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爹地吃了我吧 大地影院在线电影网

石章鱼2021-02-20 14:57:08【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强烈的阳光击中投射在林朝龙的身上,灼热的能量要将他融化,可马上乌云遮日,电闪雷鸣,风吹雨打,林朝龙傲立于风雨之中。反观楚文熙所在的地方却阳光明媚无风无雨。电光狰狞扭曲,犹如

强烈的阳光击中投射在林朝龙的身上,灼热的能量要将他融化,可马上乌云遮日,电闪雷鸣,风吹雨打,林朝龙傲立于风雨之中。反观楚文熙所在的地方却阳光明媚无风无雨。电光狰狞扭曲,犹如露出獠牙的毒蛇奔向林朝龙,一个又一个炸雷轰击在他的身体上,林朝龙的虚影在接二连三的攻击下扭曲模糊,他的声音却始终如一的稳定。“我已经切断了你和外界的联系,你指挥不了任何人,也发生不了任何的作用。”楚文熙道:“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还想那么多干什么?”悬浮在林朝龙头顶的雨滴突然凝滞不落,雨滴在空中形变,变成了一根根尖锐的冰锥,然后向下坠落,如万箭齐发。林朝龙被无数冰锥穿体而过,但仍然完好无恙,他朗声道:“你不是楚文熙,你只是一份备份,一份并不完整的备份!”“你胡说!”林朝龙道:“天道自然,为何一定要去改变,有多少人想要改变这个世界,可最后改变得只是自己。”天空黯然变色,日月无光,江河污浊不堪,山川荒芜,草木枯死,到处弥漫着粉尘和烟雾,原本生机勃勃的世界忽然间变成了末日。楚文熙厌恶地皱着眉头,虽然她的周围仍然纯净如雪,可她生性爱洁,看到眼前的这一幕也从心底感到不舒服。抬起右手,一柄弯刀出现在她的手中,挥刀向林朝龙砍去。林朝龙不闪不避,引颈待宰,刀锋从他的颈部划过,头颅落在地上,散落为一地的马赛克,跳动着不断分化,细小的马赛克如同流沙般泄地。林朝龙断裂颈部很快又生出一颗头颅,一颗白发苍苍的头颅。楚文熙认出这是秦老,大声道:“装神弄鬼!”秦老淡然道:“鬼神皆在心中。”“心若不正,鬼神不宁!”楚文熙发现在林朝龙头颅滚落碎裂之后,地上开始生出茵茵绿草,就连她站立的地方也开始冒升出柔软的草叶儿,楚文熙不得不向后退却,这柔软的草叶儿当然不会扎伤她的足底,可是楚文熙却畏之如蛇蝎,心中升起前所未有的恐惧,难道林朝龙和秦老联手对付自己?秦老道:“人活在现实之中,可面对现实很难,有些人犯了错首先想到得不是自我反省,而是迁怒于人。张清风如此,你的父亲也是如此!”楚文熙道:“你何尝不是如此?明明觊觎我父亲的权力,却要给自己打上一个替天行道的理由。”秦老道:“我们那一代的事情没有谁对谁错,连我都没有资格去评判的事情,你又何必执着?”“是你害得我家破人亡!”秦老道:“我何尝不是家破人亡?我说你没资格,是因为你根本就不是楚文熙。”“住口!”“自我欺骗就像是一个循环无尽的程式,你选择了相信,就不得不在这个封闭的轨道上不停的循环下去,你不敢接受真相,因为真相会让你彻底脱轨。”“去死吧!”楚文熙感到羞愤,她不是楚文熙那么她是谁?即便是她以数字的形式存在,她也应该是楚文熙。先是林朝龙,现在又是这老家伙,他们全都否定自己的存在,这是她的世界,她清楚自己是真实存在的,这不是自我欺骗,这就是现实。楚文熙一刀劈向那白花花的头颅,将眼前的秦老一分为二,看着他分成两半的躯体倒在地上,又如同玻璃一般碎裂。头顶乌云退散,脚下青草以惊人的速度向后退却,楚文熙站立的地方重新恢复成纯白的颜色,她的内心充满了得意,在她所创造的世界中,她才是唯一的主宰,任何人都无法改变。“可这里的一切并不属于你!”声音在她的身后响起,楚文熙转过身,看到一个穿着纯白衣衫的小姑娘,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望着她,仿佛楚文熙才是一个闯入这里的不速之客。楚文熙毛骨悚然,因为这小姑娘才是岳先生,秦老没有说错,她活在自我欺骗之中,这个世界不是她一手创造,最初是属于岳先生。岳先生道:“鸠占鹊巢,我回来了,你应该离开了。”楚文熙道:“你有本事赶走我吗?”岳先生道:“从你进入这里开始就成为这里的一部分,你以为可以改变世界,可事实却是你在不知不觉中被世界改变。”楚文熙道:“我可以除掉他们同样可以除掉你。”岳先生叹了口气道:“做不到的,天下间一物克一物,你以为除掉了他们,其实你看到得只不过是幻象,你习惯了自我欺骗,你想看到什么就会出现什么。”楚文熙道:“忘了当初你是怎么离开了。”岳先生道:“我也不是万能的,因为这个世界虽然因我进化改变,但是最初构架这个世界的

