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人妻人妇200篇 交换交换乱杂烩系列

白色十三号2021-01-10 08:00:49【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初冬的天气不算寒冷,吕冬和李文越走进村里,从大槐树那里上了河堤,粗壮的槐树底下,刚换的青石围栏,上面写着“镇河古槐”四个大字。围栏是七叔带着人修的,所以上面刻着一条条蛇,还有

初冬的天气不算寒冷,吕冬和李文越走进村里,从大槐树那里上了河堤,粗壮的槐树底下,刚换的青石围栏,上面写着“镇河古槐”四个大字。围栏是七叔带着人修的,所以上面刻着一条条蛇,还有人首蛇身的妖怪。在吕冬的努力下,吕家村一个个流传在村民间的故事,正在通过各种方式,走进现实当中。其中包括七叔编造的。在“镇河古槐”的背面,雕刻着一行行小字,这是一个关于古槐镇河妖的故事。走到北边三角大坝,站在高出地面的河堤上,举目望去,即便在这冬天里,吕家村仍然一副忙碌的景象。北边的食品加工厂,送货拉货的货车往来不断;西边的工地上,各种大型施工机械正在轰鸣;脚边的河道里,河水早已干枯,县里清淤的队伍施工作业。李文越看着河道里面,说道:“咱村变化真快。”吕冬说道:“以后争取一年上一个大台阶。”来到这个没人的地方,李文越显然有话要说,俩人打小一起长大,从育红班到高三又是同班同学,说是堪比亲兄弟不算夸张。“以前,光知道读好书,考个好大学,就能有出息。”学霸如同李文越,也有烦恼:“打98年夏天开始给村里帮忙,后面又到厂里打工,接触的社会多了,才发现不是这个样。”吕冬应

全彩 列车到站之前无法停止

一句:“好大学,会有一个高起点。”李文越扶了下眼镜,说道:“社会经验也很重要。冬子,要说我这几年最大的收获,不是学到多少课本上的知识,而是初步认识到社会是个啥模样。”吕冬开句玩笑:“文越,比起你的同学,你毕业就赢了一半。”“何止一半。”李文越一点都不笨,但凡学校放假,吕振林就拉他去厂里帮忙,各方面都接触都了解,一些关键的商务活动,还专门带上他,为的是什么?或许开始时有点迷惑,这两年下来,已然看得清清楚楚:“冬子,村里厂里的事,这么长时间下来,我不说摸得一清二楚,但也搞清了个大概,如果我毕业回村里,进村里的厂子,起点比一般同学高了不止一半。”基层的情况摸得门清,又是吕振林重点培养对象,李文越毕业进厂,自然不用从基层干起,肯定直接进入管理岗位。吕冬明白发小想要跟他拉的事是啥了。李文越看着一

