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顶着学长的巨大写作业,上课被捅了一节课作文

2022-06-10 09:40:34【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战晟霆看她那动作疑惑道道:“这可是你自己站起来让我看的,怎么能怪我流氓!”江婉白白了他一眼哼哼道:“谁让你看了,赶紧闭眼转过头去!”战晟霆深知自己如果做

战晟霆看她那动作疑惑道道:“这可是你自己站起来让我看的,怎么能怪我流氓!”

江婉白白了他一眼哼哼道:“谁让你看了,赶紧闭眼转过头去!”

战晟霆深知自己如果做的过火一点女人就会跑了,他依照江婉白的话躺好。

江婉白伸手扶他坐直身体靠在浴缸上,挤了沐浴乳抹在他身上。

他的背上有些刀伤,还有一个枪伤,这些伤都留在了背上。古铜色的皮肤显示出健康的色彩,摸起来虽然不平滑但是手感极好。她摸了痕迹明显的枪口,忍不住心里一颤,连她自己也说不上来此时的心情。

整个背上没几块好的肌肤了,不过这样的伤痕意味着军人的累累功勋。这是经历了怎样的遭遇才会这样的啊!她一时情绪有些复杂,对他也对自己。

战晟霆侧头不动声色看了她一眼说道:“今天你可要给我洗干净了。”

江婉白回过神来,碎了她一口:“你是多少天没洗澡了,还给你洗干净!”

战晟霆难得地笑出声:“反正今日你必须是要给我洗的。不满意我可是不会放过你的。”语气充满暧昧,让她的脸微红。

慢慢的泡泡被江婉白越搓越多,一些还不甘寂寞的飞到了空中。

他的身材确实很好,彰显着男人魅力的六块腹肌。

江婉白顿时有些口干舌燥,只是老老实实地给他搓着胸膛那一块。

江婉白看着他均匀健硕的身材咽咽口水,不自觉的就被吸引。

她伸手去戳一下,战晟霆就颤抖一下,让她玩的莫名开心,像是找到他的软肋一样,故意时不时的戳着他。

战晟霆挑眉看他,眼里闪过一丝暗沉,开口道:“别戳了,好好给我洗澡。”

江婉白听到他的声音有些沙哑,一瞬间就明白过来。

她立刻停下动作慢慢给他洗澡。

战晟霆闭上眼睛欲火降下来后就看到江婉白已经站到一旁去了,他问道:“还有腿呢?”

江婉白不自然的转身欲走,战晟霆拉住她说道:“就算你不给我洗完,也要帮我把水放了,把这些泡沫冲干净吧,这么多泡泡你走了让我怎么办?”

江婉白转头看了一眼,整个浴缸里都是泡沫,完美的掩盖住他的身体,她似乎还能看到泡沫在灯光下反射出来的彩虹,有一瞬间迷惑了她的眼。

她脚下有些踉跄,地很滑,即使江婉白走的很小心但还是摔倒了。

泡沫满天飞的情况下显得空气稀薄又暧昧,江婉白回头看着正盯着她的战晟霆,正要骂出口,却顿时被眼前的背景迷惑。

战晟霆很少把笑挂在脸上,但是他一笑江婉白就觉得十分灿烂,像是融化了冰雪。

战晟霆觉得他第一次在她眼中看到了自己的身影,他缓缓朝她凑近身子,嘴唇贴上去的瞬间让他灵魂好似都颤抖起来。

这次的感觉和以往都不一样,或许是因为环境太过于美好,两颗心都贴得极进。

江婉白看着他的靠近,睫毛颤抖起来,有些不知所措。

慢慢的她头脑发沉,感觉大脑缺氧,就在她快要呼吸不过来的时候,迷蒙的睁开眼去推近在咫尺的男人。

男人感觉到她软绵绵的力道,拉着她不放开,加深了这个缠绵的吻。

江婉白感觉自己脸红的透彻,再不拉开他自己就要窒息了。

战晟霆岂会让她真的推开,更加加大力气扣住她后脑勺。江婉白彻底清醒了过来。

她脸烧的更加厉害,心跳如鼓,一下子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只想推开他。

使劲一推,却发现男人力道变小了,一下就推开了。她深呼几口气猛地站起身来,裹紧浴巾跑了出去。

战晟霆愣在那里,看着她落荒而逃的背影,眼角眉梢都是一股藏不住的笑意。

再说陈婴宁把女主赶出去后,想着江言之那个老家伙还在监狱里,于是打扮了一番去看望他。

江言之本就是被冤入狱,再加上他在监狱里表现良好,和许多人关系都不错。

里面的狱警带他出去的时候,对他说道:“有一个女人来找你。”

江言之问道:“除了我女儿还会有谁?”每个月除了他女儿似乎没什么人会来看自己吧,那今天来的是谁?

