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不要外面有人会听到的 学长我坚持不住了

河边草2021-01-13 16:14:46【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第二天,粮队启程。粮队分成了两队,一队去潼关,一队则直奔长安。粮队走后不久,另外一支队伍从西边进入到了京兆地界。京兆尹裴世清以及元朗,房玄龄等人再次出迎。来的其实是两拨人

第二天,粮队启程。粮队分成了两队,一队去潼关,一队则直奔长安。粮队走后不久,另外一支队伍从西边进入到了京兆地界。京兆尹裴世清以及元朗,房玄龄等人再次出迎。来的其实是两拨人,只是在路途上相遇合做了一处。他们都是从西北来的,一边是前灵州总管李道宗为首的灵武降人,另外一边则是从姑臧过来的,以武威郡刺史谢统师为首,队伍里面还有着几位吐谷浑部族以及土羌的首领。他们和蜀中降人前后脚来到了长安县,目的也都差不多,去长安城觐见大唐皇帝陛下。………………………………队伍在缓慢而又坚定的前行,坐落与龙首原上的长安城渐渐出现在大家眼中,并变得越来越清晰。队伍中爆发出一阵欢呼声,速度明显快了起来,此行的目的地终于到了。“一别数载,终是又见到你了啊……”李智云默默的念叨了一句,即便身心俱疲,直想赶紧到地方好好休息上几天,但还是有了近乡情怯之感。走的时候群臣相送,殷殷相别,回来的时候……父兄已殁,自己也成了阶下之囚,年轻的他受到的打击一点不比李孝恭小了。好在母亲还算安好……她的母亲万贵妃往蜀中写了两封书信,都是在劝他早日降顺,让他比较揪心,也不知是被人逼迫还是自愿的,不用想也是前者居多。他自小在府中便和母亲相依为命,李府的大妇窦氏家世尊贵,为人也极为强势,她在时候,李智云和母亲过的都是战战兢兢。等窦氏殁了,日子才算好些,可她母亲还是得跟李建成兄弟虚与委蛇,支持太子,又不能太得罪了秦王,弄的很是纠结。当初他去蜀中也就是因为皇帝和太子都不愿让秦王入蜀罢了,而离开长安城也让他松了口气,他的父兄们斗的太厉害了,他年纪不大,又是庶出,很容易被卷进去成为斗争的牺牲品。所以万贵妃虽然极为不舍,最终却还是同意了。想到这些,虽然早已时过境迁,可李智云还是和以往一样咬着牙咒骂了李建成,李世民兄弟几句,甚至觉着他们死有余辜。嗯,李世民据说是失踪了,以其人之脾性,至今也没有任何动静,应该是追随他的兄弟们而去了。也不知黄泉路上,那父子四人又会怎么相处?李智云冷冰冰的想着,嘴角不由自主的便勾起了弧度,露出一抹轻蔑的笑意,他对父亲和异母兄弟们可是一点感情也无。至于他的姐姐李秀宁……其实也差不多,没有多少姐弟之情,倒是当年李秀宁救了他的母亲,让他极为感激,之后又为了自保,和姐姐才算走的近了些。他与其说是去蜀中任职,不如说是去避祸,在锦官城中一住就是数载,他遵照姐姐李秀宁的嘱咐任事不管,确实让李孝恭放下了心。那人从来没瞧得起他,一直认为他是个小孩子,要紧时不定还能背背黑锅,分担一下压力什么的,所以大家一直相安无事。几年下来,在他看来,他那堂兄才干平平,却极为虚伪,唯一的好处可能就是还能容人,换句话说就是度量还可以,即便柴绍等人不服管束,他也能容忍三分,约束住众人。倒是谯国公许绍厉害非常,可却要受制于李孝恭,几次想要出夔州伐萧铣,都被李孝恭所止,一直到其人病殁,都没能率军出得夔州半步。而他渐渐长成,若说没有一点野心那是自欺欺人,可众人都没将他放在眼中,除了一个楚王的名号之外,其他的都很不堪,能有什么作为?于是便和黄君汉一道献了益州,至于黄君汉等有多少算计,他并不在乎,以李孝恭之才,反正很难守得住益州,不如降了,还能留得一条性命回来长安侍奉母亲。如今李氏已是一败涂地,看的是新皇度量如何,他是李渊的儿子,回到

