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夜玩亲女小妍全文阅读 我在健身房被3p了

凤轻2021-02-21 10:13:19【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傅钰城有些郁闷地坐在车里瞪着前面开车的冷飒的后脑勺,坐在他旁边的江湛低头闷咳了一声示意四少低调一点。然而傅四少瞪得太投入完全没有注意到江湛的好意,反倒是惊动了前面开

傅钰城有些郁闷地坐在车里瞪着前面开车的冷飒的后脑勺,坐在他旁边的江湛低头闷咳了一声示意四少低调一点。然而傅四少瞪得太投入完全没有注意到江湛的好意,反倒是惊动了前面开车的冷飒。冷飒抬头从后视镜里瞥了他一眼,“再瞪把你眼珠子抠出来。”“……”傅钰城愤愤地低下了头,下一刻一个急速转弯将他整个人都险些甩飞出去。傅钰城连忙抓紧了椅背,怒道,“你能不能慢一点!”冷飒淡定地道,“不能,我们赶时间。少年,知不知道你晚回去一刻钟会多死多少人?”傅钰城小声嘟哝道,“你又不一定能成功,我觉得楼兰舟根本就只是想打发你而已。”冷飒微笑道,“我要是不能成功,就把你扔下当人质然后带着江湛跑路。”傅钰城大怒,“我难道还没有江湛重要吗!?”冷飒想了想道,“从某方面来说,确实。”“哪方面?”傅钰城不服气地道。冷飒道:“你没他能打。”“……”傅四少低下头不想说话,江湛看看前面急转方向盘的傅少夫人,再看看低头生闷气的傅四少,果断地抓紧了车门不参与讨论。楼兰舟说开车只需要三个小时就到的路程,冷爷走小路只用了两个小时不到,当然了…一下车傅四少就直接趴在地上吐了个搜肠刮肚。他们现在已经在距离第三军驻地不远的地方了,傅钰城一脸虚弱地走回来看到冷飒和江湛正蹲在地上看地图,只得也跟着蹲下,“怎么样?冷教官有什么高见没有?”冷飒抬头看了她一眼,问道,“你说哪方面?”傅钰城没好气地道,“还有哪方面?我们来这里是为了什么?”冷飒道:“如果说是干掉第三军的长官的话,我觉得我一个人去就行了。”傅四少满脸都只写了“吹牛”两个字。冷飒并不理会他的态度,反倒是饶有兴致地盯着他道:“

污到你湿透的多人小黄文

不过我觉得,总是杀人不太好,我们还是要讲究慈悲为怀的。”傅钰城觉得自己被这句话恶心到了,面无表情地道,“你这话可以去对贺儒风和费诚那两个倒霉鬼说,他们可能会相信你。”冷飒有些嫌弃地道,“你怎么一点幽默感都没有?你这样早晚会被弟妹抛弃的。”傅钰城忍不住跳脚,“原本早就该回去了,这一趟出来快半年了,等回去说不定我老婆女儿都不认识我了!”“有什么差别?”有你没你她们都过得很好啊。“

文学

……”江湛连忙问道,“少夫人有什么计划?”冷飒道:“如果傅家和江家同时拉拢第三军,他们会偏向谁?”两人都是一愣,“拉拢?”冷飒点头道,“对啊,不然怎么办?就算我真的能干掉他们,军队也不会听我们的啊。既然第三第四军没有跟任南砚一块儿起兵,要么就是真的没那个意思,要么就是条件没谈拢。只要不是任南砚的铁杆脑残粉,总是还有可以商量的空间的。”江湛有些迟疑,“我们去…对方也不会相信吧?”冷飒摸着下巴道,“这个么…我们的身份不够吗?”傅钰城道:“你觉得哪里够了?”冷飒理所当然地道,“傅家四少和大少夫人同时出马还不够,他想上天啊?”

