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啊…学长你干嘛我在写作业啊,我半夜添的下面好爽h

2022-06-10 09:58:39【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向家别墅:陈佩心情似乎很好,正哼着曲儿的在厨房里捯饬一通。向父翻来覆去的阅读着今日时报,偶尔拿起咖啡喝上一口。向宁然则是坐在沙发上无所事事的玩着手机。“老爷。&rd

向家别墅:

陈佩心情似乎很好,正哼着曲儿的在厨房里捯饬一通。

向父翻来覆去的阅读着今日时报,偶尔拿起咖啡喝上一口。

向宁然则是坐在沙发上无所事事的玩着手机。

“老爷。”陈佩将煎蛋放在向父面前。

向父继续翻看着报纸,点了点头,“有什么事?”

陈佩坐在他身侧,目光温柔,“你瞧瞧咱们宁然也是二十几岁的人了,这也不能每天都待在家里,好歹也该让她出去做点事了。”

“我没有限制她的自由,她如果想出去上班,随时都行。”

“我的意思是就在向氏给她安排一个职务吧,毕竟这孩子心气足,又有干劲儿,好好磨练磨练,将来也能帮帮咱们亿晚,您说是不是?”

向父放下报纸,回头看了看正规规矩矩阅读书籍的孩子,虽说向宁然没有向亿晚那么聪明,但也是一个本分的孩子。

“老爷,宁然最近正在学习工商管理,可能没有那么高的天赋,但她会竭尽全力的完成好您交给她的每一个任务。”

向父深思熟虑一番,“我想想吧。”

“您的顾虑我知道,要不就把这一次和战氏的合作交给她,让她好好的学习学习。”陈佩建议着。

向父摆手,“这可不行,这是大合作,出不得一丝马虎。”

“当然了,我知道这次合作的重要性,我的意思是让她跟着团队好好的锻炼锻炼,接触更多的精英,这样更利于她熟悉公司的运转以及业务往来的过程。您说对不对?”

向父咬了一口煎蛋,嘴角轻轻动了动,他看了看旁边的女人,眼里的期许太过晃眼,这些年陈佩一直跟在他身边安分守己,也没有要求什么出格的事,这应该算是她第一次向他开口吧。

陈佩轻叹一声,“如果老爷还是觉得孩子现在不适合去向氏,那也没关系,等到合适的时机再说吧。”

“也不是不可以,如你所说跟着团队学习一下还是有用的,让她准备一下,这两日工程就得开始了。”向父松了口。

向宁然一听此话,几乎是从沙发上跳了起来,信誓旦旦的保证着,“您放心,我一定不遗余力的完成您交代的任务。”

“都坐下吃饭吧。”向父擦了擦嘴,“公司今早有个会议,我先走了。”

“是,老爷。”陈佩站起身,将外套自然而然的挂在了自己的臂弯处,亦步亦趋的跟在男人身后,她又道,“这个周末亿晚说她会和她先生一起回来吃饭。”

向父闻言脚步一停,他扭过头,目光落在说的并不像是玩笑话的女人身上,皱眉道,“她先生?”

“就是战家战穆野。”

向父穿上外套,有些疑惑,“他们什么时候感情这么好了?”

陈佩掩嘴一笑,“孩子们都年轻,年轻人本身就浮躁,一时兴起也不是不可能。”

“你是说他们都是玩玩?”

“我可不能胡乱瞎说,只是想着亿晚这孩子之前也是疯狂过,肆意过,这一次她贪玩一些也是情理之中。”

“那她也得看清楚分寸,战穆野是什么人,是能任她玩乐的普通人吗?”