当他被带到会面大厅时看到坐在外面椅子上的女人冲上前去,恨不得杀了她。

陈婴宁如一个高雅的贵妇坐在那里看着他发疯,嘴角嘲讽的笑意更是深深刺激了他。很快刑警就过来把他拉住扣在了椅子上。

江言之深吸一口气,慢慢平静下来,不再抬头看这个恶心的女人。陈婴宁看他平静下来后这才拿起电话,江言之到要看看她来看自己到底要说些什么!

“好久不见,言之。”陈婴宁故作感叹道。这语气让江言之听了只觉得恶心。

“你找我干什么?害了我们家不够还要出来丢人显眼。”语气平淡的好像一个路人,但是陈婴宁能从其中听到他的恨意。她心中莫名一痛。

陈婴宁忽略掉她心里微不足道的感受,笑着说:“今天来当然有件事要经过你的同意。”

看他一直低垂着头,陈婴宁也不在意,“最近有些不好的消息传出来呢!竟然有人说我女儿是私生女。今天我来呢就是告诉你,陈语嫣是你的女儿。”

江言之闻言抬头看着她冷笑道:“我竟然不知道我自己又有一个女儿了?”他除了江婉白怎么可能有其他孩子,小白是他和紫菱的宝贝女儿啊,他很清楚自己除了紫菱就没有其他女人了。

陈婴宁看着他毫无惧怕:“我说她是你的女儿,她就是你的女儿。言之,她是我们两的女儿。”今天她来不是让他同意的,而是来告诉他这个决定,由不得他同不同意。“语嫣必须是我们的女儿。你要是不同意的话,那你就得担心你宝贝女儿江婉白的性命了。”阴狠恶毒姿势让江言之瞠目大怒。他抓紧手里的内线电话吼道:“你敢!”

陈婴宁看着他为了自己女儿要拼命的模样,心里有些发酸,为什么自己在姐姐死后就一直得不到他的心,这样的男人为什么是姐姐得到了。

不过幸好她已经死了。

“我今天来只是来告诉你这个决定,你不同意也得同意!”

“言之啊,如果你不想你的女儿像陈紫菱那样被我弄死,你就一直这样固执下去吧。”

语气轻松带着笑意,看在其他人眼里就像是家人之间的循循嘱托。

陡然听到陈紫菱的死讯他当时痛苦的差点发狂,后来因为小白而坚强走下来,现在听到陈婴宁这样说,一下子觉得又惊又颤没想到紫菱竟然被她献计害死。

“你这个毒妇,我要杀了你!紫菱竟然是被你害死的!她生前对你不薄啊,你怎么下如此狠手!”

一瞬间江言之痛哭出声,他气得浑身发抖,想要把她碎尸万段,但是一想到自己的女儿随时收到威胁,不得不打起精神来面对她。

“你到底要我怎么做?”江言之像是一下子老了十岁,他从没想到自己养了一条恶毒的毒蛇,只等待时机跳出来咬你一口就能让你一击毙命。

他恨啊,恨他自己不能保护妻子女儿,反而让她们收到迫害威胁。

“呵呵,很简单,只要你明天在江婉白探监的时候给她说陈语嫣是你的亲身女儿就行了。”

她想到女儿马上就能有个新身份,就能不再受到其他人质疑,她也能光明正大的拥有自己梦寐以求的就开心。

江言之不得不缓缓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陈婴宁再好好嘱咐他几句,拎着名牌包大步离去,江言之再次被带了回去。

第二天,江婉白一如既往地去看望爸爸。江言之被叫出去之前还在默默祈祷,希望她能不来,没想到还是来了。他叹口气坐在了江婉白的前面。

江婉白不再像最开始见到江言之那样动不动就哭了,她觉得自己变了,变得更坚强了。正要开口,却被江言之打断:“小白啊,爸爸对不起你!”