美国式禁忌5

“我?!”傅钰城惊道。冷飒看着他,“有什么问题?”傅钰城道:“可是…可是我…我不会啊。”冷飒淡定地道,“不用担心,也不用你会什么。”“……”傅四少面带惊恐地望着眼前一脸漫不经心的女人,总觉得很不放心啊。冷飒蹲在地上托着下巴慢悠悠地道,“不过还有一个问题。”傅四少有些暴躁,“还有什么问题?”冷飒瞥了他一眼道,“现在任南砚肯定不会告诉第三军的人费诚死了的事情,所以他们对京城的局势了解不会太多。但是如果中途他们再跟任南砚沟通,情况就会变得…有点尴尬。”傅钰城一怔,“那怎么办?”冷飒道,“所以我们得先弄掉他们的通讯设施。”所幸这并不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因为现在没有前世无所不在的无线网络。而第三军地驻地又恰好远城市,只要破坏掉他们的通讯设施,一时半会儿他们是弄不好的。至于这会不会引起第三军的警惕,冷飒并不是很担心。只要对方不是铁了心打算跟着任南砚,一切都好说。傅钰城问道,“怎么做?难道你打算潜进去弄坏他们的东西?”布置通讯设施的地方都是军中最重要的地方之一,想要潜入进去可没有那么容易。“我又不傻。”冷飒翻了个白眼。心中暗道,最方便有效的方法当然是直接切断信号,俗称拔网线。三人蹲在密林里商量了许久,眼看着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剩下的十个南六省精英也终于赶到与他们会合了。冷飒飞快地分派任务,然后就点了两个人带着傅钰城大摇大摆地开车走了。此时第三军的军中也并不平静,第三军长官胡毅正在和副手商量事情。现在京城的局势他们当然是知道的,之所以按兵不动自然是为了待价而沽。胡毅和第四军的长官董庆安是表兄弟,两人素来同气连枝,所以无论最后谁胜谁败都不敢轻易怠慢他们,他们自然也就不急着站队了。就在刚才他们收到任南砚的电话,似乎对之前谈判的价码有些让步了。但胡毅并没有感到高兴,从一开始任南砚的态度就很强硬,仿佛完全对他们的支持不感兴趣,现在却突然示弱退步,就不得不让胡毅怀疑是不是京城的局势根本没有他们预料中的那么好了。胡毅在房间里踱步了半晌,才回头问副手,“你怎么看?”胡毅自己是个标准的北方大汉,但他的副手却是个身形不高却有些精悍的中年男子,一双眼睛里闪烁着精明的光芒。思索了片刻他才道,“恐怕…不太好。”闻言胡毅轻哼了一声,有些不屑地道,“任南砚牛皮吹得震天响,结果连傅家和龙家的两个小子都对付不了,亏他手里至少还有两个军呢!”副手笑道,“也不能这么说,安夏双璧毕竟也不是浪得虚名。现在就看将军怎么选择了。”胡毅回头看着他问道,“怎么说?”副手道,“我们现在收到的消息是任南砚占了上方,但任南砚既然放下身段跟咱们谈条件,可见他自己心里只怕也清楚事情不好弄。如果咱们现在帮他,自然可以助他得胜,但咱们如果帮另一边,也是一样的。”胡毅走回主位上坐下来,冷声道,“这几天傅家和龙家还有宋家倒是给我发了不少电报,但是这到底是咱们京城的事儿,楼家这次肯定元气大伤,到时候岂不是让傅龙两家占了便宜?”副手思索了一下,点点头道,“将军说的是,那将军的意思……”胡毅迟疑了一下,“不然,咱们还是两不相帮?”反正他手里有兵马,也不怕那些人怎么样。副手道,“拖延一些时候看看局势可以,但如果一直拖下去,后面恐怕大家脸上都会不好看。”这世道,谁也不会待见专门跟在别人后面捡便宜的墙头草。胡毅很是烦躁地低咒了一声,“劳资总觉得任南砚那老东西不靠谱!”