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风流女书记卫生间被征服:他把她强了

2022-12-29 10:18:01【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 姜穆的身上总是冷的,可他的吻是热的。 谢然的衣服被剥了下来,姜穆把车顶上的灯打开了,暖黄色的灯光撒在谢然白腻的肌肤上,更衬得他像一块融化的奶油,怯生生地缩在一起,牙齿咬

 姜穆的身上总是冷的,可他的吻是热的。

 

    谢然的衣服被剥了下来,姜穆把车顶上的灯打开了,暖黄色的灯光撒在谢然白腻的肌肤上,更衬得他像一块融化的奶油,怯生生地缩在一起,牙齿咬着下唇,眼睛乌黑,带着水汽。

 

    他到底还是天真过了头,哀求地看着姜穆,像一只幼鹿在祈求猎人放他走。

 

    姜穆被他了这一眼就起了反应。

 

    他一边咬着谢然软绵绵的耳朵,一边含含糊糊地叫着谢然的小名,“然然。”

 

    说不清是温情还是冷漠。

 

    谢然瞬间就红了眼睛。

 

    车子里的温度一下子热了起来。

 

    他的脸也被姜穆捏着,要他转过脸来,两张潮湿的嘴唇吻在一起。

 

    如果有人此时站在窗外,大概一眼就能看出车里在发生什么,尤其是姜穆怕谢然闷,还把窗户漏开了一条缝,细碎的呻吟声就从那道缝里漏了出来,揉碎在夜空里。

 

    隐约能听见一个软绵绵的,带着哭腔的声音在喊“哥哥……”

 

    一开始还是小声地喊,后面不知被逼迫了什么,带了点慌乱的意味,渐渐没了声音,只听见一点暧昧的水声,和唇舌交缠的声音。

 

    等车窗再降下一半的时候,天色已经暗得很,月光都洒了满地。

 

    姜穆赤着上半身坐在后座上,与斯文冷艳的外表不同,他上身极为结实,流畅的肌肉覆盖着身躯,并非是健身房那种花架子,而是真的搏斗中锻炼出来的。

 

    谢然还趴在他身上,头靠着他的肩,姜穆的那件黑色外套也披在他身上,底下露出一双光洁的腿,脚踝不知怎么有点青紫,蜷缩在一起。

 

    姜穆摸了摸他的额头,有点凉,但是手还是暖的,谢然已经没力气睁眼睛了,趴在他肩上就睡了过去。

 

    司机不知什么时候又坐回了驾驶室,挡板严严实实地挡住了后座的光景,但他的视线也完全没敢往后头看,安安分分地把车开回了谢宅。

 

    他们住的地方,还叫谢宅,而非姜宅。

 

    谢然回了谢家,却没有惊动任何人,就好像他只是贪玩出了个门,如今玩累了,又被哥哥亲手抱了回来,安放到内宅里。

 

    姜穆如今确实是一手遮天,谢宅里安静得很,他光明正大地就抱着谢然上楼,那件黑色的大衣底下,谢然全身都是光的,细腻的皮肤上布满了红色的指印和一点微红的咬痕。

 

    谢然只能把脸埋在姜穆肩上,跟刚出生的雏鸟一样,假装自己什么也没看见。

 

    但他眼睛是红的,嘴唇是破的,连脚踝都有一圈捏痕,谁都能一眼看出他身上发生了什么。

 

    姜穆抱他去洗澡的时候,又拉着他在浴室里做了一次,拿手垫着他的头。

 

    谢然哭都哭不出来了,哑着嗓子求他轻一点。

 

    做完了他没怎样,姜穆的手被浴室的墙壁却磨出了一片红。

 

    姜穆看他一眼,把手凑到了他嘴边。

 

    谢然的脸噌得红了,心里骂姜穆变态,却乖乖伸出艳红的小舌头,猫儿一样去舔姜穆红了的手背。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姜穆似乎笑了笑。

 

    睡前姜穆给他热了牛奶,谢然喝了一口,里头放了点蜂蜜,甜滋滋热乎乎。

 

    而姜穆还是那张没什么表情的脸坐在床边,手里拿了个他看着都头疼的书,叮嘱他喝完牛奶去刷牙。

 

    一直到熄灯睡觉,谢然都摸不清姜穆生气了没有,他怯怯地蜷在床上,头离姜穆远远的,脚和姜穆挨着。

 