江婉白一听这话心里一个咯噔,有种不好的预感。

还没来得及开口就有被江言之抢话道:“小白,其实爸爸还有一个女儿,就是你的表姐陈语嫣。”话落,江言之不敢看她,微微避开女儿看过来的那双震惊的眼神。

他一口气说完觉得心里七上八下的,心里只希望江婉白能相信自己。

江婉白怔愣了半天,觉得自己心中那个父亲的形象轰然倒塌,“你竟然是陈语嫣的爸爸!你怎么会,怎么会对不起妈妈!”她一阵绝望,心里只觉得快要扭曲了。江言之怎么能是陈语嫣的爸爸!

“你拿我和妈妈当什么了?我问你,在你眼里我和妈妈到底是什么!”江婉白只觉得这样的情况让她不能接受,她该怎么办?

江言之看到她真的相信了,心里一阵钝痛,一时间百味杂陈,又想她相信这样就不会受到陈婴宁的威胁,又想她真的相信自己不会背叛她们母女两人的。

江婉白在转身的时候眼泪夺眶而出,她不知道自己现在该怎么办,心里很烦很乱,只想一个人静静。

她挥手拦了一辆出租车,吩咐去墓园。

司机开着车看向镜子,看不见后面的女人,只能听见断断续续压抑的抽噎声。车厢里一阵沉默。

下车后司机朝着付了钱正准备走进墓园的女孩说道:“别哭了,加油。”

陌生人的安慰让江婉白的心一瞬间滚烫起来,她低声说了一句谢谢后朝着山上跑去,如一个折翼的天使奔向希望。

出租车司机看她那样子不禁摇摇头,感叹道命运无常,定是很重要的人去世了吧。

江婉白越往山上走越觉得空旷。山上最好的位置是当初妈妈死后爸爸花高价买来的,就只是因为爸爸不想妈妈受委屈。山上风景最好,大片的樟树栽种着,在冬日形成一道漂亮的绿色弧线。

江婉白来到陈紫菱的墓前坐下,显得有些形单影只。她缓缓叙述着一家人小时候在一起美好的生活,慢慢的哭道:“妈妈,婉儿好想你。”

“爸爸他昨天说…说爸爸他还有一个女儿,陈语嫣是爸爸的女儿!妈妈,我该怎么办?爸他亲口给我说的,可是就是陈婴宁和陈语嫣害的我们一家啊,为什么!”

“我该怎么办。”江婉白觉得自己一瞬间失去了所有。

信任的爸爸在一瞬间告诉自己他对不起自己,他的女儿是他们一家的仇人,这情况怎么看怎么狗血。

等她发泄够了,抹了抹脸上的泪水,神情不再悲伤绝望,慢慢坚定起来,她要坚强。站起来对着陈紫菱的墓说道:“妈妈,不管怎样我都会让陈紫菱和陈语嫣母女得到应有的惩罚。”说完转身一步步朝着山下走去,彷佛充满了力量和勇气。

江婉白回到战家别院已经是下午了,她觉得她的人生处处充满悲剧,可即使是这样也不得不再次抬头面对生活给予的一切。

江婉白也没看到战晟霆,不过倒是顾长青下午的时候来过一次,去书房拿了一份文件就走,她这才知道战晟霆去部队里处理一点事情。

她突然觉得自己自己很想念他,想念他把自己藏在身后,自己一个人去扛下所有事情,她不禁默念道:战晟霆,我很想你!

冬日里天黑的很快,别院坐落在郊外山上,战晟霆回来的时候从下面看见卧室窗口的灯还亮着,昏黄的灯光让他感觉到一阵温暖,像是终于找到归途的方向。

他推着轮椅上楼站在她卧室门前,刚想敲门问她为什么还没睡就看见里面的灯光关了。

顿时黑夜无边,寂静一片。他摇摇头失笑,转身推着轮椅回了客房江言之看着再次来找自己的陈婴宁,终于怒不可遏地低吼道:“你还来干什么!我已经按照你的方法给我女儿说了,滚,我不想看见你。”

小白昨天听到我的话不知道有多伤心,他早就后悔了,这个贱人竟然还敢来找他。陈婴宁捂捂头发,露出一个迷人的笑意,

“今天来是因为你忘了签一个协议。喏,你看看。”说着把一份文件正面白纸黑字给他看。

地皮转让协议这几个字深深刺激了江言之,他反而平静下来,陈婴宁这样肯定又是来威胁自己。

果不其然她的话让他心里充满绝望和怒火,紧紧捏着拳头,“你可真是物尽其用。”

“当然,这份地皮本就该属于我的女儿,当然也属于你的“女儿”。你把这地皮转给你的女儿语嫣也没什么不对吧!”

