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校花被折磨到下体流水 很详细的肉肉床文片段

弱水西西2021-02-25 10:10:40【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段姣几人的判决终于落定。几人多项罪名成立,段姣作为主谋,被判了五年有期徒刑,颜笑语被判三年,潘雅两年,三人还各被判处了一定数绳梦园额的罚款和赔偿。冯蔓蔓作为四人里参与直接

段姣几人的判决终于落定。几人多项罪名成立,段姣作为主谋,被判了五年有期徒刑,颜笑语被判三年,潘雅两年,三人还各被判处了一定数

绳梦园

额的罚款和赔偿。冯蔓蔓作为四人里参与直接行动最少之人,不用坐牢,只被判了两年缓刑和百万罚款。小田和阿楠则各被判了一年的有期徒刑加罚款。新兴娱乐虽最终并未担责,可由于用大量不正当行为打压对手之事被曝,又被官媒点名批评,即便其内部想尽办法周旋,依旧未能改其股价接连下挫的趋势。公司几个大牌又纷纷宣布解约,更让新兴状况雪上加霜。往日还能勉强与叶沁经纪公司并驾齐驱的他们在风波过后已被彻底甩开,直落到了国内娱乐公司的十五名开外。股价更是从去年的二十元左右每股掉到了现在的不满十块……他们被上边树成了典型,有他们这个前车之鉴,整个娱乐圈大环境的不良风气顿时收敛了许多。新兴娱乐对段姣几人的提告判决也下来了。由于新兴帮三人从原公司解约属于自愿,所以新兴要求她们返还巨额解约费的要求被驳回,但段姣三人因为行为不当必须赔偿新兴一大笔损失,并返还签约费。然而,段姣三人现下没钱没财产,怎么赔?所以这口气,新兴不咽也得咽下去……冯蔓蔓虽是四人里唯一一个不用坐牢的,可她的日子并不好过。因为和骆董的事她名声已经臭了,纵然有过人美貌也不可能在娱乐圈继续发展。无奈,被公司开除还欠了一笔违约金,欠了一笔赔偿款的她为了还债只能做起了网红,走起了直播路子。可她不愿吃苦,连续一个月的日夜颠倒,发现脸上痘痘直冒,皮肤状态直下后,她决定重新抓住自己的美貌,转头就跟了一个追求她许久的已婚富二代,索性当起了小三。她依旧光鲜亮丽,似乎满不在乎,但在午夜梦回,泪湿的枕头告诉她,她失去的梦想多可贵,她犯过的错有多致命……潘雅在狱中表现很好,她争取到了减刑。出狱那天,她妈和她哥都去了。他们露出了和善的笑容,潘雅嚎啕大哭,果然还是家人好。“妈,哥,以后我一定听话,一定好好挣钱,一定争取早日还清债务。”“你能这么想就好了。”随后,潘雅便被潘母拉着,走向了一辆宝马。“这……”谁的车?车窗下摇,一个四旬左右的秃头男人露出一口黄牙,“上车吧。”“这是咱们镇上大饭店的老板,是咱们那儿最有钱的钻石王老五。”潘妈紧紧拉住了潘雅手。他们也没办法,谁叫这臭丫头欠了那么多钱?其中还有不少是臭丫头网上欠的贷款。叶沁倒是从没上门要过钱,可那些放贷的,直接上门泼油漆了。她能怎么办?他们乡下人一年拼死干活能挣多少?要不把女儿许出去,就是砸锅卖铁也还不清这些钱啊。“他看上你了。他不在意你的过去,他只想要个能唱会跳的漂亮老婆。你只有嫁了她,在咱们老家才能抬起头来。”“妹子,你坐过牢,还被封杀了,不可能再去唱歌跳舞了。你又没有技能,压根挣不到钱,那男人虽其貌不扬,但男人的外表不重要,他答应帮你还清所有债务,还给咱家在城里买房。你侄儿快上学了。学区房有多重要,你知道的。”潘雅虽然百般不愿,但到底应了,哪怕这男人还曾离过一次婚。至少,她可以少奋斗个二十年。她嫁了。她本打算还清债务后就想办法离婚,到时候还能混一笔赡养费。哪知那男人是做买卖的,比她以为的要精明了太多。不但婚前公证了财产,婚后还只给她五千块一个月的零花。此外,男人还逼着她天天浓妆艳抹坐在酒店前台,拿她做起了活招牌。生活上不如意,

