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我成了公司公共汽车 小莹的乳汁

真狼魂2021-02-21 14:57:15【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初平二年,七月十一日。大汉骠骑将军、河内太守、假节开府、晋阳侯,张杨,怀着无比沉痛的心情,渡过了黄河。和他一起抵达京城洛阳的,除了数千亲兵之外,还有多达一百二十六副灵柩,其中

初平二年,七月十一日。大汉骠骑将军、河内太守、假节开府、晋阳侯,张杨,怀着无比沉痛的心情,渡过了黄河。和他一起抵达京城洛阳的,除了数千亲兵之外,还有多达一百二十六副灵柩,其中就包括当朝天子、皇后、三公、九卿。大汉朝廷的主心骨,几乎全都安静地躺在了这些冰冷的棺材之中!唯一逃过一劫的重要人物,竟然只有卫将军董承,因为之前被韩暹袭击,他提前逃亡河内,因而没有吃到袁绍送去的粮食,这才幸免于难。董承原本想要在河内重新募集士兵,但他实在找不到粮食,再加上刘协忽然驾崩,他只能放弃了征兵的计划,跟随张杨一同南下。比起六神无主的董承,张杨的心情要复杂得多。原本想要成为第四个董卓的他,现在面临着一个无比现实的问题:就算刘协还在手中,只拥有一个河内郡的自己……似乎根本不可能争得过陈飞啊!当他率兵渡河的时候,一度还在担心,陈飞会不会以各种理由要求他减少随行兵力,但直至他的五千人马全部过河之后,陈飞的使者、负责传递号令的二堂兄陈封才姗姗来迟。陈封看了一眼那面“骠骑将军”的大纛,似笑非笑地向他说道:“张将军,武功侯及洛阳吏民,全都出城十里,在前方列阵相迎。”张杨谨慎地问道:“敢问使者,张某所带五千兵马,是屯于城外,还是随我一同进城?”陈封摇了摇头:“武功侯并未明示,小人岂敢擅自揣测,还请张将军自行决断。”张杨顿时心下惴惴,这五千兵马,可关系到自己的身家性命,如果只能留在城外,恐怕自己今晚一定会失眠!不如归去?他的心里忽然跳出了这么一个念头。反正陈飞势力强大,自己绝对不是对手,与其以卵击石,还不如当面认怂,等到交出天子灵柩之后,就立刻返回河内。毕竟,张杨从来没有得罪过陈飞,后者于情于理也不会在这个时候翻脸不认人吧?想清楚之后,张杨反而镇定了许多,笑着说道:“陈车骑仁德之名宣于四海,张某仰慕已久,真想早一点得以拜见啊!”他没有等太久,片刻之后,他就看到了“车骑将军”、“陈”的大纛。以及……列阵严整的数千名骑兵!张杨是并州云中人,自幼就擅长骑射,麾下也有一支亲卫骑兵,但如今面对陈飞的三千铁骑,却没来由觉得自己低人一头!他一眼就注意到了,对面那些骑士胯下的那个东西……和自己不太一样!【那个马鞍……有古怪!】在马背上长大的他立刻就想明白了:【为什么我没有想过?等我回去,一定要派人仿造!】三千铁骑,这当然不是陈飞在洛阳的全部兵力,骑兵之后,自然还有数千步卒,大概是昨天吃了肉食的缘故,比起旅途劳顿、疲惫不堪的张杨部队,每个人都显得格外精神抖擞、容光焕发。张杨心中更加确定,如果陈飞此时发难,自己的五千精锐恐怕会全军覆没!他也是能屈能伸的人物,当即翻身下马,快步向大纛之下走去,一边还高声喊道:“河内太守张杨,拜见武功侯!”他的骠骑将军之职,还在陈飞的车骑将军之上,但他只用“河内太守”自称,显然是不敢在陈飞面前摆谱!等到他走进十步之内,恭恭敬敬弯腰下拜之后,陈飞才翻身下马,向前迎了一步:“张将军快快请起,一路护送天子百官灵柩,实在辛苦。”张杨连连摇头:“张某当时明明身在河东,却不能护卫天子周全,实在罪不容诛!”在张杨身后,是腿上有伤、行动不便的董承,他一边轻微喘气,一边向陈飞施礼:“卫将军董承,拜见武功侯!”他就稍稍有些尴尬,卫将军是仅次于“车骑将军”的官位,但他除了这个职位之外,也没什么可以自称的名号。陈飞看了一眼他被韩暹叛军射伤的右腿,微微点头:“董将军带伤而来,辛苦了。”作为临阵脱逃的战败之将,董承一脸羞愧地长叹一声:“董某惭愧、惭愧至极啊!”陈飞身后,侍中杨众开口问道:“两位将军辛苦,还请指派手下兵士,配合我等,将这些灵柩暂时集中安放在城东。”张杨已经彻底想清楚了,所以大手一挥,除了百余名亲兵之外,其余人马全都前去安放灵柩。

