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男生吃女生的小兔兔 翁熄系列全部

东城令2021-02-24 08:28:35【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堂主,不好了!”一句话瞬间将韩江的心让他提了起来,“什么不好了?”“我们堂口遭到不明势力袭击,弟兄们都去御敌了。”“娘的,是不是单耳鼠嘴里说的不死门?还真是狗胆包天的东西。

“堂主,不好了!”一句话瞬间将韩江的心让他提了起来,“什么不好了?”“我们堂口遭到不明势力袭击,弟兄们都去御敌了。”“娘的,是不是单耳鼠嘴里说的不死门?还真是狗胆包天的东西。”说着,提起自己的双枪一脚踹开房门。韩江冲开房门,外院处的喧嚣也传进了耳中。双刀堂虽然只是江海帮一个普普通通的堂口,但也有三道防线的。前后左右四门各有三道防线,任何一个方向遇到攻击,只要不是瞬间打破防线都会遇到整个堂口集中的力量还击。而在江海帮的势力范围之内,别说能威胁到江海帮,就是能威胁到一个堂口的势力都不存在。正因如此,韩江才会认为敢攻击堂口,是来送死的。可冲出门的瞬间韩江顿时觉得不对劲了,喊杀声竟然就在内院之外。这意味着对头已经连破了两条防线杀到了内院之中。韩江可不认为通报的手下是看着挡不住敌人了才来向自己通风报讯。也就是说,从遭遇到袭击就来报讯到现在不会半盏茶的时间。可这么短的时间对方竟然杀到了第三层防线?瞬间,韩江的脸色变得凝重了起来。“轰——”一声巨响,眼前的院墙处突然炸开,数道身影从破碎的院墙之中倒飞而来跌落在韩江的不远处。韩江微微别过头看了一眼,眼中冰寒。突然,一个身穿白色长袍却带着一张铁青色鬼脸面具的人跳进内院之中。“你们是什么人竟敢与

操寡妇

江海帮为敌?”“江海帮?灭的就是江海帮。”对方桀骜的叫嚣到,提刀向韩江杀来。已经很久没有人不把江海帮放在眼里了,韩江手中双枪一颤,抢出如龙瞬间刺中白袍男子的咽喉之中。韩江不屑的抽枪,身形一闪冲出围墙的破洞向外杀去。被韩江刺穿喉咙的白袍男子浑身颤抖,捂着咽喉仿佛要按住喷涌而出的鲜血,但一切却是徒劳,生命伴随着鲜血从指缝间溜走,缓缓的跪倒在地,缓缓的失去生息。韩江来到外面,顿时心中大惊。院墙之外,地上随处可见的倒地的尸体,而这些尸体竟然多数是江海帮的手下。十具尸首之中,只有一两个是来犯之敌的尸体。江海帮的组织结构和泊水帮差不多。只要修为突破八品就可以开设分堂了,一个分堂一个八品以及众多九品。韩江中八品的武功放在整个五环城南域都算得上高手,其手下实力在四大帮派各堂口中只能排个中流。但中流是相对于四大帮派来说的,对其余的帮派势力来说双刀堂依旧是强大不可招惹的代名词。但这么短的时间,双刀堂竟然差点被打通了,而且对方的人数显然比双刀堂少的多。“这就是不死门的力量么?还好察觉的早,要再让其发展一段时间岂不是变成猛虎?”韩江心底想着,提枪上前,“江海帮韩江在此,谁敢一战!”“堂主来了。”“堂主,给弟兄们报仇啊——”“韩江,纳命来——”话音响起的瞬间,两个不死人纵身一跃,一左一右向韩江杀来。“来得好!”韩江爆喝一声,不退反进,双枪如梦似幻舞动出层层叠叠的掠影,突然定格,双枪的枪尖已经袭到两人的面前,枪锋刺入两人的胸膛,仅仅一招又取两人性命。韩江的大展雄风让江海帮的士气大振,“堂主威武——”“堂主——”“杀光他们——”“还有谁——”韩江漫不经心的将两人尸体甩到对方面前,双枪舞出枪花大声喝道。这时,鬼面人群之中缓缓走出一个浑身被绷带缠绕

文学

的怪人。此人也是在场中唯一没有带鬼面面具的人。被包裹成这个样子确实没有再带面具的必要。“哪来的藏头露尾的无名鼠辈,过来受死——”绷带男子一声不吭的向韩江走来,一步步,每一步都仿佛挥舞的锤子敲打木桩一般发出沉重的声响。看着绷带男子这么没有章法的冲来,韩江的脸上微微有些迟疑。在韩江看来,这个奔跑而来的怪人并无武功在身,至少他跑来的步伐极为虚浮不像身怀高深武功。但显然不可能,敢这么冲上来的人肯定有其过人之处。眨眼间,对方已经冲到了跟前,韩江不假思索的一枪刺了出去。这一枪原本只是想逼退绷带男,可没想到绷带男竟然不偏不倚直直的撞想韩江的长枪。“噗嗤——”枪头直接刺进了绷带男的咽喉之中,连韩江都懵了。但下一瞬,恐怖的一幕发生在韩江的眼前。喉咙处被捅了这么大的血窟窿的绷带男竟然依旧趋势不改直直的向韩江冲去。韩江的短枪就这么穿过绷带男的咽喉,仿佛这个咽喉只是身上一处无关紧要的地方一样。眨眼间,绷带男就冲到了韩江的面前,抬起的眼眸之中一片雪白不带一丝黑色。绷带男对着韩江咧嘴一笑,嘴角竟然能裂到耳根,裂开的嘴中竟然是满口森森的牙齿。那一刻,韩江只感觉自己的头皮裂开了,炸裂的恐惧让韩江的瞳孔猛地一缩。绷带男一抓向韩江的面门抓来。电光火石之间,韩江猛地一掌击飞短枪,身体向后一仰,身形瞬间与绷带男擦肩而过,一把抓住倒飞而去的短枪。绷带男奔跑了几步缓缓转身,咽喉处是一个鸡蛋般大的贯穿伤口。这,已经不能算人了,正常人受了这样的伤

