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他疯狂的吸着她奶头作爱,男女猛烈无遮激烈太紧动态图

2022-06-10 09:53:51【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周围秘书们一个个急忙低下头处理着自己的工作。赵宁馨这才注意到角落里那一道熟悉的身影,她诧异的走过去,“向亿晚!”向亿晚被点名,自然是无法再掩饰自己的幸灾乐祸,她

周围秘书们一个个急忙低下头处理着自己的工作。

赵宁馨这才注意到角落里那一道熟悉的身影,她诧异的走过去,“向亿晚!”

向亿晚被点名,自然是无法再掩饰自己的幸灾乐祸,她站起身,咧开嘴,毫不避讳的当面嘲笑。

“你敢笑话我?”赵宁馨抑制不住怒火,下意识的想要扯住对方的头发。

向亿晚工作能力差人一等,可是论打架的战斗力,那绝对是这个圈子里的佼佼者。

赵宁馨本以为自己可以轻松的让这个女人也出出臭,只是自己刚抓住她的头发便发觉到自己的头皮一疼,很显然,她也是被抓住了。

向亿晚同是不肯罢休的拧着她的头发,冷笑道,“赵小姐这是被赶出来后怒火中烧找不到出气筒了?”

赵宁馨吼道,“你放手。”

向亿晚却是更加用力,“为什么要我放手,不是应该先动手的人放手吗?”

赵宁馨被气的脸色一阵发青,“向亿晚,你不要以为有战穆野替你撑腰你就可以得意忘形,男人这种东西我最懂,他不过就是一时新鲜,等他玩够了,你以为向氏能保得住你?”

“那真是让你失望了,我可不是那种随随便便就被放弃的废物。”向亿晚拉扯着她往外间走去。

赵宁馨龇牙列齿道,“快放手。”

向亿晚充耳不闻般更加用力。

赵宁馨发了狠一把将她推开。

向亿晚往后一仰,抓住她头发的那只手却依旧没有松开,当两人分开之后,她的手上正攥着一把头发,光是看看,就知道有多疼。

赵宁馨目瞪口呆的站在原地,慌乱的摸了摸自己的头,“向亿晚,我打死你。”

向亿晚不忘挑衅的勾了勾手指头,“就凭你这花拳绣腿,你打得过我吗?”

赵宁馨原地跺了跺脚,她自然是打不过跟头牛一样壮硕的女人。

向亿晚拍拍手,指着旁边看好戏保安们,“还不送咱们赵小姐离开?”

“别拉我,我自己会走。”赵宁馨被气得脸红脖子粗,喘着气的瞪着对方,临走前还不忘放一句狠话,“你给我等着。”

言罢,她就这般在众目睽睽之下踩着那一双限量版的高跟鞋桀骜不驯的离场了。

只是,像一个笑话。

向亿晚随意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重新坐回位置上。

小林趴在她的桌上,满目崇拜,“听说这位赵家小姐可厉害着,你这么得罪她就不怕她寻着机会报复你?”

“我一个小员工还怕她报复?她能报复啥?开除我吗?我们可是战穆野的人,她胳膊再长也伸不到咱们这里来。”

小林默默的竖了竖手指头,“高明,高明。”

“上班期间私自斗殴,你还挺自豪的?”秘书长面无表情的将一摞资料放在她面前,“每一份都复印两份拿过来。”

向亿晚乖乖的捧着资料往复印室走去。

“我有话要问你。”

向亿晚蓦地挺直身后,始料未及他会突然出现,更是阴测测的说了一句话,吓得她心脏猛地一缩。

她急忙拍了拍胸口,满目幽怨的盯着说完这一句话就潇洒离开的男人,忍不住的看了看他的脚,这家伙走路都不带声的?

安静的通道内,四下无人。

向亿晚推开了厚重的铁门,看着站在护栏前正一览众山小的领导。

战穆野道,“你之前吃过什么药?”

