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办公室桌子做运动 强表好紧 女儿的朋友

2022-06-10 09:49:06【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穆昊天趴在地上,顿时愤怒的扭过头,凶狠的瞪着来人:“你他么的是谁,居然敢踢老子,你知道老子是谁吗?”这会外面的天已经完全暗下来了,城市的灯光闪烁。穆昊天愤怒中,也看清

穆昊天趴在地上,顿时愤怒的扭过头,凶狠的瞪着来人:“你他么的是谁,居然敢踢老子,你知道老子是谁吗?”

这会外面的天已经完全暗下来了,城市的灯光闪烁。

穆昊天愤怒中,也看清楚了来人。

踢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昨天才在颜氏集团见过的唐清风。

穆昊天本来以为,昨天唐清风来颜氏集团,只是因为颜溪歌是他举荐的人。

却没想到,在这样的地方,他都能撞见唐清风,这是巧合吗?

看见唐清风冷冷的站在他头顶,穆昊天的气势,一下子就变弱了:“唐……唐总,你为什么要揍我?”

唐清风冷冷的开口:“揍得就是你,怎么?你有意见?”

穆昊天又愤怒,又觉得屈辱。

可是,他又不能朝着唐清风发火,他还害怕唐清风找自己麻烦呢。

只不过,不等他心里想出个对策。

他就看见,唐清风将自己的西装外套脱下来,直接走过去,给颜溪歌披在身上。

然后,他直接向着自己走过来。

穆昊天感觉到唐清风似乎充满怒意,他下意识地想要站起来。

可是,他刚撑起胳膊,唐清风突然出脚,一脚踩在他的背上,将他直接踩在地上。

穆昊天的脸朝地面,他吃了一嘴土。

穆昊天顿时难受的呜呜呜。

他用力的扭过头,可是,怎么都站不起来。

他只能对唐清风说:“唐总,我敬你是个人物,不想与你为仇,你不要太过分了!”

唐清风踩在穆昊天背上的脚更用力了,踩的穆昊天生疼。

唐清风一字一句的开口:“我不要太过分,呵……穆昊天,这样的话,估计也就只有你有脸说出来,你刚才对颜溪歌做了什么,你心里不清楚吗?我现在就算是杀了你,也不为过!”

穆昊天瞬间惊恐不已,虽然被唐清风踩在地上。

可是,他浑身都变得僵硬起来了:“唐总,是我错了,你就大人有大量,饶了我吧,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我以后再也不敢找颜溪歌麻烦了!”

穆昊天是真的没想到,唐清风居然这么看重颜溪歌。

唐清风说杀人,那可不是开玩笑的。

他知道,自己这次是真的踢到铁板了。

唐清风的目光,骤然变得狠决,多情的桃花眼,此刻却只有恐怖的光芒闪烁:“你错了……穆昊天,你真的知道错是什么吗?我今天放你一条狗命,希望你能记得今天的教训,你欠颜溪歌的,应该由她亲自收走!”

唐清风说完,脚上突然用力,直接一脚将穆昊天踢着,在原地滚了两圈。

他刚才用力,全都集中在穆昊天的肚子上了。

穆昊天疼的抱着肚子在地上打滚。

颜溪歌看见揍穆昊天的唐清风,这才才缓过神。

她现在安全了,她安全了!

颜溪歌紧紧的抓着披在身上的西装外套,看着唐清风的背影,神情复杂不已。

他居然来了。

他出现扥恰如其分,不早不晚,刚好救了自己。

可是,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是巧合吗?

不管怎样,她都应该感激他。

如果不是他出现,自己今天指不定被穆昊天怎么样呢!

颜溪歌脑子里乱糟糟的,就看见唐清风转过身。

他的神色难看的要命,周身都散发着恐怖到让人窒息的气息,他一步一步走向颜溪歌,直接伸手,抓着颜溪歌,向着不远处的车子走去唐清风拉着颜溪歌,他手上的温度,让颜溪歌心惊。