陈佩替他系上领带,“不管怎么样,孩子们都说好周末回来了,既然战穆野愿意和咱们亿晚回家,那就证明他还是喜欢咱们孩子的。”

“你说的也有几分道理,让厨房多准备点饭菜。”向父坐上了车,“你进去吧。”

陈佩站在车外,贤惠的目送着车子离开,直到车辆拐弯不见影子之后才收起脸上那虚伪的笑容。

阳光灿烂的落在玻璃上,微风吹拂而过时,有一股淡淡的青草芬芳飘逸而进。

向亿晚躺在美人榻上,脸上贴着面膜,正在闭目小憩着。

“叮……叮……”电话铃声唐突的响起。

向亿晚扭头斜睨了一眼桌上的手机,伸长手臂够了够。

“你在哪里?”电话一接通,对方开门见山就问。

向亿晚摘下面膜,确认电话号码是自家父亲之后,又重新躺回了塌上,她道,“您有什么事?”

“这几天你都没有回家,我有点事想问问你,来公司。”男人没有给她拒绝的机会,直接挂断了电话。

向亿晚眉头微蹙,心里腹诽这老家伙突然召见她所谓何意?难道又被陈氏这两母女给吹了枕边风?

向氏大楼:

电梯敞开,女人穿着精致的限量版套装,昂首阔步的走进董事长办公室。

向父正与两名高管在交涉着什么,看了一眼径直入内随后大摇大摆的坐在了沙发上的女儿,朝着两名高管点了点头,“你们都先出去。”

两人一前一后的走出了办公室。

向亿晚摘下墨镜,神情恹恹的看着老父亲,她道,“找我有什么事?”

“你这几天都在战穆野家里?”向父问。

向亿晚笑了笑,“我们是夫妻,住在一起有什么不对的?”

“你们这周要回来吃饭?”

“他是您的女婿,回家吃顿饭有什么问题吗?”

向父坐在她对侧,双手有些焦虑的交缠在一起,他道,“战穆野是什么人,我比你清楚,他绝不是那种凭你三言两语就可以哄骗的男人。”

“当初这门婚事是你们定下的,现在您这语气是反悔了?”

“我不是反悔,我只是看不明白他对你是什么心思?”

向亿晚翘起一条腿,语气不咸不淡,“当初是您逼着我和他结婚,现“闭嘴!”向父急喘两口气,怒目,“我只是让她进来学习学习。”

“我不准。”向亿晚咬紧牙关,毫不避讳的与他四目相接,任凭两人被怒火蔓延焚烧。

向父语气强硬,“这事轮不到你准与不准。”

“当初您为了让我同意她们母女两进入向家,可是口口声声在我妈坟前发过誓,绝不会公布向宁然的身份,现在是家大业大底气足了不屑天打雷劈报应了?”

“闭嘴。”向父抬起手想着打下去,最后在落下的一刹那停了下来。

向亿晚不屑一顾道,“是啊,她们母女两一个比一个能说会道,您的心不是早就飞到她们身上了?”

向父皱紧眉头,暗暗的收回了手,放缓些许语气,他道,“我没有说过要公开宁然的身份,我只是想让她进入公司学习学习,更何况这些年你们两姐妹相处的不是很好吗?”

“逢场作戏谁不会啊,我可以演的比她们母女还情深意切,您稀罕看吗?”

向父摇了摇头,“孩子,我知道当年你受了委屈,可是陈佩待你如亲生的,当初也是你亲口叫她妈的,现在怎么就突然变了?”

“大概是我耳聪目明清醒了。”向亿晚嘲讽一声,“如果爸执意要这么做,我也无权干涉,不过您可得想好了,凭向宁然那个脑子,这次的开发别到最后竹篮打水一场空,得不偿失。”

“有精英团队跟着她,我倒是不担心。”

向亿晚知晓阻止不了向父下达的任何决定,提起包,准备离开。

向父看着她骄傲的背影,喊了一声,“孩子,如果想回家了随时都可以回来,别在那边委屈了自己。”