向亿晚神色一凛,竟是莫名的有些心虚。

有一段岁月昏暗无光,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染上那些玩意儿的,后来她很努力的想要戒掉,可是却是越来越严重。

其实只要她仔细想想,这其中的秘密便无处遁形。

她信任的继母,亲自把药放进了她的饭菜里,日复一日,毒素进入骨髓,她成了瘾君子!

之后那一段戒瘾的时间,她被向父关在了T市的一栋别墅里,佣人们会每日三餐准时送饭,真正的暗无天日。

那一段时间,她可能瘦的只剩下一层皮,只剩下一口气苟延残喘着。

几乎现在一想起那段时光,她都会止不住的恐惧。

战穆野没有得到回复,回头看着她。

向亿晚不知不觉白了脸,额头上更是冒出涔涔冷汗,那种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惧意让她不受控制的颤抖着。

战穆野疑惑她为什么会有这种表现,适当性的放轻语气,他道,“你怎么了?”

向亿晚仿佛能感受到有虫子在自己身体里游走,她慌乱的擦拭着自己的手臂。

战穆野眼睁睁的见着她抓破了自己的皮,急忙抓住她的手,“怎么了?”

向亿晚摇着头,害怕的摇着头,“有虫子,有好多好多虫子。”

战穆野眉头紧蹙,看着她被抓的血迹斑斑的手,安抚道,“没有虫子,你的手很干净。”

向亿晚清醒过来,她诧异的摊开自己的手。

战穆野怕她再胡乱伤害自己,用力的钳制着她的自由。

“我犯了一个错误。”她声音很低,细如蚊音。

战穆野发觉到她轻微的颤抖起来,不再逼问,转移着话题,“快中午了,饿不饿?”

向亿晚抬头望着他,“你不想知道?”

“谁都有过去。”

“你不觉得我——”

战穆野一指堵住她的嘴,“那些不愉快的过去都是回忆,既然是回忆了,就没有必要再翻开来折磨自己,我们去吃饭。”

“战总。”她低下头,“我的确是有过一段不能见人的过去。”她慢慢的松开了他的手。

战穆野却是再一次的将她的手攥在自己掌心里,他道,“你的手流血了,我看得先处理一下。”

向亿晚愣愣的望着他,任凭他牵着自己的手走出了这方压抑的空间。

沿途有不少同事路过,一个个瞠目结舌般看着迎面走来的总裁以及他身后跟着的向亿晚,最后的最后,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的落在了他们十指相扣的手上。

这里面似乎有什么不可告知的秘密啊。

办公室内,战穆野用着棉签替她擦了擦手臂上的抓痕。

向亿晚感觉到有轻微刺痛,身体反射性的缩了缩。

战穆野抬眸四目相接,“抓的时候怎么不见得疼?”

向亿晚苦笑道,“所以说人就是奇怪的生物,当时不痛不痒,等过阵子就会浑身难受。人啊,就是矫情的东西。”“自我定位不错。”战穆野贴上创口贴。

向亿晚看了看处理好的伤口,再瞄了一眼正在处理药箱的男人,她道,“你怎么会突然问起我的事?”

“你觉得我很闲?”

向亿晚语塞,“你当然很忙。”

“自己处理好自己的事,你自认为问心无愧的事在别人眼里可是价值连城的新闻,明白我的言外之意?”

向亿晚蹙眉,“赵宁馨告诉你的?”

“不算太笨。”

“她怎么知道这些事的?按理说这些事只有向家自己人知道。”向亿晚似乎明白了什么,突然噤声。

战穆野斜睨她一眼,“如你所说这是你们向家的事,你自己处理好了。”

向亿晚站起身,背对着男人,语气冷冽,“你说的对,我自己会处理好的。”

一辆车急刹在向家别墅前,刹车太狠,整个刹车印长达十米距离。

沿途有不少邻居听见声音,一个个好奇的站在阳台上打量了一番。

向亿晚踩着高跟鞋,一路朝着向家别墅疾步而去。

“大小姐。”陈妈正在处理午饭,听见客厅声音回了回头。

向亿晚放下皮包,张望了一圈宅子,“向宁然呢?”

