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翘着光屁股趴在办公室 雪白的臀

李鸿天2021-02-24 18:24:52【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微风徐徐吹着。大道陵内,却是一片愕然。能够入大道陵,都是大道宗这一代天才弟子,称得上是术修中精英的一批。可是,哪怕是他们这些弟子,都没有任何的勇气,敢说自己能够解开大道陵的

微风徐徐吹着。大道陵内,却是一片愕然。能够入大道陵,都是大道宗这一代天才弟子,称得上是术修中精英的一批。可是,哪怕是他们这些弟子,都没有任何的勇气,敢说自己能够解开大道陵的初代道首所留的陵碑,那是大道宗的开创者,是留下了无上基业的先贤!千百年来,解开初代道宗陵碑的大道宗弟子,屈指可数。每一位都是赫赫有名。例如,此代道首赵龙士,大道宗三十岁之前的年轻一辈第一天骄徐清扬。当然,除此之外,还有一位特殊的人,便是十几年前,曾入大道宗一游,击败了当初风头正盛的道首赵龙士的绝世剑仙,轩辕太华。轩辕太华亦是唯一一位以剑修身份登陵,并且解开初代道首碑题的存在。然而,如今,又一位剑修登陵,解开了初代道首的碑题!弟子们的神色万般复杂,看着那于徐徐清风中,拾阶而上的少年郎,只感觉自己在看着这一代的传说!安梵看了一眼初代道首给出的碑题,那复杂程度,以他如今的学识和水准,根本没有希望解开,可是,方浪竟是花费了一天一夜的时间,就破解了这碑题!当年大道宗年轻一辈第一人,与温庭一届的科考状元徐清扬,亦是在初代道首的陵碑之前,盘坐了七天七夜,不眠不休,才是破解了碑题。难道方浪竟是比徐清扬师兄都要妖孽吗?大道宗的弟子们,皆是跟随着方浪而行,他们默不作声,只是安静的看着。他们不再嘲讽方浪的自不量力,因为方浪用实际行动给了他们一巴掌。竹林悠悠,细雨绵绵。远上寒山石径斜。方浪一席白衣,来至第二块藏于庐下的陵碑前,蹙着眉,思索着,方浪伸出手。方浪心中的那个猜测是否属实,这块陵碑便能给他答案。…………山脚牌坊门户前。大道宗的弟子们汇聚一堂,长老们,还有副掌教赵桢士亦是眺望着大道陵。大道陵拥有一股强绝的力量,隔绝了外人的灵念探测,所以,不管是赵桢士,亦或者是黄芝鹤,都无法感知到大道陵中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让赵桢士和长老们诧异的是,一日一夜的时间过去了,方浪居然还没有拔剑,哪怕他安排弟子们去阻拦和拖延拔剑的时间,如今应该也差不多该轮到方浪拔剑了。亦或者说……方浪拔不出莲回剑?毕竟,轩辕太华那一剑,插入大道陵碑中,一旦拔出,绝对会引起巨大的异变。赵桢士和黄芝鹤等强者,绝对会感应到才对。赵桢士轻捋胡须,眉眼微眯,纤细如剑尾:“应该可以猜测的到

小姐自述如何被客人玩

,方浪此子怕是尝试在大道陵中解碑。”“不过,以他在千阶云梯前五百阶的表现,想要解碑,基本上是痴人说梦。”“入大道陵只有七日时间,七日内,方浪若是未曾拔出剑,那可就休怪老夫逐客了。”赵桢士淡笑着说道。一旁,倪雯,黄芝鹤,赵无极三人盘坐在地上,倪雯更是取出食盒,从里面端出美味糕点,让黄芝鹤品尝着。黄芝鹤吃着一块糯米糕,听闻了赵桢士的话语,不由淡笑:“急什么。”“这距离七日还有六日呢。”一位大道宗长老则是捋须而笑:“六日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此子若是不自量力欲要解碑,沉浸在碑题中,六日时间,不过弹指。”黄芝鹤眉头微蹙,的确,这位长老的话还是有些道理的。倪雯和赵无极亦是不由的抬起头,看向了山顶,笼罩在云雾中的大道陵。忽然,山脚下的气氛一变,赵桢士抬起头,黄芝鹤亦是抬起头。却见,一席蓝袍的大道宗弟子,飘然自大道陵中走出,归至山脚。“怎么回事?”赵桢士问道。这位蓝袍弟子眼眸中犹自残余着震撼:“启禀掌教,方浪入大道陵,于道陵第一碑前驻足一日一夜……”“解碑成功,得初代道首馈赠!”蓝袍弟子的话,像是云后的一记响雷,炸在所有人的耳畔。让山脚下的气氛一瞬间变得万般的诡异。“不可能!”“他不过一介剑修,如何解的了初代道首所留的术阵难题!”长老们皆是发出了不可置信之声。一旁,黄芝鹤哈哈大笑声传来。“你们可别忘了,轩辕太华亦是剑修……她不也解了你们的碑题?”那能比?轩辕太华是方浪……能比?!赵桢士面色铁青,心头亦是震撼,但更多的还是难受。毕竟,大道宗先贤的馈赠,居然被方浪一个外人所得,而不是大道宗的弟子所得,简直……恶心的一批!“不可能啊……此子如何解的了初代道首所留的难题?”赵桢士喃喃着。毕竟,初代道首的碑题,连他都解碑失败!而以方浪在千阶云梯前五百梯中的表现,根本不可能解题成功才对!…………方浪自然顾不得山脚下的震撼。他的手触碰到了第二块陵碑,庐檐张扬向四面八方,挡下了天穹落下的细雨。仿佛手指碰触到如镜面般的水面,使得水面泛起了层层

