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系统宿主每日被guan满的日常 大哥的硬糖

流血的星辰a2021-02-21 15:23:13【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余连知道,若背后真的有一只黑手要接着陷害斯托克来对付自己,便不可能拒绝自己此时的要求。对面的一众警察露出了比方才谭继泽要屈辱十倍的表情,但一个人都不敢上前,甚至连拔枪的

余连知道,若背后真的有一只黑手要接着陷害斯托克来对付自己,便不可能拒绝自己此时的要求。对面的一众警察露出了比方才谭继泽要屈辱十倍的表情,但一个人都不敢上前,甚至连拔枪的动作都不敢有。然后,那位警长先生终于咬牙切齿地拨通了上司的电话。几分钟后,帝国当局才仿佛是终于反应过来了似的,街道对面便又陆续来了好几辆车。先是下来了一批穿着外动力携带重装备的铁罐头,吓得正在附近看热闹的居民一阵鸡飞狗跳。接着又来了几个身着便衣,气质精悍的安全部特工。最后,才又来了一个平平无奇的便衣三人组,分别是中年大叔,书卷气青年和少女的组合。正是今天早上在看守所门口打过交道的判官三人组了。那个中年大叔犹豫了将近一分钟,就像是下定了这辈子最大的决心似的,这才在两个部下恭送英雄的目光中,亦步亦趋地走了过来。“中校,您……”“你还没有资格和我说话。”余连面无表情,语气平静。“中校,我们……”“滚。”余连露出了笑容,语气更平静。周围听到这话的警察们显得更屈辱了,但身为当事人的中年大叔判官,却像是承蒙诸神洪恩似的,屁颠屁颠地又跑回了自己的车里。这样的对峙又经过了将近半个小时,帝国鸿胪院过来了好几个人模狗样的高级官僚,共同体大使馆则是布利斯参赞亲自到了。参赞先生现在已经看不到昨天的意气风发了,满脸的哀怨都快要凝结成肉眼可见的阴霾了,一副刚中了一百万还没来得及庆祝就得知老婆炒A股亏了一千万的表情。一见到这里的情况,他便连忙小跑步跑了过来,一边按着胃部一边压低了声音

文学

道:“余连中校,这这这,这何至如此啊!”“……当事学生是我的好友。而且,我总觉得这件事背后必有蹊跷,很可能涉及到帝国一些见不得人的阴谋。”余连同样也压低了声音道。布利斯先生压着肚子的手顿时便又紧了几分,脸上的肌肉抽搐得仿佛都快要掉帧了,哀怨的眼神看得余连都有点胃疼了。“这这,怎么就变成这样了……”“总之,我们是共同体的外交人员,保护普通公民是我们的义务。”“确,确实如此。”布利斯参赞的胃好像更疼了,但还是咬着牙点头,接着便捂着肚子回过了头,居然在瞬间切换出了一张严肃且斗志昂扬的外交用战斗表情,对那几个鸿胪院官僚正声道:“洛参爵士,相信事情的全过程您也已经知晓了。我国公民赛尔迪·斯托克同学的伤害罪,已经判决为了正当防卫,绝没有因同样的事情再次被调查的理由!”很显然的,参赞先生在赶过来的时候,已经迅速了解事情始末了。“我理解。”那个叫洛参爵士的高级官僚倒是表现得很客气:“只不过,据我所知,贝尔罗金市法院确实判决了斯托克先生为正当防卫,但当事人罗尔希·白腕先生及其家人却对此不服,正在向更高一级的法院上诉。现在,罗尔希先生已经死亡,其间的事态自然也会有新的变故。”“帝国的司法竟然是如此的潇洒不羁,我真是充分了解了。”布利斯参赞冷笑了一声:“我方会提出正式抗议的!”“法务系统自有他们的做事方法,并不是我们鸿胪院可以置喙的。不过,请您放心,我方已经批准了贵方的陪同请求,我们也会有专员陪同的。我向您保证,斯托克先生是绝不会受到任何不公正待遇的。”洛参爵士笑眯眯地道,又向着余连的方向点头一笑。余连表示,本大侠看到这种笑得理所当然的眯眯眼就特别不爽,便也笑着道:“那就麻烦您了。不过,隔日不如撞日,我就再向您申请一件事吧。”“您请讲。”“我将向贵国警务总监德门子爵,申请超凡者的荣誉决斗。”洛参爵士的笑容顿时僵硬在他的脸上,余连觉得这表情自己才看得比较顺眼呢。当然了,旁边布利斯先生胃疼的表情也顿时又明显了几番,这大概是唯一的副作用了吧。于是乎,倒霉的赛尔迪·斯托克,在出狱才刚12个小时的时候,便再一次,在小伙伴们风萧萧兮易水寒地目送着,大踏步返回到了看守所中。好在,总算是有了大使馆的人跟着,这件事