陈婴宁拿着的这份正是让他们几人眼红很久的地皮转让协议。只要江言之签了字,那就真正属于他们母女了。

“你这个贱人,迟早会被上天惩罚的。”他手里拿着笔迟迟下不去手。

陈婴宁毫不在乎的笑道:“这个就不劳你费心了,我从来都不信什么因果报应。快点签字,别浪费我时间!”

江言之闭闭眼睛,心里一波波的苦涩蔓延,让他喉头哽咽。他最终还是抬起了手。

江言之为了不让她威胁到江婉白,不得已签了字。当然这一切江婉白都被蒙在鼓里,江言之也不会让她知道。

江言之故意瞒着江婉白,陈语嫣可不这样想,她把合同协议照了一张相发给了江婉白,此时江婉白正吃了饭坐在床边发呆。

她听到手机消息的提示声音拿起来一看,顿时气得把手机往地上摔。怎么可能!

一个陌生消息传来,江婉白看见上面的图片眼前一黑,还有配的字,她说这是江言之给她的,亲自签的字。

她还没反应过来,一个电话就打了过来。江婉白一接,原来是陈语嫣那个贱人打来的。

“江婉白,没想到吧,你爸爸竟然把地皮给我了!哈哈哈,亏我妈还在你家隐藏了这么多年。”

江婉白咬碎了一口银牙,恨恨道:“你别得意,不是我爸爸给你就真的是你的了!属于我的东西我会自己亲手夺回来。”

陈语嫣此刻却不怕她这样信誓旦旦的说话,她可是拥有了一切,“江婉白你怕是在做梦吧!好好看看那照片,我真是太高兴了!”她一把挂断了电话,忍不住嘴角越扬越高。

江婉白第一反应就是去求证江言之,可想到江言之说陈语嫣也是他女儿脑袋就一阵发晕,她最敬爱的父亲怎么会这样对她。

江婉白喃喃道:他难道不知道陈婴宁陈语嫣母女还有风厉行就是为了这块地皮才害的我们家破人亡吗!

内心里突然涌起一阵深深的屈辱和对父亲的失望。她拿起手机细看了一遍协议书,真的是爸爸的签名!江婉白一下子跌坐在地上,眼角不断滑出泪水,她不甘!

只有江婉白自己知道她现在有多屈辱和痛苦,她抓着手机,硬生生的把自己的手心戳破,血一滴一滴地顺着手机壳掉下去,转瞬间没入厚厚的毛地毯。

她坐在窗边许久,天慢慢黑下来,直到江婉白看不怎么清楚外面的景象时她才缓缓站起来。一阵头晕目眩让她一瞬间看不清楚面前的躺椅,脚撞在了上面的边角,疼得她忍不住跳起来。

江婉白决定了,她不要再这样下去了,她要靠自己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即使是爸爸签了字又如何,那块地皮本就是爸爸给自己的,现在是属于自己的,谁也抢不走。

她迅速拿起手机给律师打电话,才感觉到一阵阵的疼痛感从手中传来,开着手机的手电筒一看,发现手心破了一层皮,青紫青紫的,结了殷红的血痂,看上去触目惊心。

顾不得疼痛,急忙和律师沟通,被告知需要看了协议内容才能得知事情是否有转折的余地。

江婉白答应明天见面详谈后把手机关了机,开了卧室的灯走到浴室去洗漱。

战晟霆这几天很忙,江婉白一天到晚都看不到他的人影,不过她也很焦虑,因为她上诉的案子还有几天的时间就要开庭了。后来找了很多律师询问都是说这份协议准确来说是生效的。这块地皮就是属于她父亲的。

这二十多天来她一直找陈婴宁她们母女的漏洞,反复看了好多遍地皮转让协议,晚上熬夜熟悉所有和其相关的法律。

江婉白看着着正在给自己解释说明的律师,突然想到一点,激动的问:“如果我现在已经结婚了呢?是不是说这块地皮就是我的了!转让不是经过我同意谁都没办法得到,对吗!”

