儿说,他最恨的人还不是参与成都之乱的大晋将领,而是在成都之乱中诛杀关羽全家的庞会将军。”尚虔继续如实回答道:“所以张志小儿扬言,说是把庞将军生擒活捉之后,要把庞将军关在棺材里,放上一百条无毒之蛇,让蛇把庞将军活活咬死。”司马望冷哼,道:“那也得看他有没有这个本事,待老夫把他生擒活捉后,老夫要用一千条蛇把他活活咬死!”又追问了一些细节,得知汉军果然用了收买手段善待晋军俘虏,司马望这才挥手让尚虔下去等候调查,然后又转向旁边的胡烈和王浑说道:“贼军迅速撤退的原因,可以猜得到了,应该是张志小儿见我军扼守泸水渡口,又打算给关羽一家报仇,所以才迅速回师谷昌,准备歼灭我们的谷昌守军。”胡烈和王浑一起点头,都认为只有这个解释,然后王浑建议道:“老都督,既然如此,那我们也早些撤回成都吧,连日苦战,军需辎重又基本损失殆尽,在南中偏远之地长期驻扎于军不利,最好还是尽快撤回成都休整为上。”司马望点头,又突然想起了一件大事,忙说道:“快,多派斥候南下到打腊一带仔细探察,看看能不能找到贼军的秘密仓库,也顺便看一看贼军的仓库里还有没有粮食。”很可惜,派出了许多人手,用了两天多时间,几乎把打腊一带的每一

村子里的情事儿

寸土地全部翻了一遍,晋军斥候却最终还是连一包方便面都没有找到,司马望闻报大失所望,见晋军败兵露宿渡口过于辛苦,又通过斥候探察确认汉军已经走远,便也只能无可奈何的率领军队北上撤退,只留下一千士卒守卫渡口北面的三缝县城。顺便说一句,在这个期间,王浑也曾建议过司马望多留一些军队守卫三缝,防范汉军渡河北上,司马望却摇头拒绝了王浑的这个建议,说道:“没

文学

有这个必要,三缝民少粮缺又过于偏远,驻扎过多军队粮草难以补给,还是尽量少留一点军队,起一个监视贼军的作用就行了,逆贼的兵力有限,也不可能真的发起北征。”…………望大爷真的不应该这么大意,因为望大爷并不知道的是,汉军主力其实并没有急着撤回谷昌去找庞会算帐,仅仅只是撤退到了秦臧一带,就让汉军队伍停了下来立营休整。而在此期间,除了霍弋和阎宇带着后军与汉军主力会合之外,爨家老三爨合,也带着一千多爨家私兵与汉军会合,接受了张志的号令指挥。还是在此期间,张志在南下路上就已经派人赶往挵栋与云南郡联络,命令云南郡太守收集船只,准备走青蛉水水路急赴泸水渡口接应汉军渡河,还有就是劝说云南郡的土霸王孟家出兵给汉军帮忙,弥补汉军兵力不足的弱点。不过撤退到了秦臧也足够了,确认了这一点后,除了晋军大队放心北上撤退外,通过斥候和细作探察得知汉军已经向来路撤退后,驻守在谷昌的庞会不敢有半点犹豫,马上就带着三千守军弃城北逃,走牧麻到堂琅的小路往越嶲境内撤退,生怕走得慢了被汉军追上,真被张志把自己塞进了和自家极有渊源的棺材里喂蛇。还是在确认了这些情况后,张志才召集汉军文武,正式宣布发起北伐益州的战事,决定利用晋军惨败后兵力空虚的机会夺回成都,继而光复益州全境。因为张志此前就已经流露过这样的想法,汉军高级文武对此也毫不奇怪,只是由霍弋开口向张志问道:“都督,你下定决心了?请容老夫提醒一句,我们出兵北伐,虽然不需要考虑粮草问题,但是必须得面对武器补给和攻城攻坚的问题,并不是有十足把握。”“多谢老将军提醒,但是晚辈决心已定。”张志说道:“还是那句话,南中的兵力和人力已达极限,我们如果不乘着现在这个机会打出去光复益州,最多只能是永远在南中当山大王,要想更进一步壮大我们的实力,我们惟一的办法就是主动出击,夺回益州,然后才有希望克复中原,迎回君上!”对刘禅极为忠心的霍弋点头,也承认这是唯一一个救回刘禅的办法,张志则又向其他的汉军文武问道:“各位,你们是什么意见?有没有不敢去的?如果有的话,现在开口还来得及,我可以让你们留在南中任职。”“跟着都督才有方便面吃,末将傻了才留在南中吃糠咽菜。”赵全的一句话让汉军文武哄堂大笑,然后汉军文武也纷纷表态愿意支持张志的北伐——反正不用犯愁粮草问题,士卒的战斗力又靠得住,大不了打不下成都撤回来不就行了?张志满意点头,又说道:“那就这么定了,立即着手准备,后天誓师出发,向成都开拔!还有,明白告诉我们的将士,光复了成都后,成都城里金银缣帛本都督分文不取,全部分发给将士!另外,光复了成都后,我们还可以吃上更好吃的东西!”汉军文武唱诺,然后杨稷还迫不及待的追问了一句,说道:“都督,到了成都有什么好吃的东西?能不能现在就拿出来鼓舞士气?”“现在我也不知道,得打下了成都才知道。”张志无奈的回答,又说道:“还有,打不下成都,包括我都永远吃不到新的东西。所以,为了我们不用一辈子吃方便面和午餐肉,我们大家都一起努力吧。”“那这件事得明白告诉我们的将士。”杨稷赶紧说道:“我们的很多将士已经开始把方便面和午餐肉吃吐了,听说打下成都能吃到更好吃的东西,他们就算是用牙齿啃,也一定会把成都城给啃下来!”汉军文武再次大笑,张志也跟着笑了一阵,然后说道:“薛主薄,立即替我草拟两道命令,第一,任命朱相为定南将军,率领王茗等味县文武主持南中军政事务。第二道命令给刘聚,命令他坚决死守进乘,防范东吴乘虚偷袭,同时主动把我军大败晋贼的消息告知给交州的东吴军队,让东吴那些狗贼知难而退。”薛让答应,又建议道:“都督,为了在北伐益州时令行禁止,你是不是该换一个官职了?如果继续以庲降都督的身份给益州各城下达命令,名不正言不顺啊?”“是应该换一个官职了。”张志坦然点头,又说道:“这样吧,本都督厚颜,给自己封一个益州刺史兼后将军,再加一个持节,今后以这些身份发布命令。统领南中和益州的军队官民。”“下官马上安排工匠,为后将军赶铸官印,还有赶制后将军大旗。”薛让马上说道。“不必了。”张志的表情难得有些尴尬,让张价亮出了两枚官印说道:“在味县的时候,我就已经让工匠把官印给铸出来了。另外后将军的旗帜,我也叫人早就准备好了。”汉军文武又一次哄堂大笑,无不在心中鄙夷道:“居然早就憋着坏给自己升官,脸皮够厚。”就这样,张志厚颜无耻的自封了益州刺史和后将军之后,张志决定发起北伐和打下成都后有新东西吃的消息,也很快就在汉军营地中传开,然后也还别说,因为连战连捷带来的高昂士气,还有都知道只有跟着张志才有好东西吃,即便兵力没有任何优势,汉军将士还是没有什么畏惧心理,全都表示愿意服从命令,没有出现一个逃兵。也是凑巧,做出了这个决定的当天下午,张志在付费抽取新款式的方便面时,居然幸运抽中了张志本人都十分垂涎的一菜一面青椒肉丝口味,结果这种蔬菜和肉丝比面还多的新款方便面分发下去后,早就已经吃腻了方便面的汉军将士还是欢声四起,仿佛重新找回了初次尝到方便面的惊艳感觉,士气也得到了很大的鼓舞。两天后,炎兴四年的四月二十六,张志率领汉军将士在秦臧北部的甘泉附近誓师出发,以区区两万五千余人的兵力再度向着泸水渡口开拔,然后在张志的命令和邀请下,云南郡那边也出动了大量船只走青蛉水赶赴渡口增援,接应汉军渡河,同时孟获之孙孟肥,也带着一千多孟家私兵兵出猿人谷,与汉军会师在元谋盆地,将汉军的兵力扩大到了两万七千左右。一个回马枪杀回了泸水渡口,顺利与云南郡派来的船队会合后,傅恭率领的汉军水师千余人,也打了建军以来的首场胜仗,帮助汉军敢死队突破了三缝晋军匆忙设立的泸水防线,抢滩登陆得手,继而又一举杀溃了胆战心惊的三缝晋军,逼得兵微将寡的三缝晋军连城池都不敢退守,只能是赶紧撒腿往北面逃命。期间,当然又出现了晋军士卒乘机投降吃面的情况。因为军队需要休息的缘故,汉军回头杀来的消