陈翔六点半腿腿

心气却依旧高傲的潘雅连个名牌包都买不起,却还要天天对着一群暴发户摆笑,这让她很烦躁。而男人更让人糟心的,是不知做了什么,让一直偷偷避孕的她怀上了孩子。潘雅很愤怒,一折腾就流了产。男人索性就指着她骂,说花了几百万在她身上,难道是因为真爱?还不是希望在她身上看到回报?所以她要么好好帮他挣钱,要么给他传宗接代生几个儿子,要么就还他几百万。又是闹了一阵,潘雅再次怀孕,可她却偷偷做了流产回了娘家。等她养好身子回家,却发现家里多了一个女人。那女人告诉她,自己怀孕了。男人要为她离婚,还会把所有的钱都留给孩子。接过离婚协议书,潘雅傻眼,男人只肯给她总共八万块的赡养费和青春损失费,还要收回城里一直没过户的房。潘雅被她哥揍了一顿,最后求回了男人身边,并默认了小三的存在。从那之后,潘雅的人生转战于斗三夺产之中,第二年,她和三各自生下了一个女儿。但她在兄母的鼓励下并未气馁,毕竟男人说了,谁先给他生下儿子,他的家产就是谁的。潘雅决定,要将余生都投入到这场战斗之中。偶尔打开电视,她才会想起,过去的她也曾站在高高的舞台中间大放异彩。可她来不及嗤笑,孩子的哭声便打断了她,算了,还是奶孩子重要……颜笑语虽被家族当做没这号人,但面对来自全社会的压力,她家里还是帮忙给她把债还了。可新兴那里虽与潘雅解了约,却不肯放过颜笑语。原因很