她语气里带着一份惊喜,彷佛看到巨大的希望在眼前。律师听她这样一说愣了愣,点点头,“准确来说,按照我国法律,你说的是正确的。”

江婉白心里顿时松了一口气,功夫不负有心人,她从来没有这么感激过战晟霆,要不是自己和他结了婚,这块地皮就会白白的送给了那几个贱人。

她拿起电话接通后对着律师说道:“我看了看地皮协议,发现只要我结婚就可以得到土地的拥有权。其实我已经结婚了!”

她的话让律师一愣,感叹道:“真的?你结婚了?”

江婉白回道:“嗯,我和对方领了结婚证的。”

律师感觉这件事又有了新的转机,他说道:“既然是这样,那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得多了,我会帮你准备好一切的。”

慢慢迎来开庭那一天。

江婉白很早就起来了,把自己收拾好后坐着车来到市区的法庭上。本来江婉白还有些害怕,但是开庭后反而显得淡定自然了。是啊,自己又没做错事,一定要为自己找回一个公道。

法官先是例行仪式般询问双方是否愿意调解此案。陈婴宁冷笑一声,说道:“不愿意。”

她还不知道这个小贱蹄子什么意思吗,不就是想要这块地皮。哼哼,现在可是我们的了。

江婉白也朝着法官摇摇头。于是法官根据双方提供的材料证据对原告发问,再对被告发问。自然双方的律师都讲得头头是道,谁也不会输谁。

江婉白不知道的是陈婴宁早在她这面的律师打过招呼,一定让她败诉,她还在惊喜自己的律师为自己找到的证据让对方哑口无言。

法官提到证明她已经结婚的事实上,江婉白看了一眼自己旁边的律师,示意他赶紧呈递自己的结婚证上去。律师却一再拖着。江婉白瞬间有了不好的预感,她眼神直直的盯着律师,那个律师却依旧不抬头。

江婉白心里咯噔一下,有些惨白着脸,最后直接质问他:“你拿出来啊!我的结婚证呢?”

律师摆摆头,故作什么都不知道地反问她:“什么结婚证?难道江小姐结婚了?”

这话一出,顿时所有人的眼神都放在了江婉白身上,她这一瞬间还有什么不能明白的。她迎着大家各种不同的目光,转头看向陈婴宁母女两人,刚好看见她们嘴角得意讽刺的笑容。

她只觉得自己蠢到家了,连这么重要的东西都可以去相信地交给一个陌生人,这个律师恐怕也是她们的人了吧。

江婉白惨坐在椅子上,脸色发白头脑发昏。没想到这个律师也是个这样的人,这样的话那块地皮真的会被对方抢走。

法官在上方询问到:“原告是否有结婚证,请呈上来。”

江婉白惨白着脸正要摇头。就听见法庭后方传来一个声音:“结婚证在这里。”

江婉白震惊得转头就看到战晟霆慢慢推着轮椅一步步朝自己走来,她莫名觉得这个场面有些让她感动落泪。

战晟霆默默的把两人结婚证拿了出来,法官看后觉得江婉白这方证据确凿,正准备判刑,陈语嫣却在这时候晕了过去。

这场面不但吓了江婉白一跳,让场上的人都大吃一惊。

法官只好暂停到下午时再次开庭。陈婴宁则趁机出了法院去不远处的监狱里。对着江言之说明情况后,有人专门带着江言之暗地里赶到法庭上。

下午开庭的时候,陈婴宁仔法官开口之前说道:“我有新证人。”

在法官一声高喊中,江言之出现在众人眼前。

江婉白忍不住抬头盯着他。她怎么也没想到爸爸竟然作为了对方的证人来作证,这让她怎么接受!

江言之一上来就看到了坐在下面原告桌上的江婉白,他心中一痛,却偏偏朝着她笑,充满了爱意。

江婉白不可置信的看着他走上被告面前,嘴巴一张一合的,江婉白已经听不清他在说什么了,她的内心此刻被巨大的恐惧充满,混身都颤抖起来。

战晟霆看她状态不对,伸出手揽住她的肩膀,“你还好吗?”

