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人妻人妇200篇 乱来大烩杂小说

赵子曰2021-01-09 18:50:22【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薛猛被擒,薛虎子、薛罗汉等忧其安危,不敢进战,只好投降。王舒望等二十余牡丹骑,押着薛猛以下四百余数的薛氏宗兵,施施然返回獂道城外,这且不说。只说獂道城外的秦营,就在王舒望擒获

薛猛被擒,薛虎子、薛罗汉等忧其安危,不敢进战,只好投降。王舒望等二十余牡丹骑,押着薛猛以下四百余数的薛氏宗兵,施施然返回獂道城外,这且不说。只说獂道城外的秦营,就在王舒望擒获薛猛的前后,曹惠不愧曾为太马五校尉之一,披重装,策甲骑,譬如铁猛兽,身先士卒,攻破了秦营北门,入到营中,他与麾下的甲骑纵横践踏,北营的秦军兵士死伤无算;东营亦於此后不久被定西兵攻陷。北、南俱陷,眼见是无力还天了,身在中军的秦广宗无奈之下,唯有宵遁。因为营东已失,故他是从南门出的营,出营里许,转往东南行。这个时候,跟在他身边的兵士,加上他的从吏,总共不过三二百人。秦广宗边往东南边的中陶县逃,边忍不住回顾失陷的营垒,并一再抬眼仰眺於夜色下黑沉高耸、此刻火光通亮的獂道城墙,他失魂落魄地说道:“怎么就搞成这个样子了?”“是啊,明公!怎么就搞成这个样子了?”“明明白天我军攻城时候,獂道几为我军拔,胜利已是再望,怎么一转眼就成这个样子了?”“是啊,明公!怎么一转眼就成这个样子了?”“唐千里!唐艾!唐千里!”秦广宗想起曹惠攻营时,其部下将士尝数次呼叫,说什么自己中了唐艾之计,唐艾其实没死,所以佯死者,正是为了诱他轻进深入,现在想来,这话料是不错,他略回过神来,咬牙切齿,痛骂道,“孺子欺我!居然用诈!如此欺我!”莘迩若是在此,听到他的这话,促狭心如果上来,少不得,会给他添上四字:“不讲武德!”但临敌交战,本就是敌我双方斗智斗勇,智不如人,再是痛骂,亦无济於事。“是啊,明公,居然用诈,太过分了!”闻报营寨遭袭的时候,秦广宗已出了一身急汗,营破逃窜,一路上越发汗水淋漓,这会儿逃出得远了,行速渐慢,汗水稍下,夜晚的春风虽暖,吹拂到身,不免觉有凉意,同时,逃出生天以后,情绪也渐渐没那么惶促,这场战败会给自己带来什么?针对於此的

文学

深忧和惧怕,顿然浮了上来,一股更深的凉意,换言之,甚至可以说是彻骨冰冷的寒意亦不禁充盈遍体。“这可怎么办?”唐艾如果没死,那么轻进深入的就不但是自己,还有蒲獾孙,自己败於獂道,蒲獾孙在襄武正面对敌唐艾,想来只会更加落不到好,这也就是说,此战,不止自己败了,还因为自己“谎报唐艾被刺”,将会牵累到蒲獾孙。左思右想,上回南安之失,孟朗或可保住自己,这一回虽无失地,然牵连到了蒲獾孙,一旦引致蒲獾孙的暴怒,只恐怕孟朗也会无能为力了。秦广宗再次喃喃说道:“这可怎么办?”“是啊,明公,这可怎么办?”从行於秦广宗马边的七八个州府从吏、部队军吏,无不沮丧,没人说话,只管闷头前逃。闻得秦广宗自言自语的话声,时而有人偷瞧他一眼,见他呆坐马上,也不知一个人在说些什么,听到偶有“是啊,明公”几个字从秦广宗口中传出,便有人心道:“使君的癔症又发了!”秦广宗忧心忡忡,众人奔逃不歇,一路奔出十余里地。天色将明,道边有个村落,众人饥渴难耐,因见后头并无定西的兵马追来,就暂停驻,分了数十兵进去,却那村中的百姓为了避战,早就逃去了附近的山中,村中不见人烟,户户家徒四壁,什么东西也没找到,只得去那村边地上,拔了些青苗、寻了些野菜,混乱做了一锅菜羹,先呈给秦广宗了份,余下的大家分了,吃了个狼吞虎咽。吃完,接着逃命。快到傍晚时分,中陶县城在前了。秦广宗命两个从吏,带上一队兵士,去城下窥探。不多时,两个从吏回来禀报,城中挂着的还是秦军的军旗。秦广宗这才前至城下,唤守将相见,果是他先前留下驻守此城的那将。——却是郭道庆可用的兵力确实不足,诱敌深入以后,昨夜袭击秦广宗营的各部兵马,已是他的全部可用之兵了,故中陶县城,他目前尚无余兵收复。众人入城饱餐一顿,然后计议接下来该怎么办。有吏建

