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跪趴 征服了朋友的新娘小诗强迫 哭 H

石章鱼2021-02-25 15:23:10【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谢忠军静静躺在空无一物的房间内,他的大脑也如这房间一般放空。房门缓缓开启,张弛走了进来,随同他一起进来的马达帮忙支了张桌子,放了两张椅子,摆好碗筷和菜肴,然后转身出去。谢忠

谢忠军静静躺在空无一物的房间内,他的大脑也如这房间一般放空。房门缓缓开启,张弛走了进来,随同他一起进来的马达帮忙支了张桌子,放了两张椅子,摆好碗筷和菜肴,然后转身出去。谢忠军闻到了肉香和酒香,可双目仍然呆呆望着天花板,整个人如同入定一般。张弛道:“师父,我买了您最喜欢的烧鸡和猪蹄,还有精品茅台。”谢忠军道:“对一个将死之人何必浪费。”张弛将酒杯倒满:“就算是让我心里好过一些吧。”“我凭什么要让你心里好过?”谢忠军嘴上说着,却爬了起来,脸上花白的胡须丛生,人也明显瘦了许多,走起路来摇摇晃晃,再也没有了过去的意气风发。来

乖张开腿吸允着

到张弛的对面坐下,张弛等他坐好这才入座,端起酒杯道:“师父,我敬您!”谢忠军看了他一眼,端起酒杯一饮而尽,也没用筷子,用手拿起一块猪蹄啃了起来,记得上次吃饭还是在三天之前。张弛道:“为什么拒绝治疗?”谢忠军没有马上回答他,啃完猪蹄又喝了一杯酒,这才道:“明明知道治不好何必花费那功夫。”“可以治好的。”谢忠军摇了摇头:“心已经死了,活着就没了意义。”张弛给他斟满酒杯,谢忠军抓起来就喝,不小心呛着了,转身发出一连串的咳嗽,张弛站起身,拍了拍他的后背。谢忠军骂道:“你是不是想把我给拍死?”继续咳嗽了几声,抬起头看到满脸笑容的张弛,他也忍不住笑了:“草!真随我!”说这句话的时候,内心有些酸涩。张弛同样感到有些酸涩,回到座位喝了杯酒。谢忠军道:“我本以为是你舅舅,搞了半天原来是你叔叔。”张弛道:“你是我师父!”谢忠军叹了口气道:“其实我真没教你什么。”张弛道:“其实这些菜都是师哥准备的。”谢忠军抿了抿嘴唇,想起了路晋强,低声道:“想不到我这辈子最大的成就居然是两个徒弟。”张弛道:“如果拒绝治疗,您可能只剩下一个月了。”谢忠军道:“不聊这个,那天你画出一道火墙,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我们谁都没有看见,你告诉我,他最后怎么了?”张弛道:“死了!”谢忠军怅然若失:“这么容易?你小子真是厉害啊。”张弛道:“人的命运都是自己在主宰。”谢忠军道:“他……有没有说什么?”张弛摇了摇头,举起了酒杯。谢忠军端起酒杯望着张弛:“楚文熙呢?”张弛想了好一会儿方才道:“去了她该去的地方。”谢忠军点了点头:“这烧鸡不错,明天开始我想每天都吃……”除夕从中午开始就飘起了雪,齐冰撑着一把透明的雨伞站在图书馆的门前,图书馆处于闭馆期,因为处在寒假,学生们大都已经回去了,齐冰仍然坚持留下,只是为了一个人的承诺。他答应过我会回来。她的手机响了起来,看了一眼电话号码,是父亲,齐冰接通了电话。“爸!”电话那端不但响起了父亲的声音同时也响起了母亲的声音,年三十了,女儿坚持留在京城过年,做父母的怎能不牵挂。“我很好,我和张弛一起过年,后天我们会回去的。”母亲薛慧珍从女儿的语气中敏锐觉察到了什么:“张弛回来了?你让他接电话?”“哦,他……他这会儿不在……”薛慧珍明白了也不再继续问,只是叮嘱女儿后天要早点回来。齐冰匆匆挂上了电话,心中有些酸涩,一直以来她都因为这个承诺而苦苦坚持着,她对张弛的现状一无所知,她对这一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同样也不知情,她只知道自己深深爱着他,爱他就要相信他,爱他就足够了,可,如果他没有如约回来,她无法确定自己会不会动摇。从未有现在这样忐忑,齐冰悄悄问自己,是否张弛爱她就像她爱张弛一样?她不知道答案,也不想去寻找答案。校园内亮起第一盏灯光的时候,齐冰的内心却黯淡了下去,雪还在下,很大,也许她应该考虑找一个地方独自迎接新年的到来,好好去大醉一场。风雪中走来一个模糊的身影,齐冰努力辨认着,不过很快她就判断出那不会是张弛,因为那明显是一个女子的身影,出现在她眼前的人居然是萧九

