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小东西别咬 不知火舞海滩

凤轻2021-02-25 10:11:30【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外面还是一片黝黑,傅扬城独自一人坐在大厅宽大的沙发里脸上满是不安。空旷静谧的大厅在这一刻显得格外的空旷,仿佛稍微一点声响都能将他惊得跳起来。“五少爷。”管家的声音从

外面还是一片黝黑,傅扬城独自一人坐在大厅宽大的沙发里脸上满是不安。空旷静谧的大厅在这一刻显得格外的空旷,仿佛稍微一点声响都能将他惊得跳起来。“五少爷。”管家的声音从一边传来,傅扬城吓了一跳,猛地回头瞪着管家。管家有些无奈地看着他一惊一乍的模样,“时间不早了,五少爷不如回房去休息吧,有什么事情我们会通知您的。”傅扬城又重新倒了回去,摇摇头道,“算了,回去我也睡不着,你去睡吧不用管我。”管家只得将手里的汤放到傅扬城跟前的桌上,“那您喝点汤提提神吧,让厨房一直备着的。”傅扬城漫不经心地点点头表示知道了,只是喝了两口还是没有什么胃口又放了回去。就在傅扬城坐立不安的时候发沐红莲从外面走了进来,手里还抱着一堆文件稍微显得有些狼狈。没想到这时候大厅里还有人,沐红莲也是一愣,“五少怎么这会儿还没休息?”傅扬城有些无精打采地道,“睡不着,沐老板刚从外面回来?”沐红莲有些无奈,“可不是么。”她答应了帮傅少查事情,谁知道刚出门没多久京城就出事了。不过沐红莲这些年替张佐管着不少事情,自然有自己的渠道,这两天倒也不是没有收获。实在是太累了,沐红莲走到傅扬城对面坐下,将手里的文件放在桌上问道,“傅大少和少夫人在家么?”傅扬城摇摇头道,“没有,昨天出门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沐红莲皱了皱有些为难,傅少说查到了消息立刻告诉他,现在人不在可不能怪她。见她着实疲惫的样子,傅扬城伸手替她倒了杯水,“沐老板喝口水,去休息吧。”沐红莲莞尔一笑,“多谢五少了,这么晚了…五少一个人坐在这里是害怕还是担心?”傅扬城皱眉道,“那个任、任南砚拿卓女士的孩子威胁她,她就出门去见她了。我有点担心,是不是应该告诉大哥?”沐红莲想了想道,“不用担心,我刚才回来看到徐副官了,徐副官应该会报告给傅大少的。对了,卓女士之前在傅公馆?”傅扬城点了点头,“大嫂和龙少担心卓女士的安全,大嫂亲自去接回来的。”“等等!你说卓女士有孩子?!”沐红莲脸色突然一边,一把抓住傅扬城问道,“孩子?她的孩子?多大了?出了什么事?没听说过卓女士有孩子啊。”傅扬城发觉自己失言,立刻闭上了嘴。沐红莲有些焦急地道,“五少,这事儿很重要。对卓女士,对傅家都很重要!”傅扬城咬牙望着沐红莲,沐红莲指着桌上的东西道,“这些,都是你大哥要我查的。”傅扬城呆了呆,虽然他还是不明白大哥为什么要查这些又跟卓女士有什么关系,还是努力回忆着这一整天听到的谈话内容,“她的孩子…应该跟大哥差不多大吧?有人偷走了她的孩子,说是死了。”沐红莲呆滞了半晌,低头抓过旁边的文件飞快地翻找起来,很快就从一堆文件中翻出了两张十分陈旧的文件放在自己跟前仔细盯着看。沐红莲若有所思地伸手翻开堆放在旁边的资料认真查看,渐渐地皱起了眉头。“沐老板,怎么了?”傅扬城问道,“你这些是什么…跟卓女士有关?”沐红莲原本妩媚的双眸有些失神,低声喃喃道