k685

议,可在中陶待上两日,以收拢残兵。有吏建议,此战兵败獂道,此是重罪,然如能占有中陶,则功过也许可以两抵,因不如坚守中陶。更多的府吏、军吏建议,只凭这点人马,断然是守不住中陶县城的,宜壮士断腕,该舍就舍,还是赶紧撤回天水为上。秦广宗想道:“燕公十之八九也在

男生说我想吃扇贝

襄武吃了败仗,只靠我现有此不到千人之卒,如何能够守住中陶?於今上策,唯弃而已!”一个声音在他的心中响起:“是啊,明公!”就此定下,舍弃中陶,撤回天水。当晚不敢在中陶过夜,秦广宗把自己带出来的兵马与定陶守军合为一部,连夜出城,继续沿渭水往东南行,欲还天水郡去。——为了提振败兵的士气,出城前,秦广宗许他们抢掠了番。出城不到三里,一军吏指向渭水南岸,惊呼说道:“明公,你看那里!”秦广宗扭脸看去,遥见渭南隐现火光,那火光起处,大概在渭水南边的二三十里外,计算路程,正是渭南新兴县的县城所在之处。秦广宗惊疑说道:“新兴县?”“看位置,起火的地方就是新兴县城。新兴县据此三十余里,咱们在这里都能看到,足可见火势之大,绝非是民间失火,会不会……,会不会是新兴县遭遇敌袭了?”秦广宗立刻想到了两支有可能会进攻新兴县的定西军队,他说道:“北宫越、张道崇!”“明公,若果是新兴遇袭,燕公岂不危哉!”“你说得对!新兴县是燕公回天水的必经之地,新兴如果遇袭失陷,燕公将后路被断!”“那明公,咱们要不要?”几个府吏听出了这个军吏的话意,大惊失色,说道:“方今仲春,渭水河涨,无船不得渡,君意乞明公率部驰援新兴么?这怕是难以得行的!何况新兴是否遇袭,现下尚且不知,又若是确然遇袭,然敌情亦不明晓,我部才这点人马,就是能渡渭水,到了新兴,或亦无用。”诸吏大败之余,畏敌如虎,秦广宗却意气陡振,他想道:“纵是安然遁回天水,终归难逃大王责罚!今如能救下新兴,保住了燕公的退路,燕公看在我拼死相救的情面上,总不会再极力弹劾於我了吧?成则可脱重罚,不成则无损失,大丈夫今夜何为不决!”“是啊,明公!大丈夫今夜应当决!”秦广宗下令,说道:“搜寻北岸船只,立即南渡渭水,驰援新兴!”数吏苦谏。秦广宗慨然说道:“新兴,天水地也,吾以秦州太守,守土有责,焉可知其遇袭而不顾?”“将士为贼所趁,败於獂道,士气低迷,恐难鏖战。”秦广宗自有办法,说道:“传我令下,救下新兴县后,许将士掠城半日!”一个唐人府吏吃惊说道:“啊?使君,新兴不是敌城,是王土啊!正如明公所言,是明公治下之县,县内悉明公治下子民,怎好许将士洗城?”“设新兴失陷,落於定西手,还是王土么?”诸吏遂只好从令。到了渭水北岸,找到了小船三四艘,分批分次,把秦广宗及其部下这不到千人的兵卒渡到了对岸。於南岸小做整顿,秦广宗即领之南趋,直赴三十余里外的新兴城。到城外时,已是上午。离新兴县城还有好几里地,就听到了那里的喊杀之声。秦广宗带部到至近处,登高观看,看得清楚,城外确然是正有一支定西兵马在攻城。这支定西兵马人约数千,分别从城南、城东进攻。丈余高的主将将旗上写着“广威将军、阴平太守北宫”,主将是北宫越,但细观其组成,通过散落阵中的其余别将的旗帜,却可发现,这支军队其实并非只有阴平兵,还有武都兵、汉中兵,乃是阴平、武都、汉中三郡的联兵。攻城大概是从昨天开始的,打了一夜未停,现在仍在猛攻。秦广宗注意到,城东的攻城敌军少,便打算率部进击城东,以望能由此处打开突破口,计策决定,他就要下令,便在这时,身边的吏员们纷纷叫嚷,他顺吏员所指望去,见新兴城西边的地平线上,露出了一支朝这里行进的兵马,离得太远,瞧不到这支兵马的军旗。从西边来的部队,出处只有两个,要么是唐艾的兵,要么是蒲獾孙的兵。