他手上的温度,怎么会这么冰凉,凉透骨髓的感觉。

颜溪歌想到他刚才如天神一般出现的画面,忍不住伸手,紧紧的回握着唐清风的手。

唐清风对于颜溪歌的举动,无动于衷。

上了车。

颜溪歌想跟唐清风解释点什么,可是,又不知道自己怎么解释,莫名的,她感觉语言有点苍白无力。

唐清风不说话,直接车速越来越快。

颜溪歌偷偷看了一眼他的侧脸,紧绷的厉害。

可能是因为唐清风隐隐压抑的怒意,车内的气压,越来越低。

颜溪歌更是一句话也不敢说,生怕惹怒唐清风。

唐清风感觉,自己今天真的是完全失控了。

他都不知道,自己今天如果去晚了,颜溪歌会面对什么样的后果。

本来,听到林烨说,她居然答应和穆昊天去格调西餐厅吃饭,他心里就充满了怒火。

他特地让秘书把今天晚上和林总见面的地点,改到了格调西餐厅。

却没想到,自己刚到了餐厅外面的停车场,就看见穆昊天拉着她出来。

他们两个人拉拉扯扯的举动,彻底将唐清风的怒火激发。

他当时只恨不得杀了穆昊天泄愤。

他从来没有这般失去理智过,自从他接手唐氏集团以来,跟他打过交道的人,都觉得他稳重成熟,心思缜密,永远都是一副冷静的模样。

可是,谁又能知道,因为这个女人,他差点失去自己一贯的冷静。

唐清风真的很生气,前所未有的生气。

他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在气颜溪歌太笨,或是生气自己太蠢,这么心心念念一个人。

还是生气穆昊天的无耻过分。

他都不知道自己在生气什么!

车子到了龙城府邸。

唐清风冷着脸下了车,颜溪歌跟着他走进别墅。

进了别墅,颜溪歌看见唐清风拿起手机,给别人打电话,好像在说,取消今晚的。

她本想瞧瞧的上楼,就当今天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可是,谁知道她刚走了两步,就听到唐清风的愤怒的声音:“怎么?跟穆昊天去约会的时候,答应的那么爽快,现在出事了,溜的比谁都快!”

颜溪歌听到唐清风的话,难以置信的转身看着他。

方才,她心里积攒起来的那些感动,分分钟烟消云散。

她就说,他怎么那么巧合的出现在格调西餐厅。

对!他救了自己是没错。

可是,他把自己当成他的物品一般,这个态度,就对了吗?

颜溪歌震惊的看着唐清风:“你让林烨监视我?”

唐清风愤怒的表情,带着一丝不自在:“那不是监视,作为你的丈夫,我有权利知道,你跟别的男人去了哪里?”

颜溪歌冷笑了一声:“那跟监视有区别吗?唐清风,你还真会为自己找借口!”

唐清风看到颜溪歌这个态度,顿时怒火冲天,平日里冷静支持的男人,也失去了分寸:“颜溪歌,你是智障吗?穆昊天那个人渣差点欺负了你,是我救了你,你居然还这个态度,难道我就不该生气吗?”

颜溪歌自嘲的看着唐清风:“对,我是智障,我那么轻易就被穆昊天骗了,可是,你呢,你找人监视我就对吗?”

唐清风的神情变得恐怖,好像暴风雨要来临一般:“颜溪歌,是我找人监视你吗?是你自己说要去见你爷爷的,可是,你却做了什么,你去跟穆昊天约会了,还差点再次被他欺骗,我问你,穆昊天是你爷爷吗?”

颜溪歌难以置信的看着唐清风,没想到,他会说出这样的话。

颜溪歌猛地上前一步,愤怒的盯着唐清风:“唐清风,你不要太过分!这种话你也说得出来!”

唐清风看着近在咫尺的颜溪歌,突然伸手,一把将她推倒在沙发上,直接伸手单膝跪在沙发上,一只收死死的抓住她的手腕:“怎么?小猫终于露出爪子来了,你之前不是一直很听话吗?还是说,你觉得你爷爷的住院费交了,你现在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听到唐清风语气中,浓浓的威胁之意,颜溪歌手腕被抓的生疼,她却丝毫顾不上喊。

她惊恐的看着唐清风:“唐清风,你想干什么?你不要乱来!”“叮……叮……”手机铃声孜孜不倦的响起。

向亿晚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爬到了沙发上,按下接听。

女人的咆哮声如同带来了狂风海啸,“向亿晚,你是不是真的不想干了?”

向亿晚扭头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钟,时针毫不客气的指着那个大大的十字。

十点了!