文学

看到他的配合态度不错,陈飞也很欣慰,于是另外开启了一个话题:“不知公卿之中,尚有多少幸存之人?”张杨是地方官员,这个话题只能由董承回答:“回禀武功侯,三公九卿皆已罹难,千石以上官员几乎没有幸存,也只有羽林郎侯折、符节令孙俨,尚书左丞鲁充、尚书梁邵、文祯,侍郎王稠、冯硕、赵泳、韩斌等六百石以下官员得以幸免……”陈飞有所感悟,下意识看了一眼陈纪。幸存者虽然都是低级官员,但至少还有一两百人,其中尚书台的官员却存活了大半,这说明陈纪这位尚书令显然提前就有所察觉。陈纪却仿佛没有注意到陈飞的目光,悲痛地叹了口气:“袁绍此贼,不仅毒害了天子,更是摧毁了大汉整个朝廷,实在可恨!”陈飞收回了目光:“城外炎热,我等还是入城再叙吧!”-半个时辰之后,第二波谈话已经在洛阳城内进入正题。陈飞很关心地问道:“先帝并无子嗣,杨侍中、陈令君建议在汉室宗亲中选择贤良继位大统,不知两位将军可有人选?”张杨主动表示:“张某乃一介武夫,既不懂治国大道,也不知汉室宗亲有何贤良,只愿镇守河内,维持一地平安,足矣。”陈飞第二次欣慰地点了点头。董承却好像没有想明白这个道理,竟然开动脑筋,为陈飞排忧解难:“陈王乃是宗亲长者,素来都有贤名,深得士民爱戴,将军何不……”他忽然注意到了,张杨看向自己的目光中,竟然有一丝怜悯!【我、我没说错话啊?!】他十分不解:【陈王刘宠,不仅在陈飞的势力范围之内,而且听说他和陈飞一直

