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白洁少妇 校花露营被弄得欲仙欲死

兴尧2021-01-11 11:02:05【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夜,沐城,漳水北岸!冷风掠过,黑云弥漫而来,遮盖住漫天星辰。连绵数里的营帐,仿佛是被黑暗所吞噬,这似乎是一个令人不安的夜晚。然而,沉睡的将士们,却发出如雷般的酣睡声,似乎犹沉浸在

夜,沐城,漳水北岸!冷风掠过,黑云弥漫而来,遮盖住漫天星辰。连绵数里的营帐,仿佛是被黑暗所吞噬,这似乎是一个令人不安的夜晚。然而,沉睡的将士们,却发出如雷般的酣睡声,似乎犹沉浸在美梦当中。在茫茫黑暗里,只有中军大帐,才透着一抹微弱的烛光。这是镇南军统领顾南平的帅帐,此时他却并没有休息,手持一卷兵书俯身在帅案前,映着那烛火炳烛夜读。“砰!”忽然,在他头顶的上空,有一道寒光破开军帐,就好像鱼钩勾住鱼嘴般,一下子便就勾住这位统领的脑袋。“咔嚓!”一声奇怪的声响传来,那脑袋便立即离开脖子,伴随着那寒芒冲出在军帐外,消失在茫茫夜色里。没有血光,也没有惨叫声,诡异般的平静。军营大帐,还是那般的模样,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在此同时,离着军营大帐不远,便是滔滔江流的漳水。夜色下的漳水,也被黑云所笼罩,景致变得模糊起来。在黑暗里,一叶孤舟漂流而来,在船头坐着一位蓑衣老者端坐在船头,在他身旁放着一件鱼篓,显然是正在垂钓。“咦?”那蓑衣老者手中鱼竿一动,似乎鱼儿已然上钩,这让他眉头微蹙,似乎是颇为的不解。“顾南平的人头,可不太好钓?”声音是从船尾传来,那里隐约站着一个人,夜色里看得不是很分明,此人似乎背负着双手,傲然站立在舢板上,浑身透着上位者的气息,不过,从他的声音可以听出来,此人正是赵白鸽。五日以前,他们约定在此垂钓,钓的便是顾南平的人头。垂钓者,便是那蓑衣老者,即是大秦蓑衣公。“不!”这时,蓑衣公微微的摇头,蹙眉说道:“而是,太过容易,容易的……”说到这里,他的声音一顿,却是继续补充一句。“就像主动上钩的鱼儿。”一件太容易做到的事情,往往都会让人感到不安。而且,在这个世界上,也没有主动上钩的鱼儿。“看一看,不就知道了。”赵白鸽不由轻叹一口气,他知道顾南平并不简单,作为镇南军的将军,这世上想要杀他的人实在太多。他的人头,可不是那么轻易被拿走。不过好在,垂钓者技艺高超,而且出手的机会,也并非是只有一次。“砰!”那蓑衣老者扬起鱼竿来,顿时便有流光掠空而来,就此掉落在舢板上,被赵白鸽长袖一卷,顿时间便托在他的掌心上。在黯淡的月光下,这像是一颗人头。然而,也只是像。这是木头雕刻的人头,像是伟大的工艺品,看起来栩栩如生,像极顾南平的模样。“傀儡术?”蓑衣老者脸色难看起来,就好像戏弄老鼠的猫,却反过来被老鼠戏弄一般。被猎物戏弄,这是一种耻辱。“嗖嗖嗖!”也就在这时候,在寂静的夜空里,突然传来一阵破空声。苍穹夜幕,突然宛若烟花般绽放光芒,化为一道道白色流光,挟有无尽的森然寒气,朝着他们的方向倾泻而下。“这是……寒霜冰矛?”赵白鸽瞳孔不由的一缩,此时他完全看得出来,那一道道破空而来的白色流光,可不正是一杆杆寒霜冰矛?“哗啦!”那漫天的冰矛射在漳水里,顿时激起朵朵冰花来,无尽寒气似涟漪般扩散,足有五十丈宽的河面,顿时间便冻结起来。刹那功夫,滚滚而逝的河流,竟然化为死寂般的冰河。“轰隆!”马蹄声传来,大地都被震响起,似是有千军万马疾驰而来。“白鸽,你带来多少人?”蓑衣公满脸的苦涩,他的目光望向北岸军营方向,那里闪烁出一道蓝色光芒,在夜空里绽放而出,让人眼睛都有些睁不开。“十五万!”此时,赵白鸽也同样发现那道蓝光,神色变得有些诧异起来。“都带回去吧!”蓑衣公忽然站起身来,伸手的一抖鱼竿,叹然说道:“在顾南平的身旁,居然有此等高手设局,看来是老夫失算了。”“天玑府蓝光?怎么会是他?”赵白鸽满脸的铁青,眸子里涌现怒火,咬牙说道:“寡人,不甘心。”“快走吧!有老夫断后,他们追不上来的。”在说话的同时,蓑衣公伸脚踹翻身旁的鱼篓,上百条鱼儿扑下河去,宛若是嗜血的鲨鱼,破开那厚重的冰面,朝着漳水北岸涌去。“大哥,我们邯郸城见!”赵白鸽轻叹一口气,便就拔地而起,转瞬朝着漳水南岸消失。轰隆隆!便在这时候,上万战马疾驰而来,在夜幕下黑压压的一片,好像席卷而来的黑云般,踏在漳水冻结的冰面上。“噗通!”顿时间,冰面寸寸的破裂,上百条鱼儿狂涌出来,张开狰狞的牙齿,好像是凶残的鳄鱼般,朝着骑兵扑上前去,连人带马拖在冰冷的河水里。在凄厉的惨叫声,鲜血汩汩的涌出来,立即染红白色的冰面。“蓑衣公,你的原来名字,可是叫赵白阳?”却在这时,一道蓝色光芒掠空而来,化为一位体型高大的蓝袍大汉,负手屹立在漳水北岸的上空。“你的身份,早被刺血公子得知,还不束手待擒?”声音滚滚而来,化为蓝色的光芒,倾泻在那叶孤舟上。苦心筹划,毁于一旦!蓑衣公实在没想到

