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和网恋上司奔现以后1V1&涂春药道具调教尿孔H

2022-06-13 14:16:14【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许夏然从皇冠出来的时候,正是凌晨三点钟。天色正黑,皇冠门外行人不减,街上喧哗躁动,空中弥漫着浓烈的酒精与欲望的气味。

皇冠是一家商务会所,在S市皇冠敢说第二,没有哪家会所敢

许夏然从皇冠出来的时候,正是凌晨三点钟。天色正黑,皇冠门外行人不减,街上喧哗躁动,空中弥漫着浓烈的酒精与欲望的气味。

皇冠是一家商务会所,在S市皇冠敢说第二,没有哪家会所敢说自己第一。来会所的人,非富即贵,每天晚上十点钟的时候,是这里生意开始的时候,会所门前停满了保时捷、奔驰等一众高档车,车上下来的都是商界各大佬,怀里拥着身姿绰约的女人。灯红酒绿中,每个人都有无数张面孔,只有在皇冠,所有人都只有一张面孔,每个人都肆意地挥霍金钱,酒杯碰撞的声音,男欢女爱忘情的声音,所有的一切都隐匿于茫茫夜色中。

许夏然穿着七厘米高跟鞋,头发微散,刘海遮盖住了一双灵动的大眼睛,眼神微醺迷离,跌跌撞撞地走到路边的花坛边,吐个不停。

门口新来的保安大强一边嘀咕着现在的小姑娘一个比一个能吐,一边走近过去搀扶她。借着路边昏黄的路灯,保安大强慢慢走近仔细打量眼前这位姑娘,酒红色露背裙包裹着纤细的腰肢,裙摆就那样扯在地上,微卷的秀发随意地散着。

大强睁大眼睛更走近些,许夏然背上白皙的皮肤,在路灯的映照下散发诱人的光泽,肌肤吹弹可破,又长又密的睫毛覆盖着眼睛,修长白嫩的手指半掩着嘴唇。大强看到许夏然的高跟鞋在旁边散落着,一双小巧白嫩的脚随意踏在地上,此刻在大强眼里,这就是天上遗落凡间的天使,她是那么的纯洁美丽。大强犹豫了很久,不敢上前。

“你送我回家好吗?”大强反应过来的时候,许夏然已经扑倒在他的怀里。

“姑娘,姑娘”,大强晃了晃倒在自己怀里的许夏然,但是许夏然已经醉得不省人事,全然感觉不到有人在喊她。

许夏然柔软的身躯倒在大强怀里,大强第一次对娇弱这个词有了全新的理解。原来娇弱的女人身上竟有这么好闻的体香。小柔脸上泛起了红晕,娇嫩的双唇在那里喃喃低语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你家里在哪?”大强一把横抱起许夏然。

“海丰花园小区”,一丝冷风吹过来,许夏然感到一阵寒意,往大强怀里钻了钻,双手紧紧搂住了大强的脖子。

大强随手摘下腰上别的对讲机说,“31号保安大强,有急事需要离开1小时”,然后抱着许夏然走到马路上拦了一辆出租车。

许夏然与出租车一起消失于灯红酒绿的喧嚣中。

出租车把许夏然与大强送到了海丰花园小区,许夏然仍醉得不省人事,双手死死勾住大强的脖子,尽力攫取大强身上温暖的男性温度。

“姑娘,你家几栋几室?”大强问道。

“包里有钥匙。”许夏然拍了拍身上背着得带有Channel标志的斜挎包。

钥匙上有一串模糊的数字,大致一看是5301,但是3这个数字又好像有些磨损,看不出来究竟是3还是8。

“姑娘,你家是几层啊?”大强眼看体力要消耗殆尽。

“我还能再喝八杯。”许夏然在大强怀里咯咯地笑了起来。

大强抱着小柔到了5801,钥匙怎么都打不开门。大强来回尝试了好几次,无济于事。就在此时,大强身后来了两个人。

“你是谁?”其中一个穿着黑色西装,浑身带着阴冷气息的人问道。

“我是保安,送这个醉酒的小姐回家,但是钥匙打不开,你们是邻居吗?这位小姐你们认识吗?”大强突然语气紧张了起来。

“我们不认识。”穿黑西装的男人严肃地说,“这是我们余总……”

“我认识,把她给我,林厉你去开门。”说话的是穿黑西装身后的那个人。眼神深邃冷漠,嘴唇透露出一丝桀骜不驯,坚挺的鼻梁,笔挺高大的身板。

他一把接过大强怀里的女人,结实的双手紧紧扣住许夏然的手腕,许夏然疼地呻吟了一声。大强一脸疑惑,看着眼前的两个人离开了,当大强走到楼底下的时候,才发现许夏然的钥匙还在自己手里。他抬头看了看5801,房间已经亮了灯,就没有想着返回去送钥匙。

“余总,这个人你认识?”林厉打开了房门问道。

身后的男人右手紧紧攥住许夏然的手腕,许夏然已经全然失去知觉,只能从齿缝间听到喊出来低微的疼痛声。

“不认识。”男人的声音仍旧冷酷干脆。

这个男人低头看了看许夏然,眼神中透露出几丝神秘,他嘴角上扬,露出一丝邪魅的神情。

林厉打开了房间走廊的开关,说道,“那我需要怎么处置?”