    姜穆睡觉前又捉着他亲了又亲,他的脸在暖色的灯光下也还是冰冷,可他捧着谢然脸的样子,又好像捧着什么稀世珍宝。

 

    谢然听见他说,“你溜出去不到一个小时,我就知道你在哪里了。我本来以为你会跑得更远一点。”

 

    谢然呆呆地看着他。

 

    “我本来可以更早一点把你接回来,但我想让你看看,外面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姜穆摸着谢然的脸,那股好闻的薄荷味道把谢然包裹起来,闻得他心也凉起来。

 

    “你离开我是活不了的,然然。除了我身边,你哪里也去不了。”

 

    姜穆的表情堪称温和,“只要是在我眼皮底下,你找不到任何一份工作,也租不了任何一间房。不会有人敢帮你,也不会有人敢把你送出国去。”

 

    “所以别闹了,然然。在我身边有什么不好?”

 

    “睡吧。”他凑过来又吻了谢然一下。

 

    但谢然是睡不着的,他知道自己费尽心机的一场逃跑,可能只是负隅顽抗。

 

    却没想到,原来在姜穆眼里,连一次反抗都算不上,至多是门没关好,让宠物猫溜出去了一会儿,抓回来就是了。

 

    他侧过头看姜穆的脸,睡着的姜穆比白日里少了一点侵略性,长发散下来,更加地柔和。

 

    谢然没少看见姜穆的睡颜,在他们还没撕破脸的时候,他晚上睡不着就会抱着枕头钻到姜穆床上,又软又娇地说要和哥哥睡,然后不管不顾就把自己往姜穆怀里塞。

 

    姜穆皱着眉头看他,他也丝毫不慌,凑上去就在姜穆脸上吧唧两口。

 

    想起从前,谢然心里头更是涩了几分,也不知道那时候姜穆是用什么心情忍让他的。

 

    姜穆背后甚至有一个纹身,很少有人见过,是在谢然十六岁生日那天纹的。

 

    纹的是谢然的然字,被一圈月亮与江水包裹着。

 

    他刚纹好的时候,谢然还好奇地戳着玩,问为什么纹这个。

 

    姜穆摸了摸他的头,“因为然然是我的宝贝。”

 

    谢然无声地露出了一点笑意,却又转瞬消失了。

 

    他曾经很是想不通,过去一直把他捧在掌心里的姜穆为什么一夜之间就对他翻了脸,他痛得都在发抖,求他停下,姜穆却只是冷冷地看着他,然后狠狠地咬着他的后颈,留下了一个暗红的齿印。

 

    “我就是对你太心软了。”姜穆说道。

 

    谢然并不信别人挑唆的那般,姜穆是为了谢家家产才对他好的。

 

    一个人可以装一年,两年,装不了十年。

 

    姜穆曾经是真的,拿他当亲弟弟一样呵护的。

 

    谢然翻了个身,看着姜穆轮廓高挺的侧脸,暗光底下,姜穆的耳朵上有颗小小的红痣,朱砂一样,据说姜穆那个有名的美人母亲也有。

 

    谢然不太记得姜穆的父母了,只依稀记得他们是他爸妈的朋友,小时候他曾坐在姜穆妈妈怀里吃点心,弄脏了她的裙子,她也没有生气。

 

    他一直以为姜穆的父母是意外去世的,一辆被动了手脚的车,送了两个人的性命,只留下一个孤零零的姜穆,成了他的哥哥。

 

    他一直,是这么以为的。

 

    直到前些天,他有事去找姜穆,却听见暗处有人说话的声音,很轻。

 

    “……姜老先生和太太出事的那辆车,确实是谢家先生的,在车上动手脚的,也是谢家的员工。”

 

    “少爷,老先生和夫人……本不该死的。”

 

    这一声如惊雷把他钉在了原地,走廊里明明也无风,他却觉得身体从内而外地发着冷。

 

    他下意识地捂住了嘴,把自己缩得更小,紧贴着墙。

 

    他听见姜穆沉默了很久很久,才低声说了一句,“别让谢然知道。”

 

    他没再听他们后面说了什么,仓皇却极悄声地逃开了,一路逃进了房间。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动漫关键词:征服

很赞哦! ()

随机动漫

推荐漫画

动漫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