文学

九。萧九九温婉地笑着,来到齐冰的面前:“等人啊?”齐冰点了点头:“等张弛。”萧九九道:“我来是向你道别的。”齐冰道:“你要去哪里啊?”萧九九道:“去治病,也许以后我们没机会见面了。”齐冰举起伞为萧九九遮住头上的雪,萧九九轻声道:“一把伞容不下三个人。”“容得下我们两个。”萧九九笑了起来:“除非不再有人进来。”她向后退了一步重新回到了漫天飞雪的夜色中:“不要告诉他我的事情。”齐冰幽然叹了口气道:“我都不知道他会不会来?”萧九九道:“其实你比我更了解他,只要他答应的事情就一定会做到。”脑海中忽然回想起过去的一幕,张弛亲切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等我有钱了,我包养你好不好?齐冰还想说什么,萧九九已经离去,很快她的身影就消失在风雪中,洁白的雪地上只剩下一串脚印。齐冰感到寒冷,她跺着脚来回踱步,萧九九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总得有一个人等他。当雪抹去了萧九九的脚印,齐冰看到路灯下一个亲切熟悉的身影正顶着风雪向她走来……后记一“你累不累?”秦绿

山田夏海

竹抚摸着日间隆起的小腹,望着躺在身边的张弛。张弛伸了一个懒腰:“累并快乐着!”秦绿竹啐道:“纯粹是为你的无耻找借口。”张弛道:“一个人的占有欲太强总不是好事,我现在越来越发现,我不但占有欲强烈而且非常的博爱,你们这些女人全都是祸害,就你这身体素质换成别人谁受得了,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秦绿竹捂着肚子笑了起来:“真不要脸,我跟你好像已经有十多年没有做过那件事了。”张弛道:“真是奇怪,在这边怀孕为什么不能十个月,而变成了二十年?”秦绿竹道:“你也没闲着啊,这次来幽冥墟,林黛雨可没少遭罪吧?背着我们你好像还去过北荒,是不是去见白小米了?”张大仙人笑道:“将军慧眼如炬,什么都瞒不过你。”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我得回去了,答应了陪齐冰看电影呢。”“时间管理的可真好,我都好久没看过电影了,对了,你有没有找到萧九九?”张弛摇了摇头。秦绿竹又道:“关于你下凡的故事还没跟我讲完呢,怎么说走就走啊?”张弛道:“放心,我过几天就回来。”“你的几天可是这边的几个月呢。”“公务在身啊,毕竟我现在还是神密局外勤组的负责人。”“行了你,赶紧回去吧,省得雪女知道还得缠你。”后记二安崇光比起几个月前苍老了许多,头发花白,不过仍然风度翩翩,看到张弛进来,他微笑招呼张弛坐下,先询问了一下幽冥墟的情况。张弛简单汇报了一下。安崇光点了点头道:“幸亏有你在啊,只是所有的工作都压在你一个人的身上实在太辛苦你了,我考虑了一下,准备给你增加一位搭档,这样一来就能够帮你分担一下工作,你也就不必一个人频繁出入幽冥墟了。”张弛道:“我没觉得辛苦,而且除了我之外别人也胜任不了这份工作。”“话说得别那么绝对嘛,你总得先见见再做决定。”安崇光递给了张弛一张照片,张弛看到照片之后惊得目瞪口呆:“她……她人在什么地方?”安崇光道:“你先告诉我你同不同意?”张大仙人忙不迭地点头道:“同意,一百个同意。”安崇光脸上的笑容却倏然消失,恶狠狠望着张弛道:“你最好别欺负她,如果我知道你胆敢欺负她,对不起她,我绝饶不了你。”张弛道:“安局,您知道我身份特殊,咱们又是个特殊的单位,根本就不是正常人,您不能用传统的纪律和道德规范来约束我,我只能承诺我会尽全力保护她,呵护她,对她好,但是您如果要求太多我真没法向您保证,好像我也没必要向您保证。”安崇光指着这小子:“她是不是傻啊,为什么非得选你当搭档。”“年轻人的快乐您真不懂。”“滚!”张弛转身就逃。