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错一题学长就插一个小时 粗长巨龙挤进美妇

爱潜水的乌贼2021-01-12 12:46:21【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听到丁策的回复,白晨仿佛被人闷了一棍,身体微微后仰,脑袋嗡嗡作响。隔了几秒,她缓过神来,急切问道:“是什么病?”丁策哭丧着一张脸道:“医生说是老毛病,肺上的问题,还有什么气管的问题

听到丁策的回复,白晨仿佛被人闷了一棍,身体微微后仰,脑袋嗡嗡作响。隔了几秒,她缓过神来,急切问道:“是什么病?”丁策哭丧着一张脸道:“医生说是老毛病,肺上的问题,还有什么气管的问题,一到冬天就容易熬不过去。”这个瞬间,白晨只觉夜晚的寒风呼啦啦吹到脸上,带来针刺一般的疼痛。她飞快侧头,望向蒋白棉,情绪外露地喊了一声:“组长……”感觉到白晨的求肯之意,蒋白棉轻轻颔首,对丁策道:“能带我们去田镇长那里吗?我们有一些药,说不定管用。”正常情况下,丁策肯定不会直接答应,可现在这个关头,他觉得再差也不会比什么都不做更差,死马当成活马医说不定还有点希望。“好。”他用力点头。蒋白棉没有啰嗦,走到吉普后方,提出了一个有红色十字符号的乳白色箱子。这是“旧调小组”的急救箱。——这次是正式任务,不是野外拉练,所以,他们不再像上次那样,只带了些常用药物和清洁片、驱蚊剂。哐当!蒋白棉关上后备箱,转身对丁策道:“走吧。”见这位漂亮女子表现得竟有几分专业,丁策一下多了些信心,连忙走在前面带路。一行五人先是穿过了那个泥屋、砖房、帐篷混乱搭建,拥挤不堪的区域,在一道道或警惕或麻木或艳羡或好奇或意味不明的目光注视下,来到了升旗台附近。见周围终于清静了下来,白晨两步赶到丁策身旁,关切问道“田镇长是什么时候病倒的?”愈发昏暗的天色里,丁策边快步往前,边回忆着说道:“有十几天了吧。“以前镇长冬天都会病那么一两场,但都没什么大事,谁知道这次,这次,竟然一下就变得这么严重。“医生给他开了药,打了针,都没什么用,这几天已经是昏迷的时候多,醒着的时候少,医生说,医生说,可能都撑不过今天晚上……”说着说着,这个身高一米七左右,在荒野流浪者里算得上高大的年轻男子带上了几分哭腔。他抬起左臂,用手肘胡乱地擦了下眼睛,接着说道:“其实,医生好几天前就说镇长可能不行了,可他还是撑到了现在,医生说,说,他的求生意志很强,很强……”丁策吸了下鼻子,再也说不下去。白晨紧紧抿着嘴唇,眼睛已是有点湿润。说话间,他们来到了水围镇最深处,拐入了左边那栋楼。光线不足的楼道里,蒋白棉故意找了个话题,让气氛不是那么沉重:“你们这里有医生?”这在荒野流浪者聚居点里,可是“奢侈品”。见是蒋白棉发问,丁策详尽回答道:“一直都有。“镇长说,最早那会就有好几个医生在,后来,孩子们开始读书了,就会挑成绩最好的几个,跟着他们学医,这是我们的传统。”广个告,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书源多,书籍全,更新快!说到这里,丁策有些难过:“可我们没有药,镇长说,早些年还好,可以去城市废墟里找,虽然那些药年头都太久了,效果很差,但总比没有好。“现在只能看哪次交易能弄到,只有大势力才能生产这些。“嗯……医生们还从城市废墟里找了些书,根据它们,从荒野里收罗植物、动物的不同部位,然后搭配着熬药,有的效果还挺好的!”这个时候,一行五人已是抵达了二楼最尽头那个房间。房门口有两名镇卫队的成员在守护。“他们有药!”丁策根本没做介绍,直接说道。“白晨……“其中一名镇卫队成员认出了白晨,连忙开门道,“进去吧,进去吧。”然后,他补了一句:“镇长这几天昏迷的时候,偶尔会喊白丫头。”白晨的眼眶一下就红了,当先冲了进去。蒋白棉用眼神示意了下商见曜控制好自己,不要脑子一抽,然后,跟着白晨,进了房间。首先映入她眼帘的是房间顶部垂下的昏黄灯泡,它将这里照得还算明亮。房间最里面,靠着窗户的地方,摆着一张看起来颇为陈旧的暗红色木床,田二河躺在上面,盖着厚厚的被子和那件军绿色的大衣,眼睛紧紧闭着。他脸庞愈发干瘦,似乎只剩下皮包骨头,苍白的头发稀稀疏疏,很是凌乱。此时此刻,田二河正不断发出仿佛包含着许多浓痰的呼吸声,显得颇为吃力。这让他看起来随时都可能一口气接不上来。田二河的

