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宝宝才三根手指就不行啦,讲一讲第一次的细节

2022-06-10 09:42:18【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第二日果然不出江婉白所料,在时政新闻上他们家的案例成为了最火热的全民讨论话题。一件案子牵扯出来的另外两起案件,许多人看了之后都在痛骂陈婴宁等人。而娱乐新闻头条也是江

第二日果然不出江婉白所料,在时政新闻上他们家的案例成为了最火热的全民讨论话题。

一件案子牵扯出来的另外两起案件,许多人看了之后都在痛骂陈婴宁等人。

而娱乐新闻头条也是江婉白,最让她感到无语的是广大网友深扒出了风厉行,战晟霆,陈婴宁,江言之,陈语嫣等人之间的家室身份背景。

题目更是让她哭笑不得。

《江氏千金结合战家三少,是联姻还是奉子成婚?》

《风氏总裁江氏千金是未婚夫妻,战家三少成为第三者?》

《豪门千金如何智斗小三?》……

这些头条为了吸引人的关注,不修边幅的乱写,她一时有些担心战晟霆看到会不会生气。她捏了捏报纸出了门寻到书房。

轻轻敲了几声,书房的门从里面被人打开。江婉白看到了一脸面无表情的战晟霆,有些猜不准他此刻的心情。

她随着战晟霆走进了书房,就看到桌子上的电脑屏幕显示着的真是她看到的内容。

一时有些内疚,“这些记者就喜欢乱写。对不起啊,昨日连累你了。”

战晟霆看了她一眼点点头,重新坐在了书桌的凳子前。

江婉白也不知道说些什么,正打算开口就听见对方先传来声音:“我不介意。”

江婉白看他还在处理手上的事情,“那我不打扰你了。”转身出了书房。

战晟霆看着她的背影想挽留,却又不知道用什么方式来挽留,揉揉眉头靠在凳子上闭上了眼睛。

风厉行昨日回去之后就联系自己的律师想办法掩盖自己的罪行。

不过这次即使他想掩盖也没办法了,因为广大的人民群众不会同意。

他睡了一觉起来之后发现自己所有的一切都被人扒了个彻底,整张脸黑得想杀人。

许多和风家有生意合作的老板打电话过来要风家退资,气得他把烟灰缸打碎了。

一天下来,无数个电话让风厉行疲惫不堪,全是些要退资的老板,风氏集团慢慢变成红色赤字。

更是有记者不但守在他家门前,连公司的助理也打过来电话说有人去公司闹,他忙得焦头烂额,只得打电话去找朋友贷款。

平日里都是交的些酒肉朋友,在这时候怎么会有人惹一身腥上身,自然看见风厉行打电话过来躲避不及。

他最后只得去银行借款。银行也不可能一下子给他贷款很多钱,而且平日里他总是趁着自己的身份作威作福,总有很多人看他不爽,于是银行长委婉的拒绝了。

风厉行恨不得江婉白去死,都是她搞出来的事情,还有陈婴宁那个蠢货,恁地把自己也栽了进去,看他这次危机过后怎么收拾他们。

在夜晚降临的时候,陈语嫣来了

。她一见到风厉行就忍不住的冲上去抱着他哭道:“厉行,怎么办,怎么办?我今天出门的时候看到家门口全是人,好不容易等到晚上这才偷溜出来。”

她很恐惧,今天有人到她家来骂她小三,给她寄死耗子,家里也没人,妈妈也被抓进了监狱,她现在唯一能靠的就是风厉行了。

风厉行拉开她怒道:“还不是你那个妈妈搞出来的。你看现在我成什么样子了,公司快要破产了,江婉白那个贱人联合战晟霆一起要把握送进监狱。你还来问我怎么办!”

陈语嫣被他一吼愣了一瞬间,反应过来后怒目而斥:“你竟然怪我妈妈,要不是我妈妈做了这么多,有你现在这幅样子?”

风厉行闻言甩开她冷笑着,“我今天的一切可都是自己挣来的,关你妈妈什么事。要不是你妈妈被抓我现在根本就不会面临这一切。”

陈语嫣有些不可置信,都到这个时候了,风厉行竟然在怪自己的妈妈。

她痛哭道:“风厉行,你怎么可以这样。你坐上这个总裁还不是因为我妈妈给江言之那个老家伙说江婉白和你相爱,江言之才给你机会坐上风氏集团总裁位置的。现在我妈妈出事你不但不帮她,反而还在怪她。你,你不是人……”

风厉行现在根本就不想跟她两个在这里吵这些,他揉揉太阳穴说道:“别在这儿和我吵,我现在没空理你。自己赶紧走。”