安崇光又叫住他:“对了,岳先生要见你。”后记三张弛走入神密局的控制中心,就走入了一个莺歌燕舞的春日世界,樱花树下,身穿校服的林黛雨正笑盈盈望着他。张弛走了过去牵住她的手,目光却向下欣赏着她的美腿,赞道:“腿真白。”林黛雨羞红了脸:“讨厌,你在幽冥墟还没欺负够我?”张弛道:“这么远你都能感觉到啊?”林黛雨红着俏脸道:“害得人家出了好几次故障。”张弛道:“我就说这活儿不好干。”林黛雨道:“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啊,让别人来掌握控制中心,你也不放心啊。”张弛点了点头道:“以后咱们做好防护措施。”“嗯……”后记四上肉苑对面的五星级酒店正式开业,方大航作为总经理主持了开业典礼,特地聘请了叶洗眉的上璟律师事务所成为他们的法务,一切都开始走向正规化。叶洗眉也是酒店的股东之一,开业当天她带着儿子叶家成过来,家成的病已经好了,身体也完全恢复了健康,活泼可爱,身为干爹的张弛逗了孩子一会儿,这小子跟他就是亲。好不容易才让王猛把家成哄走,张弛来到叶洗眉身边递给她一杯红酒。叶洗眉飘给他一个妩媚的眼波儿,小声道:“喜欢吗?”张弛点了点头,怎么会不喜欢,毕竟是自己的亲儿子。叶洗眉道:“老二快从北美回来了,到时候我要照顾他们两个,想想都头大。”张弛低声道:“不是还有我嘛。”“还能指望上你?”叶洗眉喝了口红酒道:“不过我有件事倒是想跟你商量。”张弛点了点头:“洗眉姐尽管吩咐。”叶洗眉小声道:“我还想生个女儿,自己生。”张弛明白了她的意思:“你自己?”叶洗眉白了他一眼道:“我是说我这次要自然分娩。”张弛挠了挠头。“怎么?你不愿意?那好啊,我去找别人。”“哎呦喂,这事儿必须得我亲自上啊。”叶洗眉俏脸飞起两片红云:“又不让你负责任,真怂。”张弛道:“你也不体恤体恤我的身体。”“就你那身板儿壮得跟牛似的,多少块都不够你耕得。”“……”“你是夸我是骂我?”后记五黄春丽在新开的酒店担任了后勤部长的工作,看到王猛牵着家成走了过来,笑道:“谁家的孩子?这么漂亮?”“叶律师的。”黄春丽点了点头。王猛向家成道:“叫奶奶。”“奶奶!”家成奶声奶气叫道。黄春丽眉开眼笑,可能人到了这个年龄就特别喜欢小孩子,听到这声奶奶,心都被萌化了,张开双臂道:“来,让奶奶抱抱。”黄春丽抱起了家成,脑海中顿时浮现出两个人的影子,再看看这小子的模样,心中顿时明白了,向远处正在交谈的张弛和叶洗眉看了一眼,这两人可真是心大啊。过了一会儿叶洗眉过来找孩子,黄春丽将家成交给了她。叶洗眉走后,她向张弛招了招手,张弛乐呵呵过来:“师父,有什么吩咐?”黄春丽一把拧住了张弛的耳朵,揪着他的耳朵把他叫到经理室内:“好你个臭小子,你可真是什么都敢干啊。”张弛苦苦讨饶。幸好手机铃响起,黄春丽才松开他。电话是齐冰打来的:“老公!”“真的吗?哎呦太好了,你等着我,我这就去医院接你。”张弛挂上电话,转身就走,黄春丽道:“我话还没说完呢。”“回头再说,齐冰怀孕了。”黄春丽目瞪口呆地愣在了原地,我究竟教出了一个怎样的徒弟?这小子也太渣了吧。后记六水月庵重新修葺一新,院内的那棵原本枯死的银杏树突然又死而复生,初夏的银杏树遮天蔽日郁郁葱葱焕发出勃勃生机,水月庵的后院新添了一座佛塔。楚沧海几乎每周都会来到这里,每次前来他都会把新抄的心经焚化在佛塔前,心中总有一个孤傲的身影站在那里。他不知还能来这里多久,不过他知道,自己在接下来的岁月中仍然会不断抄写心经然后焚化于此,是怀念还是赎罪,他不知道,也没必要知道。他坚信曾经发生过的那些恩怨,曾经发生过的那些故事,终将随着时光的流逝而黯淡,可一切不会结束,即便是结束还会有一个新的开始,叶生叶落,生死循环周而复始,永远也不会有尽头……

动漫关键词:

很赞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