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1V1 男男(H)肉双处 甜宠 高肉

彩虹鱼2021-02-25 14:31:56【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爱去小说网 ,最快更新末世来的桃花仙最新章节!王府的冷战,以玉临陌的退步而结束。玉临陌万万没想到,他的王妃坚定起来胜过磐石。他冷着她晾着她,卫启慧比他还冷还不在乎,甚至他唆

爱去小说网 ,最快更新末世来的桃花仙最新章节!王府的冷战,以玉临陌的退步而结束。玉临陌万万没想到,他的王妃坚定起来胜过磐石。他冷着她晾着她,卫启慧比他还冷还不在乎,甚至他唆使孩子去撒娇使缠,卫启慧也不为所动。三个孩子:现在才知道母亲多博学讲起古来半天不歇气,他们...受不住。母亲太有才,孩儿自惭形秽,父王对不住了,谁让我们没继承母亲的智慧太平庸呢。玉临陌:...我这是被嫌弃喽?皇室的血脉还委屈你们喽?当玉临陌萧瑟的出现在京都,未语泪先流,皇帝吓坏了。等终于问出怎么回事,皇帝也甚是无语。自家这弟弟的姻缘,委实让他这个皇帝都无法评说,好嘛,侧妃当皇帝,正妃做宰相,看,他的治下,连女子都能出门开创盛世了。本着小心谨慎,他问了句:“除了你的王妃,沈彤还要带走谁?”玉临陌睁着一双兔子红眼睛,嘴唇哆嗦:“皇兄,她没看上别的小妾之流,是不是说我看上的人她看不上?”呃...好吧,他就不该问。皇帝道:“这事她说了不算,你不让卫氏走,她真敢走?卫家还在京城。”沈家不能留,留下来就是内应,他愿意放行,可卫家——他们卫家没那么大脸。玉临陌丝毫不觉得高兴:“她心都不在了,人留着还有什么用。”皇帝看着他冷硬的脸,知道他的自尊受不了。“那你说怎么办?”让她病逝恐怕你也受不了吧。玉临陌饶是已经做了决定,但此刻要说出来仍是内心挣扎了一番。“沈彤是女帝,女臣子好和她打交道,就让卫氏——出使吧。”做使臣?皇帝问:“那你的后院——”后院?玉临陌木着脸:“我眼光太好,再进个女子再成了皇帝宰相的,咱大央都要被四邦孤立,算了吧。”想想那个场景...皇帝唉一声:“这事弄的,是不是你的命格太旺——”最后那个字没敢说,他亲弟弟的目光像咬着兔子的狼,算了,孩子挺不容易的,别刺激他了。玉临陌道:“到底夫妻一场,我们还有三个孩子,彼此成全吧。”皇帝想了想:“女宰相,沈彤是要搞大动作呀。”玉临陌一愣,什么大动作?他只顾着自己的事,再没往旁的地方想。“一个女皇帝,带领的文武百官里只会有一个女臣子吗?”玉临陌一惊:“重现女朝?”“呵,女朝一败涂地,沈彤那样的人会只是复刻?小陌啊,北彤的内务你——你别管了,我让别人盯着。”玉临陌幽幽的盯着皇帝,看得皇帝不自在。“我是儿女情长的人吗?我是因私废公的人吗?我是不识大局的人吗?”皇帝干笑:“你不是忙着建城吗?”玉临陌怒而起身:“她沈彤一国都治成,我玉临陌能被一城拖垮?”皇帝:...玉临陌平复情绪:“皇兄,打探北彤内情,没人比我更有优势,卫氏会很乐意合作。”合作一词,说明这对夫妻再回不到过去了。皇帝心里一叹,算是答应。玉临陌回到氿泉,带着皇帝的圣旨,直到踏出氿泉城,卫启慧还有些恍惚。就这样放她走了?玉临陌板着脸:“有时间回来看看,孩子们会想你的。”兼职使臣,她还是王妃。卫启慧心里复杂,孩子她不是不想带,而是真带不走,他们是郡王郡主,不会被别国接受。她道:“你身边需要人打理,不然——”玉临陌抬手止住她的话,公事公办:“不要忘了我们的约定。”卫启慧心中轻叹,郑重点头:“好。”八卦看完,云不飘收拾包袱就要换个地方看热闹,于心心那里出了事。喜事。