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睡过最小的多少岁 大炕上各弄各的

三木游游2021-01-11 18:50:35【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正月初三。这天夜里,对于万安城中的很多人而言,都要彻夜难眠了。被认定谋逆造反的六皇子和容国公府会束手就擒吗?君兆麟已经下令强攻容国公府,会不会血流成河?有些正密切关注着皇

正月初三。这天夜里,对于万安城中的很多人而言,都要彻夜难眠了。被认定谋逆造反的六皇子和容国公府会束手就擒吗?君兆麟已经下令强攻容国公府,会不会血流成河?有些正密切关注着皇宫和容家动向的人,已接到消息,容家终于有人出来,却是君兆麟最宠爱的九公主君灵月,她独自进宫面圣,是否能让君兆麟收回成命?君紫钰到底是谁杀的?太子死了,但皇室似乎都没有人要为他准备丧事。齐明是被容国公府的人劫走的吗?如今去了哪里?祝家祖孙三代都被打入了天牢,君兆麟真要将他们也视作谋逆同党吗?以上这些,是万安城很多人心中的疑问。或许一夜过去,尘埃落定,都会有答案。但结果如何,如今谁也不知道。因为东明皇城二十多年来,头一次陷入这般混乱的局面,而且发生得过于突然,让人简直摸不着头脑。疑惑的是大多数,还有关起门来偷着乐的。后者以二皇子君紫琎最甚。君紫琎万万没想到,一夜之间,君紫桓和容国公府成了反贼!一日之内,君紫钰被人杀了!一下子,挡在他前面最大的两个障碍,都!没!了!君紫琎感觉自己简直像是在做一场美梦。他从小到大都生活在君紫钰的阴影中。虽然名义上都是嫡出皇子,但君紫钰和君紫桓兄弟是先皇后所出,高他一等。君紫钰的太子之位坐得很稳,尤其是在君紫桓娶了容元若之后。任凭君紫琎想方设法要在兵权上插一手,可惜白家人太不给力,被容岚和她的儿子们实力碾压,根本没有出头机会。虽然太后和皇后都出自白家,都是支持君紫琎的,但君兆麟向来不让女人插手朝中之事,皇后根本说不上话,他对太后也是表面孝顺,正事从来都是敷衍了之,不会照办。就在过年之前,君紫琎想到了一个好计划,那就是离间君紫钰和君紫桓兄弟。虽然那对兄弟表面上关系极好,似乎从来没有矛盾,但君紫琎也了解君紫钰的性格,眼见着君紫桓的岳家越来越强大,君紫钰能坐得住?初一皇室家宴上,君紫琎夫妇稍作挑拨,果然见到君紫钰脸色差点绷不住,就知道他们的计划是可行的。谁知道,中间才过了一天,局势突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什么挑拨离间?根本不需要了!君兆麟对君紫桓发难,而君紫钰死得毫无预兆!君紫琎独自坐在书房中,端着酒杯,翘起的唇角久久都没落下去。他知道君灵月进了宫,但不以为然。君兆麟既然出手了,怎么可能因为君灵月就改变主意呢?开弓没有回头箭。君紫琎已经在幻想着他当上太子的情景了,只觉神清气爽,恨不得仰天大笑。得意忘形的君紫琎,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之中,并未察觉身后出现了一个黑衣人,直到,一根白绫突然缠上了他的脖子!君紫琎瞪大眼睛,