“你现在可以下班回家了,这里我来处理。”这个男人说着便把许夏然拉进客厅,许夏然毫无知觉般地瘫在沙发上。

“你不是不认识她吗?为什么留她在家里?”林厉疑惑地问道。

“这好像不是你应该管的事情。”男人说着扯了扯脖子间的领带,把西装脱掉随意地仍在沙发上。

许夏然感到有东西丢在自己身边,迷迷糊糊中拿起丢在身边的西装盖在了自己身上,她的脑袋往沙发里面钻了钻,将西装紧紧地裹在自己的身上。

“真是奇怪,余总是从来不留任何女人在家里过夜的,不过你既然说了我不应该管,那我就不多问。”林厉说着离开了这个被称为余总的家里。

“砰!”一声关门的声响,宣告了现在上下二百平的空间中只有许夏然跟那个男人两个人存在。

沙发上的许夏然,一脸睡熟,脸颊微红,嘴唇微微半张,她突然把盖在自己身上的西装扔到了地上,喊着“口渴,给我水喝。”

一只手擦自己额头上的汗珠,一只手开始撕扯自己的裙子。

男人坐在沙发上,低头盯着许夏然,皙长的手指在许夏然的脸颊上来回滑动。

“没想到当年的乖乖女,也会有这样放纵的一面。”他突然用手捏着许夏然的下颌说道。

“水,我要喝水。疼……”许夏然抬起右手把男人的手从自己下巴处一把推开,随机发出一声疼痛的呻吟声。男人一直坐着看着许夏然,似乎没有要给她喝水的意思。

“说,你来这里到底是为了什么?”男人对着昏迷不醒的许夏然继续说道。

可是许夏然浑然不知自己现在在哪里,在做什么。

她的额头上不断冒出细小的汗珠,许夏然不自觉地拉开裙子后面的拉链,似乎她的身体里有一团烈火在燃烧,她需要裸露出更多的皮肤才能让自己感到清凉。

许夏然拉开裙子拉链,翻了个身,背部裸露的肌肤被这个男人一览无遗。

男人似乎并不是对女色很感兴趣,他捡起扔在地上的西装盖在了许夏然身上。

“热。”许夏然说着又把西装扔在了地上,“给我水喝,我渴……”

男人发出一丝冷笑,自言自语说道,“早知道就不让不省人事的人进我家门。”

“给我水喝。”许夏然又在祈求水喝。她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挣脱掉包裹在自己身上的裙子。

男人就坐在沙发上看着许夏然的一举一动,全然不对她的这种行为感到吃惊。

突然许夏然挣扎着手撑着沙发坐了起来,她眼神迷离,看着眼前的男人又是说了那句她要喝水这句话。

男人起身倒了一杯水,杯子递到许夏然面前的时候,她因为浑身无力,双手没有接住杯子,一杯子的水刚好洒在裙子胸前的位置。

“你到底想干什么?”男人又一次捏着许夏然下颌,许夏然半仰着头微睁着眼睛看着面前的男人。

许夏然的脸滚烫,男人的手指触碰到她滚烫的脸颊,吞了下口水。

“你的手好凉,好舒服。”许夏然一脸傻笑地说道,随后突然用双手握住了男人的右手。

“你的手为什么这么凉,你是不是一个冷酷无情的人?”许夏然说道。

男人并没有反抗,任由许夏然握着自己的手。

“我又热又渴,你能帮我把裙子脱掉吗?我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你帮帮我,要不我会热死的。”许夏然已经完全失去了意识,全然不知自己在说些什么。

“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男人的左手按着许夏然的肩膀问道。

“你别开玩笑了,我怎么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我说我很热,我想让你帮我把裙子脱掉。”许夏然说着无知地笑了起来。

她的脸颊已经变得通红,头发已经全部散落下来,脸上有几丝乱发,尽管在昏迷中,还是透露出了女人的娇媚。

“撕拉~”一声响,许夏然的裙子被男人一手给撕开了。

坐在沙发上的许夏然浑身裸露只剩下内衣。

许夏然穿着白色的纯棉内衣,内衣没有蕾丝,穿着没有透露出一丝色情的意味,看来她说的这些话并不能证明她是为了勾引这个男人。

男人盯着许夏然,许夏然半含着微笑抬头看着男人。

似乎一阵回忆在男人脑海中一扫而过,他双手扶着许夏然的肩膀问道,“你是在甘愿献身吗?”

