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angelababy婚礼 放荡滥交的辣文小说

北极猎手2021-02-21 11:02:39【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作为主播界知名模特,虽说最近越来越看不惯男友卢成卫无所事事,然谈了这么久恋爱对于男友她还是有些感情的,退一万步说,就算不谈感情,单凭对方那近亿资产仍足以将她死死捆在卢成卫

作为主播界知名模特,虽说最近越来越看不惯男友卢成卫无所事事,然谈了这么久恋爱对于男友她还是有些感情的,退一万步说,就算不谈感情,单凭对方那近亿资产仍足以将她死死捆在卢成卫女朋友位置上。是的,答案呼之欲出了,表面上看自打卢成卫被封杀后赵蓝月一直对其关心备至不离不弃,但事实上却不会有人知道其内心真实算盘,赵蓝月早已摸清男友本性,了解对方品行、做派乃至性格,她希望尽快同对方结婚,然后用各种手段私下转移资产……当一切运转差不多时,届时她会提出离婚,这样一来她不单能在婚姻期间弄到海量金钱且离婚后还可分走对方一半财产。话归正题,暂且不说卢成卫与赵蓝月以往各自意图各自算盘,单说二人此刻为何深陷囚笼双双被绑?原因无法解释,甚至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是内中缘由,事情发生在三天前,当天傍晚,工作结束后闲来无事的赵梦月照例开车前往男友卢成卫家里与其培养感情,正所谓干材碰烈火,二人聊着聊着便理所当然聊进了卧室聊到床上,可,万万没想到的是……床上,就在两人刚刚脱下衣服,就在双方即将进行一场坦诚相见娱乐活动之际,异变突发,房门被猛然推开,旋即两名陌生人闯入其中映入眼帘,一名留着短寸平头的彪形大汉与一名面容冰冷女生就这样双双闯入卧室!………见房间闯入陌生人,卢成卫与赵蓝月同时愣住。原因简单至极,因为卢成卫清楚的知道自己所住何处,自己置身何处,这里是高档别墅区,更是整个秋叶市数一数二别墅小区,这里不单物业水准优秀其安保水平亦绝非普通住宅区可比,据他所知,为保障住户安全,物业公司除在小区里装有很多监控外小区大门对外来人员的盘查亦向来严格,平时还安排数十名保安在住宅区内24小时巡逻,在加之每一栋别墅门前还额外安有摄像头以及防盗外门……种种一切代表着振兴小区安保不错,虽称不上固若金汤但至少当的上安全二字。可是……为什么会这样?为何俩从未见过的陌生人就这样轻而易举进入小区?进入自己家中,以至于悄无声息抵达卧室?答案只有一个,答案来自于眼前俩人所从事职业。假如卢成卫知晓二人职业的话,那么他必然会恍然大悟,继而认为理所应当,因为眼前二人无论哪个都潜入过安保程度比次处严格十倍以上的地方,进入区区一处别墅小区对二人来说简直比吃饭还简单。当然了,卢成卫不会知道答案也不可能知道答案,而卢成卫和赵蓝月的疑惑则更加不会有人为负责解答。至于那一男一女两名陌生人……进来后,二人没有废话,寸头男便首先发言当先提问,问他是不是叫卢成卫。.面对询问,卢成卫一脸茫

