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翁公好猛好紧好硬使劲好大,青梅不经c

2022-06-10 09:51:00【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战穆野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冷风一吹,酸臭味自他身上散发出去,他皱了皱眉,用力的抓紧着女人的臂膀,他怕自己会忍无可忍的将她丢出去。向亿晚随意的擦了擦嘴,靠在他的心口处,又嫌弃的

战穆野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冷风一吹,酸臭味自他身上散发出去,他皱了皱眉,用力的抓紧着女人的臂膀,他怕自己会忍无可忍的将她丢出去。

向亿晚随意的擦了擦嘴,靠在他的心口处,又嫌弃的往后搭了搭脑袋,嘟囔着,“你身上好臭。”

“……”

向亿晚眼见着自己就要摔下去了,一把抱住他,一副大义凛然的说着,“算了,将就着,你回去记得洗澡,太臭了。”

别墅内,洗手间里。

战穆野来来回回的清理了四五遍才把身上的馊味去除。

大床上,向亿晚裹着被子大摇大摆的沉睡着。

战穆野裹着浴巾走出了浴室,居高临下的瞥了一眼安枕无忧睡着的女人,以及她那一身酒气熏熏的衣服。

向亿晚感觉有人在拽她,心烦意乱的打开了他的手,低喃着,“别弄我,我困。”

战穆野直接将她扛了起来,丢进了浴池里。

温热的水蔓延过头顶,向亿晚惊慌失措的从水里挣扎着出来,她头晕目眩的靠在池边,有气无力的说着,“难受。”

战穆野走进池子里,用着刷子从上到下替她刷了一遍。

清晨,阳光明媚。

“痛痛痛。”向亿晚头痛欲裂的睁开眼,有些茫然的望着天花板,这是哪里?

她想着坐起身,刚一动又被迫摔回了床上,她不敢置信的抬起自己的胳膊,瞪大双眼,她昨晚上喝醉之后是去滚钉板了吗?

浑身上下全是划伤,纵横交错,别提有多么的悲惨。

战穆野推开了房间大门,对于床上苏醒过来的女人全然的视若无睹,径直走向衣帽间,换上一身道貌岸然的西装。

向亿晚口干舌燥,她掀开被子下了床,站在衣帽间门口,不明所以的晃了晃自己的胳膊,问,“我是怎么回来的?”

战穆野透过身前的镜子不以为意的看了她一眼,漠然道,“没有记忆?”

向亿晚拍了拍自己的头,“我记得好像遇到了你。”

“知道就好。”

“可是为什么我一身伤痕?”

战穆野自动忽略了这个问题。

向亿晚犹如丈二和尚摸了摸脑袋,怎么对于回家之后发生的事一点都没有印象了?

战穆野的声音悠悠哉哉的响起,“酒品这么差,以后就别喝酒了。”

向亿晚拖着疲惫的身体走进厨房,打开冰箱灌了自己两瓶水。

“这是什么味道?”她拱了拱鼻子,放下水杯,寻着味儿的走进了客厅。

加湿器氤氲着水雾,缭绕的挥散在屋子里大大小小角落。

她瞠目结舌般捂住自己的口鼻,踉跄着退后一步。

战穆野已经准备好了一切,穿的人模人样的从房间里走出来,临走前再斜睨了客厅中的女人一眼。

向亿晚仓惶着跑过去,拽住他的手臂,含糊不清的说着,“加湿器的香油你从哪里翻出来的?”

“有什么问题?”

向亿晚如鲠在喉,她可不能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急忙摇头,“没什么问题。”

战穆野目光深邃的落在她身上,见她吞吞吐吐,直接推开她大步流星般走了过去。

水雾散开,空气里都弥漫着一股挥之不去的薄荷清香。向亿晚提着嗓子眼,心里想着就这么一点点分量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战穆野打开了加湿器盖子,仔细的留意了一下里面还未散发的香油,扭头看向一脸做贼心虚的女人。

向亿晚急忙移开目光,望天望地,就是不看他。

屋子里安静到落针可闻。

战穆野一步一步的靠近她。

向亿晚止不住紧张的往后退,“你想做什么?”

