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杂烩大乱炖目录 夫妇野外交换全过程

驿路羁旅2021-01-10 16:14:15【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自崇明岛出东海,往中土,东瀛,三韩交汇处,往来八百里,茫茫水域中心处,便是蓬莱仙山所在。千余年前,这座仙山是立于海域之上的,但随着末法天劫到来,仙山也如仙灵时代一样消散去,但它还在

自崇明岛出东海,往中土,东瀛,三韩交汇处,往来八百里,茫茫水域中心处,便是蓬莱仙山所在。千余年前,这座仙山是立于海域之上的,但随着末法天劫到来,仙山也如仙灵时代一样消散去,但它还在,只是不知道被藏在了什么地方。张莫邪告诉沈秋,他曾在东海寻找到,也曾寻到蓬莱踪迹,但有护山大阵的保护,就算是武艺强如张莫邪,也无法进入蓬莱当中。换句话说,只要蓬莱贼子一直苟着,江湖人就算再怎么愤恨,也没办法杀上仙山,求得公道。不过,天无绝人之路。搬山君也对沈秋透露过,在深海之下,蓬莱固然可以长久隐藏,但想要启动万灵阵,仙山就必须重新现世。覆盖中土天下的阵法,有非常精密的设计,容不得一丝一毫的差错,作为天下阵眼所在,这座仙山需得被移动到特定的位置上。再以天下地脉作为灵气承载,最终实现灵域降下。是的。这座仙山,是可以自由移动的。东海水域上,庞大的黑色铁舟,被四条如蛟般的怪蛇,以锁链牵引,在海面上飞速行进,就像是冲浪一样,沉重的船身无有一丝颠簸。蓬莱在这艘古朴的铁舟上,以灵气驱浮空阵法,让这铁舟距离水面有近十寸距离,像是贴着水面飞行,在海面上拉出一条长长的白色水痕,如要分开大海。整体又像是个大号的气垫船,但没有那么大的噪音。拉船的这几只怪蛇,如当时在齐鲁,被山鬼斩杀的怪蛇灵兽一样,有御水之能,它们所到之处,翻滚有波涛的海面,会变得平静下来。速度很快。虽不及音速,但也已远超寻常海船。八百余里的远行,估计能在一天之内走完,这一幕让江湖客们啧啧称奇,如张岚这般浪荡的,还有心思在铁舟中来回游走,就如看西洋镜的洋玩意一样。在武林江湖里,就算是手段最巧的墨家人,也做不出这样的陈设。但更多的人,却不如张岚那么没心没肺,他们大都待在自己的舱室中,要么闭目休养,要么就在思考即将到来的事。“排场倒是大得很。”铁舟最上层,阳桃背着古朴的琴盒,拄着桃木棍,站在舱室边缘,自窗户眺望前方如游龙戏水,还偶尔彼此争斗的四条蛟蛇。他对舱室中的其他人说:“一出手,便用这仙道造物,辅以灵兽现身,给我等武者一个下马威。莫说旁人,就算是老夫,在看到这大铁船被怪蛇从海底拉上来的时候,心里也是愕然的很。诸位怎么看?”舱室中的其他人没什么看法,五九钜子这会并不在这里,作为一名墨者,他对这艘铁船已是见猎心喜,刚上船,就去四处查看机关原理。而剩下的,留在此处的,要么是性子恬淡,不理会这些花里胡哨。要么就是见多识广,比如沈秋,稳稳的坐在椅子上,和对面的阿青品着上好的茶水。他对于这艘铁船刚出时的姿态,还有些惊讶,但很快就心无波澜。这等造物,对武林中人来说,确实是个西洋景,但于他而言,就有些不太够味,不过是几千斤的铁

