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皇上求您放过微臣 乖好好含着待会就给你

幼儿园一把手2021-02-24 19:18:41【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小树林内,一男一女对视一眼,各有心事。路朝歌是想着多接一份主线任务,看看能不能从中获利,裴浅浅则在想着路师叔和自己说这些,原因是什么。“圣师下山后,可有发现什么异况?”路朝歌

小树林内,一男一女对视一眼,各有心事。路朝歌是想着多接一份主线任务,看看能不能从中获利,裴浅浅则在想着路师叔和自己说这些,原因是什么。“圣师下山后,可有发现什么异况?”路朝歌问道。裴浅浅摇了摇头,道:“师尊什么也没跟我说。”路朝歌点了点头,没有继续追问。北州的主线剧情任务,与青州主线任务略有不同,但归根结底,都是与魂玉有关。青州主线剧情任务叫【冥王之剑】,北州的则叫作【邪魂涅槃】。这两条主线剧情任务,分别对应着两位大BOSS。只不过青州的BOSS是个死而复生的剑修,北州的则是死而复生的可怕异兽。别忘了,路朝歌前世是拜蒋新言为师的,因此,他也是春秋山的一员。北州的主线剧情任务他是全程经历过的,对其了解程度还远高于【冥王之剑】。因此,他觉得自己如果真能蹭到任务的话,可以在剧情中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做出一番大贡献。而贡献高,最终任务结算时,奖励自然就高。“路师叔,你是知道些什么吗?”裴浅浅看着路朝歌,问道。路朝歌摇了摇头,觉得现在也不是多说的时候,以免引发不必要的怀疑。他只是轻描淡写地道:“浅浅,因为新言的关系,我是把你当晚辈看待的。如果接下来真有什么需要我的地方,你可以尽管提,不必拘谨。”说着,他强行挤出了一个自认为很慈祥的长辈笑。“那…….借钱也可以吗?”裴浅浅眼睛突然一亮。路朝歌:“……..”他差点忘了这位世界主角生性跳脱,很难跟上她的脑回路的。“你蒋师叔没意见的话,我自然没意见。”路朝歌使出了成年人惯用的话术。说完,想了想后,他还是补充道:“当然,如果你蒋师叔不同意,我私底下也可以稍微资助你一点点。”裴浅浅闻言,立马在心中喊出了想要钱的声音:“路师叔,最棒了!”路朝歌看着她,轻咳了一声,道:“浅浅啊,言归正传。青州最近不会太平,我想北州发生的怪事也不会那么简单,你可以在这方面多留意一下。”“好的路师叔,如果真有棘手的事情,浅浅会向路师叔请教的!”裴浅浅道。这个时候,路朝歌的耳边响起了悦耳的系统提示音。“【叮!是否加入北州主线任务“邪魂涅槃”,第一环?】”“还真触发了!”路朝歌心中一喜。果断选择了【是】。如愿蹭到裴浅浅了。…….…….心满意足的二人,一起走出了小树林。蒋新言看到后,便低声问道:“你和浅浅讲了什么,聊了这么久。”“晚上再跟你说。”路朝歌冲她眨眨眼道:“天黑了来我那小酌?”蒋新言闻言,俏脸微红。按理说,她和路朝歌本就时常一起对饮。但确定关系后,听他邀请自己小酌,总感觉更暧昧了,多了层别的味道。蒋新言看着他的灼灼双眸,忍不住轻声道:“你脑子里是不是在想什么坏东西。”路朝歌闻言,歪嘴一笑,笑容逐渐拽化。这拽爷笑着盯着她,道:“相信我,我脑子里想的,比你猜的还要坏一百倍!”蒋新言哪

文学

吃得消这个,立马霞飞双颊,两只耳朵都瞬间通红,不再理他。道侣间的打情骂俏至此告一段落,路朝歌环视了周围好一会儿,然后终于找到了目标,冲着不远处的黑亭招了招手,示意让他过来一下。“与裴浅浅连续切磋了三场,可想明白了自己的优势与劣势?”路朝歌问道。黑亭本想点点头,但又怕自己想得与师父想得并不一致,怕自己没有悟透师父的深意,便整个脖子僵住了。路朝歌不耐烦地看了他一眼,他最不喜黑亭这不自信的模样,语气不悦道:“为师看得出来,你在后两次切磋中,掌握了自己的优势。别一天到晚这等模样,看着就来气。”黑亭讪讪地点了点头。说来也是奇怪,路冬梨的弟子,多多少少都受了点路朝歌的影响,特别是小秋,更是已