“二小姐正在画房。”陈妈心里有一种不安感,总觉得大小姐言语中隐忍着怒火。

向宁然正坐在画室中心,一笔一笔的勾着素描。

“嘭。”身后,房门敞开,吓得她手一抖,一条直线完全弯曲。

向亿晚推门而进,少了那份周旋,直接开门见山道,“你和赵宁馨说了什么?”

向宁然放下画笔,无辜的眨了眨自己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珠,言语温柔,“姐,你这是什么意思?谁是赵宁馨?”

“我还真是低估你了,连赵家二小姐都结交了。”向亿晚反手关上房门,“我们两姐妹或许是长时间没有聊天,这感情好像也生疏了。”

向宁然站起身,依旧噙着那份虚伪的微笑,她道,“姐最近很奇怪,你好像对我有什么成见,我是不是有什么地方没有做好,让你不开心了?”

“不,你做的很好了,就跟真的姐妹情深一样,别提我有多么的感动。”向亿晚翻看了一下她的画册,“画的多么的岁月静好啊。”

向宁然估摸不准她的心思,只得顺着她的语气道,“如果你喜欢,我可以整理一下给你送过去。”

“不必了,我自己也画得很好。”向亿晚斜睨她一眼,眼神定定的落在她身上,嘴角微扬,“你是怎么认识赵宁馨的?”

向宁然摇头,“我不认识什么赵宁馨。”

“是吗?”向亿晚走到她面前,眼神直勾勾的看着她,“如果赵宁馨知道你装作不认识她,凭着她的脾气会不会以后都和你划清界限?”

“我、我听不懂你的意思。”

向亿晚双手交叉,说的云淡风轻,“赵宁馨可是口口声声的告诉我你们聊得很愉快。”

“我没有,我真的没有。”

“包括你把我曾经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都一并告诉了她,她可喜欢你这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性子,说着还要好好的和你相处,增加增加感情。”

“我真的没有,姐,我没有说过这些话。”向宁然急的哭了出来,眼泪一颗一颗成串成珠,那娇滴滴的模样就跟受尽了天大的委屈似的。

向亿晚轻轻的撂起她的下巴,啧啧嘴,“可别哭,你这一哭就好像我真的欺负了你一样,不知情的人还以为我拿你怎么着了,我才是受害者啊。”

“姐,你相信我?”向宁然抽了抽鼻子,“从小到大你可是最疼我的。”

“所以啊,你怎么能这么伤害你的姐姐呢,你就不怕遭报应?”向亿晚一把掐住她的下巴,加重语气,“我告诉你,我的那点破事除了你和你妈知道以外,整个向家无人再知,不是你说的就是你妈说的,不过我想你妈可没有那么大的本事去接近赵宁馨。”

“我没有做过,我妈也没有做过,姐,你变了,你怎么能这么质疑我们?”

“我今天跟你撕破脸就没有那个闲情逸致再看你演戏了,向宁然,向氏我有百分之二十的股份,除了我爸,我就是最大的股权拥有者,你最好安分一点,否则我即刻把我的股份让给二叔,让他成为最大的拥有者,你说照此局面下去向家会不会更有趣一点?”

“你——”

“我都嫁出去了,你们还设计我,我如果过不好,谁都甭想过好日子,咱爸被拉下了董事长位置,你觉得向氏还有你们母女两的立足之地吗?”向亿晚轻轻拍了拍她的脸,“乖乖的做你的二小姐,少给我搞幺蛾子。”

向宁然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大概是被吓傻了。

向亿晚笑了笑,“画的挺好的,继续画。”

向宁然咬紧牙关,拳头紧握,因为愤怒,指甲陷入了皮肉中,她却更加用力的捏紧双手。

房门打开了又合上。

“啊。”向宁然难以掩饰愤怒的一脚踹开画架。

向亿晚听着身后的咆哮声,就这点耐心?