秦广宗心头一沉,想道:“若是唐艾所部,则燕公已全军覆没!若是燕公所部,则必是从襄武败仗而至。”赶紧遣斥候快马往探。斥候不多时回来,禀报说道:“是燕公部曲!”秦广宗帐下的军吏、兵士闻得此报,都是精神一振,秦广宗怀着复杂的思绪,也努力振作,借机下令:“燕公兵至,我部与燕公合力,救下新兴易如反掌!君等勉力!随我杀敌!”……秦广宗部到的时候,北宫越已经获报,然秦广宗部兵马不是很多,他因没有停下对新兴县城的攻打,却不意接着西边又出现了从襄武败退到此的蒲獾孙部,斥候探知,蒲獾孙部的这支败兵,犹有三千余步骑,加上秦广宗部的近千人,这已与他指挥的三郡联兵相差无几了,乃知新兴县城,他是攻不下来了。“可惜!虽攻城甚急,此县守将颇善守御,使我未能速克此城,无法实现唐公的意图,只能放蒲獾孙逃脱了!”秦广宗部绕出高地,布阵东野。蒲獾孙遣出了冉僧奴、姚桃带领先锋,逼近城西。再不及时撤走,就要陷入前为坚城,东、西被敌夹击的险境,尽管遗憾功亏一篑,北宫越到底名将,当机立断,马上传令,停下攻城,列成野战行军的阵型,旗帜不乱,徐徐南撤。……秦广宗有意追击,然见北宫越部的撤退井然有序,终是没敢去追,望着他们撤走以后,自驰马向西,往迎蒲獾孙。先碰上了冉僧奴、姚桃,继而在蒲獾孙的中军,见到了蒲獾孙。“下官秦广宗,误中唐艾奸计,罪该万死,特来请罪!”蒲獾孙懒得多瞧滚落下马的秦广宗,没好气地说道:“你起来吧。”“是。下官昨夜出中陶,沿渭东行,见新兴城起火,知必是定西攻城,虑新兴如失,则公之归路将会被断,挂虑公之安危,忧心如焚,遂星夜渡渭,急行四十里,赶来相救。幸得下官到的不晚,更幸得公率部还至,下官乃佐翼公,大破北宫越,解了新兴之围。”蒲獾孙说道:“大破北宫越?”“北宫越,陇地之悍将也,今为燕公败,实大涨我大秦之威!”北宫越是主动撤军,哪里大败了?但秦广宗这几句话里含的小心思,蒲獾孙是一知二明,暂时没闲心在这上头多与他说,就不再接此话之腔,说道:“我不是叫你起来么?趴着作甚?撅个屁股,好看么?”“是,是。”秦广宗爬起身来,垂手恭立,拾回刚才话头,又请罪说道,“唐艾诡计多端,下官失察,中了他的计谋,於前日夜间,在獂道城下遭郭道庆、曹惠、王舒望等部偷袭,下官亲临矢石,奋勇迎战,虽挫其锋,而营垒却失,故是不得不南下撤退。战败之罪,乞公严惩!”“惩不惩的,我岂有此权?等大王令旨吧!”“是,是。”秦广宗偷觑蒲獾孙神色,小心地问道,“敢问燕公,不知吕将军、季参军部可有军报送来?奇袭汉中一战,战果何如,燕公可知?”要想免於重罚,一个是得蒲獾孙不过重地弹劾他,另一个就是最好吕明、季和奇袭汉中此战能够获胜,——依照蒲茂、孟朗的方略部署,南安、陇西战场,本就是佯攻的,此回战役的主攻方向实是汉中,如果汉中能够得占,那南安、陇西的失利,也许就能稍微减轻点责罚。“我哪里知道?”“……敢问燕公下边是何打算?”“唐艾未死,陇西已不可谋,先回冀县吧。”蒲獾孙也很想知道吕明、季和奇袭汉中的战果,顿了下,补充说道,“到了冀县,候问知了汉中战况,再作其余谋议。”三天后,蒲獾孙、秦广宗率兵回到冀县,蒲獾孙当日遣吏,往汉中去探查情况。吕明、季和攻汉中的部队,只有五千余步骑,加上民夫、乙兵,也才万人,汉中方面,阴洛分兵援助陇西,郡中兵马空虚,敌我双方的战斗部队,都不能与陇西、南安战场的敌我兵力相较,但如论战斗的激烈,却竟是比陇西、南安两战还要激烈。

动漫关键词:

很赞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