女人似乎在压抑着什么,她道,“你今天如果再说堵车了,我亲自去堵车的地方接你。”

“不用,不用,这一次真的不是堵车。”向亿晚吃力的从地上爬起来,“我今天见义勇为去了。”

“编,再编。”秘书长似乎很有兴趣听她的故事。

向亿晚含糊着说道,“您是不知道,我一出门,眼见着就要到公司了,可是一辆车就在我面前撞了,我看了一下那车子,豪车啊,车牌还是六个九,逼格可高了,我立刻上前将伤患带去医院,现在正在回来的路上。”

对方沉默了几秒钟,随后竟是放低了姿态,秘书长道,“不急不急,你告诉我,受伤的人是不是穿着brinot高级定制西装?一看就是那种高贵不可攀又阴冷到不近人情的精英?”

“是的,是的。”

“今天你不用上班了,你一定要鞍前马后的照顾好这位病人。”

“这可以吗?”向亿晚坐在沙发上,揉了揉腰。

“你服从命令即可。”

电话挂断,向亿晚平躺在沙发上,愣愣的望着天花板,接下来她该怎么收拾残局?

地上的尸体应该一时半会儿醒不过来,自己要不要发挥演技顺应躺在他身边装死中?然后等他醒过来一定会痛定思痛好好反省反省自己做了什么不可挽回的错误,以至于心有歉疚发誓以后定要善待我,呵护我,更是照顾我。

向亿晚难以掩饰兴奋的准备躺回去,刚从沙发上坐起来,男人冰冷的眸子恨不得戳穿她单薄的身体。

战穆野垂眸瞥了一眼自己腰间的衣服,身体在沉默中轻微的颤抖起来。

向亿晚掂量着要不要给他时间冷静冷静,毕竟发生这种事,他也很难过啊。

战穆野浑身无力,他回忆起了昨晚上发生的点点滴滴,一阵一阵刺激着他的镇定。

他一向自恃强大,不可能马失前蹄,除非用了药。

而且药效太猛,猛到他错了一次又一次。

向亿晚的脸色不怎么好看,她轻咬着红唇,犹豫着开口道,“要不要一起去洗个澡?”

战穆野站起身,脚底打虚,又跌了回去。

向亿晚随意的套了一件衬衫,试着扶住他,“腰疼?还是腰虚?”

战穆野推开了她的搀扶,作为一个男人,他觉得自己的男性尊严受到了侮辱。

向亿晚忍俊不禁的跟在他顽强的身后,见他东晃晃,西晃晃,有好几次忍不住的想要扶住他,皆被他给不着痕迹的避开了。

战穆野简单的洗了一个澡,好几次注意到自己遍布全身的痕迹,忍无可忍的一拳头砸在了墙上。

他被算计了,一定是被这个女人给算计了。

至于她算计自己的过程,是那碗汤!

向亿晚坐在沙发上,刻意打开了电视,重复播放着治疗肾虚的广告。

战穆野披着浴巾,面无表情的坐在她对侧,拧开一瓶水,一口气喝的一干二净。

向亿晚拿着一块全麦面包,啃了两口,时不时打量一番沉默不语的男人。

按照她设定好的剧情,这个时候他难道不是应该深情款款的告诉自己,他会负责到底吗?

为什么他跟哑巴似的一声不吭?

难道也是觉得自己很有愧疚,正在酝酿情绪?

战穆野将矿泉水瓶子丢进了垃圾桶,瞥了一眼又开始播放起来的肾虚广告。

向亿晚轻咳一声,将面包推到他面前,“饿吗?”

战穆野收回眼神,重新投掷到她身上,似笑非笑道,“这样做,你究竟图什么?”

向亿晚正襟危坐,面色严肃,“我们是夫妻,这只是一对正常夫妻的正常生活。”

战穆野伸手钳制住她的下巴,挑衅道,“是吗?”

向亿晚感受到了威胁,却是骑虎难下,她点头,郑重的点头,“难道不是吗?”

“你很聪明。”战穆野甩开她的头,站起身,“即日起,调来总裁办,我倒要看看你究竟图什么?”

