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雏田h漫 让他看着我是怎么要你的

雨雪紫冰辰2021-02-19 17:32:17【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房长安演技不错,苏璇一时间分辨不出他到底是逗自己还是真的有好感,毕竟以她的经历,以及自我认识,男生对自己有好感,哪怕是一见钟情,也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但这种毫无预兆、突如其

房长安演技不错,苏璇一时间分辨不出他到底是逗自己还是真的有好感,毕竟以她的经历,以及自我认识,男生对自己有好感,哪怕是一见钟情,也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但这种毫无预兆、突如其来的表白,还是让她手忙脚乱,一时间手足无措,在房长安诚挚、温柔、忐忑的目光注视下,懵了足足五六秒钟,才被教官“集合!”的响亮口号声惊醒,匆匆转身就跑,还不忘小声解释一句:“我……先,先集合……”房长安忍着笑点了下头,也跟着起身到教官前方空地按队列集合,这个过程中,明显感受到班上许多同学看自己的目光都不大对劲,毕竟苏璇最后红着脸跑开的举动太容易让人浮想联翩了。房长安无暇也没准备特意去解释什么,因为接下来

两个男人一个前面一个后面

随着他跟苏璇的关系恢复正常,这种臆测自然会平息,即便有心人想要散播什么流言,也得顾忌苏璇的影响力。倒是苏璇的表现才值得稍作琢磨。一个被自己点破李浩对她有想法都会脸红的女孩子,能脸不红心不跳、平静镇定地说出“其实我喜欢刘希言”这种话,毫无疑问是不正常的。而且她太着急,或者说太自信了,昨晚才开始“勾搭”,今天上午居然又跑过来套近乎,如果没有鬼才有鬼呢!不过这个年龄的事情往往没有必要往复杂的方向去想,越简单越直接越接近真相,比如有人托她打听一下自己的底细,跟沈墨是什么关系,就很可能是真相。而至于她其实暗恋自己这种猜测……呃,虽然说起来有点自恋,但结合事情发展,其实也未必没有可能,不然她刚刚慌张什么?可惜自己已经心有所属,两碗水都已经端得十分辛苦,并且摇摇欲坠了,就没必要再给自己增加难度了,除非沈墨或者王珂谁真的下定决心跟自己断开未来的可能,否则……不对,就算是那样,也该宋棠顺延……啊呸!应该好好地去挽回……反正怎么着都轮不到苏璇就对了……因为军训实在太无聊而走神的房长安很快遭到了报应:因为走神,在“向右转”的口令中,他转错了方向。而教官稍作偷懒,选出来的学生领队,是成绩班级第一、军训之前就被班主任指定为班长的刘丰。算上报道,这是开学的第六天,房长安与班里面几个风云人物都没有什么交集,以前勉勉强强算跟李浩同宿舍,刚刚之后,算跟苏璇有点绯闻,跟李浩有点过节。跟刘丰是真的屁点关系没有。而军训里面,哪怕今天已经是军训的第二天,转向出错,其实也是一件可大可小,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尤其发号指令的还是同学的情况下。如果换了是李浩来发号指令,或许还有“挟私报复”的可能,刘丰……房长安是真想不到自己会因为转向出错,又被当了一回“鸡”来杀。“房长安!”在房长安转回正确方向之后,刘丰盯着这里看了足足四五秒钟,等同学们都奇怪、疑惑地看过来的时候,他忽然板着脸喊了一声。“这都军训第六天,明天就是最后一天了,你怎么连向左转向右转都还分不清吗?”整个班的同学都转头往房长安这里看了过来。房长安站的笔直端正,应声答道:“对不起班长,我不会再犯了。”“你对不起的不是我,是这么热的天辛辛苦苦训练的同学,是辛辛苦苦给我们训练的教官,是你自己。”刘丰慢慢走到了房长安这边,在方阵之外盯着他看,表情认真而严肃,“围着操场跑一圈,算是给大家表个态。”班级方阵里面似乎有微微的骚动,但并没有太大的动静,很快平复如初。房长安并不是班里面最高的男生,不过开学前测的身高已经有一米七六还多一些,毫无疑问站在最后几位,个子同样在女生里面偏高,站的稍微靠后的苏璇见状似乎想要说话,但到了嘴边,记起他刚刚的“表白”,顿住了没有开口。与此同时,她注意到站在自己前面的宋棠转头看过来,似乎也是欲言又止的样子,然后转头看向了恰好刚刚走过去喝水,与另一个教官闲聊的自己班的教官。“对不起班长。”房长安再次开口,表情语气都跟刚刚像是复制过来的,“我拒绝。”刘丰显然没想过他会是这样理直气壮的回应,愣了一下,表情似乎有点恼怒,下意识地张嘴想要呵斥,但张了下嘴,又顿住了,像是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大胆”?“你敢”?或者,“你不跑我就告老师去”?僵了两秒钟后,刘丰偏过头,不留痕迹地看了一眼仍没有注意到这里情况的教官,又转过头盯着房长安,呼吸似乎有点不大顺畅,憋了一口气的样子,但仍然保持着班长的威严