朴春承认整容

的涟漪。术阵难题再度浮现,不过,这块陵碑是大道宗某位八品禁咒境的大术修所留,他留下的碑题比起初代道首的碑题要简单不少。当然,对于方浪而言,一样是难的不得了,看一眼就头晕眼花的那种。就像是从世界级奥赛术题,换成了国家级的奥赛术题一样。对于学渣而言,没什么两样。但是,方浪的眼睛却是一亮,他同样感受到了一缕剑气,及一抹剑意。剑气近!霎时,剑气从陵碑的深处,逆流而至,一点一点的描摹出了解题过程。咻!剑气和剑意入体,碑题亦算是被解开!碑庐之外,一片哗然!看着倒灌而出的精纯灵念,看着方浪沐浴在灵念之中,拿出灵晶修行的方浪,修为缓缓提升。诸多大道宗的弟子,只感觉到一阵不可思议!主要是,比起第一块陵碑一日一夜的破题时间,这一次……方浪解碑更快!其中有一位大道宗的弟子刚尝试过这块陵碑的解碑,可是根本毫无头绪。此刻,见方浪轻松解碑,只感觉自己被彻底的碾压,心态有些崩溃!“这就是……天才吗?!”这位大道宗的弟子眼眸中满是震撼和不可思议,抱着脑袋,嘴唇嗫嚅而颤抖。与这样的天才同行于道陵古道,他们只感觉到了无与伦比的压力和压抑!安梵失魂落魄,不,不仅仅是安梵,大道宗的弟子们,皆是失魂落魄。碑陵上空雨纷纷。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却见方浪拄着莲生剑,一路进发,踏阶而行。身后跟着一群失魂落魄的大道宗弟子。时间越久,他们就越发的茫然。因为,方浪一直在解碑,甚至解碑速度越来越快,除了解历代道首所留的陵碑题的时候,会花费漫长的时间,寻常的碑题,方浪解起来,都无比的轻松。这让每一位大道宗弟子恍然间,宛若见到了神!差距……太大了。大到一眼都看不到尽头!他们看到方浪每次从碑庐中走出,嘴角挂起的和煦笑容,都是恍惚不已。他一定很快乐吧。这就是学霸的快乐?果然,解碑的快乐,他们这些寻常人不懂!而事实上。方浪的确很快乐,那是一种发现了大秘密的快乐。他自然不会解碑,但是,他背后有人啊!这些剑气,毫无疑问是那便宜师尊所留,或许,师尊早就预料到他会来大道陵,所以留下了这些暗手,让对于解碑完全不懂的他,通过剑气从内部瓦解极难的碑题。这不是解碑,这是拿着标准答案照抄!这方浪岂能不会!当然,方浪更心惊的是,方浪发现了师尊轩辕太华可怕的魄力和计划!师尊轩辕太华在养剑!借大道陵历代先贤留给大道宗弟子们的馈赠和底蕴在养剑!以三百六十陵碑养一剑!养那把插入陵碑中的莲回剑!而方浪欲要拔剑,就得先解碑!收敛每一块陵碑中的剑气,那些剑气才是拔剑的根本!方浪发现这个秘密的时候,只感觉无比的霸气扑面而来,这师尊……可太凶猛了!但是,方浪无言的是,师尊你养剑是爽了。一旦暴露,他这个拔剑的……怕是腿都要被大道宗的强者给打断!方浪现在有点犹豫是否要拔剑。拔了剑……他还能走的了吗?风声,雨声,脚步声……竹叶摩挲如海浪声,响彻在大道陵中的每一个角落。道陵有碑三百六十一,其中一碑为残碑。轩辕太华那柄剑,则是插在了道陵的最深处,那座尚未打磨完毕的残碑上。六日时间,安梵等人安静的跟着,见着方浪不停的解碑,不停的流露喜悦的笑容。他们脸上愈发的麻木。人类的悲欢果然不共通。而方浪在解碑过程中,接受着一次又一次的馈赠,获得了极大的好处,方浪连修为都难以提升了。剑道修为达到了六段剑罡境,术道修为达到了八段术导师,法域甚至都在渐渐完善成型。方浪甚至连武夫修为都缓慢提升到了四段搬血境。随着行走,方浪身上的气息越来越强。可是,方浪亦是愈发的忧心忡忡。走出最后一座碑庐,雨势骤然凶猛了许多,拍打青石阶梯上,飞溅而起。天地间,一片朦胧如珠帘。方浪抬起头,已然可以看到那大道陵深处那断碑之上插着的莲回剑。犹如一朵傲莲在断崖上倔强的生长着似的。诸多麻木的大道宗弟子眼眸终于恢复了波动,盯着那柄莲生剑。一时间,他们都想起了赵桢士的嘱咐。他们要阻碍方浪拔剑!安梵眼眸波动,看向身边一位同门师兄,道:“如今是第六日,大道宗有规定,每人入大道陵只能呆七日,一旦七日时间到,必定会遭受到驱逐。”“方浪此子,六日解尽道陵碑,但是,留给他拔剑的时间却是不多!”“正好……我们每人轮流去尝试拔剑,甚至可以把他的拔剑时间都给挤掉,七日时间一到,他若是来不及拔出剑,那便怪不得我等大道宗!”…………山脚之下。赵桢士满头细密汗珠。六日解尽道陵碑……此子,又来玩心跳了!若不是此子开了挂,那便是此子乃无上的术修天才,甚至有资格触摸超脱出术修九品桎梏的绝世天才!“不过,此子花费了六日时间在解碑上,留给他拔剑的时间不多了,只要天色一暗,他若是再不曾拔出剑,老夫必定亲手驱逐他!”“这个怪物!”赵桢士感觉到了压力。他仿佛看到了另一个轩辕太华似的。远处。黄芝鹤亦是蹙着眉头,显然,他也察觉出了赵桢士的目的,满是沟壑的脸上,亦是浮现出一抹忧色。“方浪这小子……解碑解嗨了。”“可别忘了此次来大道宗的首要目的啊!”…………碑庐间清风再起,夜色下小雨倾斜。狭窄的青石阶梯上。方浪有些错愕的望着那排列着队伍,挤在了插着莲回剑的断碑碑庐前。方浪瞬间便明白了这些大道宗弟子们的目的!却见断碑之前,一位大道宗的弟子蓝袍飞扬,背负着手:“此碑乃是我大道宗当代掌教所立的陵碑,然而,碑未成,便被太华