决绝不带一丝感情的话从他嘴里说出来,陈语嫣像是才认识他一般不可置信的捂脸跑出了风家别墅。

外面的狗仔看着从正门跑出来的陈语嫣一愣,顿时有人认出她来,一窝蜂的围了过去。

陈语嫣这才发现自己跑到了大门口,顾不得伤心,她拼命挤开这些记者想要出去,反而被越围越紧。迎面而来的质问、嘲讽压得她喘不过气,甚至有人拿鞋子砸她。

一个小时后,陈语嫣晃晃悠悠的站起来,看着慢慢散开继续守在风家别墅外的一群记者,眼里神色狠毒一片,带着化不开的怨恨,加上披头散发,衣裳破烂,显得颇有些惊悚。

几个女记者看了过来,正准备再拍几张她的照片,无意间对视上她的眼神,只觉得一股寒意从脚底下升上心头,动作呆住了,这样的陈语嫣像是恶鬼让人头皮发麻。

她回头看了一眼别墅里始终没有出来的人,心底泛起密密麻麻的疼,这一切都怪江婉白。

如果没有江婉白自己现在肯定和厉行结婚了,妈妈肯定也没有入狱,他们会像从前一样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对,这一切都怪江婉白,如果没有她就完美再次开庭那日,来的人更多了。

江婉白和战晟霆一下车就看到法院外面站了许多人,不光是有记者,一些陌生人都在外面给江婉白加油鼓劲。

她心里暖暖的却又有些可悲,连这些陌生人尚且都能给自己讨回一个公道,给自己一份他们的善心,而自己的亲小姨连同表姐却害得自己家破人亡。

江言之和风厉行当庭对峙,风厉行最开始还抱着侥幸心理,后来看到上来的几个人后彻底傻眼了,正是受他威胁贿赂污蔑江言之的那几个人。人证还有物证均被找到,风厉行很快就被判处三年有期徒刑,江言之无罪释放,国家赔偿他相应金额。

江言之当天下午就办理好所有手续出狱了,江婉白亲自来接他。想到江家已经被陈婴宁母女二人卖出去一时有些难过,“爸爸,那栋我们的房子把它买回来吧。”

江言之点点头,眼眶湿润,“好,爸爸先去住公司,等明日我就去把它买回来。”

江婉白一听顿时心疼道:“住什么公司,爸,你跟着我先住下来吧。”其实江婉白有些担心战晟霆会不会同意爸爸住到战家别院,不过她不想让爸爸再受苦了,即使他不同意,她也要让江言之住下。

给战晟霆打了一个电话说明了情况,战晟霆一时没有声音传来。江婉白的心随着他的沉默有些发凉,但是看着站在一旁的江言之,再次开口:“就住今天晚上一天,如果你不喜欢,以后我再也不会……”

话说道一半被电话那端的男人打断,“不是我不同意,我很乐意爸爸来住我们家。只是,只是那栋江家别墅是我买下来的,你们随时可以去住,我把名字改成你的了。”

江婉白听到他叫自己父亲时也叫爸,脸上一红有些羞涩,听到他后面的话更是大吃一惊,“房子是我的!”

江言之被她的惊呼吸引,走过来问道:“小白,怎么了?”

战晟霆听到女人的惊呼,也听到了江言之的询问对着电话那端的人儿说道:“你把手机拿给爸,我给他说几句话。”

江婉白呆呆的顺着他的话把手机给了爸爸,江言之和战晟霆说了几句话,江婉白只看到江言之脸上深深的笑意,她这才反应过来。江言之已经把手机重新给了她,江婉白一看,已经挂断了电话,疑惑地看向自己父亲,“爸,他真的把房子给我们买回来了?”

江言之笑道:“你自己的丈夫你还不知道!我看晟霆是真心喜欢你,为你着想的,你可不要辜负他啊。”

江婉白听他打趣,脸上笑意深深,心里却是一片疑惑。江言之对着她说道:“今晚我就回去住了,你赶紧回家去谢谢晟霆吧。这孩子为我们做的事够多了。”一片赞叹声的江言之没看到江婉白站在原地脸上情绪莫名,甚至夹杂着一些苦涩酸意。

顾长青送了江言之到江家别墅后,再次送着江婉白回战家别院。

战晟霆在家里等消息,不过结果不出他们所料。

第二日,记者们闻声出动,大批大批人赶到江氏集团,因为江言之要在集团里召开记者会,被受邀的人全部出席了。江言之宣布重振江氏集团让许多人都觉得不可思议。前一秒还在监狱里受罪的人后一秒就重新回来了。虽说江言之入狱过,本身有污点,但是看了新闻的人都知道别人那是被污蔑入的狱。再说最让人觉得兴奋的就是战家三少战晟霆出面力挺自己的岳父。

要说到这三少不仅年纪轻轻就已经是军区首长,更是被国家赋予了许多奖状特权。他和江婉白的婚约被众人知道后一直广受关注。许多人都不看好这段感情,大多数人都认为有什么家族内情,但是少部分人却觉得两人极其般配,或许只有他们本人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吧。现在看到战晟霆出面岂能不激动。

