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你看你的水都拉丝了还说不要,攻受在教室边做边h

2022-06-10 09:46:02【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唐清风看到颜溪歌不在客厅,下意识皱眉,林烨不是说她回来了吗?林嫂刚好出来,看见唐清风。她很是吃惊:“唐先生,您不是说晚点回来吗?”唐清风看了她一眼:“处理完事情,

唐清风看到颜溪歌不在客厅,下意识皱眉,林烨不是说她回来了吗?

林嫂刚好出来,看见唐清风。

她很是吃惊:“唐先生,您不是说晚点回来吗?”

唐清风看了她一眼:“处理完事情,就早点回来了!小姐人呢?”

本来,按照工作量,的确得晚点回来,但是,他一心想要早点见到她,工作效率莫名的就提高了。

提前完成工作,他就早点回来见她了。

只是,回来第一眼没有看到她,他的心情,不是很美丽。

林嫂听到唐清风问颜溪歌,她赶紧回答:“小姐说她先上楼洗个澡!”

唐清风的眉头舒展,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去洗澡了?”

林嫂连连点头:“恩,小姐是这样说的!”

唐清风点了点头:“行,我知道了,你先去做饭吧!”

唐清风说完,就好心情的上了楼,他的眼睛里,似乎都闪烁着异样的光芒。

回到卧室,唐清风就闻到一阵香味,那是独属于她的香气。

这两天,他一直睡在客房,就是为了让她能好好学习,应付今天的工作。

都说万事开头难,今天这第一关已经过去了,他是不是也应该回到属于自己的地方了呢!

想到这里,唐清风的眉宇间,都弥漫着浅笑,桃花眼里的笑意,似是能把人迷晕。

看到颜溪歌放在床上的衣物,唐清风的心情大好。

他安静的坐在床边,听着浴室里的歌声,不知道在想什么事情。

颜溪歌一边洗澡,一边欢快的唱歌,她就像一只久被关在笼子里的小鸟,突然得到了自由,开心的不得了。

当然了,她肯定不知道,此刻猎人就在浴室门口,微笑的等着她一头上撞上去。

颜溪歌洗完澡,擦了擦水,裹上浴巾,就打开门出去了。

结果,她刚才出去,就看见坐在床边的唐清风。

颜溪歌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她像是受惊的鸟儿,一时间不知道要飞到那里去。

看着她震惊失措的样子,唐清风缓缓站了起来。

颜溪歌想到自己此刻的样子,撞墙的心都有了。

她什么时候洗澡不好,非得现在洗澡,这下好了吧,简直尴尬到她想找个墙缝钻进去。

她双手捂着浴巾,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她只得站在原地,尴尬的干笑:“唐……唐清风!你怎么回来了呢?”

她说话的声音,像是要哭了一样。

唐清风笑着走向她:“我怎么不能回来了?颜溪歌,这里是我的家!”

颜溪歌看着唐清风向着她走过来,她下意识的后退。

看到唐清风越来越近,颜溪歌可怜巴巴的开口:“可是……可是林嫂不是……不是说你晚点回来嘛!她……她还说,你……你让我们……我们先吃饭!”

颜溪歌紧张的舌头都捋不直了。

唐清风的桃花眼,似乎带着浓浓的深情。

可是,颜溪歌却在他的脸上看到了玩味的笑容。

看他这样的笑,她更加紧张害怕。

唐清风优雅的抬手,吓得颜溪歌心都跳出来了。

只不过还好,他只是整理了一下袖口,漫不经心的颜溪歌猛地转身,发现的确是退无可退了。

她一想到,自己要是进了浴室,唐清风要是再跟进来。

她简直不敢想下去。

颜溪歌赶紧摇头,结果一个不留神,差点被自己的脚绊倒。

唐清风眼疾手快,猛地伸手,一把将她拦腰抱住。

颜溪歌没有跌倒,她这才松了一口气。

可是,紧接着,她就感觉到自己和唐清风之间亲密的距离。

她的小脸瞬间红的像是煮熟的虾子一般,她的双手,还因为刚才下意识的求生本能,紧紧的抓着唐清风腰部的衣服。

她赶紧松开,将双手抵在自己和唐清风的身体之间,声音低若蚊声:“你……你能不能松开……松开点,你这样……我不舒服!”

唐清风似乎在征求她的意见一般:“你确定让我松开你!”

颜溪歌连连点头,只要他不趁机乱来,就谢天谢地了。

唐清风仿佛还不确认:“你已经确定了,想好了吗?真的要我松开你?”

颜溪歌硬着头皮点头:“恩,你松开我,我就好受多了!”

唐清风突然松手:“好,那我松开了!”

唐清风说完,果真松开了。

只不过,唐清风一松,颜溪歌身上的浴巾,就如高处的苹果落地一般,华丽丽的掉了。

颜溪歌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整个人僵硬如化石一般,站在原地动弹不得。

唐清风好心提醒:“你的浴巾掉了!”

颜溪歌听得出,他的声音带笑。

她想死的心都有了,下一秒,颜溪歌直接转身,羞愤的冲进浴室,一把将门关上。

啊啊啊啊!

要死了,她浴巾下面,可全都是真空啊!

全被他看见了,全都被看光了!

真是丢死人了!

颜溪歌在浴室里,羞愤的捂着脸,都不知道要怎么出去面对唐清风了。

她听到唐清风在外面,低低的笑声,很是悦耳,像优雅的大提琴一般,低沉富有磁性。

他居然还好心情的来了一句:“别害羞了,反正该看的,早就看过了!”