玩遍火凤凰队员

浮在水面罢了。他还见过近十万斤的铁块,不加任何仙道阵法,就可以在万米高空飞行万里呢。不仅见过,还亲身体验过。和那种经历相比,这被蛟蛇拉得飞快的大铁船,也就这样了。沈秋此时更关心的,是另一个问题。他喝了口茶水,看向阳桃,说:“掌教,我有一事不明,你圣火教这些年低调的很,把我家诗音掳去之后,一直在尽全力使圣火繁荣,以诗音来信所说,在她操持之下,那圣火已近百多年前的规模。差不多也算是到全盛了。沈某曾以为,掌教要以这圣火,搞出些大事情,但没成想,今日掌教却破天荒的,跑来凑蓬莱这个热闹。还与我们站在一起,对抗蓬莱贼子。我感谢掌教相助,但这到仙山之前,还望掌教给我解惑,你为何要这么做?咱们之间,远算不上是朋友吧?”“呵呵,诗音告诉老夫,你沈秋喜欢多思多想,现在看来,果真如此。”阳桃倒是因为沈秋的质疑而生气。他依然维持着那慢悠悠的姿态,双手拄着桃木棍,眺望远方海景,语气温和的说:“说实话,老夫其实真的并不在意这蓬莱人,在江湖天下搞风搞雨,他们将带来的是一种变革。老夫很欢迎变革到来。若是天下之事,一成不变,老夫与圣火教期待千年的光明世界,又该怎么到来?任何变革,都是契机。可惜,观蓬莱所行所作,见他们所想所思,其作为实在不像是我教中光明预言,所昭示的新世界。你说的不错,老夫你等不是朋友,还有些龃龉。但若是,你们这些反抗者,真能带来光明世界降临,那莫说要老夫摈弃前嫌,和你们做朋友,就算是要老夫自刎于你等身前,也并非不能商量。”说到这里,阳桃停了停。他回头看着沈秋,认真的说:“老夫从未想要加害你等,这一生所行所作,也和正邪无关,驱使老夫行事的理由,永远只有一个。若是某件事可以推进光明世界到来,那么老夫定要去做。若有些人,会阻碍光明世界降临,那么老夫拼死也要除去他们!这就是为什么,老夫会去苏州,老夫会去金陵,老夫蛰伏数年,又突然在此现身...你等这些没有信仰的人,是无法理解老夫的想法的。也不必努力去理解这些,你说老夫此次相助你等?错了。老夫不帮任何人,只是和你等同行,能让老夫所期待之事降临罢了。”沈秋抿了抿嘴。这一席话,让他感觉不太舒服,虽然阳桃面色淡定,口说平凡之语,但其内意味,却真的是常人无法理解。不过他也算

邱淑贞三级

是有些明白,这位狂信徒掌教的行事规则了。几息之后,他又问到:“那当年,张莫邪请你入魔教,你答应的那么爽快...”“教主向老夫承诺过,随他走,便能看到光明世界。”阳桃补全了沈秋的后半句话,他的目光,也落在了沈秋手腕的剑玉之上,他说:“老夫当时,对教主将信将疑,但我最终信了他,因为在老夫的人生中,从未见过如此奇异之物,不惧圣火焚烧。或许,这就是老夫苦等的,可以带来光明世界的钥匙。”沈秋和阳桃的对话,也被舱中其他人听到,阿青看向阳桃的眼神,越发古怪,方才她所见阳桃和瑶琴的对话,本以为这个老头是个儒雅之人。但现在看来,这老头就是个十足的疯子,只是看上去像是正常人。而黄无惨则开口说道:“但掌教,你来此地,为求光明世界降下,可惜此行凶险,只要一招之差,没准就会身死道消,若你死在这里,那就算你期待的光明世界最终到来,又有何用呢?”“只要它来!”阳桃伸出左手,放在右肩处,轻声说:“我圣火教历经千年,初心未改,一代代的掌教和信徒,为延续圣火付出全部,前辈所行乃如光耀,指引我大步向前。只要它来,那老夫死便死了,又有何妨?只要光明世界降下,凡我圣火信徒,都能得到纯净的净土永生,永远沐浴光辉,不染尘垢。圣火熊熊,焚我残躯,圣火煌煌,予我光耀。”这一番回答,让包括沈秋在内的所有人,都有些沉默,这阳桃,不管行事如何,如今看来,果真是个纯粹之人。在眼下这情况下,他已完全必要说谎了。这就是他心中所想。“掌教讲究,在下佩服。”沈秋与这狂信者,有些无话可说,便只能双手抱拳,敷衍一句。谁料话音刚落,阿青便霍然起身,手中青玉竹扬起,直指眼前,下一瞬,便有紫光乍现,在所有人愕然的注视中,一道旋转的紫色光幕,于船舱中亮起。就像是一道门被推开。随着轻盈脚步声,以白熊大氅裹住躯体,带着面纱的桐棠