文学

下意识地伸手去抓,但身后之人力道极大,几乎顷刻之间,君紫琎就翻了白眼,大张着嘴,却什么声音都发不出了。“二哥。”熟悉的声音在君紫琎耳畔响起,他脑中如同一道惊雷炸开,是他的孪生弟弟君紫璋!“是我啊。”君紫璋冷笑,并未松手,一时也没有收紧,任由君紫琎呼吸困难地挣扎着,“二哥似乎很高兴的样子,是觉得明日你就能当太子了吗?可我们是孪生兄弟,凭什么所有好事都是你的,我从来就没有机会呢?我从小就在想,如果没有你,就太好了。”君紫琎以往的确没有把这个“一心向佛”的弟弟看在眼中,只专心对付君紫钰和君紫桓,因为他从来都认为,只要没有那对兄弟,太子之位,皇位,本就该是属于他的!“就凭你比我早来到这世上片刻?那也太不公平了吧。二哥你说呢?”君紫璋冷笑,“其实,我早就能轻而易举地杀了你,之所以等到今日才动手,只是留着你给我当挡箭牌,在我有把握之前,不要被人注意到。”“以后,我会孝顺皇祖母和母后,也会关照二嫂和侄儿,二哥你就安心去吧。明日那皇位就是我的,到时候,我会昭告天下,你是被反贼容氏残忍杀害的,我一定灭了容氏,为你报仇雪恨!”最后一个字话音落下时,君紫璋用白绫绞断了君紫琎的脖子,从头到尾,都是他在说话,甚至没有给君紫琎说一个字的机会。这是因为,从小到大,只要君紫琎在的场合,君紫璋就从来没有说话的机会。他像是个哑巴一样,只能当君紫琎的影子,他们的母后也从来都教导他要好好帮君紫琎,仿佛这就是他天生的宿命一般,只能给君紫琎当奴才。君紫璋绝不认命,挡在他前面的人,都要死!君紫璋松开手中的白绫,走到君紫琎面前,看着他的尸体从椅子上滑落下去,俯身,为他合上了死不瞑目的双眼,一声叹息,“二哥,对不住,要怪,就怪我们兄弟生在皇家,这就是我们的宿命。我相信,如果你得了皇位,也不会容我活着的。所以,谁也别怪谁。”君紫璋来二皇子府的时候没人发现,走的时候亦然。青绝选徒弟,除了出身尊贵不得志之外,也必须要习武资质出色,否则教个废物出来,没有意义。因此,君紫璋的实力并不弱。回三皇子府的路上,君紫璋突然察觉有人在附近,眼神戒备,手已经放在了剑柄上。“三哥,是我。”陆哲闪身出现在君紫璋面前。君紫璋面色一沉,“你跟踪我?”陆哲摇头,“不,我特意在此地等你。”君紫璋轻哼,“什么事,这么偷偷摸摸的?”“三哥大事未成,谨慎些没坏处。”陆哲态度恭敬,“有件很重要的事,等三哥回到家,便不好讲了。”“你说吧。”君紫璋点头。陆哲走近,两人一起到了无人的巷子里。“三哥,那青魅狼子野心,我们必须早做打算!”陆哲低声说。君紫璋神色一震,“你什么意思?”“过了今夜,皇上和二皇子都没了,容家也不足为惧,因为青魅已经除掉了容家最强的苏默。她是有备而来,我们都是她眼里的傀儡。”陆哲沉声说,“但除了她是青绝的女儿之外,我们对她的来历一无所知,万一,她背后还有人呢?”君紫璋神色一变,“这怎么可能?”“这极有可能。”陆哲眸光幽深,“她一个十几岁的女人,难不成是想完成青绝生前的愿望,雄霸天下吗?