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系统宿主每日被guan满的日常 粗长巨龙挤进美妇

榴弹怕水2021-02-21 14:05:27【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天明的时候,韩世忠进入了铁岭关,李彦仙率众相迎。当着众人的面,李彦仙表情从容,韩世忠言笑晏晏,双方都无失态……或者说,在走个过场以后,韩郡王只让人将自己那天下无双的大纛往关上

天明的时候,韩世忠进入了铁岭关,李彦仙率众相迎。当着众人的面,李彦仙表情从容,韩世忠言笑晏晏,双方都无失态……或者说,在走个过场以后,韩郡王只让人将自己那天下无双的大纛往关上一插,便直接占据了这破烂关隘最中间最高最正的一间房睡大觉去了。李彦仙等人也无话可说,且不说昨晚还是韩世忠的骑兵斩获最多……其实也不多,黑灯瞎火的,韩世忠部的兵马也不熟悉地形,都是骑兵也难追,再加上金军自己掉队的也多,真正抵达关下陷入危险区的人也没多少……也就是七八百的斩获,实际来犯敌军的三一之数,

扯下她的肚兜吸吮乳计

还没抓到完颜折合。但这个七八百也好,鹳雀楼前那一战一两千也好,韩世忠部基本上获得了开战以来所有针对金军主力猛安谋克的斩获。一个人抵得上其余九个节度使的部属斩获总和还多,而且基本上是他亲自上阵干下来的。四舍五入一下,再来二十次这样的战斗,金军就不要打了,直接算决战失败投降灭国算了。再加上人家是独一份的郡王,明旨发于天下的河东元帅,自然有资格睥睨任何人,尤其是刚刚损兵折将的李彦仙。相较于韩郡王,中午才辛苦抵达的另一个救援功臣马扩马子充态度就更加妥帖了,他甚至到了类似于小心翼翼的地步……没办法,这里面不光是马扩本人地位跟李彦仙明显有差距的问题,也不是什么信王的问题,更重要的一点是,经此一战,铁岭关稳住,太行义军算是正式归队了,他必须要为太行义军争取足够多的待遇,这个时候根本不敢得罪任何人。不过,马扩比韩世忠还要困,他勉强在关上看着李彦仙给自己的军队安排好了营地什么的,便也支撑不住,寻了个房间,直接睡过去了。但马扩并未能睡多久,大约未到傍晚的时候,一个翻身便不敢再睡,然后直接出来,寻了点冷水刚刚擦了脸,正想出门,结果早有人在门前恭候,说是韩元帅已经醒了,正与李节度在关上眺望局势,专门有吩咐,只等马总管起身,邀去登关。马扩自然无话可说。然而,说是登关,但铁岭关真不是什么雄关,就是一个扼口,五代时河东一带格外重要,才渐渐知名……但也不是什么大名声、好名声。不过话说回来,但经此一战,恐怕多少会有些名头了。不说别的,此时关内居然聚集了大宋十节度中的三个,关隘东北方向朝着曲沃那边看,不到二十里外的浍水边上,还有一个正经金国帅臣带着两个知名万户,足以留下点什么名胜古迹了。闲话少讲,只说马扩得了讯息,刚刚进到关内小院,尚未登关,便先看到两面大纛立在关楼上,其中那面‘天下无双’的大纛豪不讲理的居中而立,却是将那面‘中流砥柱’给挤到了一侧,几乎显得有些逼仄,心里便暗叫一声不好。待真登上了这个三等小关楼,刚一转身,便又吓了一大跳……原来,区区一个小关的台楼面上,居然聚集了密密麻麻几十号人。而这些人如果只是卫士倒也罢了,关键是看装束,不是统制也是个统领,至不济也是个亲校、幕僚的姿态,放在平时也都是一方人物,此时却只是人挨人站在那里,一声不敢吭。心里愈发虚起来之余,莫名其妙的,马子充复又忍不住暗想,这要是拔离速能起个配重大砲车,一砲砸来,不用那种火药砲,怕是这北伐就要收兵了。“马总管到了。”一人回头相顾,目瞬如电,却是率先弃了座位起身来迎。马扩遥遥见到此人座位居中,而且风骨伟岸,更兼虽只是一身轻便软和的棉布衣服,却突兀套了个奢华玉带,便晓得此人便是昔日在河北有过一面之缘的韩世忠,乃是即刻拱手问候,丝毫不敢怠慢:“郡王!元帅!十年未见,郡王还是这般洒脱!”韩世忠看到马扩这般知趣,更兼说起昔日缘分,自是哈哈大笑,主动上前来牵手。双方稍作寒暄,马扩又见李彦仙面色平静,负手立在一旁,却也不敢怠慢:“李节度,咱们中午仓促,未能叙乡中故旧……”原来,这二人居然是邻郡同乡,一个陇西人,一个狄道人。而李彦仙听到对方搬出来这层关西,也不好再拿乔作势,赶紧也上来握手问候。