战穆野一声未吭抓住她躲避的手,强硬的将她的身体束缚在自己怀里。

向亿晚挣扎了一下,脑袋莫名的有点晕,她哑着声音说着,“那个、那个,这大清早的也不适合做运动。”

战穆野双手同时拽住她的衣服。

“嘶。”

睡衣从领口一路碎裂到腰间。

向亿晚瞳孔一张,想着退,脚底一软,她顺势倒在了他的怀里。

战穆野一口咬住了她的唇,没有半分似水柔情,毫不考虑的掰开了她的嘴。

向亿晚原本还想着推开他,却在不知不觉间放弃了抵抗,任凭他对自己得寸进尺……

阳光郁郁葱葱的落在窗台上,落地窗前,扑腾着飞来了一只小鸟,小鸟叽叽喳喳的望了望屋子里,也就看了一眼,又匆匆忙忙的飞走了。

客厅里,衣服散落了一地。

战穆野动了动僵硬的手脚,身体极度疲惫的睁开了双眼,他眼神有些涣散的环顾四周,包括旁边离自己一步之遥的女人。

女人浑身上下布满了痕迹,如同被施虐了一样,青一块紫一块。

战穆野闭了闭眼,双手不由自主的紧握成拳。

向亿晚其实早就醒了,只是动不了了,她终于知道了什么叫做自作孽不可活,她这是造了什么孽啊。

战穆野撑着沙发站起身,摇摇晃晃的走过去。

向亿晚急忙闭上双眼,继续装死中。

他弯下身子将她从地板上抱了起来,可能是身体太虚,第一次没有抱稳,直接将她摔了下去。

向亿晚砸在地上的瞬间,顿时脑袋一片空白,疼得她差点叫出来。

战穆野再一次弯腰打横抱起了她,他走的不是特别稳,有好几次都撞在了墙上才勉强稳住自己没有再丢下她。

向亿晚终于平安的睡在了床上,她心里惴惴不安着,他这是又想对自己做什么?

四次啊,啊,啊,啊!

他丫的不会药劲儿还没有过吧?

这样搞下去,会不会肾虚了啊。

战穆野喘了喘气,重新换上了干净的衣服。

向亿晚偷偷的瞄了一眼背对着自己的男人,见他一如往常的穿衣,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丝毫没有受到什么影响。

她没有料到他会突然转身,来不及闭上眼就暴露了自己。

战穆野将领带放在她面前。

向亿晚眨了眨自己无辜的大眼睛,一脸人畜无害的望着他。

“系领带。”战穆野站姿笔挺,浑身上下散发着十米八的王者气场。

向亿晚扶着腰从床上爬了起来,跪在床边将领带缠过他的脖子,在靠近他的瞬间,男人的唇几乎已经贴在了她的耳朵上,使得她难以控制的打了一个冷噤。

“把那些药都给我扔了。”向亿晚浑身上下被激了一个哆嗦,她继续揣着明白装糊涂,支支吾吾的说着,“我听不明白你的意思。”

战穆野钳制住她的下颔,眉间似在笑,又似在挑衅,“我战穆野还不需要那些东西来辅助。”

向亿晚尽量的挤出一抹温良的笑,她道,“我看你用的挺好的。”

战穆野抬起她的下巴,似笑非笑道,“是吗?”

向亿晚被激出一头汗,哭笑不得道,“你开心就好。”

“今天准许你在家里休息一天。”战穆野松开了手。

向亿晚得到解放,本本分分的躺回床上。

日上三竿,这还是战穆野工作以来第一次临近中午才抵达公司。

总经理陈义早已是迫不及待的想着邀功,见到姗姗来迟的总裁,忙不迭的推开了办公室大门。

战穆野一路目不斜视的走进办公室,直接坐在了椅子上,秘书放下咖啡之后,便保持安静的退了出去。

陈义将合同平整的放在桌上,道,“林总已经签字了,工地随时可以开始动工。”

战穆野却是一声不吭,右手食指与中指交叉着敲击桌面,哒哒哒声音很清脆,在空旷的办公室内也不会显得太突兀。

陈义摸不准这个阴晴不定的总裁心思,谨慎的询问着,“是不是有什么地方不妥当?”

