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寡妇和大狼交,黄文

2020-11-17 10:10:59【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 白若曦走到旁边的桌子边,笑着说:“请问,三哥什么时候有空?”
星星停下手中的活儿,立马起身敬礼,恭敬地说:“小姑娘,没有确切的时间,三少忙就出来。”
布雷迪惊

白若曦走到旁边的桌子边,笑着说:“请问,三哥什么时候有空?”
星星停下手中的活儿,立马起身敬礼,恭敬地说:“小姑娘,没有确切的时间,三少忙就出来。”
布雷迪惊呆了,然后他摘下手机,“对不起,你有带充电器的型号吗?”
“不,小姐。”
白若曦给了我一个不愉快的微笑。这位年轻女士的住址使她很不舒服,但她不知道怎么改。
明星立刻走位,“小姐,你在这里等一会儿,我出去给你买一个新的。”
“没有理由……”白若曦只想说不,明星们大步走了,很快就离开了。
白若曦只好倒在沙发上,虚弱地靠在沙发上。他眨眼看着天花板。他的头一片混乱。
事情似乎没有她想象的那么容易解决。
天空下沉,夜幕降临。
乔玄朔整个下午都有一份六月的重要报告。

早就想在饭桌要你了

做完工作后,他发现天已经黑了,暖暖的黄色路灯已经在窗外了。
他收好重要材料,站起来,穿上灰色制服外套,关了办公室的灯,离开了办公室。
从大厅里出来的乔玄朔突然停了下来,眉毛微微皱起,深邃的眼睛盯着沙发。
棕色皮革沙发上躺着一个小身躯,双脚变得轻盈,慢慢走近。
白若曦躺在沙发上,静静地睡着了。她的一半脸上长满了丝质的黑发。她的皮毛又薄又累,她睡得很沉。
乔玄朔环顾四周,发现星星不在那里。
他轻轻地脱下制服外套,轻轻地盖上。
乔玄朔捂着衣服的那一刻,单膝缓缓跪下,凝视着眼前熟睡的女子。
很长一段时间。
他忍不住感到了心脏的脉搏。他长长的指尖慢慢地伸向她,撩起她耳后脸颊上的头发。
那个女人美丽而温柔的脸出现了。
她看着白若曦,眉清目秀,睫毛纤细,鼻子高高的。她的脸上没有粉和黑,非常漂亮,她娇嫩红发的嘴唇更是吸引人。
乔玄朔的身体僵硬了,一只无法控制的手靠近了脸。
他的心在颤抖,甚至指尖也在微微颤抖。在离她面颊一厘米的地方,他把她的脸闷死了。他一握紧拳头,就抑制住了冲动,摸不着。
他像墨汁一样深沉,眼睛变得异常火热,眼睛里流淌的情感是无法发泄的冲动和欲望。
这只是一个简单的触摸,他几乎尽力阻止它。
当你看到白若曦熟睡的脸,他的心是盲目的,他看到了白若曦小时候的美丽容颜。
一个以他为中心,每天对他动手动脚的女孩。
若曦活在记忆里
“三哥,如果习近平想吃很多东西,他应该快点长大。那他就和他三个哥哥一样大了。他将和三哥上同一所学校和同一个班。三哥,不要再长大了。等着若曦……”

 文学

在若曦心中,你是最聪明、最强大、最美丽的三哥。没人能和我的三弟相比。当你长大了,你想成为一个伟大的人,若曦将是你的小接班人。
“三哥,我怕冷,想和你睡一觉。”
“三哥,我怕打雷,我想和你睡一觉。”
我怕黑,我想和你睡觉。
在非公共空间;今天的星星是美丽的,月亮是圆的。我想和你上床。
在一个非公共场所;如果你长大后不能和自己睡觉,你就不应该长大。
与5岁时不同的是,白若曦从学会离开后就一直骚扰他。从对她最无知的厌恶,对她的厌倦,对她的习惯,再到无法放弃的深深的爱,白若曦一直在折磨着他,度过了他一生中最美好的童年。
他和那个小女巫纠缠了半辈子,无聊又快乐。
如果时间可以倒流,他宁愿一辈子都不长大,至少不会失去。
但现实往往如此残酷。
这个童年每天折磨着他,占据着他的床,每天和熟睡的妹妹躺在他怀里。此刻,他没有勇气碰她的脸。
记忆就像一把锋利的利刃,在乔玄朔的心上刺了很多洞。
他慢慢地闭上了红眼睛,深吸了一口气,把拳头向后一按。
他慢慢地弯下腰,轻轻地,轻轻地把白若曦抱得高高的。
呼吸,离开办公室。
每个人都在这个时候吃饭。
乔玄朔把白若曦带回套房,把她放在一张单人床上,轻轻打开背包,脱下鞋子,盖上毯子。
他怕白若曦冻僵,就从衣柜里拿出一条毯子,给她盖好。
乔玄朔平静下来后,一动不动地站在床边,一脸睡意中凝视着白若曦。
门突然响了。

早就想在饭桌要你了

乔宣硕当即回应。他担心敲门会吵醒那个疲惫的女人。他很快转向门,打开了门。
星星站起来敬礼,把充电器递给乔玄朔:“小三,这是小姐需要的充电器。”
乔轩朔眸色易沉,淡淡地张嘴:“拿”。
“小妇人的电话没电了,这个……”
“如果她再问充电器的事,她说不,不要给她。”
邢晨不明白乔玄朔的做法,但他必须服从命令。
“是的。”
星星准备离开,乔玄朔赶紧开口:“星星。”
“在这儿。”
“给我的房间带点零食,最好的甜点。”
星星和迷茫,他记忆中的三少是不喜欢吃甜食的,基本上不碰甜点,突然想要甜点,让他很是圆。
乔玄朔见星星一动不动愣,语气变得难懂了几点:“不愣,快走。”
“是的。”
最后,明星的头还在旋转,可能是给这位年轻女士的食物。
很快星星们带来了一个甜的,八宝布瑞和南瓜派。
夜,深。
洗完澡,乔玄朔找到一条毯子,铺在地板上。
薄薄的被子和被子交给了白若曦,白若曦用胳膊当枕头,躺在天花板上看着天花板。
附近的电话被他静音了。他连多个电话记录都没看清楚,更别说接了。
他今天在网上看到一个不显眼的标题。
“史上最便宜的男孩,她的丈夫抢劫了她最好的朋友,遭到了她的姐妹们的袭击。”
白若曦的照片也在网上公布。虽然没有人认识白若曦,但文章没有点名。他只报道这件事。当别人看到这类新闻时,就被认为是八卦新闻而不予理睬。
但认识白若曦的人,包括他们的家人和朋友,应该感到惊讶和愤怒。
所以他才不给白若曦装手机看。
桌上的甜点是凉的。现在是凌晨一点。
乔玄朔见白若曦还没醒过来,就站起来,关上灯,又回到地上躺下。

动漫关键词:

很赞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