文学

然,下意识点了点头,然谁曾想,刚一点头回答,回应他的却赫然是寸头男那突如其来的拳头!卢成卫被一拳打晕,期间不知昏了多久,醒来后才发现自己连同女友早已被捆被缚,双双被捆住手脚堵住嘴巴丢于卧室。三天时间很快过去,最初卢本委还以为那二人是来抢劫的,理由很充分,毕竟这里是高档社区,内中住户往往非富即贵,道理诚然没错,不料令其万分不解的是,那对陌生男女自打来到他家起就未曾拿过任何财物,而是不走了,就这么住下了,期间大部分时间他和女友也一直处于被捆状态,吃饭时冰冷女生会进屋丢给两人几块面包,上厕所寸头男则会跟着一起去,可以这么说,短短三天遭遇,对于已过惯舒适生活的卢成卫和赵蓝月来说简直折磨,简直生不如死!………画面转移至客厅。华贵的客厅灯光通明,奢侈的环境映入眼帘,灯光照耀下,此刻,卢成卫眼里的冰冷女生目前正靠坐沙发一言不发,寸头壮汉则在对面冰箱前上下其手接连忙碌着,似乎在寻找食物,不错,两者非是旁人,正是被安排一组并负责保护卢成卫安全程樱与徐振!两名同为国际顶尖杀手的强悍存在如今就这样置身客厅相互无言,各自做着各自之事。沙发前,程樱面无表情,不言不语,偶尔转动目光撇向对面。然后她果然听到一串满含不爽的愤慨怒骂:“草特妈的!这姓卢的这么有钱,本以为其家中存货不少,没想到这么快就吃光了!草!”.许是翻找半天无甚发现,撇嘴咒骂间,徐振咚一声关闭冰箱,而后回头看向程樱,很显然,寸头男非常不满,原因则恰恰出在食物上,卢成卫家中存粮现已在今日被彻底吃光。.其实严格来说徐振的不满纯属不讲道理,卢成卫虽确实有钱可并不代表对方是常年窝于家中的宅男,更不代表对方有储存大量食物之习惯,先不谈卢成卫因一个人住经常叫外卖,退一步说,就算他有在家中储存食物习惯实际上仍经不住四个人接连吃好几天,结果可想而知,三天时间一晃而过,家中本就不多的存粮则也在今日被消耗殆尽。程樱不是聋子,徐振的抱怨她自然听得一清二楚,见寸头男投来询问目光,程樱倒是直接,当即用冰冷口吻对其吩咐道:“彻底吃光了吗?好吧,那就没办法了,你现在去外面买点吃的回来吧。”(草!)常言道脾气决定态度,态度决定思绪,面对食物短缺,见对方毫不在意反而在得知消息后随口命令自己去门买东西,这一刻,本就脾气暴躁的徐振顿时怒火升腾!这不是第一次了,自打他和对方组队以来期间他就一直负责跑腿,而那程樱似乎也对指挥他感觉理所应当般不以为意,对方倒是理所当然了,但别忘了他徐振是什么人?他是谁?他可是名震北疆的杀手,是位列国际杀手榜单的知名杀神,多年来死在他手里的人多到连他自己都数不清,加之杀人手段向来以残暴著称,时日一久他便获得了一个‘血熊’外号,提到血熊又有谁不胆颤心惊?然而万万没想到如今自己竟被一个小娘们反复指挥呼来呼去!每每想到此处,徐振就别提多窝火了,可,他却不得不听,不得不强行咽下这股怒火。原因在于,对方同样不是一般人。眼前这小娘们非同寻常,对方同样是杀手,和他一样同列杀手榜单,甚至综合排名还在自己之上,就算榜单排名并非以武力而是以任务成功率统计,实则仍不要忘记对方还是一名靠冷兵器刺杀而闻名于世的家伙,一旦和那小娘们翻脸,一旦双方正面硬钢……说实话,就算是他,心里亦隐隐发虚。于是,怀揣着怒意,徐振只能选择妥协,在好汉不吃眼前亏的人生哲理安慰下再次将当场暴起的念头强行压下。客厅内,随着程樱淡定吩咐,嘴角抽搐间,寸头男硬着头皮回答道:“好,我知道了,我这就出去买食物,不过……”前半句回的挺好,不料说着说着徐振却瞬间停住,略微一顿,旋即表情变化嘴角一咧,其后就这样一边咧嘴婬笑一边将目光扫隔壁房间。“不过嘛,去之前我还要舒爽一下筋骨,嘿嘿嘿。”撂下这句话,也不等程樱有何反应,维持着婬荡笑意,寸头男转身就走,径直走向隔壁卧室。抵达近前,推门而入,然后……“啊,你,你要做什么?不,不要,你不要过来啊!呜呜呜。”“哈哈哈哈哈,小婊子,你不让我过来老子就不过来了吗?看爷们这次如何教育你!”果不其然,寸头男刚进卧室,不多久房内便传来一阵女人哀求声,连同一起的还有男人那肆无忌惮的疯狂大笑声。屋内正发生着什么,答案可想而知。至于仍置身客厅的程樱……宛如没有听到般依旧默不作声,依旧坐于沙发,她没有例会,从始至终未曾理睬。是的,对于这名向来以冷漠著称的杀手而言,人命不值钱,清白更不值钱,或者说除了她个人所认可的同伴外旁人处境何如她从来不在乎,而此刻她真正在意的是任务,沉默过程中脑海亦始终思考着问题,一个困扰她现已长达三天的问题,那便是……时间不短了,从最初找到目标到如今夜幕降临,时间已进入保护任务第三天,同时亦进入整场灵异任务第四天,螝,为何不发动袭击?卢成卫依旧活着,三天来未曾遭遇危险。如上所言,这才是目前困扰程樱的最大疑惑不解,当然了,不否认螝不来袭击自然是好事,可问题是,这样有点不符合常理啊?毕竟印象中但凡保护型任务螝都不会允许攻击目标存活太久。