那不过是异想天开。如果她这样都能成功,那么皇室早就被武功高强的江湖门派给占领了。她手里是有高手,但皇权不是谁武功高就能拥有的。因此她要利用我们,间接得到皇权,又不可能取而代之,一定还有更大的图谋。”“还能如何?”君紫璋拧眉。“我只说一个猜测。假如,青魅跟西辽皇室也有勾结呢?她把东明皇室祸乱成这样,又控制了三哥,恐怕不需要多久,就能让西辽轻易地吞并东明!到时候,东明国没了,我们只会一无所有不得好死。”陆哲沉声说。“你可有证据?”君紫璋脸色越发难看。陆哲摇头,“我今日才撞上的青魅,知道有这人存在。我没有证据,但直觉她很危险,过河拆桥是必然,我们只是她图谋东明皇权的工具罢了。”“你想如何?”君紫璋看着陆哲问。“如今,君紫钰已死,皇上气数已尽,我们最大的阻碍其实是青魅。干脆,一不做二不休!”陆哲做了个抹脖子的手势。君紫璋心中一惊,“你根本不知道她的实力!”“我见过她身边有两个厉害的高手,暗中或许还有不少。想来青绝即便死了,也定然早就给他的宝贝女儿安排了高人保护。”陆哲说,“但正因为如此,等她想杀我们的时候,我们根本没有还手的余地,就必须趁着现在她还要用我们,信任我们的时候,先下手为强!反正她身边的人都在暗处,我们跟她密谈,就在她身侧,趁她不备,先拿下她当人质,她的属下再厉害又能如何呢?”君紫璋眸光骤亮,“对啊!我怎么没有想到呢!”话落又拧眉,“不行,我们都中了她的毒!”“三哥,只要青魅的性命落入我们手中,想让她交出解药还不容易?再说,这毒也不可能明日就发作,即便她不交,我们就不能找别人解吗?我先前结识了一个懂毒术的朋友,或许可以帮得上忙。”陆哲说。君紫璋看着陆哲的眼神突然怀疑起来,“你如此尽心,真的只是想帮我?”陆哲微叹,“三哥,我帮你,也是在帮自己。三哥当了皇帝,定不会亏待我的。而且面对青魅,咱们的处境一样,只有联手反杀,才能活下去,不然都要死!”听到最后一句,君紫璋眸光一凝,“好!就听你的!我去找老七!到时摔杯为号!联手拿下她!”陆哲连忙说,“我去吧!青魅在三哥家里,三哥若是回去晚了,她定会生疑。你先回去稳住她,她本就以为我是进宫查探情况去了。”“也好。”君紫璋点头,“你见了老七好好跟他说,就说这也是我的意思,他不会反对的。既然要做,我们就一起出手,共同进退!”两人很快分开,君紫璋回三皇子府,陆哲朝着皇宫的方向去了。其实陆哲真想去瞧瞧元秋那边情况如何,但快到御书房的时候,碰见了正要暗中过去的君紫熙。陆哲不想让君紫熙撞见元秋,横生枝节,便说他已经确定过,君兆麟训斥了君灵月,要让她留在宫中,跟容家断绝关系。君紫熙虽然又聋又哑,但能看得懂唇语,不疑有他,因为跟他预料之中没有差别,根本没想过进宫的不是君灵月这种可能。陆哲很快便转移话题,提起了他和君紫璋的计划。君紫熙并没有犹豫就点头答应了,两人一起离开皇宫,朝着三皇子府去。青魅因为被小雪貂抓伤了脸皮,心情十分糟糕,就连君紫