凹凸男女

关系融洽,这不应该是最合适的人选吗?】他又看向陈纪、杨众、贾诩、钟繇等人,想要从这些老同事的神情中得到一点有用的线索。但贾诩、陈纪、钟繇都闭嘴不言,只有杨众叹了口气:“前几日,陈王殿下已经致信洛阳,称自己年老多病,恐怕命不久矣,两名儿子却不修德行,为祸地方,有辱家门,希望朝廷削减自己的封地和食邑,以儆效尤……”董承终于反应了过来,喉头大幅度地抖动了一下,忍不住吞了口唾液:“董、董某自幼寄样于深宫之内,从未与各地宗室有所接触,故而……实在不知道何人适合继位。此事……此事还需公卿诸臣集思广益,慎重而行。”陈飞仿佛在看戏一样,看着他额头上忽然冒出的豆大汗水,终于微微点头:“董将军所言甚是。”董承忽然感觉整个人都要虚脱了一样,缓缓瘫在座位上。却听到陈飞继续说道:“光武之后,历代帝皇皆不得其终,更有多名幼龄登基,致使朝政混乱,宦官、外戚轮流专政,互相倾轧,天下不得安宁。故而,此次选择新君,我等务必慎重。”董承、张杨连连点头:“武功侯说得对!”陈飞缓缓扫了厅中诸人,声音更加低沉:“董将军身为董太后从子,深谙宫室礼法,故而本侯建议,朝廷可以组建一个团队,以卫将军董承为主使,陈令君、杨侍中为副使,再行挑选数名尚书、侍郎作为使者,在大汉各地宗室诸侯王中,挑选数名德才兼备的继任人选,送至洛阳,由公卿百官共同考评之后,拥立最优秀之人继位大统,诸公意下如何?”董承浑身的肌肉再次变得僵硬,他下意识地疯狂摆手,甚至捂着自己的膝盖推辞道:“董某才疏学浅,实在不能担当重任,又被叛贼韩暹所伤,至今未能痊愈,还请武功侯另选高明。对了!”他一指杨众和陈纪,想要把即将落在自己脑袋上的这口黑锅推出去:“杨侍中乃当世名门,陈令君更是海内巨儒,他们都比我更加合适担任主使!”他的话音还没落下,陈纪就重重咳嗽了起来,半晌之后才拍了拍胸口:“老夫已经年近七十,实在经受不住舟车劳顿,这个副使……恐怕也担任不得了。”杨众之前也和董承一样,凡事都想冲锋在前,但如今两位兄弟全都死光,杨修又不知所踪,为了弘农杨氏的传承,他不得不谨慎行事:“老夫还要负责督造陵寝,实在抽不开身,只能劳烦董将军多多费心了!”这两位的理由都不容否决,于是董承在张杨眼中,又看到了怜悯的光芒。他环视厅中众人,却找不到一个合理的甩锅对象,急得想要当场痛哭!董承头一次这么痛恨自己,为什么脑袋上顶着一个“卫将军”的高官!如果自己和伏完一样,只是执金吾,那就可以名正言顺地推辞掉这项要命的任务!他看到了贾诩,顿时如同抓到救命稻草一样:“文和公!文和公德高望众,文韬武略,当世罕见,无论身处长安,还是一路东行,都深得先皇赞赏,可以为主使!”文韬武略贾文和?贾诩第一时间拒绝:“贾某不过是边鄙州郡的寒士子弟,本就没有名声,这几年间,更先后屈身于董卓、牛辅、吕布、李傕、郭汜、张济等人之下,如今担任车骑将军长史已属厚颜,若是担当选择新君的主使……必定被天下士族所耻笑!董将军出身高贵,乃太皇太后之侄,深谙皇家礼法,又身为卫将军,此事应该当仁不让才对!还请不要推辞!”董承急得快要尿出来了,他直接推案而起,“咚”的一声跪倒在大厅正中:“选立新君之事实在重大,稍有不慎就有误国之忧。董某窃自揣测,实在不堪重任,若是诸公还要强求,势必让董某成为大汉罪臣。董某深受汉室之恩,既不想误国误民,也不想身死族灭,只有一死而已!”只听“呛”的一声,他竟然真的拔

南笙姑娘整容前

出了随身的佩剑,横刃指向了自己的脖子。“放肆!”负责侍卫的黄忠、沈彪,一边大吼,一边跳进场内,准备将他当场击毙。厅外数十名侍卫立刻冲了进来,每个人都全副武装,左盾右刀,寒光四射。陈飞直起上半身,伸手挥退了这些忠心耿耿的部下,又转向了董承:“董将军,何至于此呀?非是我等逼迫,而是厅中众人,无论名望、官职、资历,还是与汉室的亲疏,确实唯有将军最为合适!”——这句号确实是真的。毕竟张杨直接放弃了“骠骑将军”的职位,谁也不能逼迫一名地方太守去肩负另立新君的重要使命。侍中是皇帝的亲近之臣,但本身是个虚职,没有任何实权,也不足以令人信服。尚书台是朝廷最重要的中枢部门,但尚书令本身却只是六百石的小官,名义上甚至还要隶属于九卿之一的少府,更何况陈纪随时都可以用年老多病的理由退休,董承年富力强,又怎么比得过他?董承手中的长剑颤抖不停,整个人也瑟瑟发抖,就连声音都严重变形:“董、董某只是一介纨绔子弟,实在当不起重任,还、还请明公体谅!”陈飞叹了口气:“董将军言重了,但既然你执意如此,本侯又岂敢逼迫,还请收回兵刃,入座吧。”董承颤颤巍巍地向他行礼:“多、多谢明公!”他想要将佩剑送回剑鞘,但双手实在抖得厉害,试了三四次都没能成功,只能一手持剑、一手持鞘,狼狈地退回座位。陈飞沉思了片刻,轻轻敲了敲案几:“满朝公卿皆为袁绍所害,仓促之间确实再难找到合适的主使人选。这样吧,还是请宣威将军文和公担任主使,董将军、杨侍中、陈令君三人为副使,共同筛选新君吧。”贾诩虽然担任了车骑将军的长史,但……皇帝和朝廷并没有罢免他宣威将军的官职啊!那虽然是个杂号将军,但毕竟也是两千石的高官啊!贾诩看了看董承,摇头道:“董将军,这是要将贾某置于火炉之上啊!”

动漫关键词:

很赞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