(怎么回事?).随着时间推移,女生愈发难以理解,原因也正如刚刚所思考的那样,当初众人开团队会议时就曾按照以往任务经验总结出一个螝绝不会放过剧情人物和执行者的结论,既然如此,那也就是说这场任务里的螝无论如何都必然会攻击卢成卫,接着亦无疑会在杀死剧情人物后调转枪口攻击执行者,结论诚然如此,不曾想事态发展却有些出乎预料,事实上今日已经是保护任务第三天,且三天来不管她如何警惕如何观察,自己都从未在别墅内发现过一丝一毫诡异情形,见自己如此,对灵异任务了解不多的徐振最初也和她一样做什么都小心翼翼警惕万分,只不过,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徐振渐渐不以为然起来,本就缺乏耐心的他脾气亦逐渐不爽逐渐暴躁。每当不爽时,寸头男就会进入关押卢成卫和其女友赵蓝月的卧室发泄兽欲,短短三天时间,徐振就已经当着李成伟的面强歼了赵蓝月两次,不,加上现在这次已经是第三次了。暂且不谈客厅中程樱思绪如何,镜头转移,画面回转,转至隔壁卧室。“呜,呜呜呜。”.地面,赵蓝月赤身果体掩面哭泣,前方,寸头男系好腰带面露笑意。“呼!”表情满足深呼一口气,然后,徐振表情变了,如同变脸般婬荡表情瞬间被凶狠取代,扫了赵蓝月一眼,视野继续转移,最后,男人看向对面,看向墙角,目光投向此刻正蜷缩墙角低头不语的卢成卫。有个问题很好回答,假如有人当着某名男子的面侮辱其女友,那么男人该怎么做?答案确实很好回答,那就是爆发,但凡是个男人都会瞬间爆发,结果……卢成卫的反应却令徐振大失所望,大失所望之余心中亦尽数被鄙夷充斥。是的,基于某种扭曲心理,别说现在了,早在徐振第一次侮辱赵蓝月时寸头男就一直抱有某种目的,目的恰恰是为了刺激这个男人,毫无疑问,徐振除喜欢杀人外另一大爱好就是欣赏旁人那愤怒但却无可奈何的表情,最初他还曾想象当看到女友被人侮辱时卢成卫会如何愤怒如何痛苦,然而令徐振大失所望的是……不论他当着卢成卫的面如何侮辱赵蓝月,男人始终反应低微,别说愤怒大骂了,甚至连口头阻止的胆量都没有,反倒不停哀求寸头男放了自己。此刻,见寸头男当着自己面被第三次侮辱女友,卢成卫仍然不言不语不敢说话,就这样一脸死灰蜷缩角落,一动不敢动,只是偶尔转动眼珠偷偷瞥向对面,不知是不是巧合,当再次偷瞄时,目光恰好接触到徐振,接触到寸头男那径直投来的目光。不出所料,刚一接触对方凶狠目光,卢成卫当场身躯一抖,忙不迭低头垂目就此不敢与徐振对视。至于徐振……无名邪火涌上心头!看着眼前这名头上早已被自己当面戴了数顶绿帽的窝囊男人,寸头男越看越恼火,忽然,他动了,猛然抬腿,一脚踹向卢成卫!碰!“哎呀!”肩膀狠挨一脚,卢成卫就这样吃痛倒地上惨呼连连,他倒是想本能起身,然奈何腿脚被缚无法起身,说时迟那时快,地面,就在青年蠕动身体挣扎起身之际,不等彻底爬起,徐振便已大步向前蹲至身旁,一把抓住头发其后就这样将其强拽近前上下打量,最后略带玩味的语气狞笑道:“啧啧啧,少见,真特么少见,你这傻必可真够怂的啊,老子都当着你面弄你女友那么多次了没想到你这龟孙居然没啥反应,啧啧,我真想知道你胯下长的那玩意到底有什么用?你他妈到底还是不是个男人啊?哈哈哈哈!”聆听着身前大汉所说话语,注视着凶神恶煞狰狞脸孔,纵使头发被抓头皮吃痛,然卢成卫却丝毫不敢挣扎,甚至整个人都被吓的身躯狂抖几近昏厥,青年胆小本性在这一刻彻底暴露了出来,尤其当听过对方话语后青年更是抖动加剧惊恐万分,他,感受到了,终于感受到了,首次体验了社会残酷,首次了解了何为狠人,原来这个世界竟如此可怕,原来世上竟当真存在如此既心狠手辣又心理变态的家伙,眼前这人太过凶狠,简直比电影里的歹徒还要凶狠百倍,他害怕,已然害怕到极点!由于过度担心对方会杀了自己,终于,听罢此言,卢成卫反应过来,首次清醒过来,身躯猛然一抖,强行挤出笑容,接着一边露出讨好笑容一边朝徐振结结巴巴恳求道:“这,这位老大,求求你……求放了我,只要你能放了我,我给你100万……不,500万!求求你,求求你别杀我啊……”惊恐到达极点,恐惧达到极点,说到最后,卢成卫竟流出眼泪!正所谓真相如何无人知,个人心中有定计,听着满耳祈求,盯着对方模样,望着眼前这怂到一定程度的胆小男人,满心恶意的徐振真恨不得立即杀了这种废物垃圾,然遗憾的是他却不能这么做。随着思绪运转,想到眼前垃圾便是被保护人后,强忍杀人冲动,徐振松开了青年头发。不过……纵使不能杀死对方,但并不代表他会轻易放过此人,更不代表他会放弃那脑中突兀冒出的某一恶趣味。果然,一听对方愿花钱买命,徐振再次笑了,旋即一脸玩味咧嘴笑道:“嘿嘿嘿,卢先生看来当真是那种很在乎自身性命之人啊,啧啧,花500万买命,这个条件貌似很有诱惑力,只是……你难道不打算替你女朋友也求求情吗?额,比如你哀求我放了你女友亦或是像你自