怀上了。孟偿比孟维更高兴,一收到云不飘的消息立即从北彤回来,凡人千里之遥于他不过个把时辰,假如事情紧急,他还能更快。围着于心心转圈圈,搓着手。幸好于心心早先跟他熟,不然他这幅眼冒绿光的样子不得吓出什么后果来。孟偿高兴啊:“咱老孟家有希望了啊,这肚子,好。”于心心白眼一翻,两手往平坦的小腹上一挡:“你注意些,男女有别。”嘿,小丫头片子。他与孟维道:“老天补偿咱孟家,该咱的,早晚是咱的。”这便是在说腹中孩儿必有大好前程。孟维头次做爹,喜悦的种子埋在心底尚未发芽,看上去有些反应不来的木呆呆,他想了想,道:“我要做个好爹,不会让他像我那样。”像他成长得那般艰辛被忽视。孟维连连拍他,心道,有我在,你做不做爹的无所谓。又去盯着于心心的肚子瞧,于心心无奈极了:“你不是有正事要做,你快走吧,这是你家子孙难道不是我亲孩儿?你盯着他看不怕把他吓着。你再这样小心我告诉飘飘。”孟偿看出异样来:“哎哟,还是两个。”什么?孟维伸出手竖着两根手指头:“双胞胎?”孟偿肯定的点头:“两个,绝对的,方才没看清,这会儿我看得真真的。好,太好了,两个都是好孩子。”这青里透紫的,皆是人中龙凤啊。老怀欣慰。于心心却是白了脸,立马起身去找云不飘,按下她哭嚎:“你不能走,你不能走,我要生孩子了,两个,我我我——我做不到。”云不飘讶异,低头去看,还上手摸了摸,果然是两个。笑着恭喜:“你家还请不来最好的接生婆?不是有荣归的太医在城里?让你爹请。”“这怎么一样。”于心心劈了嗓子:“两个啊,都要我自己生出来——飘飘你若是不在,我连怀的勇气都没有。”太吓人了,一想到她小肚皮里揣两个娃——苍天呐,现在悔婚还来得及吗?一旁孟维听她如此说伸着两手干着急。云不飘瞪眼孟偿,嘴窟窿。孟偿讪讪,这是好消息呀,生孩子而已——有他在能让她出事?可于心心只信任云不飘。便先不走了,等到生的前几天,云不飘住到于心心家,孟偿也回了来守着,于心心宫缩才觉着疼,云不飘一道金光打了上去。“咦?不疼了?啊,还是有些疼的。”于心心惊奇的看着自己的超大肚子道,能忍受范围内。云不飘道:“原本可以让你一丝痛感也无,但这并非什么好事,疼就疼点吧,跟孩子互动,以后好让你理直气壮训孩子的时候说为了生他们吃了多少多少苦。”于心心连连点头:“对,就要这样。飘飘,你保证我生完了就能恢复身材的吧?”“保证保证,让肚子平复得没生过一样。不过,你自己吃上来的肥肉你自己减。”于心心苦了脸,摸把自己没棱没角的脸。于太太又气又笑:“都做娘的人了要什么臭美,集中精神,跟我说的做,呼——吸——呼——吸——”云不飘保驾护航,于心心生得非常顺利,两个不胖不瘦的小子。于太太一左一右抱着,看清长相,大大松了口气。她家老于给她分析过,人孟家,肯定要孩子走仕途的,有大才子爹,还有那样的长辈,中状元做宰相不是不可能,可一人之下的大人物有个一模一样的兄弟——要知道皇家和贵族都忌讳这个。提着心吊着胆总算放下了,这两个孩子贴心呢,知道大人心里担忧,长了两幅模样,一看就是兄弟,但明眼人绝不会弄混。一个像爹,一个像娘。圆满了。喜滋滋抱出去,老于一个,孟偿一个,笑成俩傻子。孟维趁人不注意偷溜进去看于心心。老于肥胖的肉眼皮都飞起来:“哎哟我的大孙子,长得可真俊,一看就是连中六元的好苗子。”一院子的哥哥们听得脸皮直抽,我的爹,你曾孙子都好几个了弄得跟才抱上长孙似的,也不怕人家亲家介怀。孟偿一点儿不介怀,哈哈笑:“好眼力,你抱着的可不是小六元,我这个,更厉害。”老于一激灵,眼睛瞪大:“亲家,别开我玩笑。”孟偿头一抬:“当然不玩笑。”老于便瞪眼看另一个大孙子,比六元还厉害?啥?孟偿得意:“保密。你好好活,总有你看到那一天。”