ipz041

势根本不可能活着,但这个绷带男竟然还能活蹦乱跳的。韩江紧张的盯着绷带男,缓缓的伸出手拭去额头上的一丝血迹,这是刚才千钧一发之际被绷带男利爪划过留下的。在远处的隐蔽角落,蒋江平隐藏在暗中快速的记录着,“不死门出现尸魁,猜测南明毒手炼制了不少尸魁,需小心。”“吼——”绷带男再一次暴吼的冲来,这一次韩江提前反应了过来,不再让绷带男贴近,双枪如电光闪烁,不断的刺进绷带男的周身要害。但就算韩江将绷带男刺成了筛子,绷带男依旧活蹦乱跳的。可韩江却渐渐显得有些气虚不稳摇摇欲坠了起来。“韩江脱力了,看来要死在尸魁的手里。”辰龙低沉的声音响起。“堂堂八品高手怎么可能这么快就脱力了?”蒋江平摇了摇头,“是中毒了,尸魁的爪子上有毒,被刚才韩江被尸魁抓了一下。”说道这里,韩江平再一次记录起来,“尸魁身含剧毒,一旦被其触碰就有可能中毒,与之交手一定要万般小心,尤其要提防尸魁的毒。“韩江要死了!”辰龙眼中毫无波澜,淡漠的宣读了韩江的死刑。韩江的动作越来越慢,呼吸也越来越急促。尸毒对韩江的影响不仅仅是内力调动的滞缓,更是让韩江的反应都变得迟钝。这种迟钝就连一个普通的,不懂武功的都比不了。突然,绷带男暴起,瞬间冲到了韩江的跟前,双手如刀,狠狠的插进韩江的胸膛之中。“堂主——”仅剩的几个双刀堂弟子激动的叫道,但他们的提醒已经迟了。绷带男的双手噗嗤一声刺入韩江的胸膛之中。刺痛让韩江短暂的清醒一瞬间,感觉到生命飞速的流逝,回想着自己这一生的血雨腥风,也曾叱咤风云过,今天却落得这么近乎屈辱的落幕。“啊——”韩江仰天暴吼,突然双指并剑,狠狠的插入绷带男的太阳穴之中。瞬间,绷带男的脑袋突然间剧烈扭曲起来,就跟被人不断把玩的水袋一般。轰——一声巨响,绷带男的脑袋瞬间炸开,两人紧紧的贴着,几乎同时倒地。而韩江做这一切的时候背对着不死门一众人,没有人看清韩江是怎么做到将尸魁爆头的,只以为韩江最后拼死一击发挥了潜能将尸魁的脑袋拍碎了。可尸魁的脑袋硬的连刀都砍不碎怎么会被区区肉掌拍碎。真正看清这一切的,唯有暗中的蒋江平和辰龙两人。“尸魁的弱点竟然在太阳穴之中……”韩江一死,基本就宣告这双刀堂覆灭了。遗留下来的一众双刀堂弟子惶恐的看着不断逼近的不死门把不断后退,一直退到墙角边上。“我们投降,投降……”“投降?杀!”“不要,自己人,自己人——”突然,人群中一个人大叫的跑了出来来到一众不死门的面前,单耳鼠竟然还活到了这个时候。“自己人,自己人,我是单耳鼠,不是,是子鼠,第一楼子鼠啊!”虽然单耳鼠穿着江海帮弟子的衣服,可不少人认识这个十二楼第一楼的楼主子鼠单耳鼠。“这不是鼠哥么?怎么穿着江海帮的衣服啊,是跟着江海帮混了?”“误会,误会,我这是打入江海帮内部与弟兄们里应外合呢……”单耳鼠满脸堆笑的连忙说道。“噗嗤——”突然,一剑化作寒芒,深深的刺入单耳鼠的咽喉之中。“叛徒还想活命,当帮规是闹着玩的么?”铁面具下,一双冰冷的眼神扫过双刀堂剩余的弟子,“杀,一个不留!”“剩下的没什么可看了,撤!”蒋江平说着,缓缓的向后褪去。而就算两人悄然退去,远远看去,两人也不过是两团会缓缓移动的草丛而已。江海帮一天之内夺不死门五座极乐胜境,还没来得及高兴,当天晚上双刀堂竟然被连根拔起。江海帮横行五环城南域几十年,什么时候吃过这么大的亏,被人这么挑衅过?“哐当——”李成寿将手中的茶杯摔的粉碎,“敲聚魂鼓,还反了天了不成?”

动漫关键词:

很赞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