徐海星造假

与严肃,眼睛盯着房长安,问道:“你说什么?”房长安平静地跟他对视着,“对不起班长,我拒绝。”又是两秒钟的沉默。然后刘丰依旧压着火气,盯着房长安问:“为什么?”“因为你没有体罚同学的权利。”“我是班长。”“班长也是学生。”刘丰不再说话了,眼睛盯着房长安,僵持之中,教官终于走了过来,问道:“怎么了?”

文学

刘丰如得救星,身体还没转过去,立即指向房长安抢着道:“他不服从管理。”年龄并不大的教官瞥了眼房长安,然后继续问刘丰:“怎么回事?”刘丰道:“他左转右转总出错,我让他沿跑一圈,他就跟我吵起来了。”房长安举起一只手:“报告教官!”教官看了看他,点点头:“说。”“我刚刚说的第一句话是‘对不起班长,我不会再犯了’,第二句是‘对不起班长,我拒绝’,第三句还是‘对不起班长,我拒绝’,因为班长没听清楚,第四句是‘因为你没有体罚同学的权利’,第五句是‘班长也是学生’,一字不差,没有情绪,所有同学都可以做证明。”教官看看房长安,看看同学,再看看刘丰,似乎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样处理比较妥当,还没说话,刘丰已经涨红了脸,道:“教官,这样的话我没办法领队了。”房长安再次举起了右手:“报告教官!”教官又看看他,点了下头:“说。”“刘丰同学不愿意再领队,如果教官允许的话,我可以试一下!”班级方阵里面再次出现骚动,许多人都睁大眼睛愣了一下,教官也明显有点意外,重新打量房长安一眼,又转头看刘丰。刘丰脸上涨红,青筋都似乎能看出来了,教官还没说话,就已经带着情绪再次抢着说道:“我没意见!”教官看了看他,然后点点头对房长安道:“那行,你来试一下。”“是!”房长安敬了个军礼,响亮地应了一声,然后出列,对正要回队的刘丰道:“请这位同学归队,回到你自己的位置上面去。”刘丰原本就准备归队的,只不过动作没房长安快,更没想到房长安居然开口就是以领队身份让他归队,同样是归队,他自己负气归队,跟被房长安以领队身份命令归队,期间的感受和意义完全变了一个样。刚刚还是班长兼领队的身份教训别人,转头就被人家以领队的身份命令归队,众目睽睽,这脸打得太狠了,刘丰牙都要咬碎了,几乎忍不住要当众顶撞,却也知道教官看着呢,房长安拿到了大义名分,自己如果当众顶撞,绝对落不了好,因此转头盯着他看了一眼,咬碎了牙也只能乖乖地回到方阵里面去。房长安没去管刘丰,转头对教官道:“报告教官,我们接下来训练什么项目?”高中军训又没有最后的大比拼,明天最后一天训练完了之后,就该干嘛的干嘛去了,因此见训练已经成型,教官显然也并没有更高的要求了,笑了笑道:“都练练吧。”“是!”房长安踢着正步来到方阵前方,转过身面对着一众还没完全消化完眼前发生的事情的同学们,“立正!稍息!向右看齐——向前看——报数!”教官起先在旁边看着,后来见房长安从头走了一遍流程,并没有什么错,慢慢的也就不怎么在意了,等他去喝水的功夫,房长安故意喊了个转向,也不出意外,刘丰出错了。