文学

简单,因为她和段姣,新兴亏了太多钱。所以新兴必须把这些钱从她们身上捞回来。因此哪怕出狱之后,她还得继续履行合同,还得去完成新兴给她安排的各项工作。她虽被演艺圈默认封杀,但却不妨碍公司给她安排商演走穴。她每日辗转于各种小城大镇,有时候商场热场,有时候酒吧助演,各种开业典礼酒会舞会,每周还得开两场直播。她就像一个机器人,被设置了程序,不得不完成每天的那些任务。她求她妈和弟弟想办法拿钱给她解约,可他们大概是被那大笔数字给吓到了,反而连电话都不回她的。她不知道她活着的意义,也没有时间去想……直到有一天,她从一个商场终于结束了一个汇演,随后与后台一个姑娘四目相对。愣了几秒钟后,她才反应过来,那个熟悉的姑娘,不是段姣吗?蹲了几年的段姣虽在浓妆艳抹下似乎变化不大,可细看下,她不但容颜大退,苍老了好似十岁,眼里也早已没了任何光彩。哪还有半点当年舞台上那个最瞩目的队长的风采?和她一样,两人只有同款的疲惫和为了生活而不得不忍耐的沧桑。打了个照面,往事一下再上心头,因着昔日种种,相互埋怨的两人视线一下尖锐,不平上来,刚要相互伤害,却又被一串惊呼吸引了视线。她们齐齐看去。不远处的大屏幕上,正直播报道某分量很足的电影奖项的颁奖。现在上场的,那个身着纯白礼服,整个人熠熠生辉,气度逼人,自信光彩,引发阵阵惊呼声的花旦,可不正是她们昔日的队友,那个傻蠢的花瓶叶沁?她被众星捧月般请上红毯,又与男神并排而行,仪态端庄动作优雅,一颦一笑都甜入人心,她,就这么在一片片的闪光灯里走过红毯,走向那个华语电影的巅峰殿堂……曾被她们踩在脚下的叶沁已经这么红了?这些年,她们刻意不听不看,屏蔽掉关于叶沁的所有消息,她们以为可以忘记……可心,怎么那么难受?不是恨不是痛,而是她们失去的,再找不回来了。两人再无针锋之意,一左一右匆匆逃跑般离去。她们不敢看,不敢听,她们不想知道叶沁会不会拿奖,她们宁可做那麻木的陀螺去……那年那天,回来的叶沁打了个电话给董事长:“我想拿最近发生的事来改编一部电影。”不是她有野心,而是为了纪念那个姐姐。如果她不做点什么,那就再无人知道,曾经有个姑娘来过这世界了。她要给姐姐留点痕迹……“另外,我能拿到的所有赔偿款,我想做一个慈善基金,专门帮助孤儿的那种。名字我都想好了,叫‘小红花’基金。”这两样,叶沁都做到了。三年前,她那个女三的角色帮她拿到了新人奖。同年,她为纪念陶然的电影开拍。而今时今日,叶沁送给陶然的这个角色虽没拿到最佳女主角,却拿到了最受观众喜爱奖。站在台上,她看向虚空:“姐姐,你看见了吗”?……好一阵天旋地转的失重感后,陶然渐渐睁开了眼。她惊讶地发现,她还在飞机上。她在叶沁那个世界里过了二十多天,她以为醒来的时候可能是在异国他乡的医院,可能被送回了国,还可能永远都回不到自己的身体里了……可时间,似乎并没怎么流逝?一切如常,她做叶沁的那些日子如同只是个梦。刚好空姐走过,她喊住了人。“你好,现在是几月几日几点?”空姐微笑告知后,陶然发现,时间只过去了二十多分钟。“我……刚刚睡着了吗?”“是的,您睡得很沉,您身上的毛毯是我给您盖上的。请问您还有其他需要吗?”“来杯酒吧。谢谢。”太魔幻了!陶然想要掀开毯子,却突然觉得手心有些湿滑。突然想起,叶沁给了她什么。摊开右手,掌心有三颗红色珠子。这……血珠?可怎么就凝而不散,在她的掌心微微滚动?陶然一时有些不知所措。叶沁总不会害自己,可这……什么东西?怎么用?之后,更奇幻的事发生了,陶然眼睁睁看着那几颗浑圆的“血珠子”直接沁入了她的手掌,似乎就这么融进了她的肌理?什么鬼!几秒钟之后,她掌心就只剩下了三个红点。且红点颜色还在越来越浅。随后,红点彻底消失在了掌心。“……”她摩挲掌心,没有任何痕迹,似乎刚刚发生的一切都只是错觉,她忍不住就打了个寒颤。一低头,她一下瞥到了那个把她拉入其他世界的精致剧本,大概因为她睡着,已经滑到了地面上。空姐拿了酒过来,哪知陶然会突然侧身伸手去够剧本,酒杯就这么撞上了陶然的右肩。一杯酒全都洒在了剧本上。空姐接连道歉,拿了毛巾来擦。可那剧本却干干净净,这么一杯红酒淋下,却一滴都没沾上,更别提染上。就连暴露空气的侧面牛皮纸上,也什么痕迹都没留下。而且陶然很确定,刚刚她手指接触到剧本的一瞬间,那黑底剧本闪过了一圈金光,随后封底的黑色上闪过了一个图案。似是个人像。可现在不管她怎么看,都既看不出任何金光,也不见图案。她心头有些发毛。这剧本,太过诡异。陶然吞了下唾沫,她一时有些没勇气再打开剧本了。好不容易捱到飞机落地,她第一时间就是给助理珊珊打了个电话。“我电脑包里的剧本,你知道怎么回事吗?”“是我放进去的。昨晚我刚要把您收拾好的行李装车,酒店前台就叫住了我,说是为您特别定制的剧本刚刚送到。我看了眼,有包金还精致,是空白的,我还以为是您退圈后送给自己的纪念,所以就给您顺手放在电脑包里了。后来颁奖礼发生了太多事,我就忘了这茬。所以这剧本不是您定制的?”为她特别定制?谁?主语是谁?陶然抽了口气。“……帮我去查查是什么人送到酒店的好吗?”一个小时后,珊珊电话到了。“查不到。前台的人都想不起来了。监控里也没有这人。”“……”所以,凭空出现的?大家的记忆都出现问题了?陶然从没演过玄幻剧,恕她脑洞太小,她实在接受不来这奇奇怪怪的灵异事件。然而,其实除了这个,还有一件让她觉得诡异的事。从飞机上醒来到现在,已经过去十多个小时了,可她的病还没犯。她本以为是长时间旅行身体反应不灵敏,可现在她待在酒店快两个小时了,那种原本每隔七八个小时必定会来一次的窒息感不但没来,而且没有一点不舒服的征兆。相反,她觉得身体轻快了许多。……

动漫关键词: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