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男男在宿舍撅着屁股被调教,两个奶头被吃得又翘又硬

2022-06-10 09:39:24【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他明知道刚才她看见自己在浴室做的事情了,却没有故意点破。也是怕她脸皮薄,不过小白的脸皮确实是很薄,动不动就脸红,他是不是要经常给她练练。就在战晟霆对她不怀好意的时候,江婉

他明知道刚才她看见自己在浴室做的事情了,却没有故意点破。

也是怕她脸皮薄,不过小白的脸皮确实是很薄,动不动就脸红,他是不是要经常给她练练。

就在战晟霆对她不怀好意的时候,江婉白趴在床上却完全在胡思乱想了。

战晟霆怎么会这样对自己?脖子现在还火辣辣地痛呢。

她想到这儿一骨碌下床跑到浴室去,玻璃里映出的女孩发丝凌乱,带着女孩特有的清纯和美好,却也有激吻后的妩媚温柔。

她想着自己刚刚心跳的快要飞出来的感受就是一阵悸动。

捂着胸口看着自己的样子一瞬间产生了巨大的欢喜。

脖子上的吻痕红印提示着刚才怎样的情形,其中一个很是突兀,让人一眼就看得到,她不禁有些担心能不能遮住。

就在她沉浸在巨大的惊恐中时,内心中却有一个声音在提醒着她这样是不对的。

她不能轻易就动心,更不能和战晟霆假戏真做,因为还有一个他深爱的女人在等着他,他们才是真心相爱的。

而他们之间连这个结婚都是合作。

战晟霆这样对自己肯定是因为他需要发泄,他一个男人怎么可能对着一个女人没有举动,除非他那里有问题。

战晟霆虽然双腿残疾,但是他那里可是没问题的,因为她就看到了。

她内心刚刚升起的一点期待的火焰在想到夏宛宛的时候瞬间像是浇了一盆凉水,全熄灭了。

江婉白用冷水拍了拍脸,不停的警戒自己不能和他再做出这些举动,也千万不能爱上他,收拾好浴室的东西,窝进了被子里。

窗外一直不停的下雪,即使屋子里开着暖气,江婉白也觉得冷。

她不停的想象着各种可能,一方面是想和他保持距离,但是却又不可能,两个人毕竟以后可能还要相处两年时间,怎么可能和他保持距离。

一方面却又想顺应内心和他好好生活,但是一想到夏宛宛她就觉得自己似乎这样做是插足了他们之间的感情。

只觉得脑袋发疼得厉害,她在想自己是不是疯了。

明明自己的目的只是为了查明父亲入狱真相,给自己家找回一个公道,给那几个贱人应有的惩罚就够了,现在却想要的更多。

她想要战晟霆那样的人宠着自己,关心自己,爱护自己,受伤时有他的保护,流泪时有他的安慰。

不用一个人默默去承受这一切,背后有他这样就好。

江婉白嘲讽的笑了笑:自己果然想得太多沉迷在了梦境里,这怎么可能啊!

慢慢的她连笑都笑不出来了,她想到了自从自己遇到战晟霆之后,所有的危险困难都是他解决掉的。

他告诉自己不用怕有他在,每天都能见到他,不知不觉就渗透了自己的整个生活。想着想着她再也忍受不住埋在被子里小声哭起来。

江婉白只觉得自己变了,不但变得脆弱还变得矫情起来了。

下午六点的时候江婉白听到战晟霆让她下去吃饭的声音这才发现自己躺在床上躺了整整三个半小时。她揉揉眼框只觉得酸涩难耐。

等收拾好自己走下楼去的时候,江婉白一眼就看到已经坐在餐桌上的战晟霆。

她凝视了一眼,在他看过来之前就率先收回视线若无其事的走下去。

战晟霆看着自己对面吃着饭的女人觉得有些不对劲,于是漫不经心出声问道:“你没休息好?”

明明是疑问却带着一丝肯定,让她有些语塞。

她摇摇头说道:“休息好了。”说完继续吃饭,期间没看他一眼。

战晟霆看她样子也不再多问,只留下满室的寂静。

良好的教养让两人吃饭时没弄出一点声音,更是显得空气太过于安静。

饭后战晟霆坐在沙发上正打算让江婉白也过来看看电视,江婉白在他出声前说道:“我出去走走,消消食。”

也不等对方是什么反应,她抬步就往外走,沿着别院花园一路走了出去。

她只是单纯的不想和他再待在一起,至少在她自己还没想通前。

山间的空气很好,雪花还在簌簌下着,江婉白裹紧围巾沿着大路准备绕着别院一圈然后就回去。

她回头看了一眼,似乎看到了站在门口遥遥望着她的那道挺拔身影,她急忙转头看路,脚步显得有些踉跄。

等看不见那道身影后江婉白才轻轻的松了口气。

她在这样的环境中走着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会被净化,一方面享受着一方面感叹战家的土豪。

这里整片区域都是战晟霆的,如果腿没残配上那容貌地位绝对是让无数的女人趋之若鹜。

她绕了两圈想着实在差不多了,回到了房子里。

战晟霆在看电视,看到她回来连忙吩咐佣人给她准备一碗姜汤。

江婉白摆手说道:“不用了,不用了,我没这么娇弱。不会感冒的。”

战晟霆看她坚持不喝眼里闪过一丝笑意:“你是不是怕喝?”