文学

夫人,从那光幕中走出,手中还抱着一只油光发亮的大橘猫。那猫现身的瞬间,正在下舱巡游的张岚怀中的白灵儿,顿时一个激灵,从张岚怀中跳下,驾驭着风往上方舱室冲来,急得张岚跟在身后,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夫人?”除了沈秋之外,其他人纷纷起身,阿青更是愕然出声。他们都是见过桐棠夫人的,只有沈秋没见过,不过他认得那只大橘猫,那是张莫邪随身的灵兽,也能猜出眼前这位风华绝代的女子的身份。“唉,我本来不打算来的。”夫人摆了摆手,示意其他人不要在意,她说:“只是拗不过哥哥,差我前来帮你们。”“夫人之前是在昆仑吧?”阳桃眯起眼睛,看着夫人身后化作光点消散的紫色流光,这等神异,绝非常人可得,夫人武艺虽高,还精通奇蛊,但也从没听说,夫人有修仙的法子。老头的目光,便落在了夫人怀中那摇摆着尾巴,一脸慵懒的大橘猫上。他说:“从昆仑,到东海,竟能一瞬跨越万里之遥,老夫之前还被蓬莱这么点微末手段迷了心智,现在看来,夫人才更像是真正的仙家仙子。”“哟,多年不见,阳桃掌教还是这么会说话。”夫人轻笑了一声,她和阳桃算是老相识了,此时正遇了好事,自然心情极好,整个世界都美丽的很,就连眼前这老头子,似乎都感觉顺眼了很多。“你去哪啊,你回来啊,听话!”随着张岚的喊叫声,一道巨响,这上层铁制的舱门,被小白猫两爪子撕烂开,它发出软糯的鸣叫,驾着风飞奔几瞬,语气欢愉的,闪身扑向夫人怀中的大橘猫。但随着紫光一闪,满头欢喜的白灵儿扑了个空,它一脸茫然的躺在夫人怀里,而大橘猫,则已挪到了沈秋肩膀上。这反应,像极了快被熊孩子逼疯的无奈父母,而这大橘猫,每次见它,都能给沈秋带来强烈的既视感。这家伙太胖了,和一只叫卡菲的家伙好像。“喵呜”白灵儿见母亲如此躲它,就如被遗弃一样,发出楚楚可怜的叫声,又从夫人怀中起身,朝着大橘猫追去。一白一黄,一大一小,两只猫儿一个驾着风,一个用神异手段闪来闪去,把个并不大的舱室,搞得一团糟。但最终,也不只是大橘猫玩累了,还是不忍心,被白灵儿追上,腰上绑着蝴蝶结的小白猫,就像是回到了温暖的窝里。趴在大橘猫毛茸茸的背后,还蹭着小脑袋,两只眼睛眯成一条线,别提有多么舒适了。而大橘猫,则是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这幅姿态,那有一丝一毫万妖之母该有的威风煞气?“这是...妖?”阳桃亲眼看到了这等灵异,他眨了眨眼睛,看着怀抱两只猫的沈秋,他说:“老夫向前见教主,也是抱着它,莫非教主这些年,一直在与妖为伍?”“呃,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确实如此。”沈秋回了一句。他看着怀中大橘猫,又想到它这瞬移万里的能力,一个想法突然不可抑制的,在他脑海中呈现出来。“诸位先陪夫人聊一会,沈某去去就来。”沈秋脚步踮起,飞掠出窗户之外,抱着橘猫和白灵儿,在铁船上几次借力,便跳上船舱顶部。他盘坐在那里,任由海风吹拂,从袖中取出总是随身携带的鹅毛笔和小瓶的墨汁,又撕开袖口,在其上唰唰写了几笔。他将那写满了字的布条卷在一起,在大橘猫脖子上的项圈处绑紧,那橘猫就蹲在沈秋身前,背负着享受亲情温暖的白灵儿。它歪着脑袋,一双大眼睛盯着沈秋,眼神中尽是智慧的流光。“把它带回去,给张莫邪。”沈秋对橘猫叮嘱说:“让他看一看,想一想,或许,若足够幸运,我们可以一次解决,两个麻烦!”

动漫关键词:

很赞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