龙口女护士

璋回来说他已经杀掉君紫琎,青魅也没给他好脸色。“你父皇真就是个优柔寡断的废物,又养了一群废物!”青魅冷声说,“都什么时候了,君灵月一个女人就把那么多兵给镇住了!你父皇还想当个慈父不成?可笑!”君紫璋微叹,“父皇素来最爱面子,又真的很疼九妹,所以一开始就放话说不准伤了九妹,白璠那个废物哪里敢轻举妄动?不过请放心,这次父皇绝对不会因为任何人放过容家的,九妹进宫,定会被强留下,甚至可能被父皇反过来利用对付容家。”青魅冷哼,“最好如此!”君紫熙和陆哲前后脚过来,陆哲说他暗中进宫查探,君兆麟训斥了君灵月,让她不要再管容家的事,然后命白璠继续之前的剿灭容家行动。青魅笑了,“一切尽在意料之中。接下来就等着容家人逼急了把君兆麟杀了,到时候,君紫钰君紫琎的死都算在容家人头上,君紫璋你就可以顺利上位了!”“托主子的福。”君紫璋敛眸微笑,胳膊却“不小心”撞落了之前被他放在桌边的茶杯。这声主子,他再也不想叫了!青魅端着酒杯,仍在得意于计划的顺利时,只听一声脆响,身边三个人陡然跃起,朝着她攻了过来!变故发生在一瞬间,君紫璋正面抓住了青魅持剑的右臂,狠狠一拧!陆哲袖中飞出一根丝线,缠住了青魅的脖子!而君紫熙无声无息地用一把尖刀抵住了青魅的后心!三人之中,陆哲实力最强。若说青魅的实力,不在陆哲之下,但可惜,她毫无防备,又离得太近,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而青魅因为将她的外公韦鹤也当做奴仆来看待,不让韦鹤明着出现,所以等韦鹤现身的时候,已经晚了。胳膊被生生拧断,青魅一声惨叫,额头冷汗直冒!“主子,别乱动,不然,你这么细的脖子,一不小心,就断了。”陆哲笑得邪肆。而背后君紫熙将手中尖刀往前一推,已刺破青魅的衣服和皮肉。青魅的面具掉落在地上,露出右侧脸颊被雪貂抓伤的三道血痕。而她此刻面无血色,眸光阴鸷得像是要吃人,咬牙切齿道,“你们,找死!”韦鹤厉声说,“放了魅儿!”“这位,可不要轻举妄动。你再敢往前一步,我就割了她的脖子!”陆哲冷笑,“青小姐,我数三声,让你的属下全都出来,否则,我先割了你一只手,让你变得跟我一样。三,二……”暗地里正准备去抓君紫璋妻儿的两个高手,立时便犹豫起来。“青小姐,我今日见过你的两个属下,如果出来的人少于两个,后果自负。”陆哲说着,收紧了自己手中的丝线,青魅脖子上出现了一圈血痕,她身子禁不住微微颤抖起来,“都出来!”白日里跟陆哲交过手的两个老者也现身,出现在韦鹤身后。“这里太闷,我们换个地方聊。”陆哲跟君紫璋和君紫熙交换了一个眼神,押着青魅要往外走。这让本来打算偷偷从怀中掏迷烟的韦鹤只得默默地退出去,不敢轻举妄动,因为陆哲一直死死地盯着他。到了院中,陆哲三人押着青魅,站在了上风口,示意韦鹤他们三个保持两米距离,迎面站在下风口。韦鹤心中一沉,发现做主的人变成了陆哲,而陆哲远比他和青魅以为的要精明!位置一变,就杜绝了韦鹤偷偷放毒的可能!因为他不能未卜先知服下解药,要用毒就得保证自己没事,放倒对方,因此,在室内的时候,韦鹤三人站在随时可以离开的门口是有利地势,到了室外,他们处于不利地势,再用毒烟,只会毒倒自己!“就这三个?”陆哲表示怀疑。“没有别人!”青魅厉声说。陆哲冷笑,“就带三个人,就敢来东明国兴风作浪,真是胆色过人。不过,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是你们之中的哪个,杀掉了苏默?”青魅面色一僵,没有逃脱陆哲的眼睛,陆哲眸光一缩,“看来另有其人。我就说,能把你爹弄死的苏默,怎么可能会被你那么轻易杀掉!让杀苏默的人出来,否则……”“他不在这里!”青魅厉声说。陆哲眸光微闪,并未继续追问,而是看向了韦鹤,“把你身后那两个杀了!”青魅眸光一厉,“你们去,杀了陆哲的妻儿!”她也意识到,原本一切顺利的事就是在遇见陆哲之后变得不对劲,他表现得比君紫璋和君紫熙更恭顺,实则更难掌控!那两人正要离开,陆哲手起刀落,削掉了青魅的一只耳朵,冷笑连连,“你们多走一步,我就割她身上一块肉!不信,试试!”“站住!”青魅面色扭曲。她不想变成残废怪物!“陆哲,别忘了,你们都中了毒,除了我,任何人都没有解药!”青魅咬牙切齿。陆哲不以为然,“竟然真没人再出来?就带三个人?呵呵,你这么脑残,却这么自信,我很佩服。你,把身后那俩杀了!”最后一句话,陆哲是对韦鹤说的。“快点!不然……”陆哲眸光邪佞。韦鹤猛然转身,一剑刺入了其中一人的心口,另外一个人也没有要跑的意思,仿佛已经成了不会思考的傀儡。片刻后,两个武功高强的老者都死在了韦鹤剑下,他冷冷地看着陆哲,“你们到底要如何?放了魅儿,我给你们解药!”“解药在你那儿?那就交出来吧,三