文学

:“收集了这么多年乱七八糟的东西,这次才是真的搞到大的了吧?”傅扬城有些不安地问道,“出……出什么事情了吗?”沐红莲没有答话,依然在翻看着手里的资料。傅扬城忍不住探过头来,有些惊讶,“这是大哥出生的时候的…夫人的住院记录?”沐红莲看的是另一份,傅扬城见状也凑过去看了,“王蕙是谁?生一子,难产,出生后死亡。夫人住在四零三,她住在四一二,她们住在同一层啊。”沐红莲并不理会他,继续翻找那堆旧文件。很快又抽出了一张纸,是出院记录。沐红莲问道,“你见过卓女士的笔迹吗?”傅扬城点头道,“当然见过啊,卓女士据说出身书香门第,书法也很有造诣的。我们中学一年级的时候老师还……”沐红莲不等他说完,将手里的东西递给他,“看看,这签名像不像卓女士的笔迹。”傅扬城疑惑地接过来认真看着,好一会儿才抬起头来有些迟疑地道,“好像…有点像,你是说,这个王蕙就是卓女士?但是,卓女士为什么要用假名字?”沐红莲暗道:我怎么知道?能找到这些东西就已经是她费尽了心力了。要不是她跟在张佐身边很多年,知道一些他隐藏的关系网络又趁着现在张佐没空理会去找人,否则只怕也找不到这些资料。给她资料的人告诉她,这些都是当年张佐让他设法毁掉篡改的。他也确实毁掉了绝大部分,只悄悄留下了一些。他跟张佐合作多年,这件事大概就是个开端,之后二十多年也还做过不少事情从未出过纰漏,因此张佐还算信任他。但是他并不知道张佐为什么要篡改这些文件,他只是一个管档案的。其实就算张佐不让他做这些,再过两年那些档案也差不多该被清理了。不过这两年似乎总有人去医院查这件事,才让他发现当年张佐让他做的或许不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了。沐红莲深吸了一口气,有些手忙脚乱地将文件收起来抱进怀里,“我有事去找徐副官,五少没事就早点休息吧。”推荐下,我最近在用的追书app,缓存看书,离线朗读!傅扬城有些茫然地望着沐红莲匆匆而去的背影,喃喃道:“难道,沐老板的意思是…大哥不是傅家的孩子,而是卓女士的孩子?”突然想起去年也闹过这么一出,还弄得有鼻子有眼的那冒牌货还长得挺像夫人的,这都没能动摇大哥的地位,只是几张纸……傅五少打了个哆嗦,将自己埋进了沙发里。卫长修找到傅凤城的时候傅大少正和张静之一起蹲在距离议政大厦不远的一个楼顶商量怎么才能进入其中,将里面的人救出来或者排除里面的危险。见卫长修阴沉着脸色匆匆而

高云翔和王晶

来,傅凤城皱眉道:“你来这里做什么?”卫长修沉声道,“卓女士去见任南砚了。”闻言原本正蹲在地上对着微光看建筑图纸的张静之也抬起头来看向他。傅凤城问道,“怎么回事?”卫长修看了看旁边的张静之,张少很是善解人意地站起身来,“两位慢聊,我下去看看。”等张静之离开,卫长修才松了口气看着卫长修有些欲言又止。傅凤城快两个晚上没合眼了,哪里还有心情跟他在这儿打哑谜?没好气地道,“你要是没事就闪开,卓女士的安危和我龙钺会想办法。”卫长修叹了口气道,“反正你早晚也得知道,姨母去找她儿子去了。”“什么?”傅凤城一怔,卫长修苦笑道,“你也很惊讶是吧?我都吓了一跳。这事儿…她谁也没说过。不对…龙督军或许知道。”傅凤城皱眉沉声道,“仔细说。”卫长修道,“姨母当年跟傅督军离婚之前就怀孕了,那个孩子生下来之后说是死了,我怀疑跟盛家人有关系,姨母就是那时候跟盛家人决裂的。但是…昨天任南砚突然找她,说那个孩子根本没死。姨母如果想要知道孩子的下落,就得去见他。”傅凤城沉默了良久,沉声问道,“卓女士的孩子,是什么时候的生的?”卫长修摸了摸脑门,有些迟疑,“按时间算…应该跟你差不多大。可能是…你的哥哥吧?”传说傅大少是早产的,虽然他实在没看出来哪里像是早产了。大概就是因为傅大少从小到大看起来太健康了,知道卓琳和傅政婚事的一些故人心里多少都怀疑傅政当年是婚内出轨被发现傅夫人怀了孕所以才被离婚的。见傅凤城神色有些阴沉,卫当家连忙道:“那个…你冷静一点。就算你不喜欢多了一个哥哥,也是往后的事情。现在还是正事比较重要。而且…我姨母和傅督军都离婚这么多年了,好不容易找回来的孩子应该也不想他回傅家……”“你还有没有正事要说?”傅凤城神色漠然地打断了他,卫长修这才想起来连忙将手里的文件袋拍到了傅凤城的心口上,然后把卓琳的话重复了一遍。说完还有些微微蹙眉,“我总觉得姨母这话有些奇怪。”既然姨母认为她的身份不足以动摇傅督军和龙督军,那又为什么会担心他们知道消息可能会轻举妄动呢?还再三叮嘱要他记住,难道是觉得龙钺太年轻了,怕他行事冲动?傅凤城抽出里面的照片和地址看了一眼,距离这里不远。抬起头来盯着卫长修冷声道,“卫长修,卫家怎么到现在还没有倒闭?”“……”不会说话就闭嘴,诅咒别人是几个意思?姓傅的是被突如其来的消息气疯了吧?傅凤城并不理会他,拿着手中的文件袋转身下楼去了,只是跟在后面的卫长修觉得傅大少的脚步比往常更快了几分。“傅少,沐老板来了。”傅凤城刚下楼,就听到张静之的声音道。沐红莲抱着一个厚厚的文件袋站在房间里,面容疲惫眼睛却十分的明亮。傅凤城的目光落在了她怀里的文件上,很快便走了过去将手里的文件交给张静之,“张少,计划改变,先找到这个人。苏泽!”苏泽很快就从另一个房间里出来,“大少。”傅凤城道,“我和沐老板谈一点事情,你协助张少。”虽然还不知道大少要他协助张少做什么,苏泽还是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下来,“是!”傅凤城这才看向沐红莲,沉声道,“沐老板,跟我来。”沐红莲抱着文件点点头,跟着傅凤城离开了。走廊的尽头