并且还是转了反向,然后一直跟旁边同学面对着面不转回来的那种。周围好些同学都注意到了,起先没注意到的同学见房长安看着那边不说话,也跟着看过去,见状都不说话了。刘丰等了等,然后才转回来,见房长安盯着自己看,眼睛往上翻地喊了声:“不好意思,我转错了!”房长安笑了笑道:“没事,一次练不好,我们再练一次,听口令——向右转!”刘丰又转错了。房长安依旧看着他不说话。刘丰依旧眼睛往上翻:“不好意思,又转错了!”房长安又笑了笑:“没事,再来一遍!”刘丰又转错了。然后依旧眼睛上翻,扯着嗓子喊:“不好意思,又转错了。”旁边许多同学又是无奈又是郁闷,生怕房长安跟刘丰斗气,结果拖着所有人一块不停的转来转去。房长安站在那看着刘丰,依旧温和地笑道:“没事,你也不是故意的,犯错嘛,谁没有过犯错的事情……”刘丰见自己策略成功,房长安拿自己一点办法都没有,不禁暗暗解气,却听房长安话锋一转,喊道:“刘丰出列!”刘丰愣了一下,以为房长安终于忍不住恼羞成怒了,不过他也不怕,径自出列站好,决定不管他说什么自己都拒绝。房长安看也不看刘丰,对其他同学说道:“刘丰同学的方向感不大好,这样不是他想要故意出错的,我们二十三班是一个集体,希望大家不要怪他,这样,大家原地坐下休息,我先帮刘丰同学训练一下方向感。”一群学生又被这骚操作给弄的愣了一下,房长安摆了摆手,示意大家坐下休息,然后走到刘丰身旁,语重心长地道:“为了这么热的天辛辛苦苦给我们训练的教官,为了这么热的天辛辛苦苦训练的同学,更为了你自己,刘丰同学,不要怕苦,不要怕累,也不要有心理负担,我陪你慢慢练习,肯定能把你的转向练好。”“我……”刘丰很想学着房长安刚刚的话来一句“我拒绝”,结果张开了嘴,发现情况好像不大一样,于是站那与房长安大眼瞪小眼的对视了两秒钟,没说出话来。“怎么回事?”教官走了过来,大概以为房长安在报复,开口问道,不过他刚刚听见了房长安说的“为了这么热的天辛辛苦苦给我训练的教官”这句话,加上原本对房长安印象不错,语气还是很温和。“报告教官,刘丰同学的方向感不大好,刚刚训练中连续出错,我担心一直这样会影响到大家,因此让大家原地休息,我来给刘丰同学训练一下方向感,训练好了继续全班训练。”教官又不傻,立即明白是怎么回事,瞥了一眼刘丰,又看看房长安,点点头道:“那行,练练吧。”“是!”房长安照例先敬了个军礼应声,然后转向刘丰,“刘丰同学,听我口令,立正!稍息!立正!向左转——不错,不错,这次转对了!要对自己有信心,再来,立正!稍息!向右看齐!原地踏步走!向左转……”自己送上门找练,房长安自然不会客气,说是练转向,总要在转向之间穿插一些其他动作姿势,训练嘛,这样训练才有效果,反正他站着喊口令就行了。二十三班的学生都跟看耍猴似的,坐在草坪上看着俩人一个喊口令一个按照口令做动作,开学几天行程的对两个人的印象被彻彻底底打得稀碎,捡都捡不起来那种。

动漫关键词:

很赞哦! ()

随机动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