seqingzonghe

息时间,不然,我割了她另外一只耳朵。”陆哲冷笑。韦鹤脸色难看,“你们放了魅儿,我就给解药!”“那就是谈不拢了?”陆哲轻哼,手中的刀挥向了青魅另外一只耳朵。“住手!”青魅尖利的声音透着恐慌,“外公,把解药给他们!陆哲,你放了我,我帮你坐上东明皇位!”青魅显然尚未失去理智,最后一句话,就是赤裸裸地挑拨离间了。君紫璋和君紫熙都在,怎么就轮到让陆哲当皇帝了?青魅这话一出,君紫璋和君紫熙的脸色都变了。陆哲冷哼,“三哥,不要听这个贱人挑拨。我就算想当皇帝,也没有资格,无法服众。不如这样,你们进宫去解决皇上,三哥可以开始准备登基的事了。我来审问这两个贱人,看他们背后还有什么人,有消息会立即通知你们。”青魅突然冷笑,“陆哲,你跟你表妹容元秋是一伙的!让他们俩进宫?是准备好陷阱,杀了他们吧?”君紫璋看向陆哲的眼神已经多了几分怀疑,陆哲手中的刀直接刺入了青魅的肩膀,看着韦鹤说,“把你自己的手筋脚筋挑断!或者,我割她一块肉你吃下去!”韦鹤看着青魅,神色一变再变,猛然转身跃起,用最快的速度跑了!青魅不可置信地看着韦鹤眨眼功夫消失的背影,恨得牙齿打架。这对祖孙,原本就面和心不和。韦鹤从一开始就想自己做主,可青绝活着压制他,青绝都死了,他一把年纪却被青魅一个黄毛丫头呼来喝去,跟个奴才一般。碍于青绝给青魅留下的一群高手,韦鹤不得不低头,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原本就不多的祖孙情也被消磨得差不多了。这次来东明,他们的确没有带更多高手,因为那些人被青魅安排到了别处。按照原来的计划,鬼道人出手除掉最厉害的敌人苏默,青魅控制青绝的秘密徒弟来达成目的,本已胜利在望。其中的变数,就是突然冒出来的陆哲。事到如今,韦鹤不可能为了青魅把自己给废了,那样就彻底完了,只能生不如死。大难临头各自飞,他顾不上青魅了,也没打算去抓陆哲或者君紫璋的妻儿来救青魅,因为风险太大。“三哥,七弟,如果你们怀疑我别有居心,那好,我退出。”陆哲拔刀,又收了青魅脖子上的丝线,退后几步,“这个贱人交给你们,皇宫里接下来要怎么做,你们随意。需要我帮忙,尽管吩咐。”君紫璋见陆哲如此乖觉,面色稍霁,“是这贱人挑拨,我没有怀疑你。我得立刻进宫,这贱人就交给你审问。老七,你是想跟我一起进宫,还是留下帮陆哲?”君紫熙看了一眼皇宫的方向,做了一个抹脖子的手势。君紫璋会意,“好,我知道你恨父皇,想手刃他。既如此,我们一起去问问父皇,同样都是他的儿子,为什么那样偏心!”陆哲一掌劈晕了青魅,目送君紫璋和君紫熙离开,他也提起青魅消失了踪影。“这是送给表妹的礼物,至于苏默是死是活,是谁杀他,你们自己问吧。”陆哲将昏迷的青魅扔向容元朗,转身就没影了。天色将明的时分,青魅幽幽醒转,看到了一个并不陌生的人,坐在不远处,眸光冰寒地看着她。是已从宫里回来的元秋。“苏默呢?”元秋冷声问。青魅一只耳朵没了,脖子上,肩膀上都在流血,眸光阴鸷地看着元秋,面色扭曲地笑了,“陆哲那个残废,真是你的人啊?苏默才走两天,你就跟表哥勾搭上了,真是好本事!”“苏默呢?”元秋重复了一遍刚刚的问题。青魅冷笑,“死了。”“怎么死的?”元秋的面色和声音都越发平静。“我杀的,你想不想知道他的尸体在哪里?”青魅死死地盯着元秋,想看到她紧张失态。但并没有。元秋起身,从桌上拿起一个药瓶朝着青魅走过来,俯身,捏住她的下巴,将药瓶中浑浊腥臭的液体倒入了她的口中。青魅瞪大眼睛看着元秋,但她已经被废了,根本无力挣扎,感觉有一股冰凉的液体滑过喉咙,然后,五脏六腑,由内而外,全身都开始发痒,痒得蚀骨挠心……“药效一个时辰,只是跟你打声招呼,让你清醒一点。”元秋低头看着想要强忍着痒意不去抓挠的青魅,声音淡淡的,“到时我再来问你,你想好怎么回答我。如果你说苏默死了,告诉我是谁杀的,怎么杀的,尸体在哪里。作为青绝的女儿,你愿意为了某个人去死,那你现在咬舌自尽,我不拦着。如果你还想活着,又不愿说实话,那就试试,是你的嘴更硬,还是骨头更硬。”:。:

动漫关键词:

很赞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