私宠小妹

便上升到了外交阶段,如此一来,斯托克本人在牢里至少是不会受什么委屈了。这才是余连要把事情闹大的原因。毕竟,斯托克之前犯的只是治安事件,这次却成了杀人案,性质不一样,看押的牢房不一样,被关在一起的狱友自然也是不一样的了。谁知道那个细皮嫩肉的白面书生,会不会承受什么需要穷尽一生去治愈的伤害呢?可是,就算是有了大使馆的陪同,随后的事态发展,却也就像余连所猜测的那样,赛尔迪·斯托克的“健身道具非法改造”的治安罪名,难以控制地上升到了杀人罪的地步。于是乎,帝国那边便有人提出要将斯托克迁到外环的重型犯拘留所去进行暂时羁押。好在,这个时候,已经反应过来的谭继泽知耻而后勇,拿出了一副背水作战的气魄出来,一个人你的气势就压倒了对方的五人检察官小组。他在两国外交人员的目睹下,引经据典,唇枪舌剑,一个人就把对面驳得体无完肤。或许是“幕后黑手”也不希望把这件事弄得太刻意,多少也给了法庭一点点压力——千万别给我扯什么司法独立。在君主专制的国家扯司法独立,就和在资本主义国家扯民生和人权一样可笑。总之,在两天后的第一次裁判之后,法庭宣布休庭再审,同时也批准了谭继泽申请的“居家软禁”。如此一来,斯托克必须时刻戴上一套脚链,而且在下次开庭之前,不能离开贝尔金市。就算是外出,也会有两个警察时刻跟随。唯一的好处就是,赛尔迪·斯托克总算是不用再遭受一两个月的牢狱之灾了。不管怎么说,这件事真要细论起来,医院要担负的责任也是很大的,各种取证调查也是需要时间的。于是法庭宣布,下一次开庭将在一个月之后。听起来,目前的情况还算利好,就算是陪了大家整整两天的布利斯参赞,也都稍微放下一点心来了。然而,谭继泽却有着完全不同的看法,完全笑不出来。“现在的问题在于,赛尔迪是普通的留学生,按照帝国法律,享有是和帝国国民相同的人权待遇。而那个叫罗尔希·白腕的死者……”“凯泰王国的贵族吧?”既然是姓白腕的,不用说,自然是凯泰王国的名门贵族了。那个死掉的,叫做罗尔希的喵人,说不定还是自己在西尾星系战役中弄死的莎伦·白腕的亲戚。不过,白腕家族好歹也是凯泰王国威名赫赫的战士名门,这家出来的子弟居然会被斯托克这么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一甩棍爆了头,也真够丢人的。或者说,正是因为不成器,才会被推出来当炮灰吧。可不管怎么说,凯泰王国是帝国的属国,他们的爵位理论上也是得到帝国承认了的。这当然不意味着,这些属国的贵族就能在帝国公民面前趾高气扬。实际上,就算是一国之君,也不敢让一个普通的帝国公民对自己行礼。然而,实际是实际,法理是法理。属国贵族就是拥有这样高等的身份。更何况,白腕家毕竟也是颇有武名的战士世家,除了凯泰王国的爵位,他们的祖辈还有人获得了伊兰瑟尔大帝亲自赐予的钢鬃骑士勋章,这是帝国赐予外籍人士的第二等的荣誉称号。拥有这个勋章的人和家族,同样也会被视为帝国贵族的一员,甚至能从纹章院领一份不菲的年金。“所以说,按照帝国法律来说,这性质就相当于是一个平民误杀了贵族,是这样吧?”余连道。谭继泽点了点头。他的表情有些沉重,一点都没有掩饰自己的苦恼:“是的。法庭之所以同意赛尔迪可以居家软禁,可能也是看在赛尔迪本人在帝都的几年时间没有留下任何治安方面的案底,还参加过学院和社区组织的义工,是个有口皆碑的好青年呢。大学方面,现在也应该在想办法了。”“这我倒是听说了。听说纪念大学的那几位教授都非常赏识他?”“……的确如此,迈恩爵士甚至一直在劝说赛尔迪留学攻读博士,认为他是可能成为开创新一门经济学概念的大师级学者的。”克雷默·迈恩教授是夏伊尔纪念大学社文学院的副院长,兼经济学系的系主任,也是斯托克硕士论文的答辩导师之一。这一次的庭审,正是他亲自出庭,向法庭证明斯托克确实是一个谦虚守礼,诚实勤恳的好青年。一个拥有爵位的学界大拿的证言,在法庭上还是很有分量的。大概也正因为如此,才有了重审的机会。然而,就算是如此,庭审散场的时候,迈恩教授却挂着满脸歉疚的表情,和

被触手怪入侵身体

谭继泽用力了握了握手了,道了一声“保重”。“纪念大学已经在考虑取消斯托克的学位和学籍了。”谭继泽无奈道:“虽然迈恩教授他们在据理力争,但若斯托克的杀人罪名成立,他们也不好再说些什么了。”“那么,如果他的杀人罪成立,帝国这边将会如何判决呢?”“国民戕害帝国贵族,哪怕是误伤也已经是重罪了,就算是最低量刑,应该也是流放到边境星区,服终身苦役。”“对他来说,和死刑也没什么区别啊。”余连叹道。“是的……而且,这些流放重型犯的外环边境星区,和帝国本土根本就是两个世界。他若真的成了终身苦役,凯泰王国的贵族,只要稍微花一点钱……”谭继泽没有说下去,见余连沉默不语,便挤出了一个笑容,安慰道:“放心吧。我会尽我所能的。只要证明罗尔希·白腕的死,和斯托克那天的伤害没什么关系,他就会无罪的。离下次开庭还有时间,还有翻盘的机会。”余连也笑了笑:“是的,我们的朋友赛尔迪,无论如何是会没事的。”

动漫关键词:

很赞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