“什么献身?”许夏然俏皮地说道。

“你的行为已经暴露出了你内心的真实想法,可是你真的知道我是谁吗?”男人继续问道。

“我渴,我要喝水,你喂我喝水好不好?”许夏然继续乞求道。

男人又为许夏然倒了一杯水,许夏然双手抱着杯子迫不及待地喝起水来,由于喝得过猛,杯子里的一些水顺着许夏然的嘴唇流了下来,水滴逐渐流到脖颈、锁骨、直到流进内衣里。

男人似乎对许夏然的举动并没有任何想法,他眼神凌冽,双手松开许夏然,准备起身离开,谁知许夏然一把抱住男人的腰,右脸颊贴着男人的后背,喃喃说道,“我还是渴,我浑身很热。”

当许夏然的上半身完全贴在男人的后背时,男人的眉头皱了一下,他的右手紧紧地握了起来。

“我今天被人带去了一个地方,那里都是坏人,他们给我喝了一杯不知道叫什么的东西,双手就开始在我身上不老实了起来,幸好我急中生智逃了出来。算我运气好,我到了家里,可是为什么我现在越来越渴,越来越热。”许夏然抱着男人说道。

男人好像听懂了她话里的意思,他转过身来,看着脸颊愈加发红的许夏然。

“你帮帮我好不好?”许夏然说道。

“帮你?”男人俯下身来问道,“怎么帮你?”

“我也不知道怎么帮我,只要我不觉得那么热就行。”许夏然看着男人睁大了眼睛说道。

随后许夏然伸出右手食指,在男人的鼻尖点了一下,“你长得好像我认识的一个人,不对啊,我家里怎么会有男人?茜茜,你怎么不在家,我要热死了,你给我开空调。”

“你是真的这样还是在假装?”男人继续问道。

“假装什么?这是我的家。”许夏然扭动着身体说道,双手仍然死死搂着男人的腰,不肯松手。

“是你让我帮你的。”男人一把将许夏然横抱起来说道。

“离近看你,你长得还挺帅。可是你为什么会在我家里?”许夏然摸着男人的耳朵在男人怀里说道。

“这是我的家,从这一刻起,你是我的女人。”男人语气霸道,抱着许夏然走进了卧室。

卧室里装饰很简单,除了一个书柜,就是一张两米长的大床。他把许夏然一把扔在床上,许夏然在床上摆出了一副妖娆的姿势。

男人脱掉了衬衣,露出了精壮了上身,他的眼眸漆黑,看着床上的许夏然。

“当年的你,如今的你。”随后意味深长地说了这样一句话。

他俯下身来,看着身下的许夏然,许夏然全然不知自己即将要经历一件什么样的事情。

当男人俯下身来的时候,许夏然双手勾住男人的脖子,好像她勾住的一剂解药,只有这个男人能够救她于水深火热中。

许夏然这个主动的举动,让男人大吃一惊,他深深地在许夏然的右肩颊吻了下去。他的嘴唇冰凉无情,当这一记吻吻在许夏然肩头的时候,许夏然长吁一口气,好像火热的身体找到了一个释放的出口“我的身体突然好舒服。”许夏然说道。

男人突然吻住了许夏然的嘴,许夏然似乎被这个突如其来的吻惊了一下,嘴里含糊不清地在说些什么。

男人一把扯掉许夏然身上的内衣,结实的胸膛紧紧地与许夏然的身体贴合在一起,许夏然在男人身下挣扎扭动起来。可是许夏然越是不安分,男人的反应就越强烈。

“你这样不老实的话,我指不定会接着做出什么事情。”男人警告许夏然说道。

许夏然似乎并没有抗拒这个吻,好像这个吻是她的救命稻草,她要从这个吻中汲取更多的解药。她突然主动地吻上了男人的嘴唇,她忘情地吻着,浑然不管与她接吻的对象是谁,她需要的只是一个解救她的吻。

男人一时间从主动变为了被动,他看着身下闭着眼睛吻得忘情的许夏然。他的眼神中有些疑惑,对这个女人的举动满是疑问。

许夏然的欲望似乎要比这个吻更多,她紧紧搂住这个男人,双腿攀上男人的腰肢。

“这次是你主动的。”男人看着许夏然淡淡地说道。

一时间,周围的一切都安静了下来,只剩下一对男女交缠低沉的喘息声,生理与心理都得到满足的呻吟声,整个卧室散发着暧昧的气息,男性荷尔蒙的气味,女人娇软身体的体香,都充斥在这个安静的房间里。