向亿晚瞠目,瞧着对方已经桀骜不驯的离开了,那得意的背影上好像还挂着一条尾巴,晃得可带劲了。

战穆野很快便换好了一身干净的西装,一如既往的一丝不苟,从上往下,没有一点瑕疵的完美。

这个男人,还真是穿衣显瘦,脱衣有肉,一看就是禁欲系的男神标配。、

向亿晚穿着女士职业套装,更是装模作样的戴着一副象征她高知识分子的无框眼镜,站立笔挺的等候在门外。

战穆野剜了她一眼,没有说话,大步流星般走出了别墅。

向亿晚腰还有点痛,走的有些缓慢,她尝试着去追昂首阔步跟没事人似的的男人,奈何被折磨了一晚上的身体,虚的很啊。

战穆野不知不觉放缓了脚步,等待她靠近之后,面不红,气不喘,说的一本正经,“你是我的秘书,凡事都应该跟上我的脚步,而不是让我浪费时间在原地等你。”

向亿晚默默的竖了竖自己的中指,一路小跑着才跟上了他的步伐。

战穆野上了车,却是迟迟没有发动。

向亿晚坐上了自己的车,保持安静的等待前方领导先行离开。

战穆野降下了车窗,透过后视镜看见了后车上正在扣安全带的女人,他道,“一个秘书不与自己的上级坐一辆车,难不成你还想等到了公司我再浪费时间和你好好交涉交涉今日行程?”

向亿晚就算再愚钝也是明白了男人的言外之意,麻溜的从自己的车上走下来,绕到了对方的副驾驶位前。

车子驶出别墅。

公司内,一如往常高节奏。

战穆野查看着办公桌上的所有文件,下意识的拿起旁边的咖啡杯,只喝了一口,神色一凛。

向亿晚正哼着曲儿的坐在自己位置上,总裁办果真待遇都好了不少,瞧瞧这真皮座椅,高配置电脑,还有那赏心悦目的观赏花草,连空气里都浮动着一股上流精英的味道。“叩叩叩。”战穆野站在办公桌前敲了敲桌面。

向亿晚回过神,环顾四周,秘书们都在全神贯注的处理着自己手里的活,哪怕是没有活也得找出一点活,让总裁一看就知道他们并没有怠慢自己的工作那般充满着干劲儿。

向亿晚尴尬的站了起来,不明道,“总裁,有什么事吗?”

“我只喝黑咖啡。”战穆野道。

向亿晚见他手里拿着的咖啡杯,拿过来也没有过问这是不是他的杯子,直接喝了一口,笑道,“就放了半颗糖而已,您也喝的出来?”

战穆野一声未吭的盯着她。

向亿晚心虚的放下杯子,“好,我重新泡一杯。”

战穆野转身走向办公室。

向亿晚嘀嘀咕咕的说着,“黑咖啡那么苦,有什么好喝的。”

战穆野止了止步,斜睨一眼自言自语的女人,又一次转过身,“你刚刚说了什么?”

向亿晚忙不迭的端起杯子,“我去给您冲咖啡。”

“我耳朵很好使。”战穆野走了回去,重新站在她面前,“入职第一准则是什么?”

向亿晚进退为难,她道,“员工第一准则,无条件服从命令,绝不质疑领导安排。”

战穆野拿过她手里的杯子,冷冷道,“继续工作,没有一个老板愿意留下只知道偷奸耍滑的员工。”

向亿晚掌心一空,疑惑的看着又把咖啡杯端回去的男人,犹如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这是闹啥呢?

“呲呲呲。”旁边,小林同志轻声唤了唤。

向亿晚回过头,指了指自己,“你在叫我?”

小林伸长脑袋,压低着声音,“少说话,多做事,我们总裁不喜欢话痨的秘书,在你之前,一天开除一个,你是他这个月上任的第十三位新秘书,希望你还能坚持到明天。”

向亿晚皮笑肉不笑的坐回椅子上,她下意识的瞄了一眼看不到一丝儿缝隙的总裁办公室,她在考虑要不要重新泡一杯咖啡进去。

战穆野端着杯子坐回了椅子上,有些哭笑不得自己刚刚在做什么。

咖啡已经完全冷却,他伸手在杯口处滑了一圈,最后停留在留下了浅浅一层唇印的地方。

这个女人竟然敢碰他的杯子?还肆无忌惮的喝了一口?