向亿晚没有停步,仿佛是急于想要离开这里那般大步流星的踏了出去。

她坐进车里,抬头看了看身前的那栋大楼,阳光刺眼的反射在钢化玻璃上,不知不觉间,紧握拳头的手背上青筋突显。

她决不允许向宁然这女人进入公司。

这母女看来已经是按耐不住自己的那点小心思了,寻着法的把向宁然塞进来。

向亿晚一脚踩上油门,车子疾驰而去。

战氏大楼:

相比起向氏的松散,战氏的节奏便是快了不少。

楼道走廊上,永远有人步伐急促的穿插而过,似乎遇到了什么火烧眉毛的事,恨不得一步就回到自己的办公位上。

向亿晚徘徊在总裁办公室前,她清了清嗓子,正在酝酿着接下来的说辞。

“你站在这里做什么?”办公室大门,从内被人推开。

向亿晚闻声回过头,嬉皮笑脸的咧开嘴,“你这是要去开会?”

战穆野自上而下的审视她一番,“你怎么来公司了?”

向亿晚心虚的东张西望一番,“我记得你今天好像没有会议。”

战穆野直接将她拽进了办公室,随后反手锁上了门。

向亿晚心里咯噔一下,抬头偷偷的瞄了一眼男人,他的脸一如既往的毫无表情,冰冰冷冷还散发着凉意,冻得她不由自主的寒颤了一下。

战穆野依旧目不转睛的望着她,似乎在等待她自己坦白从宽。

向亿晚轻咳一声,“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你究竟想说什么?”

“我、我就是过来——”向亿晚低下头,吞吞吐吐的说着,“过来看看你。”

战穆野抬起她的下巴,任其目光相接,他道,“你这样子像极了说谎。”

向亿晚苦笑道,“怎么就是说谎了?”

“你究竟跑来做什么?”

向亿晚抿了抿唇,话到最后又被咽了回去。

“我很忙,没时间跟你周旋什么。”战穆野转身朝着办公桌走去。

向亿晚跟随在他身后。

战穆野突然停步。

向亿晚来不及刹车,直接撞在了他的背上。

“我最后给你一次机会,说话。”

向亿晚鼓了鼓嘴,含蓄道,“我想、想——”

“想什么?”

“想负责和向氏的开发案。”向亿晚掷地有声的说了出来。

空气忽然安静了。

向亿晚心里七上八下惴惴不安,她甚至都不敢看男人的脸色。

战穆野保持沉默的观察着她慢慢涨红的脸,本是想笑,又被他那张不苟言笑的脸给成功的遮掩了过去。

他道,“为什么?”

向亿晚口干舌燥不敢说话。

战穆野再道,“给我个理由。”

向亿晚两只手有些无处安放的攥紧了自己的裙子,她瞄了瞄他,说着,“我想发愤图强,你觉得这理由怎么样?”

“你是向氏的人,想要发愤图强不是应该回向氏吗?”

“谁说我是向氏的人?我嫁给了你,我自然是你的人。”

战穆野眯了眯眼,“所以呢?”

“你答应吗?”

“我为什么要答应?”

向亿晚憋住气,小心翼翼道,“我没有实践过,但我可以学。”

“这次合作关乎两家企业的发展,你觉得像是儿戏可以给你随便玩吗?”

“我保证不拖后腿。”向亿晚信誓旦旦道。

战穆野将她竖起来的三根手指头扯了下来,语气如旧,“我说过了,商场不是儿戏,你这种挂名经理,没有过经验,不适合参与,这种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合同,需要的是经验丰富的精英来处理。”

向亿晚咬了咬唇,满目委屈,“就真的不肯通融通融?”

战穆野沉默中摇了摇头。

向亿晚垂头丧气的低下头,“我其实应该有自知之明的,我不过就是你的秘书。”

战穆野坐回椅子上,双手撑在下巴上,目光落在女人离开的背影上,看了一眼旁边的日历,还有三天左右便开始合作,如果在这个时候调换负责人,岂不是儿戏?

用几十亿的资金来陪她玩,这算不算古时候的昏君为博红颜一笑不屑烽火戏诸侯?