很少有人能在新闻报纸上看到他本人,这是除了那天出庭时第一次这样在大众面前露脸。他是军人,自然不会喜欢这些仪式,但是为了力挺江氏没想到出面了,这让这些记者们有了更多的话题。

许多的合作方虽说心里都了解江氏集团的情况,但是江言之坐了牢很久不管事,也不知道集团内部现在是个什么样子。所以真正和他们合作的人很少。但是战晟霆一出面,那就立马不一样了。他不但是首长,军事方面需要巴结,在经商方面,他可是战家老爷子最看重的人,说不定以后战家就全由他做主了。

诸多合作方在看到战晟霆出面的时候迫不及待地向江氏抛出橄榄枝。江言之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个男人,他脸上尽是满意,感叹女儿找了一个好丈夫。

江婉白一直跟随父亲认识各界成功人士,看到战晟霆过来心里也是跟高兴,没想到昨日自己无意间提了一句他就来了。但是父亲的话让她内心又感到苦涩,她不敢给爸爸说他们只是单纯的合作关系,婚姻只是一纸协议。

战晟霆径直朝着江婉白身边走来,对于一路搭讪的人轻微点点头,不再理会。

这次记者招待会散了之后,江言之留在公司处理大大小小的一堆工作,战晟霆则带着江婉白坐上车回家。江婉白嘱咐了江言之注意身体之后推着他穿过人群走到集团外面去。一路上许多人早就注意着战晟霆,但是他一直闭着眼,明眼人瞬间就能看出他不想交谈,只得冲着江婉白讨好的笑笑。江婉白顺着人群自动退开的一条大道畅通无阻的走到门口,顾长青已经开着车等在那里了,看着战晟霆他们出来连忙下车,推着他上了车。

江婉白完全没有什么精神了,她只觉得今天这样很累,一整天都需要和人周旋交谈,一坐上车整个人都窝了进去,显得疲惫。还是转过头朝着他说道:“谢谢你今天能来。”

战晟霆看她的样子难免有些心疼,“不用,这本来就是我应该做的他的一番话让江婉白瞬间惊醒,对啊,他们可是签了协议的,他帮助自己得到想要的一切,她帮他挡住家族介绍的所有联姻。他们之间维持关系两人都心知肚明,那现在自己的事情办好了,和他只有两年有名无实的夫妻关系了。想到这儿心里只觉得阵痛,不再看他,闭上了眼睛。

战晟霆以为她累了想休息,也就任由她睡过去了,不过提醒了顾长青把车内温度提高一些。

第二日江婉白很早就起来了,她答应了爸爸今天回去吃饭的。不过这次只是单纯的在家吃一顿便饭,庆祝他们团聚,只是怎样和战晟霆说呢。

江婉白洗漱完后下楼吃早餐,才发现战晟霆已经坐在餐桌上快要吃完了。战晟霆看着她下来点点头说道:“快来吃。”她默默坐下想着怎样开口,却听到他说:“等会儿吃完饭去爸那里,他让我们今天过去吃饭。”

“啊!好。不过今天你有时间吗?”她有些惊讶,战晟霆平日里都不是很忙吗,有时候忙得她整天都见不到人影。

战晟霆似乎对于她说话怀疑的语气很不满意,“当然,我们一起去。”

一路上无话。

到了江氏别墅后,江婉白看着在门口等着的爸爸心里满是高兴。最开始爸爸入狱她就在幻想这一天会很快到来,没想到真的这么快就满足了自己的心愿,她侧过头朝着旁边的战晟霆笑道:“谢谢你。”不但谢谢你帮我报仇,也谢谢你在我每次受伤时站在我身旁安慰我,更谢谢你给我带来的所有希望。

战晟霆看着女人如一只欢快的小鸟飞扑过去的模样,心里暖意遍布,她和父亲关系真好。看着前方已经转头笑着看向自己的父女俩,慢慢推着轮椅走向他们,就好似快要走向自己的幸福,前方有人在等自己,自己也要快步到达。

战晟霆难得这样在一个地方放松下来,什么事也不做的呆了整整一天。江家很大,别墅修了整整三层,占地五百多平米。战晟霆被江言之这一天拉着不是下棋就是喝茶,江婉白最开始还觉得有趣,没想到他几乎什么都会,而且和自己的父亲也能交谈甚欢。后来那两人聊什么时事政治她就不感兴趣了,自己跑到原来的书房去看书了。

整个别墅都被江言之今早叫人来重新打扫了一遍,干净整洁,江婉白看着她的家只觉得温馨和暖。外面的家人在壁炉前细细交谈,自己能在书房喝着热水看着书,厨房里佣人在煮着热热的饭菜,这样的时候似乎好像是妈妈在的时候才会有的,也是她自从家散之后期待了好久的。