他跟费诚曾戎这些人不一样,跟任南砚没什么交情也没有上过任南砚的课更没有被他扶持过,对这个突然跑出来找事情的人有着天然的提防。所以任南砚一开始派人来跟他谈判的时候,他就提出了任南砚根本不可能答应的条件。果然任南砚的人很快就离开之后再无动静了,现在又突然来示弱,以为他胡毅那么好忽悠的么?门外有人敲了敲门,“将军,外面有人求见。”胡毅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钟不由一乐,“任南砚那老东西动作还挺快?这才刚打完电话人就上门了?带进来。”门外的人应声退下。过了好一会儿门才被打开,四个人走了进来。胡毅微微眯眼盯着走进来的四个年轻得有些过分的男女,三男一女,平均年龄不超过二十五岁,走在最前面的一男一女胡毅甚至觉得不会超过二十岁。胡毅目光紧紧地盯着冷飒,片刻后才冷声道,“傅家大少夫人,果然是巾帼不让须眉,好大的胆子。”冷飒有些无奈,名气是特工的天敌,冷爷这辈子大概是做不成一流的特工了。这特么一照面就被人认出身份来,还能干什么?尽管心中吐槽不断,冷飒面上却依然笑容温婉,“晚辈失礼,让胡将军见笑了。”胡毅扫了一眼其他人,冷飒很自然的介绍,“这是我们家四少。”然后略过了剩下的两人并没有介绍。胡毅也没有在意,打量了傅钰城一番才点了点头。傅钰城虽然偶尔脑抽,大场面还是过得去的,“胡将军,久仰。”胡毅挑眉,“哦?久仰?”傅钰城早有准备,面不改色地将胡毅的马屁拍了一通。胡毅能成为一军首领,自然还是有些功绩和本事的,所以这恭维也并非全无诚意。胡毅意味不明地轻笑了一声,点点头道,“两位请坐。”等上过了茶让人都退了出去,胡毅才望着两人道,“两位这个时候来我这里想必不是为了寒暄的,不如咱们有话直说?”傅钰城看向冷飒,冷飒神色淡定微笑道,“胡将军爽快,那自然是再好没有了。”胡毅点头道,“两位的来意我知道,不过我有一个问题想要请教。”冷飒道,“胡将军请说。”胡毅眼神突然一沉,盯着冷飒道,“我凭什么帮你们?”冷飒笑道,“胡将军怎么会是在帮我们?这难道不是在帮自己么?”胡毅表情平淡,“哦?洗耳恭听?”冷飒道,“胡将军心里也清楚,没有你和董将军相助,任南砚撑不了多久。”胡毅笑道,“既然如此,我为何不帮任南砚?”冷飒道,“就算你们站在任南砚那边,任南砚也只是多撑一段时间而已,结局并不会改变。”胡毅冷声道,“年轻人大言不惭。”冷飒摇头道,“胡将军应该明白一件事,目前…说到底也都是中央军自己在互相内斗而已。这两天京城里死的人,没有一个是我南六省的。城里若实在支撑不住了,我们傅家随时可以全身而退,龙家自然也是一样的。但是…敢问您和任南砚可有把握迎接随后而来的各地联军讨伐?”胡毅眯眼道,“如果傅凤城死了呢?我刚刚得到一个消息…傅督军最近,似乎身体不大安好啊。”插一句,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可以缓存看书,离线朗读!冷飒并不着急,平静地道,“南六省并不是只有傅督军和傅大少。一个狼群,一旦狼王不在了自然会产生新的狼王,而不是原地解散。不是么?”胡毅不再说话,低头似在思索着什么。冷飒也不着急,悠然地靠着椅子等待胡毅的反应。倒是傅钰城在一边显得有些坐立不安,他的目光忍不住去看从他们进来之后一直都没有说话的那个中年人,总觉得那个人的目光有些不怀好意。