他战穆野可不是那种糊涂又无能的人。

“通知这次负责向氏企划案的所有人开会。”战穆野放下了内部电话,忍不住的讽笑一声。

向亿晚萎靡不振的坐在自己的办公位置上,听着门外急促的脚步声,懒得理会的用脑袋磕在了桌上。

小林神色仓皇的跑过来,“小向,总裁让你把这些资料送进会议室,要的很急,让你马不停蹄的就送过去。”

向亿晚心里腹诽着:不肯答应我,还要奴役我,男人啊,呵呵。小林自言自语的嘟囔着,“资料明明都在我手上了,总裁既然要得急,为什么不直接让我送进去?还非得绕一大圈给你送过来又让你送去?”

向亿晚叹口气,“领导们就喜欢看我们忙得人仰马翻,这样他们才有成就感。”

小林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你说的好像有几分道理。”

“哪个会议室?”

“18楼。”小林坐回位置上。

向亿晚抱着一大摞资料站在电梯前,瞧着上升的数字,她总觉得有些不对劲,今天他没有任何会议啊,难道是突发事故?

18楼会议室前,偶尔会进出两名助理。

萧晨忙的一个头两个大,前两天已经确定好的方案,怎么到了今天又宣布作废了?总裁这一出一出的是故意逗他们玩吗?

向亿晚心疼的看着这群倒霉孩子摇了摇头,单手叩了叩门,推门而进。

战穆野坐在首席位置上,他的左右两侧坐满了数十名部门精英,一个个交头接耳的小声讨论着。

向亿晚一路走过去,将手里的资料一份一份的放在每个人的右手边。

“你过来。”男人清冷的声音在空旷的会议室里像装上了特效,有一些余音袅袅。

向亿晚有些疑惑的指了指自己,“您叫我?”

战穆野微不可察的点了点头。

向亿晚发完了最后一份资料,径直上前,“您还有什么吩咐?”

战穆野伸手落在自己右手边的第一个空位上,“坐下。”

向亿晚感受到来自四面八方打量的眼神,有些坐如针扎的坐在了椅子上。

战穆野指尖轻轻的落在手下的那一份合作开发案上,不轻不重,声音有些沉闷。

向亿晚环顾左右,好像大家都在观察她。

战穆野悠哉悠哉的将手抵在了脑袋一侧,不疾不徐道,“都认识一下,接下来与向氏的合作交由她负责,自己起来介绍一下自己。”

向亿晚本以为自己听错了,当见到所有人都蒙圈的时候,她才反应过来,她疑惑的看着为首的男人,他确定自己没有说错?

战穆野将手里的所有企划案推到了她的面前,“两天之内记熟这些东西,别到最后闹了笑话。”

“这,你之前不是说——”

“接下来交给你们内部会议。”战穆野起身准备离开。

向亿晚诧异的也跟着起来。

战穆野瞥了她一眼,“你不必跟着我,现在这里由你坐镇。”

向亿晚眼珠子来来回回的落在数十双懵逼的眼神上,他们还处于如雷轰顶的状态下。

战穆野快步出了会议室,当大门轻阖而上时,他竟是不由自主的勾唇一笑。

萧晨气喘吁吁的跟在他身后,一边走着一边喘着,“您突然更改了组长,这样妥当吗?”

“你是在质疑我的决定?”

萧晨急忙摇头,“我只是觉得还有三天就得动工了,这样改变管理层,下面会不会人心浮动?”

“如果连这点应变能力都没有,公司也不需要这种安于现状的无能之辈。”

萧晨语塞,听总裁这语气,似乎是吃了秤砣铁了心的更换负责人了,难道是齐经理犯了什么不可饶恕的大错?