“陈总经理来公司多长时间了?”

陈义心里一咯噔,慌乱道,“总裁,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还是这份合同有什么出格的问题?”

战穆野摇头,语气一如之前不温不火,他说着,“合同很好。”

陈义稍稍的放松了一口气,等等,他说合同没错,那就是他做错了?

战穆野靠在椅背上,拿起咖啡杯,呡了一口,苦涩的味道充斥在嘴角,他挪开杯子看了一眼,最后放回了桌上。

陈义战战兢兢的问着,“我是有什么地方没有处理妥善?”

“陈总经理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陈义小心翼翼道,“二十年了,我来公司近二十年了。”

“这么长了,既然如此,陈总经理应该很清楚每个部门都有每个部门自己的事,如果跨部门办事,须得征求一下上级领导的意见,肆意妄为,岂不是驳了别人的脸面?”

陈义不明,不敢妄言。

战穆野右手修长的滑过鼠标,语气不疾不徐,“我办公室里的秘书什么时候成了总经理的秘书了?随意呼来喝去,连合同都需要她出面了,嗯?”

陈义咋舌,他正欲解释,又听得对方开口道。

“只此一次,下不为例,陈总经理是老干部了,这种低级的错,不应该犯在你身上。”

“是,是。”

“你可以出去了。”战穆野这才悠哉悠哉的打开了合同书。

陈义默默的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出了压抑的办公室才敢喘口气。

战穆野仔细的批阅了一下文件,不得不好奇这个女人是怎么把这个以阳奉阴违出了名的林总给说服的。

他若有所思的捏了捏下巴,下巴上被咬了一口,摸到的时候隐隐作痛。

午间,阳光正盛。

一辆车隐藏在绿荫树下,车里一人戴着墨镜鬼鬼祟祟的张望着身前的大宅子。

向亿晚心情甚好的穿着家居服,拿着小水壶正在阳台上浇着水。

车里,向宁然急忙缩回脑袋,她心里纳闷了,这都两天了,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

按理说战穆野一旦发现了向亿晚下药,肯定会即刻将她从这里赶出来,可是为什么她还能安然无误的出现在阳台上?

向亿晚瞥见了宅子外静止的车子,退回到了宅子里。

向宁然取下墨镜,打算离开。

“叩叩叩。”向亿晚站在车前,敲了敲车窗。

向宁然没有想到会被逮到现行,犹豫着降下了车窗,虚情假意的叫了一声,“姐。”

“你跑来这里做什么?”向亿晚双手交缠环绕在心口处,自上而下的审视她一番。

向宁然穿着性感火辣的短衣短裤,那双大长腿又白又直,跟自带美艳功能似的,确实是很吸引人。

“你这不是几天没有回来吗?咱爸咱妈让我过来瞧瞧,看看你在这里是不是一切安好。”向宁然东张西望一番,“就你一个人在家?”

向亿晚遮住她的视线,笑了笑,“难不成我这里还能藏个人?”

向宁然吃瘪,转移话题,“天气挺热的,我能进去坐坐吗?”

“不可以。”

向宁然脸上的笑容一僵,始料未及她会拒绝的这般干脆直接。

向亿晚懒得和她周旋什么,转身准备离开。

向宁然急忙小跑过来紧随其后,撒着娇,“姐,以前你最疼我的。”

“谁年轻没有看走眼的时候?”

向宁然眉头轻蹙,“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就说自己被狗咬了,印象挺深的。”向亿晚站在门口处,瞥了她一眼,“你跟着我做什么?”

向宁然伸长着脖子企图打量打量宅子,却被对方给一下子挡住了视线,她兴致缺缺道,“我有点口渴了,喝一口水再走不行吗?”