老于哎哟一声,也哈哈哈笑起来,眼风扫过一众儿子儿媳。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众人一哆嗦:懂,啥都没听见。云不飘大展神通一下将于心心养好,嫌弃道:“我才不给你看孩子,我要去玩了。”好吵,偏孟偿说俩小崽子哭声都灵气逼人,逼人疯。她要走。于心心撇着嘴:“那说好了,等我以后生孩子你一定来。”经历这一遭,再也不要自己生孩子。云不飘点头,回去略收拾了下约玉临陌和苗之远来。以后应该不会长居氿泉了,一些东西得交待出去。两人如约前来,带来一位神秘的客人。云不飘惊讶不已:“伯伯?说来咱们神交已久还从未见过。我还以为伯伯你不出京城呢。”没错,让云不飘喊伯伯的,玉临陌的亲哥皇帝陛下无疑。皇帝心道,不是夜不能寐朕真出不来,但朝廷如今人心思浮动,他委婉透露一句,竟没人拦他。哼哼,果然人都是自私的。皇帝亲切的送上一堆礼物,才步入正题:“北彤发生的事,飘飘可知晓?”这几年,玉临陌早对云不飘没了防备直呼飘飘,几分当亲侄女的意思,皇帝便随了他一起叫,且比他叫得还亲切自然,仿佛这就是他膝下长起来的小辈似的。云不飘也没觉得突兀和冒犯,她点点头,她当然知道,有孟偿实时转播呢,一大家子看得可乐呵了。只能说,不能修仙的凡人折腾起来神仙都不如。而作为一国皇帝,相信他知道的只差亲眼看了。“我出了一份力,那些带着记忆的转世之人,算是我做的手脚。”叮,石锤了。皇帝舔了舔唇:“真的假的?”云不飘不明所以。“真是上辈子那个身份?”云不飘点头:“是啊,区区小事,没必要作假。”区区小事...皇帝沉默了下。而玉临陌斜着眼睛:“我就知道这里头有你的事。”云不飘一抬下巴:“当然了,我说是区区小事,别人那里可不是区区小事,只有我,关系够硬,冥府才给这个方便。不信你去问哪个神仙妖魔的,他们才没这个本事。”玉临陌哼了声:“带着前世记忆,这天下岂不是乱了套。”北彤就乱了,让沈彤收尽便宜。云不飘:“所以我说只有我有这个脸面呗。”皇帝看眼玉临陌,原来自家弟弟和仙子关系这么好,那么,他就好意思开口了。“飘飘呀,

扒灰色公在船上第五

人下辈子转生是男是女果然不能自己定吗?”“当然了,你以为冥府是自家开的啊。”云不飘顿了顿,忙嘱咐:“虽然咱关系硬,但我可不能安排这个啊,你们下辈子做男做女,都要乐天知命,原则错误是不能犯的。”三人无语,那么让人觉醒前世记忆还称不上原则问题?皇帝偷偷来这里,并不是为自己下辈子还做男人来努力的,他想确认的是——“飘飘啊,你看,伯伯有重要的事想走个后门,你看,伯伯能不能看几个人的今生今世啊。”玉临陌看皇帝:你想看父皇吧?只是看看,云不飘不待多想便答应了,皇帝的来意,她大概明白了。起身往后跑,找墨倾城要镜鉴。墨倾城无语:“你挥挥爪子空中投影一样的。”云不飘:“显得我多不当回事呢。”镜鉴给她。坐在前头的三个男人眼看着她跑进后院缥缈仙雾中,又跑了回来,捧着一面一眼看去便有无数年头老而不朽的古镜。皇帝说出先帝名讳。云不飘本想装模作样的这样那样,眼角一斜看到苗之远了然的小鄙夷,果断放弃,抬起一根手指头往旁边一戳,只见虚无的空气中被她戳出一个洞,深邃的黑,仿佛通向活人不可踏足的神秘国度。“咳,帮我查下这个人现在如何。”云不飘手指写字,字迹如香飘了进去。皇帝眼一抖,仙子的字...仙里仙气啊。苗之远:您客气了,您直接说狗爬都不如吧。三人紧张的瞪着镜面,先帝他现今如何了?话说,先帝没有多英明神武但也不是昏君,天子身份加持,应该投生个不错的身份吧?或许也是个皇子呢?或者公主?丝丝缕缕的青气从黑洞中弥漫出,云不飘手指划圈点在镜面上,青气附着镜面变成水纹荡开,渐渐有了景象和色彩。皇帝和玉临陌同时抬手揉眼,父皇?