时针停在正五点,大部分的员工们正在处理着收尾工作。

“叩叩叩。”

“进来。”战穆野头也未抬,继续忙碌着。

向亿晚推开门,目光直勾勾的落在办公桌前全神贯注处理工作的男人身上,他那一丝不苟的态度,没有任何的瑕疵。

战穆野没有听见脚步声,抬了抬头,“怎么不进来?”

向亿晚关上了办公室门,疑心的走上前。

战穆野目光灼灼,“你这是什么眼神?”

向亿晚双目一瞬不瞬的注视着他,“你不是说过——”

“如果你觉得自己无法胜任,我可以收回刚刚那些话。”

“不是。”向亿晚有些手足无措,“我只是有点受宠若惊。”

“我也不是拿企业开玩笑的人,向亿晚,我这次给你机会,不是因为我钱多人傻,而是我相信你,如果你做不好,请尽快告诉我,让我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止损。”

向亿晚破口而笑,“万一我自以为是能做好呢?”

“那当然是最好了。”

“可是万一我的自以为是只是自欺欺人呢?”

战穆野想了想,“你们向氏投资了十亿,我战穆野投资了二十亿,我倒是赔得起,就看你们向氏能不能熬过这场风波。”

“你说真的?”向亿晚心脏跳的很快,就如同高考的时候老师说的别担心,你是保送,高考不过就是一个形势,有或无对你毫无影响。

战穆野点开着电脑屏幕,“你过来。”

向亿晚听话般的走过去,规规矩矩的站在他身侧。

战穆野往旁边挪了挪位置,“坐下来。”

向亿晚脸颊一红,本分的坐在了他旁边,位置有些狭小,两人坐着时难免紧贴着彼此。

战穆野嗅的她发间那淡淡的发香,熟悉的茉莉花味道。

向亿晚目不转睛的望着他屏幕里播放的视频,从最初的模建到后面的人流量评估,每一项都处理的恰到好处,几乎没有任何累赘。

战穆野靠在她耳侧,轻声道,“这是初步策划,后续我会把所有改造过程拷贝给你,你仔细研究,别到最后还是闹了笑话。”

向亿晚点头,“你会不会觉得交给我像是儿戏?”

“挺像的。”

向亿晚偷偷的斜睨了他一眼,男人慵懒的用着右手支着额,那一副气定神闲的悠散模样,还真是看不出半分紧张甚至后悔的模样。

战穆野毫不避讳的与她四目相接,“看视频。”

向亿晚尴尬的收回视线,她嘟囔着,“谁让你长了一张这么妖孽的脸。”

战穆野不怒反笑,“这话用在男人身上有些不恰当。”

“怎么不恰当?我夸你好看也不行?”

“你是夸我吗?”

向亿晚一脸认真的点头,“当然是夸你。”

战穆野擒住她的下巴,哼了哼,“你这女人可不像是那么善解人意的人。”

向亿晚就势一把抱住他,“这样呢?”

战穆野身体一僵,他并没有料到这女人会直接扑过来,正当他打算矜持的推开时,她已经退了回去,装模作样的坐姿笔挺。

在合同拿到了,又跑来虚情假意的担心我幸不幸福,爸,我都替您累得慌。”

“你这是什么话?我是在关心你。”

“得了吧,您这点关心对我而言是累赘。”向亿晚站起身,重新戴上墨镜,“您如果没有别的事,我先走了。”

“站住。”向父随着她一同站起身,语气颇硬,“你好歹也是部门经理,你有规规矩矩的来向氏上班吗?”

“不过就是挂名的,来不来有区别吗?”

“你这态度,谁敢把重要工作交给你?算了,你不愿意有的是人愿意,我已经准备让宁然进入公司了,她是个勤奋的孩子,这一次和战氏的合同开发,在团队的帮助下,我相信她能完成的很出色。”

“您让她进来了?”向亿晚冷笑一声,掩饰不住的冷笑,质疑道,“当初是谁说过不会公布她的身份?您这是在打我脸,还是打我妈的脸?”

动漫关键词:我半夜添的下面好爽h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