文学

剑仙,一剑刺之。”“今日,我等便要尝试拔出此剑,还掌教的陵碑一片清明!”这位弟子说完。便在方浪蹙眉之间,转身朝着碑庐间走去。方浪负手,安静立于雨幕中。那位大道宗的弟子朝着断碑靠近,很快临近了断碑,伸出手欲要拔剑,只是,哪怕动用了吃奶的劲,剑于碑中依旧是纹丝不动!轰!一股凌厉的剑意迸发,这位弟子被弹飞。就在方浪准备迈步的时候,第二位弟子立刻踏入碑庐内准备拔剑,一番磨磨蹭蹭后,这位弟子亦是拔剑失败。第三位,第四位……每当方浪欲要迈步,大道宗的弟子便会踏入碑庐内拔剑。方浪看了一眼天色,明白了这些弟子们所想,这是打算挤掉他的拔剑时间,让他没有时间拔剑么?不过,每次拔剑失败,莲回剑都会迸发出剑意,将大道宗弟子击飞。大道宗的数十位弟子,浪费了不少时间。安梵是最后一位大道宗的弟子,他亦是入碑庐尝试拔剑,不过,只感觉莲回剑中仿佛藏着一个世界般,沉重无比,根本拔不动。这让安梵心头震撼无比。这样的剑,如何拔的出来。他不信方浪能不费吹飞之力就拔出来!安梵走出了碑庐,天色早已经浓稠如墨,他目光死死盯着方浪。而方浪走来,与其错身而过。细雨绵绵,距离第七日,只剩下不到一刻时间。想到那沉重如山的剑,一刻时间,足够方浪拔出来么?山脚之下。赵桢士周身已然有术阵在浮沉着。黄芝鹤握着锤子,眯着眼,他都打算压制住赵桢士,为方浪争取拔剑的时间。呼吸凝滞。所有人的耳畔仿佛都有个沙漏在轻轻的泄露着时间。大道陵内。清风徐来,吹动竹叶沙沙如瀚海起伏。留给方浪的时间不多了,方浪来到了碑庐之前。望着那柄古朴无奇的莲回剑。这剑……很烫手啊。方浪犹豫了一下,他在意的并不是拔剑的时间,而是要不要拔这柄剑。长叹一口气。方浪终究还是伸出手,握住了莲回剑的剑柄。丹田之内,回收自大道三百六十座陵碑中的剑气纷纷自丹田中爆发!霎时,整座大道陵中,风声,雨声,竹叶哗啦声……尽皆消失!仿佛陷入大恐怖要苏醒前的……死寂!PS:两更近万字更新,求月票,求推荐票哇!

动漫关键词:

很赞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