哪儿呢哪儿呢?哪个是?苗之远下意识的向后仰了仰头,先帝哎,活的。诶,哪个?画面里一屋子的人呢,男的女的,老的少,都有。皇帝和玉临陌在心里掰手指头,玉临陌是他哥养大的,先帝驾崩的时候,他不到两岁,如今他三十都冒两三岁了,也就是说,满打满算,先帝最大三十左右,三十左右...排除老的,有那么两对夫妻看着年纪差不多,可还有一地的大小孩子...苗之远不敢提醒,屋角还立着几个一看就是妾的人物呢。里头无声的热闹,看着是在办家宴,好在已经尾声,众人说了会儿话各自领着孩子散去。画面随着一对夫妻走,后头跟着三五个孩子。皇帝和玉临陌的目光在夫妻二人身上来回的转,间或扫眼孩子。哪个是呢?看着都像,又都不像。苗之远还是不敢出声,最后还有两个妾呢。镜里人站住脚,两个妾行礼退出画面,苗之远松了口气,若是先帝投生成妾,目睹真相的自己不会被灭口吧?然后丫鬟带着孩子也退出画面。这下,兄弟两个只盯着那老爷看了。苗之远又远了远,总觉得两人不会如愿呢。人进了屋子,豁然没了人前的和睦都落下脸,没有声音,但看得出两人在互相指责,最后老爷一拍桌子离开了画面,妇人独自落泪。两兄弟懵了,他们的父皇,成了一个妇人?不止呢,突然画面有声音了。“姑娘,你别伤心,不过一个外室罢了,就算生了孩子又怎样,进府?进府更好。之前的胡姨娘,还有那个金姨娘,怎么没的?要奴说,便是老爷不提这茬你也该主动说,母子都弄进来。你看那几个庶子,姑娘不是养得很好?”一个众人都忽视的人物突然有了声音,还是说出这样歹毒的话——皇帝玉临陌跳起来,指着镜面说不出话,这、这是什么意思?云不飘:“啊——就是这个人呀。”其貌不扬普普通通看着木讷实则阴毒——这个婆子是他们的父皇?苗之远:果然皇家的热闹不能凑,他的脑袋可还长得牢?“年纪、年纪——不对啊。”玉临陌道。云不飘看眼镜里,道:“显老相。”显老也不是这么显的,这明明四十多近五十吧。“我看看啊,”云不飘手探进黑洞里,似在什么上摸来摸去。盲文吗?“二十八。”什么?二十八?这太太太——“陪嫁,十八嫁人,嫁给府里的马夫,生了两个孩子,都夭折了,男人打骂喝花酒,某一天栽到河里死了。”兄弟俩齐齐一个激灵,想起方才那个人阴嗖嗖的语气,该不是...苗之远:不愧是先帝呐。云不飘犹豫了下,还是如实道:“她手上沾了好几条人命,将来回冥府,要还的。”“不可能,这、这,父皇他可是天子,是真龙,怎么会、变成一个婆子?”玉临陌表示不理解:“父皇有守成之功,享太庙皇陵供奉,不应——”“安啦安啦,那些不作数冥府不承认的,不过是你们凡族拿来安慰自己的。”云不飘笑靥如花:“除了行的善做的恶,别的冥府一概不承认的。”玉临陌:“...”皇帝:“...”苗之远:...前天,我还在街上扶老婆婆呢,我是好人啊。云不飘看着两人安慰道:“你们不要太——接受不了,要知道,他——上辈子手上不少杀孽,呃,不是合法的那种,被不少幽魂告状呢,你们祖上功德算不少,给他抵了些,这辈子还是人,可他不知悔改,又害人性命,呃——反正他这辈子跟你们没关系了嘛,哈,啊哈哈哈。”苗之远:...云安慰。皇帝和玉临陌心情都低沉下来,他们的老子,下下辈子连个人都做不了了?皇帝艰难咽下情绪:“那我们——”父皇已经这样了,不如关心关心自己吧。云不飘哦一声:“总体是好人,不然我也不会跟你们打交道不是。”皇帝:“...”玉临陌:“我谢谢你。”皇帝长长叹了口气,想起心腹大臣们的所托,又问了几个人名,云不飘都给找了,这几个人里最好的已经做了高官,却不是在大央,最差的...龟公。云不飘指着那个最差的:“他年纪大了后磋磨死不少小女孩,人家组团告状,冥府罚他一世赔一命,世世为娼。”玉临陌不可置信:“皇兄,这位老大人不是清名一世吗?”