old老太ofatv

,傅凤城推开一个僻静无人的房间进去。此时天边已经有了微亮的白光,房间里虽然没有灯倒也有些微弱的光亮不至于伸手不见五指。傅凤城走到房间里的沙发前坐下,沉声道,“沐老板查到什么线索了?”沐红莲点点头道,“是,有些情况…我觉得傅少应该尽快知道,至于具体如何还要傅少自己判断。”傅凤城道,“多谢沐老板,辛苦了。”这个时候冒着被叛军发现的危险来找他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如果沐红莲不尽心完全可以等他回去再告诉他,谁也挑不出什么毛病。沐红莲轻叹了口气,道:“傅少说当年医院的资料有问题,我这些天设法找了一些人,拿到了当年被人偷偷保留下来的一些原件资料。根据这些资料显示,傅少出生当天…那家医院出生的孩子都没什么大问题,跟之前傅少给我的资料也能对得上。被篡改的部分极其微小基本不影响什么,最多的大概也就是之前温诩那些事儿了。资料做的很漂亮而且也没人专门去查这些,所以一直没有人发现。只有一个……与傅夫人在同一层病房一个叫王蕙的女士,她的记录是孩子出生不久就死了。但医院现存的记录里根本没有王蕙这个人,也没有那间病房的记录。”傅凤城问道,“有什么问题?”沐红莲摇头道,“看起来没什么问题,毕竟当时真的很乱,所以很容易让人认为当时那间病房被用来放置伤员了。那些伤员都是临时送来的,死了或者伤好了自己走了甚至换了几个人都是有可能的。我没有查到这个叫王蕙的女人的身份来历,她的所有资料都是假的。另外…这个王蕙出院时的签名我和傅五少都认为很像一个人。”傅凤城侧首望着她,幽暗中沐红莲看不清楚他的神色,却能清楚地看到那双深邃凌厉的眼眸。“那签名有八成像卓琳女士。”沐红莲沉声道,“另外,来之前我去找了京城医院当年妇产科已经退休的女护士,她年纪大了记不太清楚当年那个王蕙是不是卓女士,但她对这个人有些印象。因为当时闹了一些事情,她说她明明记得孩子生下来的时候医生说过母子平安。但第二天早上孩子就死了,当时那个母亲不肯相信自己的孩子夭折了,还一直说是旁边照顾她的孩子的外祖母杀了自己的儿子。当时大家都不相信,毕竟…哪个当外祖母的会杀自己的外孙?而且医生也检查过,那孩子真的是先天不足自然死亡,并不是被人害死的。就是因为这件事印象太深刻,她才能记得起来当年发生的事情。”“那护士跟我说了一句话,她说…她明明记得当时医生还夸了一句孩子长得好,怎么又突然先天不足了?但她没有看到那夭折的婴儿,第二天又是她休假,等她回来…王蕙已经出院了。”傅凤城沉声问道,“医生呢?”沐红莲道,“二十多年前,那医生就出国了,目前下落不明。”“我知道了。”沐红莲见他没有说话,在心中轻叹了口气,将手里的文件袋放在傅凤城跟前的桌上低声道,“资料都在这里,那个护士还有档案室负责篡改资料的人我都已经让人带回傅公馆了。”“沐老板辛苦了,让人送你回去吧。”沐红莲也不再多说什么,点点头转身走了出去。回头关门的时候,就着窗外微凉的光线她看到坐在沙发上的人犹如一座雕工精美的雕像安静地坐落在黑暗中。

动漫关键词: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