大约又是一通寒暄,三人才在关上早就预备的并排三把椅子上坐下,果然是韩世忠居中,李彦仙居左,马扩居右,半点都没有差错。三人坐定,指着关下正在大建的营寨说了些闲话,李彦仙又大约谢过了昨夜二人的支援,场面便冷了下来。至于马扩,早就察觉到气氛不对了,又知道其余人根本没插嘴余地,却是赶紧插科打诨,吹捧起二人来。不过,待说起那个韩世忠再打个二十场这般战斗,金人便要被打杀绝了的笑话后,韩世忠的反应却有些过了头。“李节度这话说得……好像俺韩世忠不是个人一般。”韩世忠一言既出,便仰头大笑,笑声之大,甚至在两侧山岭沟壑间起了回音,而且连绵不绝,可见韩郡王气息之足。这一笑,李彦仙和马扩无奈之下,也只好干笑两声赔笑,但很快都停了下来,因为他们都已经意识到了,该来的肯定还得来。而果然,韩世忠笑了许久停下,却没有朝说了这个笑话的马扩言语,而是扭头对准了李彦仙:“李节度……你说,俺是个人吗?”李彦仙面色不变:“只听说韩郡王这些年在长安舞文弄墨,做的好诗词,未曾听说韩郡王去终南山做了神仙。”“是啊。”韩世忠看着关下依然一片混乱的场景微笑感慨。“俺也是个肉身凡胎……少年浪荡延安府,万事不觉,稍微长大便浑噩边疆,又觉得万事皆可为,但实际上,到了建炎中遇了明主,这才飞黄腾达,好歹混了一条玉带出来……及到今日,稍微读了点书,有了些其他出息,整日想着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身前生后名,却已经渐渐白发生了。”言至此处,不待周围人言语,韩良臣直接以手指向了自己侧后的王世雄。“你们知道吗,这厮与我习武,一年前便开始让着我了?可见我委实是肉体凡胎,不是个神仙。”莫说李彦仙和马扩,只说三人身后,立着的几十个统制官、义军首领、随军幕僚亲校,几乎是一起诧异去看王世雄……这可是能干过韩郡王的汉子!但威风凛凛的王世雄扶刀立在那里,却只觉得心虚。这种场合,谁都知道韩郡王要发飙找李节度定个尊卑,但这两位之间是他们这些人能插嘴的吗?何况成为众人瞩目焦点?实际上也的确如此,关上众人回过神来,依然是没有谁敢说话。而李彦仙怔了一怔,也依然保持了平静:“尚记得建炎初年,御营初立,韩郡王至南京,观随驾诸将,自诩当为天下先,如今如何失了锐气?”“不是失了锐气,而是要依着官家的‘实事求是’来说话。”韩世忠扶了下腰间玉带,随口应道。“俺既然是个人,不是个神仙,那便会生老病死,战场之上不披甲也会被箭矢射死,被铁枪攮死,被锤斧砸死……李节度,你说对也不对?”这种话在军中是很忌讳的,此时说来,气氛已经很不好了。李彦仙面沉如水,干脆闭嘴。但韩世忠绝不可能这么放过他:“何况,俺今日言语与按老韩自诩为天下先又有什么干系呢?俺韩世忠难道今日不再是天下无双了?三十万御营好汉,哪个敢言超过了俺?曲大、吴大、老张那几个西军里被我压死的废物秧子就不说了,他岳飞年纪轻轻也是个元帅,武艺也难得不赖,可便是他,难道就敢说自己上了阵便刀枪不入,不能被金人一枪攮死、一刀剁死?”李彦仙依然沉默不语。“便是你李节度,中流砥柱,好大的名头!守陕州八年,分割东西,让金人不能合力,这份功劳顶了天了……可便是如此,你李节度便不是个人了?”韩世忠继续戏谑相顾。此言既出,这关上诸多李彦仙所部陕洛军官俱皆变色,马扩也彻底紧张了起来。停了半晌,被顶到肺管子的李彦仙终于开口,却还是当众冷静相对:“韩郡王说笑了,我便是再糊涂也晓得,陕州之功其实是个不尴不尬不上不下的东西,哪里比得上韩郡王从建炎前便随侍御前?功高莫过救主……”“若这般说,就还是不服。”韩世忠冷笑一声打断对方。“还是觉得自己是个天纵的人才,若无陕州拴着,必然是关云长威震华夏一般的作为,当年你便是因为这般峥嵘,才被李公相给通缉的……”“那是李纲对,还是我对?”李彦仙终于也变了脸色。“两位……”马扩眼见着不好,赶紧插嘴。却不料,那二人根本不理他,韩世忠闻言只是哈哈一笑,便又摇起头来:“今日俺不是来说旧事的……李节度,俺只问你一事,你自是天下数得着的好汉,受了委屈的关云长,可你部三四万陕洛御营士卒,莫非也跟你一样全都是天下数得着的好汉吗?若是这般,昨夜被人突袭了之后,为何连动都动不得,只能等俺与马总管来救?不是才打了两座城、跑了一百四十五里路吗,如何便垮了?”李彦仙听到这里,压着椅子扶手的左手暗暗用力,但面上反而冷静了下