文学

辆机动三轮车爬上河堤,等突突的发动机声小一些,说道:“还有一年半,我就该毕业了,想要早点实习的话,明年下半年就能从学校里出来,我又到了该做选择的时候。”他话不停:“我爸的意思,想让去考公务员,进公家单位,让我光耀门楣。三爷爷这些人的意思,估计你也看到了,想让我进厂里上班……”能听得出来,李文越还在犹豫。吕冬说出其中的一个关键,李文越忽略或者说没太重视的关键:“文越,先别管其他人,把山叔和三爷爷暂时放在一边,你好好琢磨琢磨,你……是咋想的?”“我?”李文越顿了顿:“我是咋想的……”吕冬没有说话,只是等在一边。尽管看得出李文越的个人倾向,吕冬却不想直接说,这种事还要李文越自个做决定。李文越干脆蹲下,安静的看着河道,暂时没说话。过了好长时间,李文越才说道:“冬子,不止是我咋想,还有袁静。”吕冬想到袁静的家庭背景,问道:“我听说袁静的父亲是咱们县统战部的袁副部长?”李文越因为时常要到厂里兼职和帮忙,没时间混学生会,但也知道统战部副部长是啥职位,说道:“是!袁静以前没仔细说过,我也没好好想过……”他直挠头:“起初,我就觉得爱情是两个人的事,随着见识越多,越发现这种想法不靠谱。”吕冬笑笑:“或许爱情是两个人的事,婚姻却是两个家庭的事。”李文越笑了笑,说道:“看到你和黑蛋,特别是你和黑蛋各自对待两边家里,我才想通这一点。”即便再学霸,李文越终归是个没有这方面经验的学生:“想到了,却也没法割舍了。”吕冬拍了拍他肩膀:“你啊,死心眼一个。”李文越故意说道:“还不是你影响的?”两边家庭的差距实实在在,无法忽视,袁静家里具体啥情况,吕冬不了解,李文越问过袁静,袁静有些愁得慌。吕冬问道:“袁静毕业进公家单位?”“是,她爸都安排好了。”李文越缓缓说道:“袁静不敢违逆她爸的意思。”吕冬一听就觉得,这事可能有些麻烦了。李文越突然问道:“冬子,咱们吕家食品有限公司,在青照县属于哪一等级?”吕冬笑了:“能到你毕业的时候,估计是全县最大的民营企业之一,这一点问题不大。”比起吕氏餐饮公司,吕家食品有限公司受到的扶持力度更大,发展速度也更快,像袋装食品和炒货一类的,不用到处开店,可以走经销商路线,早已通过超市和经销商走出太东,进入了周边几个省的市场。目前青照最大的民营公司的北边化工工业园的树脂厂,吕家食品公司有一个省会城市的政策扶持,正在迎头往前赶。李文越又问道:“如果我去公家单位,是不是从基层做起?”“可能入职级别高一点,从基层开始免不了。”吕冬跟单位部门打交道多了,也了解一些情况:“咱们青照属于太东,这边很传统,其中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论资排辈,资历是往上升的重要一环。”李文越说道:“我没背景,没资历,估计往上升不容易。”吕冬没有多说,如果李文越想走这条路,他倒是多少能帮一些忙。但公家单位有公家单位的规则,有些事不是那么容易的。总不能去做违法的事,那是害李文越。“我想明白了。”李文越笑了,笑得很灿烂:“我毕业回来。”吕冬看向李文越,李文越说道:“我好几次想过进村里的公司,但我家里……这下好了,我下定决心了。”听到这话,吕冬也不算意外,李文越不排斥,甚至假期主动到村里帮忙,从这一点上就不难看出,李文越心里倾向于回村里的公司。但青照那种“千好万好没编制好”的普遍性思维,也对他有影响。吕冬说道:“你可是咱们村第一高材生,回来也好,咱们村也需要新的力量加入。”李文越却说道:“我要做的不好,你得给我及时指出来,我空有理论,经验不足。”吕冬笑起来:“咱兄弟俩,谁跟谁。”“对。”李文越不用跟吕冬客气,立即给出了个难题:“等毕

五个男人一起上我的经历

业以后我请袁静家里吃饭的时候,你得去帮我当陪客。”吕冬一口应下来:“没问题!”俩人说了一阵,太阳偏向西边,刚准备下去,吕兰兰提着小桶,拿个小铲子,从下面爬上河堤。“冬哥,文越哥。”吕兰兰笑眯眯的跟俩人打招呼:“你们咋在这。”李文越实诚:“跟你冬哥说点事。”吕冬看到吕兰兰手里的小桶和铲子,问道:“兰兰,你这是准备干啥?”吕兰兰指了指河道里面:“去挖泥鳅,下面小挖一动,藏在泥里过冬的泥鳅全都挖出来了。”说到吃的,小姑娘眼睛都在放光。吕冬看一眼河道里面,说道:“你自个小心一点。”“我就跟在车远处,挖挖小挖挖过的地方,不往跟前凑。”吕兰兰说道:“本来跟钉子说好一起来挖的,小学校新来的校长,给五年级增加一节课,下午放学晚了。”李文越说道:“咱村这些皮猴子,是该找个严点的校长好好管管,尤其钉子,不好好学,将来怎么考高中。”吕兰兰去台阶那边:“我不跟你们说了,赶紧挖一些回去,我妈去买豆腐了,准备做七叔说的那个泥鳅钻豆腐。”吕冬摆摆手:“去吧。”吕兰兰下去前,又问道:“冬哥,你吃过没?好吃不?”吕冬说道:“挺好吃。”这不是七叔发明的,而是沿河的一道名菜,泥鳅放水里加香油吐泥,放锅内佐料豆腐一起煮,水先热而豆腐还凉,泥鳅就会钻到豆腐里,等到做熟之后,泥鳅就露着个尾巴在豆腐外面,吃起来味道很不错。回去的时候,吕冬又跟李文越说起一个事,让李文越回头帮忙查查资料,好写一份申请,前两天跟杜小兵他爸杜大海吃饭的时候,杜大海说到一个事,准备联合部分人,将吕冬提名到泉南证携里面。严格说起来,这事不算难,于占龙那边的马姨,虽然人在妇联任职,但也有个证携委员的身份,两边打个招呼,挺好运作。最大的障碍,其实是吕冬的年龄,过了年才二十一,在论资排辈严重的公家单位,岁数实在小了一些。按照杜大海的说法,今年先试试看,不行过两年再来就是了。

动漫关键词:

很赞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