比较好看的三级

旁边,则摆着一个散发出温暖的铁黑色炉子。房间内,可能是因为田二河的病

ady4

情出现了恶化,镇里说话有分量的那些人都已经聚集到了这里。他们以三十来岁的男子为主,间杂一些精干的年轻人和几位五六十岁的老者,将房间塞得满满当当。其中,女性只有三个,两老一中年。“头儿,他们说有药。”丁策迫不及待地对一名三十五六岁的男子说道。这男子是水围镇镇卫队的队长,也是田二河病重之后确立的下任镇长人选。他面容普通,满脸愁苦,套着件灰扑扑的棉袄,皮肤很是粗糙。“李正飞。”这男子上前两步,对蒋白棉伸了下手。蒋白棉和他轻握了一下,简单介绍起自己和“旧调小组”的成员们。“你们有什么药?”李正飞未做寒暄,直截了当地问道。蒋白棉坦诚相告:“我们没有治疗肺部和气管疾病的特效药,但带了些生物制剂,可以让田镇长撑过这个关口,清醒过来。只要他能再多撑两天,就有治疗的希望了。”李正飞隐约能猜到蒋白棉后面那句话是什么意思,忙侧头望向了一名白发短而整齐的老妇人。这里镇里最好的医生。那老妇人点了点头,表示可以尝试。她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麻烦你们试一下。”李正飞当即做出了决断。在这方面,他远比他的外表更加有魄力。蒋白棉“嗯”了一声,提着那个急救箱走到了田二河的床边。她坐了下去,打开箱子,拿出了针筒、针头和一个拇指大小的茶色玻璃瓶。接着,她熟练地完成组装,将小瓶子内的液体吸入了针管内。排出前端气体后,蒋白棉让白晨过来,帮忙拿起田二河一只手,卷起了衣袖。她迅速找到相应血管,干净利落地将针头插了进去。一点点推完了那管液体,蒋白棉边将针头消毒,收拾急救箱,边吩咐白晨,将田二河扶起,半躺半靠在床头位置。这个过程中,白晨没有忘记将田二河的枕头塞到他的腰后。说也奇怪,田二河那种让人听着揪心的呼吸声逐渐变得平缓了。他很快咳嗽起来,在白晨的帮助下,侧过身体,往旁边的痰盂里吐出了许多浓痰。又缓了一阵,田二河终于睁开了眼睛。他视线一点点恢复了焦距,看清楚了面前是谁。“白,丫头……”田二河虚弱地喊了一声。白晨连忙回答道:“是我。”田二河缓慢露出笑容,整个人都似乎放松了下来:“你总算,回来了。”白晨一下就流出了眼泪,再也克制不住。她想说点什么,却被悲伤堵住了嗓子。田二河又恢复了下精神,依次扫过了蒋白棉、商见曜、龙悦红和李正飞。他先是对客人们点了下头,接着拍了拍床缘:“正飞,过来,坐这里。”李正飞就像一个听话的孩子,从蒋白棉旁边绕过,走到了田二河身侧。田二河脸上的皱纹一点点舒展了开来:“我还记得,你是,你们那群孩子里,最顽皮,最胡闹的一个,谁知道,我现在,要把水围镇,水围镇,托付给你了。”“镇长……”李正飞一个快中年的男人竟有了点哭鼻子的感觉。田二河笑骂道:“哭什么哭?“我都七十大几了,早活够本了。我老婆,我孩子们,都在下面等我呢。”他缓了口气,继续说道:“之前给你说的,那件事情,现在看来,是有答复了。”说话间,田二河已是看向了蒋白棉,满含期待地问道:“怎么说?”蒋白棉斟酌了下语言,先行做起自我介绍:“我们来自‘盘古生物’。”“盘古生物?”李正飞略有点失态地重复了一遍。周围的男男女女老老壮壮们,表情都有了一定的变化,或震动,或惊讶,或畏惧,或恐慌,或忐忑。蒋白棉环顾了一圈,笑着说道:“在灰土上,我们公司是有些不好的名声,但请你们相信,我们所有的实验志愿

文学

者都是心甘情愿的。我们更喜欢用利益去诱惑,而不是强迫。“你们可以回想一下,你们知道的大势力里面,有几个比我们公司更值得信赖?”一阵沉默后,那些人的后面,不知谁低语了一句:“有人说‘盘古生物’是旧世界毁灭的真凶……”蒋白棉表情略微一滞,反应极快地回应道:“那你们岂不是更应该顺从我们?“一个能毁灭旧世界的势力,难道不值得投靠?”又是一阵沉默中,田二河咳嗽了一声道:“你们是什么个章程?”蒋白棉笑了起来:“我们打算和你们签友好合作条款。”

动漫关键词:

很赞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