“是吗?”向亿晚反问。

向宁然点头如捣蒜,“我真的只喝一口水就走。”

“你就不怕我下药?”

话音一出,吓得向宁然倏地白了脸。

向亿晚掩嘴一笑,“开玩笑的,我怎么舍得下药害我的亲妹妹呢。”

向宁然直视着她的眼,不知为何,心里有些发虚,这个女人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

向亿晚敞开了铁门,主动邀请道,“进去吧,我亲自给你沏茶。”

向宁然有些犹豫,右脚往前踏了一步又忙不迭的缩了回来,她支支吾吾的说着,“我想起来了我还有事,改日再来喝茶。”

向亿晚瞧着落荒而逃的身影,不忘再火上浇油一番,“上次带回来的鸡汤挺好喝的,下一次我一定回去炖给咱爸咱妈一起喝。”

向宁然脚下一趔趄,高跟鞋一打滑,差点摔倒在地上。

她惊慌失措的坐回了车里,六神无主的扣着安全带,自言自语的反复询问着自己,“她究竟是怎么知道的?”

向亿晚走回宅子里,将目光投掷到垃圾桶里静躺的那一个保温盒上,如果不是味道太相近,她还真想不到原来这里还被下了药,一闻就觉得脑袋发晕,她这个死丫头是放了多少药啊。夜幕降临,夕阳余光落在窗台上,倒映着上面那一株含苞待放的水仙花,花叶处还闪烁着晶莹剔透的水珠,微风一来,水珠掉落。

向亿晚哼着曲儿的在厨房里走来走去,上半身穿着一件宽松的男士衬衫,一双修长的腿掩藏其中若隐若现,平添了几分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性感诱惑力。

“咔嚓”一声微乎其微的开门声从玄关处传来。

向亿晚听见了脚步声,刻意的弯腰靠在桌子上,女人本色微露一角,没有显得刻意暴露,也没有显得刻意隐藏,就这般似见非见。

战穆野一路目不斜视般走进自己的书房,对于餐厅里搔首弄姿的女人全然的视而不见。

向亿晚也不急,端起自己泡好的大红袍,闲庭信步般走进了书房。

战穆野刚脱下外套转过身,心口处撞进了一头小鹿。

向亿晚抬头,四目相接,“我给你泡了茶。”

战穆野眼角余光落在她右手端着的杯子上,没有理会,一声未吭的将她推开些许。

向亿晚笑而不语的将杯子放在桌上,正襟危坐在沙发上,撩了撩自己的长发,声音轻柔,“今晚上我在南城的御膳粥房订了餐。”

“我有约。”战穆野言简意赅拒绝着。

向亿晚点头,“我是您的秘书,我当然知道您的行程。”

“所以呢?”

“您与徐氏总裁的约见已经改成了明天下午三点,今晚上您很空闲。”

“我没有必要为了一顿没有意义的晚餐就推掉别的行程。”战穆野双手交叉抵在自己的下颔上,语气不轻不重。

向亿晚站起身,无可奈何的耸耸肩,“既然你没空,那算了,我约别人就是了。”

战穆野见她头也不回的朝着房门口走去,一步一步,脚步明明有些轻浮,却是铿锵有力的砸在了他平静的心口上,以至于他没有绷住自己。

“站住。”战穆野喊了一声。

向亿晚右手搭在房门上,回头,巧笑依然,“大总裁还有什么别的事?”