文学

并不是我,所以存在着缺陷,你虽然占有了这个世界,可在改变她的同时也在被她改变,你当初之所以能够进入这个世界是利用破而后立瞒天过海,你以为你掌控了这个世界,是因为你不了解她自我修复的能力。”楚文熙一刀劈向眼前的小女孩,毁灭岳先生,这就是她现在唯一的想法,至于毁灭可能带来的后果,她还来不及去想。刀锋还未触及岳先生的头顶,刀身已经碎裂成沙。岳先生身躯迎风增长,在楚文熙的眼前化成林朝龙的模样。楚文熙道:“障眼法吗?”林朝龙道:“在脑域科技方面你的确学会了一些东西,可以化整为零,可以破而后立,但是你没有想过这些数字化的意识可以优选组合,你再强也强不过我们三个,认命吧!”楚文熙道:“我从不认命!”张清风离开鉴证科,马上联系了谢忠军,局势的变化太突然,已经完全脱离了他的掌控。张清风抵达约定地点的时候,谢忠军已经在那里等他,只看了一眼,张清风就已经察觉到事态不对,打量着眼前的谢忠军轻声道:“是你啊!”声音透着平淡,没有惊奇,这个世界上能让他感到惊奇的事情已经不多。张弛算是一个,拥有他血统传承的孙子一度被他视为傻子,可这小子却不可思议地完成了人生逆袭。张清风曾经是神密局第一智囊,在这件事上他看走眼了。张弛笑眯眯望着张清风道:“是我。”张清风点了点头,脸部的肌肉开始扭曲变化,他居然当着张弛的面恢复了本相,从他的面部轮廓张弛找到了几分熟悉,张清风的相貌和何东来还是相似的。张清风道:“弛儿,让我看看你的样子。”张弛笑道:“你在乎吗?”张清风道:“怎会不在乎啊,你我血脉相连,你是我的亲孙子啊。”“倒是,难怪我喜欢大义灭亲呢。”张清风当然能够听出他对自己的嘲讽,叹了口气道:“我若是不那么做,只怕你没机会活到现在,真以为我如此绝情吗?如果不关心你,我何必要冒着风险帮你留下后代。”张弛心中一怔,忽然想起自己和叶洗眉来历不明的那个儿子,叶洗眉做了助孕不假,可自己的种子究竟是通过何种途径进入了她的土地,现在明白了,是张清风偷偷取了自己的种子帮着优选了一块土地,也是煞费苦心,小家乐出生就是大富之家。不过这不能说明什么?只能证明张清风不想张家绝后,他对安崇光当初所做的事情也是如此,这老家伙传宗接代的封建思想根深蒂固。张弛道:“结束了,一切都该结束了,你惹了那么多的麻烦,又有什么意义?你也见到了那些幽冥,难道真想将这个世界拱手相让?”张清风道:“弛儿,成王败寇,人生就是如此,你是我的亲孙子,你的血脉中流着我的血,只要我们张家携手,区区几个幽冥又能算什么?我老了,已无所求,我只争一口气,以后的一切还不是你们的。”一个冷漠的声音道:“亲人相认,真是感人肺腑!”两人循声望去,却见一个灰色的身影出现在东侧的暗影之中,正是秦君卿。张弛盯住她寒光闪烁的双眸,心中知道眼前的秦君卿已经被楚文熙夺舍。张清风道:“楚文熙!”楚文熙点了点头道:“老张头,张土根!”张清风道:“难为你还记得我。”楚文熙道:“亲手杀死我的人我怎会忘记。”张清风道:“祸不及妻儿,当年我并没有想杀你,可是你察觉我身份之后三番两次想要置我于死地,蛊惑我儿,毁我一家,我岂能容你。”楚文熙道:“你不杀我是因为我怀了张家的孽种!”张大仙人一旁听着内心猛地一抽,这话对他伤害不小,就算母子之情恩断义绝也不应该用孽种二字来形容自己。张清风道:“过去了那么多年,你对我的仇恨仍然没有放下。”楚文熙道:“怎会放下?你害我父亲,辱我母亲,坏我家庭,毁我幸福,我恨不