皇帝咬着牙:“真能藏。他家小儿子,传出过虐待妾室的名声,后来捂下了,竟是世传。呵,我这个皇帝不知道,他们自家人能不知道?有脸托我打听,朕就如实告知!撸官!罢免!”苗之远:我家往上数三代可都是安安分分的良民,绝对没这些阴暗污垢。皇帝兴冲冲来,气冲冲回,回去便发了好大一顿脾气,第二天在朝堂上宣布:效仿北彤,全面提升女子地位。文武百官哗然,皆跳出来反对,只是聪明人发现,所有人都反对,但皇帝的心腹重臣都保持缄默,更在后头被皇帝提出来舌战群儒。这里头的门道,想想北彤传来的各种精彩故事,有门道的人再打听到皇帝去过氿泉,而氿泉可是住着一位疑似登了仙门的县主——各级政令颁发下去,尽有顽石挡路,仍势不可挡的浩荡推及。云不飘终于出了氿泉,一行人留她和苗之远玉临陌做最后的告别。玉临陌给她敬酒,连敬三杯,云不飘一饮而尽。“你也要走了。”玉临陌感慨中有些寂寥。他的侧妃、他的正妃

男朋友拉我手摸他小弟

、他的...祸头子。这个氿泉除了工作还有什么吸引他。空城一座。云不飘笑道:“叔你别伤感,我们还会再见的。”闻言,玉临陌只能笑笑,直到现在他也说不准这辈子还想不想再见到云不飘。沈彤能猜到女子力气变大与云不飘有关,玉临陌就不能了?不是女子力气变大沈彤就不会走,沈彤不走就不会有后来挖走王妃,细细算来,他这一生所有的不顺都是拜她所赐。但他却厌恶不起恨不起来,哪怕曾经敌视提防。只能一笑了之。苗之远真切的伤感,他将云不飘当知己的。拱手道:“此去山高路远,你多保重,愿你此后再无忧。”伤感极了,鼻子嗓子有些堵。云不飘顿了顿,迟疑着问:“我没跟你说?”苗之远愣:“说什么?”云不飘看看他,再看看玉临陌:“我没跟你们说?”两人:“说什么?”难道临走临走又遗留了什么祸端不成?云不飘眨眨眼:“天下无不散的宴席,散了一席再起一席便是。”什、什么意思?“我没跟你们说吗?等你们死了,直接去我在幽冥的家,帮我建城啊。”什么?!两人头发昏眼发直:“不是、不是去轮回?”“不用啊,我是幽冥公主,我要个人不用谁批准,我早跟冥府说过,你们前脚一死后脚他们就送你们到无端殿。哦,无端殿就是我的公主殿。”云不飘好烦恼:“荒废了几百年了,我又不会打理,就等着你们去了。”轰——所以说,活着建城死了搬砖?“啊,我想起来了——叔,婶子也会去的,你们还能再相见,你别太伤心。”玉临陌:...突然不知道喜还是悲、怒还是羞。一天不搞事你就骨头轻吗?云不飘笑眯眯:“有没有很意外?有没有很惊喜?”两人对视一眼,苗之远艰难挤了个笑,玉临陌实在笑不出来。云不飘小手摇摇:“以后见哦。”再见?呵——再也不见罢。魅无端抱怨:“重情重义的,凡人区区寿元以后多的时候叙旧,耽搁来耽搁去,若是认识人多你一辈子都走不了。”“走不了就不走呗,氿泉挺好的。”云不飘笑嘻嘻。魅无端摇头:“氿泉哪都好唯有一点不好。”恩?哪点不好?“没有你看得上的男人啊,我什么时候才能抱上孙子啊——”魅无端唏嘘。卿未衍心里点赞,对,赶紧找个男人嫁了去,耽误自己不算什么耽误别人

文学

算什么事儿啊。唰,云不飘扭头去看橙七和暗妖。两人一背冷汗,好朋友,没的说,命给你都不待犹豫的,但,生孩子——云不飘已然摇头自己否定:“虽然他俩长得好看,但没生孩子的想法。”她按着心口仔细感受,再次摇头:“拉拉小手感觉还挺美好,但进一步的酱酱酿酿嘛...并不想。”两人同时松口气。卿未衍面无表情:丫的到底喜欢什么样儿的?这样的品质,还入不了你的幕?墨倾城笑着道:“你还小,没开窍呢,我们慢慢来。”幽怨的目光注视她,给我个名分,我这个姐夫理所应当给她拉郎配,凭什么非得先着她?魅无端叹气:“行吧,我等得起,说不定,下一个我们遇到的人就是你的良缘。”