ipz046为什么被称为神作

然路朝歌化。可偏偏黑亭这个亲传弟子,却始终没有被路朝歌同化,依然是憨厚老实的模样。“就这?还大魔王?”路朝歌越发觉得那个半瞎老人可能心都瞎了。夜幕四合,墨门众人在用完晚餐后,路朝歌便牵着蒋新言的小手,二人一同往路朝歌的竹屋走去。月光下,二人吹着清凉的夜风,只觉得很是惬意。路朝歌是一个喜欢散步的人,于他个人而言,散步等同于是散脑子。你可以什么都不去想,就这样安静的吹吹风。当然,他不喜欢一个人散步。到竹屋外坐下后,二人便都取出了装着【春眠】的玉葫芦。蒋新言问道:“现在可以说了吧,你与浅浅都聊了些什么。”路朝歌没有瞒着她,道:“一些关于魂玉的事,而且直觉告诉我,近期可能会不太平。”蒋新言闻言,没有多问。她一向都是如此,对于天玄界的局势,对于阴谋诡计,对于世间劫难,她都不会去多做思考。因为她不擅长这些。她只需跟着擅长思考的人,然后杀杀杀就好了。动脑子——不行!杀伐——没问题!路朝歌看着她,笑了笑道:“浅浅倒是给我提了个建议,让我抽空随你回一趟春秋山,说是见见人。”蒋新言闻言,心中既觉得甜蜜,又有几分羞涩,同时,她也猜出这死丫头又在打坏主意。在春秋山,不乏蒋新言的追求者。甚至有传言称,宗主大人在早年间都对蒋新言动过心。若是蒋新言突然带了个男人回宗,裴浅浅想想就觉得刺激!绝对有热闹可以看。蒋新言饮了一口春眠,对路朝歌道:“我怕这会给你添麻烦。”路朝歌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笑道:“无妨,反正迟早都是要陪你去一趟的。”这个字典里没有怕字的男人,最不虚的就是他人的刁难。对于春秋山宗主与蒋新言之事,路朝歌前世就有耳闻,但也不知真假。如今,他看着蒋新言,道:“你也无需担心,大不了就是会有人看我不顺眼,刁难一二罢了,但想必也不会做的太难看。而且…….总不至于会是春秋山的宗主亲自下场吧?”蒋新言闻言,嗔怪地看了他一眼,道:“是不是浅浅跟你说的?那都是早年间的事了,我都记不清过去多少年了。”“原来是真的啊。”路朝歌在心中道。他没想到自己摘到的鲜花,竟是刺到过春秋山宗主的一朵。一念至此,他只觉得春秋山之行,或许真的会挺有意思的。“怕了怕了。”路朝歌故意逗弄她,脸上的笑容却显得很随意。蒋新言见他一脸无所畏惧的样子,不知为何,心里倒觉得有几分踏实。“那你想什么时候随我回宗?”蒋新言问道。“就过段时日吧。”路朝歌道。在他看来,正好可以借此顺便参与到北州主线任务的第一环中去。说着,他还不忘口花花道:“别说区区春秋山了,哪怕前方是刀山火海,有十个第九境的大能说要收拾我,我眉头也绝不皱一下。”“瞎说。”蒋新言浅浅一笑。路朝歌握着她的小手,道:“总之,我是不会松手的,还要给你做一辈子饭呢。”“此话当真?”蒋新言抬起头来问道。“什么啊!涉及到做菜你还认真起来了!”路朝歌开始故意下套了,以退为进。“那你不是真心实意的话,那就算了。”蒋新言说着,便想收回路朝歌握着的小手。怎料路朝歌从储物戒指内取出了纸笔,大手一挥,用力地拍在了石桌上,道:“呵,我是这种人?”“来来来!白纸黑字,咱们写下来!”别看这种做法幼稚又

协和影视一百页

繁杂,但实际上很多女人都对【仪式感】很重视,专门写个约定,她们会越发喜悦开怀。蒋新言果真拿起了毛笔,然后很认真的在白纸上一笔一划地写着,写得时候还会偶尔停顿一下,思考着还有没有需要补充的。导致她删删改改,白纸上写得乱七八糟。这个平日里杀伐果断的女人,在此刻倒也展露出了几分恋爱中的女人独特的小可爱。路朝歌在边上故意催促,道:“写好了没啊。”你越催,她写得越欢。明明就是一辈子做饭这么一件事儿,蒋新言写了许久,写得格外详细,罗列了各种情况。写完后,她自己都觉得有几分不好意思。“拿笔来。”路朝歌伸出自己的大手,找蒋新言要笔。接过笔后,他便在纸上签下了自己的大名,动作格外潇洒,字如其人,倒也十分漂亮。做完这一切后,他才露出了自己的狼尾巴。“你看,我字也签了,按照流程,该进行下一步了。”他笑着道。“下一步?”蒋新言微微一愣。对于路朝歌来说,虽然因为修为的差距,他无法破开蒋新言的防,导致一些亿级项目做不了,但也不代表一点甜头都尝不到。细水长流嘛,他倒也不急。相反,他还挺享受这种慢慢来的过程的,这种慢慢变得更亲密的过程。一步到胃,反倒会少了很多情趣。“签完字,自然要盖个章。”路朝歌起身,凑到蒋新言的耳边道。然后,嘴巴便开始向下,从她的耳垂处,移动到了那红润的嘴唇上。——盖了个章。…….“师父的滋味,可真棒。”.......

动漫关键词:

很赞哦! ()

随机动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