文学

来:“元帅这是要追究昨日战事,就在这里行军法吗?”“行个屁的军法!”韩世忠嗤笑不停。“你又不是曲大那般题了反诗、打了胡尚书,俺还能拎鞭子抽你个稀巴烂不成?便是昨日军事,也不是俺这个元帅能问的……御使是不

zuoaixiaoshuo

是今日刚到,说郦琼也过来了?只是陕州那里河道有些偏狭,来的有些慢罢了?”李彦仙嘴唇动了一下,等了片刻方才压低声音以对:“昨夜之事,我自会向官家请罪。”“哪里要你来请罪?”韩世忠依然嗤笑不停,却又再度在椅子上回身指向了身后诸将。“这关上关下,密札匣子便有十几个,皇城司、军统司的文书也有十几封……只怕昨日和昨夜那几场糊涂账,咱们三个,都未必有黄河那边官家清楚。”李彦仙终于失态:“所以,今日韩郡王只是来特意耻笑李某的吗?”“俺耻笑你又如何?”韩世忠终于也肃容起来。“李节度,咱们都是老军伍……昨夜的事情,再奇怪,也扯不到其余人身上去,就只是你一人贪功冒进的责任!若非是你为了争功,倾全军奔袭过来,以至于将军士累垮,否则只以完颜折合那几千稀稀拉拉的骑兵,如何冲的动近两万人的营盘?况且,你只是争功倒也罢了,毕竟有这个铁岭关能做说法,可俺问你,你自往次出来,为何只与官家汇报,不与俺做说明?”李彦仙面沉如水,偏偏无法反驳。实际上,没有等到后来金军劫营,只是昨天傍晚抵达关下后,他便已经意识到自己的轻敌和致命失误了……因为那个时候他就发现,长途奔袭过来,中间还攻下了夏县、闻喜、曹张、东镇四座城的所谓自家主力军队,早已经疲惫到丧失了基本的组织能力与战斗能力。当时,只能维持一个行军惯性和外在气势而已,内里已经不堪一击。所以,昨日他才没有选择第一时间抢攻铁岭关扼口的,因为他害怕直接进攻失利,反而会暴露这一事实。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则是他的下属先锋吕和尚部,区区几百人于早间来到关下时,根本就是毫不犹豫选择了抢关。所以,莫说后来的金军突袭他无法防备,也没能力防备,便是这个铁岭关都抢的侥幸。“还有关北……白天那一仗和晚上的炸营你李节度又怎么说?!”韩世忠依然在拿捏着李节度不放。“抢到了铁岭关,是你的功劳,可死了这么多人,到底算胜算败?”听到这里,一直绷着小心的马扩也有些态度转变了——虽说素来是李彦仙对接太行山的,算是有些香火情,可问题在于双方毕竟是平级,自己未到,军队在李彦仙手里死伤惨重,终究得有些算到这位中流砥柱头上。“韩郡王到底想说什么?”李彦仙终于不耐。“简单。”韩世忠也懒得再做多余言语。“就是想告诉李节度……这一战是国战,河东是主攻,官家是主帅,俺不是,俺韩世忠和御营左军其实是先锋!你争个什么先锋?!先锋是你争得?”李彦仙很努力才没有去咬手指甲。因为他知道,在这里反驳和失态没有任何意义……他李彦仙的政治地位、军事资历都不如韩世忠是一回事;昨夜败了,承了人情是另外一回事;最关键的是,正如韩世忠提醒的那般,真正的决定者是赵官家,而且这里的每一件事也都不可能瞒得过那位在河阴时拢住了统制官一层的赵官家。韩世忠这般作态,根本就是半真半假,根本就是说给赵官家听的。甚至,这里面都不好说有没有一点刻意的表演成分,所以故意跟自己闹掰的以减少猜忌。一阵令身后诸将心虚的沉默,而打破这个沉默的,并不是忽然也意识到什么的马总管,而是一阵隆隆的马蹄声,和一面五色捧日旗。拔离速来了,而且带来了大量的女真骑兵,这使得下方刚刚建立起一点营盘规制的关北部队再度陷入到了慌乱之中。根本不用人提醒,早有御营中军统制官绍隆匆匆下关,去约束关前营盘。韩世忠端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只是似笑非笑看着那面旗帜下的烟尘,待到烟尘渐渐平息,这才三度在座中扭头下令,却又笑的宛如春风拂面:“王世雄,下去替俺问问拔离速……”“怎、怎么问?”王世雄一时有些紧张。“问他看清楚俺这个大纛了没有?若是看清楚了就给俺滚,滚回辽东去,俺便饶他一命。”延安郡王韩良臣捏着腰中玉带,微笑以对。PS:感谢无言的大西瓜和Tell小郭两位大佬的上萌……Tell小郭大佬是我从知乎聊过来的……困死了,顺便调整下作息,今晚无了,算是请个假吧。

动漫关键词:

很赞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