娄艺潇被潜规则

能生啖你肉,渴饮汝血。”张清风道:“红舟和我相识在前,是向天行故意差遣我去执行任务,意图将我害死,又放出我已身亡的消息,趁虚而入霸占红舟……”“你住口!”楚文熙厉声喝道。张清风叹了口气道:“真相对你来说太过残酷,你自然不愿接受,红舟从未爱过向天行,她的心始终在我这里。”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张大仙人倒是相信张清风的这个版本,毕竟楚红舟宁愿背负出轨之名也要为他生下一个儿子,看来自己身上流着张清风的血肯定没错,处处留情,三心二意,总算找着原因了,原来根在这里,真不能赖我自己,楚红舟是自己的外婆,外婆当年惹了那么多的情债,都报应在自己身上了。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楚文熙冷冷望着张清风,无形的杀气向四周弥散,张大仙人都感觉到这股凛冽的寒意,赶紧向后撤了撤,都是亲戚,真要是打起来他只能做到不偏不倚,两不相帮。真实的想法是他们拼个两败俱伤,自己好坐收渔人之利。张清风满怀深意地看了张弛一眼,这小子也不是个好东西,毫无疑问是亲孙子。楚文熙蓄势待发之时,现场却又发生了变化,二十一道黑色的身影从四面八方包围了他们。为首一人就是黄春晓,周围都是刚刚感染的幽冥。黄春晓黑洞洞的双目盯住楚文熙,忽然张开双唇爆发出一声尖锐刺耳的嘶吼,她的牙齿如同锯齿一般锋利,口腔舌头全都是黑紫色,粘液在口腔间形成十多条晶莹的拉丝。张清风道:“冤有头债有主,看来它们是冲着你来的!”黄春晓已经冲向楚文熙,楚文熙怒斥一声,一掌拍出,面对这具曾经使用的肉体没有丝毫怜悯,成为幽冥之后的黄春晓对身体的控制已经达到了惊人的地步,明明看着她冲向前方,却毫无征兆地向后退却。二十多名幽冥在同时向楚文熙逼近,张清风说得没错,这些幽冥全都是冲着楚文熙来的。张弛稍一琢磨就明白了,所有这些幽冥都是在黄春晓的指挥下发动进攻,黄春晓对楚文熙的仇恨应该不是夺去她肉身的原因,楚文熙选择秦君卿进行夺舍也是不得已为之,大脑和身体的排斥反应是一方面,另一方面黄春晓的这具肉身已经被感染。感染的根源应该在何东来,张弛在清屏山温泉山庄与白云生联手除掉何东来,当时以为已经消除了隐患,但今天在神密局再次出现了幽冥,不难推断出,在楚文熙进入温泉山庄的时候,她应该遭遇了病毒的感染。所以楚文熙才急于寻找新的肉身进行夺舍,只是她没有想到弃去的肉身会因此而对她产生如此之深的仇恨。张清风在空中虚点了一下,身躯投入一个蓝色的光圈内,瞬间从现场消失。