滥情滴s时代

己给你自己买命那样再次花钱把你女友性命也买下来?如果你不花钱为你女友买命,那么我可就把她杀了啊?”很显然,徐振以上所言摆明是在嘲讽,除嘲讽外内中亦蕴含着浓烈恶趣味,他很期待对方如何回答,然,出乎预料的是……没想到刚一提及赵蓝月,卢成卫竟瞬间低头就此不语。见状,徐振隐隐明白了对方心中想法,想法是什么?想法太过简单,想法就是让赵蓝月死!不错,此时此刻卢成卫不单不会花钱为赵梦月买命甚至内心深处还巴不得徐振赶紧杀了那女人更好,开玩笑,已经被其他男人弄过货他卢成卫无论如何都不会也不可能要了,加之为掩盖自己被戴绿帽真相,为今之计他巴不得寸头男赶快替自己将那女人处理掉。现场没有人是瞎子,更没有人是傻子,果不其然,目睹男友低头不语,对面早就将二人话全部听在耳里的赵蓝月顿时被男友的绝情惹怒了,过度愤怒下,女人失去理智,当场朝卢成卫破口大骂起来:“姓卢的!老娘真是看错你了,难道我被别人侮辱过你就想让我死吗?你这混蛋!不,你不是混蛋,你是废物!对,你就是个废物,要不是为了你的那点破钱老娘会看上你这种废物?你他妈就是个绿帽王,你活该被人带绿帽子!”如上所言,见男友不肯为其花钱买命,见对方如此绝情,赵蓝月彻底崩溃径直发疯,原来这才是对方真面目,这种男人简直就是彻彻底底废物垃圾,加之凶悍歹徒就在眼前,赵蓝月哪还顾得上沉默?当场选择与卢成卫决裂。赵蓝月倒是骂的过瘾,不料其一番破口大骂却同样刺激到了卢成卫,刺激到了他那根本就脆弱的神经!毕竟是个男人都不愿被旁人称为废物,就更别提戴绿帽子了,眼见女人肆意辱骂自己,青年顿时大怒!是啊,诚然卢成卫对眼前壮汉畏惧至极点但并不代表他会怕赵蓝月,说是如此,实际亦是如此,赵蓝月大骂还未结束,下一刻,猛然抬头,混合着满脸怒意,双眼死盯对方,卢成卫亦紧随其后径直朝女人破口回骂道:“我去尼马乐戈壁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个贱人甘愿当我女友

玉妃媚史

目的就单纯了?就像你自己刚刚承认的那样,钱,你他吗不就是为了老子的钱么?短短两年间你个婊子就花了我好几百万,要不是老子感觉你身材脸蛋还可以,不然老子早就一脚把你踹了,如今死到临头,老子一分钱都不会往你身上花了!”在徐振的恶意引导下,卢成卫和赵蓝月彻底决裂,彻底反目成仇。在死亡的咄咄压迫下,这对旁人眼里互相恩爱互相喜欢的恋人瞬间成为仇人,就这样在外人面前瞬间转变为互相辱骂互相揭短。在个人性命面前,爱情一文不值。只要能活着,无论是金钱还是女友,统统可以舍弃。这就是人性,这就是面临危机时现实中最为真实的人性。

动漫关键词:

很赞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