“亿晚回来了?”陈氏陈佩端着茶点上了楼,一如既往面带慈母的微笑,“要不要吃点蛋糕?刚刚烤好的。”

向亿晚从楼梯上慢慢的走下,笑靥如花,“不用了,我老公还在等我回去吃饭,先走了。”

陈佩脸上笑容一僵,却又急忙掩饰过去,她道,“你们感情挺好的。”

“毕竟新婚燕尔,他就喜欢粘着我。”向亿晚拉了拉自己的领口,并不避讳的向她展示出他们前几天的成果,脖子上可是还挂着那满满的爱痕。

陈佩尽量的保持着慈祥的母亲笑容,“你喜欢就好,不如这周回来吃饭吧,结婚这么久,他还没有来过咱家。”

“我会问问他。”

“不是说他粘你吗?你回来了,他自然也就跟来了。”陈佩笑的更开怀了。

向亿晚觉得她言之有理,应允道,“这么说倒是有理,我们会回来吃饭的。”

“我会让厨子准备好饭菜,可不要忘记了。”

“当然不能忘,这可是他第一次回来吃饭,不如也叫上小叔他们一家人过来热闹热闹。”

“这——”

向亿晚直言不讳道,“我来安排就行了。”向亿晚一如既往那般盛气凌人的离开了向家。

陈佩目光阴鸷的看着她那高高在上恨不得踩任何人一脚的自以为是感,直接将手里的蛋糕丢进了垃圾桶里,推开了画室的门。

向宁然有些六神无主的坐在地上,她觉得自己好像被向亿晚给识破了,可是她又说的含糊不清,她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妈。”她一见到门口处的女人,急忙着站起来,迫切道,“向亿晚她是不是知道了我们在做什么?”

陈佩走至窗口处,俯瞰着匆匆而过的那道身影,目光一点一点的阴寒下去,“事已至此,看来得给她一点苦头尝尝了。”

“您要杀了她?”

陈佩冷笑道,“这个时候杀了她对我们而言并没有好处,且不说她和战穆野之间是不是有那么一层关系,再者向家还有一个向挣江虎视眈眈,如果逼急了他们两人联手,说不准向氏就易主了。”

“那我们怎么办?”

“给她一点教训,让她乖乖的做她的大小姐,别想着掺和向氏的任何事。”

向宁然不明母亲的用意,“您打算怎么做?”

陈佩脸上的笑意越发难以掩饰,“那辆车还是老爷亲自给她挑选的。”

向宁然恍然大悟,“您是说——”

陈佩回头看着她,两两四目相接,她笑,“有些话不必说出口,你知我知,心知肚明便可。”

向宁然点头如捣蒜,抬脚用力的踩在了一本画册上,犹如碾死蚂蚁那般用力的踩踏着。

华灯初上,褪去了暑热的城市中心人声鼎沸,耀眼的霓虹灯闪闪烁烁,一辆车驶离停车场。

别墅:

战穆野一进入家门便察觉到气氛的诡异,他环顾四周,家里一片漆黑。

那个女人呢?

屋子里好像并没有第二人的气息,整个空气静默的落针可闻。

他放下公文包,脱下外套,尝试着打开屋子里的灯,只是,无论他来来回回按了多少遍,屋子依旧黑漆漆伸手不见五指。

停电了?

“砰砰砰。”杂乱的破碎声从杂物室方向传来。

战穆野三步并作两步的疾步而去。

杂物室堆积了太多七零八碎的东西,向亿晚捂着被箱子砸到的脑袋,哭笑不得的捡起地上的手电筒。

“你在做什么?”