颜溪歌哪里不知道他说的是事实。

可是,虽然说,两个人都有了肌肤之亲,亲密的事情都有了。

可是,颜溪歌还是害羞,这样坦诚相待,更何况,他还是衣冠楚楚的,只有自己裹着个浴巾,还掉了。

这能一样嘛!

就在这时,林嫂突然在外面喊:“唐先生,晚饭好了,您跟小姐可以下来吃饭了!”

唐清风应道:“恩,知道了,你先下楼吧,我们马上就下来!”

林嫂听到便离开了。

唐清风站在浴室外面,轻笑着说道:“你应该听到了吧,林嫂让我们下楼吃饭呢!”

颜溪歌羞愤的开口道:“我知道,你先走,我马上下来!”

唐清风今天心情似乎格外好,说话一直都是带着笑的:“我怕你在浴室里,羞愤而死,为了你的安全着想,我还是等着你一起下去吃饭吧!”

颜溪歌简直要杀人:“你不走我怎么穿衣服!”

唐清风的声音充满无辜:“我在这里,难不成你还穿不了衣服了?你是觉得,我会拉着你,不让你穿衣服吗?”

颜溪歌没想到,唐清风看着衣冠楚楚,犯起混来,一点都不输流氓无赖。

她生气的开口道:“就算是我们之间有过肌肤之亲,但是,你不觉得,好歹还是要留点私人空间的吗?你看着我怎么穿衣服,我脸皮薄,做不到那么没皮没脸的!”听到颜溪歌生气了,唐清风也不逗她:“好了,跟你生气呢,瞧你还真生气了,只不过,怕是我走了,你也不安心,我直接把你衣服递进来,你穿上我们下楼,怎么样?”

颜溪歌没想到,他会这样说,她连连点头:“好,那你现在就把衣服给我递进来!”

唐清风走到床边,拿起颜溪歌早就准备好的衣物。

他轻笑着折回卫生间门口。

颜溪歌将浴室门开了一道小缝。

唐清风笑道:“你的衣服有这么小吗?”

颜溪歌有点囧,她把门开大一点,直接伸出皓白的手腕:“你把衣服放我手上就行!”

唐清风看着她跟一只小兔子一般,笑的无奈,只不过,还是将衣物放在她的手上。

颜溪歌感觉到衣服放手里了,赶紧把手缩回去,将浴室门关上。

她顾不得唐清风怎么想,打开衣服,就要穿上。

只不过,看到自己的内衣时,她的脸忍不住再次泛红。

想到他亲手把衣服拿过来的,衣服上,似乎都带了他的温度,这种感觉,真的是有点一言难尽。

颜溪歌红着脸穿好衣服。

她出来的时候,看见唐清风背对着自己站在床边的沙发旁。

她忍不住轻咳了一声:“那个……我穿好了,我们下去吃饭吧!”

唐清风转身看了一眼颜溪歌,漫不经心的点了点头。

他又恢复了一贯的清冷高贵,好像刚才的事情,不曾发生一般。

只有颜溪歌隐隐发烫的脸颊,不断的提醒着她,刚才的事情,是真真切切的发生过。

颜溪歌和唐清风下楼,林嫂已经把晚餐端上来了。

吃饭的时候,颜溪歌总是忍不住偷偷去看唐清风。

他似乎连吃饭的动作,都透露着优雅尊贵,让人看得移不开眼睛。

颜溪歌忍不住在心里感叹,他可真是个妖孽。

唐清风突然开口道:“怎么?觉得你丈夫很帅?着迷了?”

唐清风的声音,书隐约带着笑意。

在外面的时候,别的女人对着他犯花痴,他觉得异常反感。

可是,颜溪歌这样偷偷的看着自己的时候,他却觉得格外满足。

人与人之间,还真是因人而异。

颜溪歌大概是没想到,唐清风会突然开口说话。

她吃惊的张着嘴:“啊!”

唐清风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啊什么,觉得我不帅?”

颜溪歌反应过来,赶紧摇头:“不是!”

她现在在唐清风的地盘上,哪里敢说他的不是,更何况,他本来就很英俊,她又怎么可能说违心的话。

唐清风轻笑了一声:“那么,在你心里,我很帅了?”

颜溪歌一时间红着脸,不知道如何作答。

唐清风看她不好意思,也没有再继续逗她:“好了,吃饭吧,吃完早点休息!”

颜溪歌点了点头,低着头不再说话。

颜溪歌虽然没说话,可是,这不代表她心里没有什么想法。

她一边吃饭,一边胡思乱想。

也不知道唐清风心里到底在想什么,喜欢他的女人那么多,他何苦要逗自己玩呢!

难不成,她真的挺有意思的?

可是,她记得,穆昊天曾经还说她木讷无趣。

又或者,男人的看法也不尽相同。

……

颜溪歌想的入神,吃饭也心不在焉的。

唐清风突然开口,吓得她差点把菜抖在桌子上。

唐清风的声音有点漫不经心:“今晚,我搬去主卧睡!”

听到唐清风的话,颜溪歌下意识的紧张,她直接开口:“那我搬去客房睡!”

说道:“我处理完工作早,所以……就早早回来了,怎么?你不开心吗?”

颜溪歌哪里敢说不开心啊!

她苦着脸点头:“开心,我很开心!”

唐清风的笑意更浓:“可是,我怎么感觉你言不由衷啊!”

颜溪歌笑的比哭的都难看:“我没有……”

唐清风一脸笑意:“是吗,真的没有嘛?只不过,我必须得好心提醒你一句,再退,你可就退进浴室里面去了!”

动漫关键词:攻受在教室边做边h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