文学

长安实是吉凶难测,看来……还得去寻阿姐……想到这里,李智云又是暗自叹息一声。他这一辈子,看来总逃不过寄人篱下啊……转念又想到病倒在金州的李孝恭,不免生出些兔死狐悲,物伤其类的唏嘘出来。不管队伍中的人们有什么样的心思和感慨,长长的粮队依旧在坚定的缓缓前行,离着长安越来越近。在长安城外,一群人迎接在那里,蜀中降人们在这里和粮队分开,由尚书省的官员引导下先行入城。程序上和当初潼关众人回到长安时差不多,先到屯卫卫所暂居,等待召见,如果皇帝或者大臣们没兴趣见人,也不需失望惊慌,他们都是“有功”之人,总归不会被苛待就是了。有官员近前来说话,李智云心不在焉的应付着,左顾右盼间,长安城好像还是老样子,没瞧出经历过战火的模样。倒是官员们的官服和以前不一样了,颜色是颇为暗淡的土灰色,式样简约,瞧着很是干净利落。“楚王殿下请了。”也不知什么时候,他身边多了一个人,李智云惊了惊,转头看过去,心说谁这般没眼色,竟然还敢楚王楚王的叫唤,是想害了他吗?说话的人岁数已经不小,似曾相识,好像在哪里见过,却记不得了,看他折上巾以及官服的模样,应该是个从五品的千牛备身府武官。来人一瞧李智云那模样就知道人家不认得他,倒也没在意,这些贵人们眼睛都长在了头顶上,哪记得住他这样的小人物?“公主让俺来知会您一声,不久即可入国子监进学,千万莫要节外生枝,娘娘也盼着能早日与您相聚呢。”说完抱了抱拳,勒住马缰绳,马只缓了一缓,那人就已经融入到了护卫众人的军卒当中去了。李智云左右瞅瞅,心一下便安定了下来,心下琢磨着,看来阿姐真就无事,她与皇帝……念头稍微歪了歪就又被他拽了回来。他的母亲再次得到阿姐的庇护,这个人情他还得记下来,瞅着时机合适早晚要还回去的,他李智云虽说至今一事无成,却绝非忘恩负义之辈………………………………李智云有李秀宁照看,队伍后面的窦诞自然也有人迎接。窦诞的心情就比李智云低落的多了,李智云因为庶出的关系,生性偏于孤僻冷漠,与父兄以及亲族们没什么感情,也就更不会有多少国破家亡的感慨。无论是李渊的大唐,还是李定安的大唐,于他来说区别不大,除了时刻担忧自家和母亲的性命之外,能彻底摆脱李建成,李世民这两位兄长,反而让他压抑在胸口多年的一口气给松了下来。窦诞这里就不太一样,他感觉自己人生的前半段完全的失败了,从他献了剑阁那一刻起,他就背叛了他自己。他窦光大七尺男儿……“三叔莫要忧虑,父亲说了您回来就没事了,只等至尊召见便了……大房的两位叔伯都在外公干,不然他们给您说上一句两句,一定能快些见到至尊。”说话的是窦诞大哥窦衍的长子窦孝俭,说话又急又快,瞅着叔父拧眉瞪眼的样子,还以为叔父在担心自己的前途,于是开始不停的安慰,却不知已经让叔父烦不胜烦,恨不能一脚将其踢开。窦氏门户不小,可也只窦孝俭带着两个从人来迎……倒不是因为别的,而是窦诞献剑阁献的过于利落,颇让窦氏脸上无光,所以他回京的时候

丹东人妻

,窦氏便不肯大张旗鼓的来迎了。想想人家窦轨差点战死在扶风,也算是为旧主尽忠了,相比之下,窦诞完全就是反面教材……即便窦诞心烦意乱,此时却还是皱眉问了一句,“出外公干?”“是啊,大伯去了晋地督运粮草,二叔则巡行关西诸郡,剿除匪患,逆臣,今年冬天之前可能不会回来了,他们也都刚刚出京,三叔你要早回来几天,不定还能跟他们见一面呢。”窦诞点了点头,很想让侄子说话慢些,可又忍住,只因侄儿小时候有些口吃,后请异人教其说话,口吃是好了,却留下了口快的毛病,一旦你让他慢下来,他就不会说话了,也不知是怎么搞的。窦孝俭瞅着三叔的脸色,其实很想跟他说说婶子的事情,以免他回家之后跟父亲他们闹起来,可最终还是没敢开口。窦诞此时还不知自己成了窦氏之耻,家中还在想着将他的妻子给休出家门。他现在想的是窦轨兄弟看上去虽不怎么受重用,可却还在任上,说明那李定安并无难为窦氏的意思。他窦光大七尺男儿……也不过是吃了他做的一顿饭,见面的时候口角了几次而已,说起来也并无深仇大恨,应该不会遭到报复吧?不行就让二娘去公主那里说项

黑木明纱赤西仁

一下……那厮虚伪至极,二娘若是去寻公主说话,他不会恼羞成怒吧?

动漫关键词:

很赞哦! ()

随机动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