突如其来的男人声音,吓得向亿晚手一颤,手电筒又掉在了地上。

战穆野眉头轻皱,走进里屋,看着盒子里散落出来的蜡烛,眉头这下皱的更紧了。

向亿晚捡起两只,颤巍巍的站起来,她道,“不知道怎么回事,停电了,我记得前两天收拾的时候看到了蜡烛。”

战穆野瞪着她像献宝一样递过来的蜡烛,拽住她的手将她拉了出去。

屋子太黑,向亿晚有好几次没有看清楚磕到了脚,她疼的龇牙列齿,忙道,“我自己走,我自己走。”

战穆野不管不顾的凭着自己的直觉往客厅走去,最终乐极生悲没有料到身前的台阶,往前踏出一步,脚步踩空,当时身体就往前倾。

向亿晚是被一股巨大的力量给拉扯着倒下去,她直接趴在了他的身上。

黑漆漆的屋子里,两人的呼吸声交织在一起。

战穆野托着她的腰,她的脸轻轻的贴在了自己的脸上,随后又惊慌失措的想要站起来,不知道是不是绊倒了什么,又不受重负的倒了下来。

这一次,好巧不巧的吻住了他的唇。

柔软的香甜,像蜂蜜一样,让人闻着香,尝起来更香。

向亿晚眨了眨眼,无辜道,“太黑了,看不见。”

战穆野微微上扬了半分唇角,托着她小心翼翼的坐了起来。

向亿晚往着身侧摸了摸,终于摸到了蜡烛,她道,“你有打火机吗?”

“我不抽烟。”

向亿晚打开手电筒,电光闪了闪,没有预兆的又熄了,长时间没用,电量已经耗尽。

战穆野站起身,凭着记忆往厨房走去,“你别动。”

向亿晚规规矩矩的坐在地毯上,听着厨房方向传来的噼里啪啦声,忍不住担忧道,“需要帮忙吗?”

“不用。”战穆野咬了咬牙,他又不知道踢到了什么,绊倒了什么,打碎了什么,总而言之,所过之处,一片狼藉。

向亿晚听着此起彼伏的破碎声,再道,“真的不需要帮忙吗?”

战穆野终于如愿以偿的摸到了灶台,如释重负的轻喘一口气,回复道,“不用。”

微弱的烛火闪烁了起来,像一个易碎的宝贝那般,战穆野动作缓慢的托着它走回了客厅。

向亿晚靠在茶几上,望着一闪一烁的火光,咧开嘴一笑,“这样也挺好的,对不对?”

战穆野解开领带,“我去电房看看。”

“你确定你能摸黑进去?”向亿晚拿起蜡烛,“我和你一起去。”

战穆野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注意脚下。”

两人一前一后的出了门。

风一吹,蜡烛灭。

两人借着月光面面相觑了一番。

向亿晚忍俊不禁的掩嘴一笑,两个生活白痴。

战穆野轻咳一声,“我手机还有一点电,你来照明。”

向亿晚将蜡烛放在家门口,紧随其后。

电房很黑,几乎是不见任何光明。

战穆野打开电闸,确认了一下是否跳闸。

手机灯光闪烁了一下,最终还是油尽灯枯的关机了。

战穆野拉下电闸,屋子瞬间灯火通明。

光明来到的那一刻,犹如失明患者重见了光明。

向亿晚一把扑进他怀里,像一个小女人那般欣喜若狂,“恢复供电了。”

战穆野始料未及她会扑过来,接住她身体的刹那,略失平衡的往后趔趄了一小步。

她的笑很纯净,满满的都是幸福感,可想而知,她的要求有多么的简单。

向亿晚自知有些失措,面红耳赤的从他怀里退了出来,扭扭捏捏的说着,“你还没有吃饭吧,我本来打算给你做晚饭的。”

战穆野感觉怀里一空,有什么东西随着她的离去也一并抽走了似的,他愣了愣,却又没有表现的很明显,只是云淡风轻的说了一句,“想吃什么?”

向亿晚直言道,“鸡蛋面。”

“好吃?”

向亿晚点头,两眼直勾勾的盯着他,仿佛在用自己的行动告诉他,“很好吃。”

她的眼睛又大又亮,如同天上的星星,不知不觉撞在了他的心上

动漫关键词:他疯狂的吸着她奶头作爱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