张弛暗自叹了口气,这老狐狸根本指望不上,就算他们三人之间恩仇难断,在这样的状况下也应当同仇敌忾。张弛抽出龙鳞刀,他的龙鳞刀一度被何东来折断,后来又经他重新炼制恢复了原貌。龙鳞刀随心增长,面对幽冥张弛的战斗经验极其丰富,两名幽冥一前一后向他包夹而来,张弛一刀回旋劈出,炽热的刀焰瞬间覆盖直径三米的范围,刀焰从两名幽冥的身体中间切过,将它们一分为二。楚文熙一掌逼退黄春晓,并未继续进击,而是选择转身逃走。黄春晓岂能让她轻易逃离,穷追不舍,如影相随,那群幽冥也封住了她的退路。楚文熙向张弛道:“你我联手先将它们清除掉再说。”张弛暗叹,刚才不跟自己联手,现在遇到麻烦了才想起联手,楚文熙变脸也太快了。此时周围灯光大亮,原本停电的部分设施都开始恢复了照明,强光的照射下,幽冥开始变得越发狂躁。张弛接到通报,控制中心已经恢复了正常,也就是说林朝龙重新夺回了控制权,他向楚文熙点了点头,张大仙人还是有大局观的,张清风能逃,他可不能逃,再者说楚文熙怎么都是自己生理上的母亲。挥动龙鳞刀冲向幽冥的阵营,张弛一出手就将大部分幽冥牵制住。楚文熙打量着成为幽冥的黄春晓,确切地说眼前是黄春晓和楚文熙的组合,其实自己在夺舍之后本该将这具尸身毁掉,也不会发生今日之状况。黄春晓尖叫着再度冲了上来,宛如鸟爪般的十指戳向她的面门。楚文熙准备迎击之际,脑海中突然传来一个声音,你当真要杀死自己吗?这声音让楚文熙为之一怔,眼看着黄春晓的指尖即将抓到自己的面门,慌忙后仰方才堪堪避过这凌厉一击。张弛接连出刀,已经格杀了九名幽冥,抽空向楚文熙望去,却见楚文熙在黄春晓的逼迫下左支右拙,显得颇为艰难,心中不由得纳闷起来,以楚文熙的能力本不该如此。楚文熙暗暗叫苦,大敌就在眼前,本该集中精力应对,可是她的脑海中总有一个声音在干扰,已经严重影响到了她的判断。秦君卿并没有她想象中那么容易对付,她的夺舍并不成功。脚下步伐已乱,黄春晓步步紧逼,身体的周围笼罩上了一层黑蒙蒙的血气。张弛反手一刀将一名幽冥的脖子砍断,看出楚文熙发生了状况,准备前去营救。楚文熙眼看已经无法躲过黄春晓的这次攻击,身后突然探出了一只

老子爽够了就放过你

手,却是张清风悄然在她身后开启了传送门,抓住楚文熙一把将她拖了进去。黄春晓的攻击落空,转身恶狠狠盯住了张弛。张大仙人这下成为所有幽冥的中心目标,本来还想着鹬蚌相争渔人得利,没想到最后成了背锅侠,心中默默清算了一下幽冥的数量,包括黄春晓在内一共还剩下八个,他笑道:“别赖我啊,这事儿跟我真没啥关系。”

动漫关键词:

很赞哦! ()

随机动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