有家人,有爱人,有时间,有热茶,她想要的都有了。

冬日天黑的很快,雪花簌簌下着,不停歇。他们两人吃完饭后打算回战家别院,因为战晟霆还有事情要处理。江言之不客气的送二人到了门口就回去了。

别墅离公路有些距离,江婉白推着战晟霆慢慢走着,两人都没打伞,雪花温柔的飘落到两人头上肩上,好似一不小心就走到了白头,江婉白笑意连连的享受这难得的静谧。

一道黑影早已经在此等待了很久,看到二人慢慢走出来,巡视了四周一眼快速冲上前去。江婉白只觉得有个人手上拿着一把明晃晃的刀冲着自己跑了过来,她来不及反应就被在她身前坐在轮椅上的男人往后推了一把,脚步踉跄的坐在了地上。战晟霆看着跑过来的人,眼神一凛,总是有人出来作死。用力的一把抓住她的手让对方动弹不得。

顾长青此刻看到情况快步跑上来,一脚就把那人踢了出去一动不动的躺在了地上,滑了一段距离才停下来。江婉白赶紧站起来看着战晟霆,“你受伤没有?”语气带着心急还有些颤抖,在目光所及之处,看到他手上被划了很大条口子后情绪显得更加惊慌,“走我们赶紧去医院。”

战晟霆伸出另外一只没受伤的手拉住她,“别担心,我只是被划了一下。”他朝着顾长青使了一个眼色,顾长青顿时拿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说着什么。

江婉白看他除了脸色苍白一些,手上还在不停地流血,赶紧跑到车子前拿出纱布给他缠上。战晟霆无奈叹息一声,扯过她胡乱包扎的纱布,用水冲了一下重新包扎起来。江婉白看着自己手忙脚乱的的样子也就不再动他,生怕血流的更多。

她转头对着地上躺着的人影怒目而斥:“陈语嫣,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如果不是战晟霆出来护着她,自己今晚肯定不会这样毫发无伤,这个陈语嫣真是可恶至极。

陈语嫣被踢得倒在地上半天才缓过神来,她挣扎做起来喘着粗气,还不忘怨恨江婉白,“都是因为你,要不是你我妈妈和风厉行就不会坐牢,我也不是现在这幅样子。我要杀了你!江婉白你这个贱人,夺走了我的一切。”

江婉白看她死不悔改,永远也认识不到自己错误的人不值得可怜和同情。不再理她,推着战晟霆快步走向车子。嘴里不停地说道:“我们快去医院,你的血止不住越流越多。快!”

战晟霆看着她为自己焦急心慌的模样,心底莫名涌起一股甜蜜。他摇摇头说道:“不去医院,等会儿就不会流血了。”

江婉白冲他急道:“这怎么可能不去医院,这么多血啊!”战晟霆看她像要快哭出来了,顿时一慌安慰道:“我是军人,还不知道这点伤严不严重吗。不用去医院,真的。你回去给我好好消毒包扎一下就好了。乖,听话。”

江婉白听他这话才想到他的身份,放心了一半,赶紧喊着旁边的顾长青,“我们快回去。”说完对着正在怨怼自己的陈语嫣说道:“这一切都是你们自作孽,不知悔改反而怪到我身上来,我何德何能被你惦记!”

江婉白自己都觉得嘲讽,最开始是自己去害人的?还是自己先对不起他们的?爸爸妈妈收留他们,自己对陈语嫣如同亲姐姐般爱护,最后到头来一切都是一个笑话。

顾长青点点头,不再理会地上的陈语嫣,去开车了。陈语嫣看这几个人根本就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尤其是江婉白。她大声吼道:“江婉白,你这个贱人,夺走了我的一切,我要杀了你。”不过这话她只能吼吼,她一动就浑身疼痛,肯定是刚才那个保镖使了大劲,该死的。

战晟霆听到她的吼叫冷笑一声,“你还是想想自己到监狱里去怎样解释吧。”

江婉白本来还想放过她一码,这女人没想到根本不死心,那就让战晟霆把她送进监狱把,去陪陪她那个妈妈,还有那个男人。几人不再耽搁,迅速上车回战家别院。

了。

刚才那个女记者只觉得陈语嫣一步一步像是要走向地狱般,看了一眼周围黑漆漆的一片,打了一个寒颤走向人群中。

风厉行在别墅里再次打了一个个的电话,到最后没有一个肯帮助他,他有些绝望的靠在沙发上。

不行,不能就这样认命了,他拼命挣来的这一切不能就这样就没了。他一个挺直,坐了起来继续不厌其烦的打着电话。

这夜越发深沉了。

动漫关键词:讲一讲第一次的细节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