战穆野眯了眯眼,轻轻的擦去了上面的唇印,重新拿起杯子呡了一口。

浓浓的咖啡味充斥着整个口腔,却又不知不觉的带了一点点甜味,是奶糖的味道。

其实还是蛮好喝的。

“叩叩叩。”敲门声不合时宜的响起。

齐箫未等对方同意径直推门而进。

战穆野依旧瘫着那张近乎瘫痪的脸,毫无表情的瞪着来人。

齐箫被他这个冷冰的眼神弄的停了停脚,却又无所顾忌的走上前,还不忘揶揄道,“我如果没有看错的话,刚刚你秘书室里好像多了一个熟悉的面孔。”

战穆野充耳不闻他的废话,提笔落字,一笔而就的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齐箫搬开椅子坐在他身前,笑的一脸的不怀好意,“你那个被你藏起来一年都没有带出来溜溜的老婆,竟然会出现在你的秘书室里,真是让我大吃一惊啊。”

“说完了吗?”

齐箫摇头,继续侃侃而谈,“不过这向亿晚好歹也是向氏的大小姐,跑来你这里当一个小小秘书,是不是有点屈才了?”

“你可以带她去你的齐氏好吃好喝的供着。”

“这可不行。”齐箫笑的阴测测的,“她好歹也是我嫂子啊。”

“你可以出去了。”

“别啊,我难得过来,一起唠唠嗑啊。”

战穆野没有说话,只是双目一瞬不瞬的盯着对方,眼瞳里好像藏着一把刀,在四目的对视下,刀光一闪,齐箫已经血溅当场。

齐箫不由自主的捋了捋自己的一身鸡皮疙瘩,苦笑道,“所以说你这个人太无趣了,向亿晚还愿意留在你身边,那得冒多大的生命危险啊。”

“出去。”

齐箫站起身,临走前不忘再寒碜一句,“你看看你自己,人家娇滴滴的小姑娘留在你这个冰渣子身边,捂着捂着还能把自己给冻伤了,太辛苦了。”

言罢,齐箫未等对方再喊,直接关了门。

难得见到一向口若悬河的战穆野吃瘪,这心情简直是比拿下与战氏的合作还让他开心得意啊。

向亿晚刚泡好咖啡走来,两两面面相视,她不明这位齐家大少为什么要用这种犀利的眼神看她。

齐箫勾唇一笑,主动上前,“向小姐应该认识我吧。”

向亿晚不置可否,“齐大少三个字可是响彻京城,我再孤陋寡闻,也对你印象深刻。”

“这么说来,我倒是有点难为情了。”齐箫拿过她手里的咖啡,未曾得到同意直接喝了一口,“太苦了。”

向亿晚眉头皱了皱,“这不是给你喝的。”

齐箫笑的更加忘形,“我当然知道,只有战穆野这冰渣子才会喜欢这种苦到烂舌头的玩意儿。”

向亿晚嘴里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就见紧闭的门从内被人打开。

战穆野未吭一声,抓住她的胳膊,强势霸道的将她拽了进去,随后嘭的一声锁了门。

空留齐箫一人呆站在门外。

向亿晚踉跄一步,高跟鞋鞋跟一歪,她重心不稳摔在了地毯上。

战穆野拎着她胳膊,并不怎么友好的将她提了起来。

向亿晚扭着脚,脱口而出,“痛痛痛。”

战穆野目光下垂,落在她揉着的右脚处,“你是知道齐箫这个人的,既然知道他是什么人,就得敬而远之,免得引火上身。”

向亿晚抬眸望着他,“你这是在担心我被他骗?”

“在法律意义上,你还是我的妻子,我不想无端被人扣上绿帽子。”话音一落,他打算视而不见的转身离开。

向亿晚却是一把抱住他,双手缠在他的腰间,任他挣脱也不放手,撒着娇道,“我的脚扭了,你帮我捏捏。”

战穆野瞪着她,“我是你老板。”

“我是你老婆,快帮我捏捏。”向亿晚主动脱下了高跟鞋,更是不管不顾的伸到了他心口处。

战穆野面无表情的坐在沙发上,双手托住她的脚,轻重有度的按摩着。

向亿晚笑了笑,“战总手艺不错啊。”

战穆野没有理会这个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女人,从上至下的揉捏着慢慢红肿起来的脚踝。

动漫关键词:办公室桌子做运动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