文学

,不问政事的刺血公子,居然早就识破自己的行藏?今晚的夜色,当真是令人不安啊!他不由的抬头仰望夜空,手中的鱼竿猛然抖出,一抹寒芒似电般的射出。蓑衣

huangse小说

公,原名赵白阳,在三百年以前,便是赵国的储君。然而,在忽然的某一天,他却永远的消失不见。白阳,他以白日的阳光为名,可却背负赵国强大的梦想,化身行走黑夜的暗影,从此永远失去白日的阳光。岁月不断沧桑残酷,漫漫寒夜黎明破晓,白日阳光终将洒落大地。那虚无的遥远,也将会变得触手可及,只要战斗继续,他心中未完的梦,也将无尽的延续。不惧黑夜,终将黎明!然而,在遥远的数千里外,有着同样夜色的大秦王城。有一个人,却害怕黎明的到来,那便就是秦王世子。可是,却没有人可以阻挡的,清晨的

狗狗x了我两小时

阳光可能会迟到,可却从来都不会缺席。今日的阳光,格外的清冷,便如同秦王世子的心。在秋风冷日下,一条偏僻的官道上,一辆孤零零的马车在前行,踩着雨后泥泞的道路,没有任何跟随的侍从,那匹马上只有一名御者。这御者,居然是秦王世子,当然在马车里面,此时也坐着有一个人,正是跟随王世子前往大楚的烈阳郡主。“大哥,父王当真要将我献给楚王?”此时,在马车里传来烈阳郡主的声音,平静的好像水面一般,听不出任何的喜怒哀乐。出生于王室家族的女人,本来就是联姻的牺牲品,在烈阳郡主出生以来,她便就接受这样的命运安排,所以她根本没有任何的抗拒。可只是没想到,她要嫁给的人,居然是一位有着沧桑岁月的老者。不过,在烈阳郡主看来,男人没有俊美和丑陋,有的只是弱小和强大而已。“小妹,楚王的修为惊世骇俗,乃万紫灵域不世强者,他修炼的是九幽寒冰诀,虽然楚宫三千佳丽,可最喜火属性功法的女修士,你应当是不会失宠的。”秦王世子满脸的苦笑,只觉得世事无常,简直是荒谬到极点。楚王这样的强者,原本就应该是他岳父,可现在居然成为妹夫?可笑,当真是可笑至极。“九幽寒冰诀?”马车里,那烈阳郡主似乎颇为心动,有些疑惑的问道:“大哥,楚王的这门神通,比起玄阴灭魂功,却是如何?”秦王世子顿时间一怔,像是听到什么笑话,发出一声不屑的冷笑声。“一个腐草萤光,一个皓月神辉,却是焉能相提并论?”顿时间,烈阳郡主默然无声,可是她的呼吸声,却是明显有些急促起来。没有人知道,她却是为何激动?“小妹,我们此行前往大楚,可不比在边荒灵域,行事切不可张扬,一切听从兄长的安排。”秦王世子轻叹一口气,他知道这位妹妹的禀性,暴躁的如同烈火般,行事无所顾忌,甚至说得上飞扬跋扈,当然在大秦国没有什么?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若有忤逆者,杀掉便就是。可在万紫灵域的大楚国,还这般锋芒毕露,必然会招来祸端。当然,烈阳郡主是聪明人,只要一点便透,便听到她语气郑重道:“大哥,你放心便好,小妹自有分寸。”秦王世子道了一声好,便就摇头叹气起来,此行他几乎可以都预料,注定是没有任何尊严的,可只要能在这残酷的修真界苟活,那些颜面却是算得什么?“走了,前面有人,还在等着我。”半晌以后,秦王世子伸手一拍,胯下那匹马便就嘶鸣一声,立即从地上掠空而起,拉着马车风驰电挚般远去,转瞬消失在天际的尽头。

动漫关键词:

很赞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