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自己太过紧张产生的幻觉。但他还是忍不住悄悄用手肘碰了一下坐在自己身边的冷飒。冷飒侧首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友好地对那人笑了笑。胡毅的副手显然也没想到冷飒会是这个反应,愣了一下才微微点了下头。就在冷飒无聊地快要打瞌睡的时候,胡毅突然抬起头来问道,“如果我不答应,傅少夫人打算怎么办?”这话一出口,房间的气氛突然变得有些紧张起来。无论是站在冷飒身后的两个青年还是坐在胡毅下首的副手都挺直了身体,目光里隐含着警惕。唯独冷飒依然显得十分放松,笑道,“那胡将军打算怎么做?”胡毅笑道,“傅少夫人和傅四少自投罗网,竟然还问我想怎么做?都说傅家大少夫人聪慧灵敏,我看也不尽然啊。”傅钰城大惊失色,“你…你想干什么?”胡毅扫了他一眼,目光从他身上滑过没有丝毫停留自然也不会回答他的问题,“四少看着还年轻,傅少夫人带他来做什么?”年轻在这里当然不是个好词,正确的解释应该是少不更事。冷飒并不在意,漫不经心地道,“哦,原本是担心胡将军不放心我们,打算把他抵押给你当人质的。”“……”冷飒我xxx!!胡毅笑了一声,瞬间转变话题仿佛刚才的威胁根本没有存在过一般,“如果我帮你们,我又能得到什么好处?”冷飒道:“二、七军驻守边境,第七第八军叛乱,第五军长官参与叛乱必会一蹶不振,楼家损失惨重。傅家远在南方不会涉足京城,胡将军身为最后力挽狂澜的人难道觉得好处还不够多吗?”胡毅摇头道,“这可不算好处,这是时势。”冷飒问道,“那掺和京城的事情,对傅家又有什么好处?”胡毅朗声大笑道,“这难道不是因为傅家跟任南砚那伙人有仇?傅少夫人,胡某虽然不在京城,但是消息其实也没有那么闭塞。”冷飒微笑道,“是么?那胡将军知不知道第五军的费诚已经死了?”胡毅一怔,这个他还真的不知道。但胡毅很快就反应过来,眼神阴沉地盯着冷飒,“你在威胁我?”冷飒笑容嫣然,“胡将军误会了,我只是在告诉你一些任南砚不打算告诉你的事实而已。胡将军,曾戎死了,另外两位的结局恐怕也不会很好,楼老和许多军部将领都被软禁在军部,现在生死不知。而楼少…就像您说的,还太年轻了。”胡毅眼神闪了闪没有说话,他当然明白冷飒是什么意思。如果运作得当,就算自己不能登顶,胡家的势力也会得到极大的扩张。胡毅脸上的表情变幻不定,但在场的人都知道他已经动摇了。冷飒慢悠悠地加上了一句,“第五军的原将军答应在今晚赶到京城,不知道现在到了没有?”胡毅脸色微变,站起身来道,“少夫人和傅四少请先稍事休息,我要跟手下的人开个会。”冷飒微笑道,“请便。”胡毅点点头起往外面走去,就在他刚要走出房门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声枪响。胡毅也算是久经沙场的人,当下拉开门闪到了门外。然后才发现,这一枪并不是打向自己的,他回头看向房间里愕然发现自己的副手已经倒在了血泊中。胡毅顿时惊怒交加,瞪着正慢条斯理收起时手中枪的冷飒,“傅少夫人,你太放肆了!”冷飒并不着急,淡然道,“胡将军不妨看看他手里是什么?手速快也不是我的错啊。”胡毅看向倒在血泊中的人,这才发现他手里同样也握着枪,而且手指扣上了扳机明显已经在准备击发的状态了。他想向谁开枪?这是胡毅的第一个疑问。

动漫关键词: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