“几点?”他依旧寡言少语。

向亿晚看了看手表,“这个时候出发,刚好合适。”

战穆野解开自己的领带,领口敞开,恰到好处的露出那满满荷尔蒙的锁骨。

向亿晚右手压住门锁,打开了,“我换好衣服在客厅里等您。”

战穆野很不喜欢这种感觉,他觉得自己好像被一个女人给牵着鼻子走,可是又有点心甘情愿,他烦躁的脱下了衬衫,犹豫着要不要拒绝她的邀请。

向亿晚穿着中式旗袍,手工剪裁,完美的展现了她的所有女性优点,前凸后翘,玲珑有致,再盘上一个高高的发髻,发髻上插着一根翠绿的翡翠,不是性感,而是妖娆,像个妖精似的摄人心魄。

战穆野站在门口处,一时半会儿竟是望的出了神。

他不是没有见过美人,也不是没有见过性感的美人,只是这个女人的一颦一语与之京城里那些庸脂俗粉全然的截然相反,那是一种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高贵,就站在那里,不说话,也让人情不自禁的想要靠近,甚至臣服。

向亿晚拿着手包,换上高跟鞋,朝着他伸出右手。

战穆野面不改色的走上前,第一眼是自动忽略她的手,却见她准备放弃的时候,一把将她握在了掌心里。

那闷骚又别扭的模样,跟小孩子似的。

御膳粥房是京城里出了名的全粥宴场所,平日里进入这里须得提前两天左右订位,还得提前点好菜品。

餐厅前,晚餐高峰期,早已是宾客满堂。

向亿晚订下的是二楼雅间,独立的包厢,没有多余的闲杂人等打扰。

战穆野坐在席上,倒上一杯茶,“你好像很喜欢这里?”

“之前和朋友来吃过几次,挺好消化的。”向亿晚用着湿毛巾擦了擦手,“总裁也很了解这里?”

“如你所说,这里很好消化。”

“晚上吃这个,会不会吃不饱?”向亿晚问。

“有甜品。”

“想起甜品,我就想起了昨天总裁让我去买回来的蛋糕。”向亿晚勾唇一笑,笑的温和从容。

“是啊,我的蛋糕呢?”战穆野明知故问。

“喂狗了。”向亿晚将湿毛巾放进一旁的竹娄里,伸长着双腿坐在垫子上,“是不是觉得有点可惜?”

“你到现在都没有暴露出你的目的,我真是越来越好奇,你究竟想从我身上拿到什么。”

向亿晚单手托腮,笑意浅浅,“你不妨猜猜?”

“向氏有的是钱,你不需要在我身边多费功夫。权,向氏好歹给你的也是挂名经理,出入都是众人拥簇,也犯不着在我这里讨嫌。”

“所以说我对你是无欲无求,只是想过过平常夫妻该过的日子,难道有什么不对的?”

战穆野拿起茶壶,壶口微倾,青色茶水如线一般倒进了杯子里,茶香很浓,是上好的龙井。

向亿晚见他拿起杯子,伸出右手握住了他的手,两两相握,她的眼中像放光一样笼罩了他的影子,她道,“我爱你。”

“噗。”战穆野一口气没有憋住,竟是失仪的吐出了嘴里的茶。

向亿晚哭笑不得的递上纸巾,“我就实话实说,用不着吓成这样吧。”

战穆野放下茶杯,擦了擦嘴边的水渍,漠然道,“你爱我什么?”

“战穆野战总裁可是一表人才的男神,瞧瞧这眉宇间那不由自己外露的男性魅力,就像是吸引蜜蜂的花朵,止不住的就让我心猿意马无法自控了。”

“以色侍人,色衰而爱驰,你觉得这靠谱吗?”

向亿晚摇头,“没有外在美,怎么吸引我去关注你的内在美?所以说这张皮可是很有价值的。”

战穆野抓住她的手,加重语气,“少给我说这些不着腔调的话,不要以为我陪你出来吃顿饭就是看上了你,我战穆野不喜欢被人利用。”

向亿晚委屈巴巴的撇了撇嘴,“我总算知道了古人常言言多必失,我就不该跟你说这么多肺腑之言。”

战穆野放开了对她的钳制,须臾,包间大门从外推开。

炖煮好的海鲜粥被抬了上来,瞬间飘香四溢。

向亿晚拿过盛好的粥碗,碗底突然脱落,滚烫的海鲜粥瞬间洒了她一手,顿时通红一片。

动漫关键词:青梅不经c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