徐少华朱琳

息传到司马望面前时,司马望统领的近三万晋军败兵依然还在越嶲郡治邛都城外休整,结果在大吃一惊之余,已经被汉军给打怕了的司马望没做多想,马上就生出了赶紧撤回成都的念头。两个重要副手王浑和胡烈全都反对主动撤退,未来的灭吴名将王浑还向司马望进言道:“老都督,邛都乃益州门户,人口颇多,一旦被贼军夺取,不仅越嶲全郡难保,成都平原也将时刻面临贼军威胁,好在邛都的城池坚固,粮草也还算充足,可以长期久守,我们最好还是全力坚守此城,让张志贼军无法越过邛都一步。”“老都督,末将也认为应该坚守邛都。”胡烈也进言道:“旄牛大道虽然相对来说比较平坦易行,但是粮草转运依然十分艰难,南中又人口稀少,民力严重不足,我们只要坚守城池与贼军耐心对峙,要不了多久,贼军必然粮尽自退,怎么都强过主动撤退,直接放弃越嶲全郡。”指出了这点后,胡烈又微笑说道:“还有,老都督,你怎么忘了?扼守险要坚守不出这个战术,一向都是你的拿手绝技,当年在陇西你连姜维的蜀人大军都不怕,现在还用得着害怕张志小儿的区区两万多贼军?”王浑和胡烈说的,当然都是正确得无法再正确的战术,所以冷静下来后,司马望还是发现自己下令直接撤回成都实在是蠢得不能再蠢,也不得不有些尴尬的笑道:“真的是越老胆子越小,你们说得对,邛都坚城直接放弃确实太过可惜,我们的粮草和兵力都十分充足,是应该坚守此城,用对付姜维的战术对付张志小儿。”尴尬笑后,司马望马上拿定主意,说道:“传令全军,即刻进城驻扎,立即着手修缮城池,囤积守城物资,准备迎击贼军进犯。还有,坚壁清野,把城外粮草尽数转移入城,让贼军到了邛都也无粮可就!”接下来也终于发生了一件让望大爷开心的事,那就是庞会率领的三千军队走堂琅小路撤回了越嶲后,侥幸抢在了北上汉军的前方,抢先一步成编制撤回了邛都,补强了晋军本就十分充裕的守城兵力,望大爷在大喜之余,也再一次的开始摩拳擦掌,得意说道:“张志小儿,赶紧来吧,老夫在邛都等着你,看你有没有本事攻破老夫重兵守卫的邛都坚城了!”

动漫关键词:

很赞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