话落,商未明忽然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一身火,见到他们大呼:“快,快带我进幽冥躲一躲。”魅无端呼吸一滞,这老东西,出现的忒不是时候!商未明抓住他:“快,老子被一个狼崽子缠上了,赶紧带我躲一躲。”狼崽子?魅无端心头一动,崽子,岁数小,想怎么——先看看长得什么样。“哪里哪里?快让我看看!”哎哟,商未明见他不动,急得不行,转头去拉云不飘:“快让我进去,快呀。”急得眼珠子都喷火,云不飘急忙开了口子让他跳进去,商未明身影才消失在里头,一道青涩的声音带着火炎冲过来。“小偷!休想逃!”天上掉下个火人来,愤怒的少年浑身烧着一层火,身后一条可爱的长尾巴。看脸——冰灵冰灵冰灵,是云不飘快速眨眼的节奏。这该死的心跳哟。紧密关注闺女反应的魅无端哈哈一笑:“小朋友,那老混蛋如何得罪了你,来,伯伯给你做主。”这小脸长得,绝对是他家闺女的路子,啧啧,天上掉下个小郎君。天道,总算长眼一回。卿未衍也挂起微笑,心底止不住的雀跃,他的幸福,成败就在此一举了。咵咵咵走过去,并扯过云不飘,用最真诚最恳切的笑容,蛊惑。“不管任何事,找她。你追的那人最怕她了,找她准没错。”云不飘脸蛋红红,吭吭哧哧,说不出一句话。卿未衍又恨又喜,关键时刻掉链子,不过,这个反应,没错了吧。少年狐疑看向女孩,女孩红扑扑脸蛋上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倒映着他的脸。忽然也红了脸。“那个、那个——我不是有意这么凶,那个人,偷了我的衣裳——”啥?云不飘目光落在他衣襟上。啧,这该死的青碧橙黄啊,她怎么就这么该死的喜欢!“那个、不是这件,是我用我的鳞片和本命火炼制的贴身衣物。”“什么?太过分了!连贴身衣物都偷,那应该是我——管束不当啊。”云不飘及时刹住嘴瓢,一脸肃杀的保证:“我这就带你把人逮回来。小哥,我叫云不飘,你叫什么呀?”少年惊奇:“你叫云不飘?好巧呀,我叫云飘。”众:...魅无端乐开花,这会儿的功夫他看出来了,这少年,是瑞兽啊,还是才出世不久不懂世事的那种,不然不会让商未明连贴身衣物都偷走。好,才出世好,好,不懂事好,好,长得好,好,姓云好。“姓云好啊姓云妙,走,小云飘,我们这就带你捉坏人。”少年云飘懵懵懂懂:“这、这个——”卿未衍亲密拍拍他的肩:“你觉得我们是坏人?”好和坏,他天生能感应。诚实的摇头:“不是。”他不由又看向云不飘,耸动鼻子,傻乎乎道:“好亲切。”腾——云不飘捂住脸,内心尖叫——天定良缘天定良缘呐呐呐——“可是,之前那个人我也没觉得他是坏人,可他偷了我的衣裳。”少年骤逢欺骗不得不生起警惕心:“你们不会也要骗我的衣裳吧?”众:...咳,用得着骗嘛,早晚你得脱——手里一凉,少女的手握了上来,目光炯炯与他保证:“不会,你相信我,你想要多少衣裳我都给买,我还会染布呢,你看,他的衣裳就是我染的,好看吧。”所有人都去看橙七。橙七微笑拍手:“是呀是呀,飘飘染的布可好看了。”为了你能嫁出去,良心,丢了去。少年云飘不由点头:“好看,飘飘你真能干。”云不飘乐淘淘:“以后,我只给你染衣裳。”众:...尽管迫不及待,但我们还是要呸。少年不觉初次见面便说这样的话有什么不对,他另一只手挠挠头,憨厚一笑:“好吧,正好我会用水织布,我织你染。”云不飘:“就这样说定了哦,走,我带你回家。”牵起的手没放开,升级后的天元大陆诞生的第一只瑞兽就这样踏上了黑洞洞的不归路。

动漫关键词:

很赞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