一场酣畅淋漓的欲望倾泻了出来,许夏然在床上心满意足地睡了过去。

男人坐了起来,透过床头昏黄的灯光看着床上的许夏然。长长的睫毛上似乎还沾有刚才的汗水,嘴唇紧紧地抿着,呼吸声低微,一头长发散在枕边。男人的手指划过许夏然的脸颊,随后立刻抽离。

男人看到床单上的一滩血红,知道这是许夏然的第一次,他看到的时候,嘴角露出一丝骄傲的笑容。

夜色正黑,男人的微笑显得更加诡秘。

凌乱的床单,衣服在床边扔了一堆,凌乱不整的天鹅绒被子下面赤裸着一对男女。床头柜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男人挣扎着坐了起来,慵懒低沉的声音问道,“什么事情?”

“余总,今天早上的董事会,你不要忘记,半个小时之后我开车到你家楼下。”电话那边传来男人的声音。

男人起身去了卫生间,随后浴室传来一阵哗哗的流水声。

流水划过男人的每一寸肌肤,身体结实有力,手背青筋突起,性感的喉结透露出十足的男性气息。

“真没想到她竟然有这样的一面,看来我得多加锻炼身体才能不断满足她的欲望。”男人用手洗了把脸自言自语说道。

男人裹着浴巾出来了,他走到床边,看到地方散乱的衣服,不禁皱了皱眉头。他捡起散落在地上的内衣,许夏然穿的是一件纯蓝色的薄纱内衣,男人拿着看了看,然后看到许夏然还在床上睡得深沉。

“没想到,她的身材竟然有这么好,我以前还真是小看了她。”说着男人把许夏然的内衣扔在了床上。

许夏然像是重度缺觉,对房间里的动静丝毫没有半点反应,脸上露出熟睡的幸福感,全然不知自己昨天晚上经历了一场什么样的事情。

“穿上你的衣服立刻离开这里,希望我们后会有期。”男人留下了一张纸条,并饶有趣味地把纸条放在了许夏然内衣里。随后,穿上西装,对着镜子打了领带,一身的打扮全然一副禁欲系的样子,离开了家。

楼下接这个男人的司机是昨天晚上送他回来的那个人。他看到男人朝车走过来,迅速毕恭毕敬地打开车门。

“余总,昨天那个女人是在你那里过夜的吗?”司机开着车问道。

男人一直望着窗外,右手摩挲着下巴,沉默不语,嘴角的笑好像是在品味回忆昨晚上让他欲罢不能的一夜。

“头好疼,身子也好疼。”许夏然慢慢地睁开眼自言自语说道。

她用手顺了顺额前的乱发,低头发现自己赤裸全身,内衣都被扒的一丝不挂,她拍着自己的头,突然喊道,“我昨天是经历了什么,我怎么会在这里?”

果真经过昨天一夜安稳的睡眠,许夏然的气色明显好了很多,脸庞白里透红,嘴唇应该是经过一晚上的亲吻,粉嫩欲滴。她拿起在自己正前方的内衣,并看到内衣里的字条,转动着眼珠努力回想昨天经历的一幕。

男人,接吻,一双结实有力的双手在自己身上上下游走,洗澡水声……

一幕幕突然在许夏然脑海中渐渐浮现了出来。

“天哪,我昨天跟一个不认识的男人共处一夜,这里不是我家,我怎么鬼使神差地跑到了这里?”许夏然拍了自己的脑袋说道。

“希望我们后会有期……好啊,我倒要知道是哪个人。”许夏然恶狠狠地说道,随即穿上了衣服。

当她起身看到床单上的一抹红的时候,心里有些隐隐作痛,她把自己的贞操看得很重,说到底还是想把自己完美如初地给自己的男朋友,可是她现在竟然如此不负责不明不白地就跟一个陌生的男人发生了关系。

“希望肖阳能够原谅我。”许夏然用冷水洗了把脸说道。

许夏然听到自己的手机嗡嗡作响,她刚接通手机,就听到电话那头传来的恶狠狠的声音,“许夏然,今天的采访任务你忘记了吗?这个重磅新闻可是你自告奋勇要接的,你看看都几点了,还不赶紧到社里来,这个新闻你要是搞砸了,我要你好看。”

“主编,我记得这个事情,我马上就到,给我半个小时。”许夏然边回答边穿裙子。

“该死,裙子怎么烂了,我要怎么出门啊,今天的事情我要是办不好肯定要被炒鱿鱼的。”许夏然看着自己已经烂的裙子哭丧着脸说道。

“有了。”她打开了男人的衣柜间,从里面找出一件白色衬衫。

 

动漫关键词:涂春药道具调教尿孔H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