江婉白被他的话情绪拉回来冲他摇摇头,“没事,我只是有些心痛。”

战晟霆看她脸色苍白,心里一紧,默默拉着她的手,紧紧攥着。手里的冰凉让他皱皱眉头。

江婉白也不挣脱他的动作,她现在需要一个支撑点,而恰好战晟霆又在她身边,好似有个人陪着她就有勇气面对一样。

终于在江言之说出陈语嫣是自己的女儿,为了补偿陈语嫣,所以把地皮转让给她的时候,江婉白情绪激动的站起来打断他的话。

“江言之,你闭嘴。”她盯着江言之,一副恨不得杀了他的表情。

战晟霆拉了拉她的手,让她喘口气再说,轻声提醒道:“情绪放松,不然会被赶出庭外去的。

江婉白失望透底,深呼一口气低声问道:“江言之,你背叛了我和妈妈还不够,怎么还要给仇人作证抢走这块地皮。

这可是你亲自送给我的啊,我到底还是不是你女儿!”语气悲痛怆然,竟然让些许人感到不公落泪。

江言之本来就是被逼无奈,他闻言老泪纵横,心里暗自痛骂自己让女儿失望。

战晟霆拉着江婉白的手无声的给她传递力量。他仔细观察着这其中的各个人物,看到江言之时眼里闪过一丝阴霾,快得让人抓不住,本来看着痛苦的江婉白自己也有些沉重的心瞬间放下来,他觉得这件事有些不同寻常。

法官让她坐下,江婉白不再看他,只顾低着头绝望的沉默着。

此次开庭审理此案最后被法官告知双方,由于被告证据不足,协议生效地皮归陈语嫣所有而终结。

出了法庭,江婉白只觉得自己活得像具行尸走肉,连自己最尊敬最亲的爸爸都背叛了自己,她还一心傻傻的想着给自己一家报仇,她还有什么理由继续保持下去。

战晟霆能感受到此刻女人的心态极其不稳定,他吩咐顾长青去把车开来,自己一直默默跟着她。

江婉白看着已经只留下一个背影的陈婴宁眼中怨恨的神色充斥眼球。她站在法院外的长阶梯上方迎雪站立,浓郁的怨恨气息惊得战晟霆抬眸去看她。

“你别生气,或许有什么事情是我们不知道的呢!”战晟霆推着轮椅到她身边去,伸出手拉住她的手。入手一片冰凉,他心中一跳,“小白,你相信我,我们会把该讨回来的一一拿回来。你千万不要绝望,你还有我。”

江婉白周身的气息渐渐平静下来,“对啊,我一定要把自己的东西全部夺回来。我还有坚持的目标,不光是为了自己,也为了妈妈。”

她冲着战晟霆点点头,重新充满希望。

战晟霆看她那样子已经比刚才死气沉沉的时候好很多,松了一口气。她推着他往旁边的平梯下去,天空中飘着雪,从中午的时候就在下着了,一直没停。

江婉白抬头看了下雪时的天空一眼,即使风雪再大又怎样,自己还不是能穿越一切去到想去的地方,和男主对视一眼

战晟霆前些日子很是忙碌,军中事情很多,他也得去处理,自然忽略掉了江婉白。要不是后来看她频繁约见律师起疑,这才赶到法庭去。

第二日战晟霆又早早起来了,这次他没有去军营,而是吩咐顾长青去了江言之的监狱。

他从昨日起就开始疑惑,江言之肯定不会是那种弃小白不顾的父亲,那么这其中陈婴宁她们又和江言之有着什么协议呢?

战晟霆会见了江言之,并主动承认:“叔叔好,其实我应该叫您爸的。我和小白结婚了。”

江言之看到昨日这个男人一直陪着自己的女儿安慰呵护着,顿时笑呵呵的点头,这算是承认下来。

“嗯,我看出来了。希望你能好好待我女儿,要是对她不好,等我出来看我怎么收拾你。”

说着狠话,但其实能听到语气里的暖意和关心,战晟霆更加确定江言之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了。

他疑惑道:“叔叔,我来只是想问您,昨日的开庭作证是不是陈婴宁和陈语嫣威胁您了?”

明明是疑问,江言之却从他语气中听不到一丝疑惑,分明是肯定的样子。他眼中闪过一丝什么,接着摇摇头,“不是,那块地本就是我给陈语嫣的

动漫关键词:上课被捅了一节课作文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