江婉白瞪了他一眼,语气带着不自然:“我只是不想喝。我去卧室睡觉了。”说着上了二楼。

战晟霆看着她一直走到卧室关上门后这才转回头瞟了一眼电视,根本什么都没看进去。

随手就把电视关了,自己推着轮椅上去。

佣人收拾好一切后离开了别院。

战晟霆去了书房处理下午还没处理完的工作,江婉白则是早早上床躺着了,她拿出手机看了看视频刷了刷微博,时间在一点点过去。

她觉得很累,早晨起的早又经历那样的事情绷着神经,下午又和战晟霆…所以她一直没睡,想着今晚早点睡。

江婉白拉了拉棉被正准备躺下就听到敲门声,她浑身一震,瞬间就坐起来了,警惕地问道:“干什么?”

战晟霆看她不开门问自己,心里一乐:“我看你刚才没吃什么饭,给你送杯牛奶。”

“我吃的很饱,不用了,你自己喝吧。我喝了睡不着觉。”江婉白说什么也不会开门了,她总觉得自己会越来越危险的。

战晟霆无奈一笑:“好吧,那我走了,你好好休息。”这妮子现在防备心还大呢,看我以后怎样收拾你。

江婉白听到他走远的脚步声松了一口气,她生怕他进来,门没有锁,只要他一推就能进来,她还不知道怎样再和他相处在一个房间呢。躺在床上想着以后怎么和战晟霆相处,渐渐的睡去。

睡梦中中江婉白只觉得自己身上越来越冷,她只得模模糊糊地把被子裹得更紧。

第二日战晟霆一早就醒了,他的生物钟不会轻易改变,这是他长期当军人以来养成的良好习惯。

他吃完早餐后看到楼上还没动静,想着昨日江婉白就不是很好的脸色也不去叫她。

唤来厨房的佣人说道:“等会儿夫人醒了给她准备早餐,她要什么就给她准备什么。”

佣人急忙点点头应承下来。

战晟霆推着轮椅准备去书房处理事务。

他想着可能她不知道怎样面对自己吧,昨日也是自己太心急了,吓到她了,不过以后会慢慢好起来的。

战晟霆一到书房里就呆了许久,等他停下来伸展胳膊的时候看了一眼时间这才发现已经十二点过了。

外面太阳暖暖的烤着大地,雪已经停了,一片银装素裹的景象。今天又是一个明媚的日子。他收拾好文件走出了书房。

战晟霆来到一楼餐厅看了一眼没发现有人,朝着佣人问道:“夫人下来吃过了吗?”

佣人回道:“没有。”

战晟霆心里一咯噔,再次问道:“早餐午餐都没吃?”

看到佣人肯定的点点头他有些着急,想到昨天江婉白脸色苍白的样子,他急忙转身推着轮椅朝着她房间走去。

本想直接推门进去,一想到她有些防备自己的眼神还是轻轻的敲了敲门。

无人应答,加重手中力道再次敲门。战晟霆见还是没人回答,问道:“小白,你在干嘛?快出来吃午餐了。”

就在他叫了几遍之后再也没有耐心,拉住门把手开门进去了。

卧室里静悄悄的,大而空旷,他并没有看到她的身影。

仔细一看才发现那人还躺在床上。他顿时松了一口气,笑道:“你怎么这么晚了还在赖床。”

说完只见床上的人动了动还是没起来,他还笑道:“快起来。再不起来我就来拉你了。”

这时候他才发现她不对劲,急得连轮椅也不顾了,站起来走到边上唤了她两声,一把拉开棉被。

被子里的人满头大汗,脸色通红,像是被憋的,但是浓重的呼吸还是让战晟霆感受到了一丝不寻常。

他伸手去贴在她脸颊上,她的温度烫得他的心都有些滚热。

江婉白迷迷糊糊感觉到一丝舒服的清凉贴在脸上,想要得到更多,在他手上蹭了蹭。

战晟霆拍了拍她的小脸,低声像是说给自己听一样:“叫你昨天不喝姜汤驱寒,现在感冒了。下次看你还犯不犯蠢。”让人想要深陷的宠溺语气。

他把棉被给她拉到一边,接下来却不知道怎么降温,于是直接打电话给顾长青。

这头的顾长青还以为自己的大老板有什么吩咐,听了他的话之后才明白夫人生病了。

战晟霆顾不得和他多说废话直接问:“她发高烧了,我怎么帮她降温。”

顾长青哭笑不得,如果他没有一直跟着老大,谁知道是怎么回事啊。

心里一边吐槽一遍说道:“先找冰袋,如果没有冰袋就用冰箱里的冰块。把冰块包在毛巾里贴在夫人额头上,没有冰块就用水,把毛巾打湿拧干贴在她的额头上。”

“你随时注意她的体温,等温降下去之后在拿温度计确认一下,最好是能和感冒药,好的快些。”

听完顾长青的话,战晟霆皱起了眉头,直接对顾长青说;“你去买感冒药,送过来。快点!”

战晟霆这是第一次照顾人,他自己倒是长大记事之后就再也没感冒过了,再加上当兵身体能不好吗。

他按照顾长青的方法,把毛巾打湿贴在她额头上反复降温,生怕她烧出毛病来。

江婉白迷迷糊糊的做着梦,她梦到了小时候爸爸妈妈还在的时候。那时候没有陈语嫣他们,一家人开开心心,自己事是他们的小公主。

可是画面一转,那是陈语嫣和小姨进了他们家之后,母亲很快就去世了,自己从此失去了妈妈。

战晟霆打了一盆水来不停的给她换着毛巾。看见她突然额头直冒冷汗,双手无意识的抓着床单,急忙上前握着她的手说道:“小白,小白,醒醒。”

床上的人毫无意识,让他有些挫败。他看着她紧皱着的眉头,心中一痛,她肯定是梦起了那些不好的回忆。

战晟霆不知道自己换了多少遍湿毛巾了,他伸手摸了摸江婉白额头,发现温度已经降下去了,这才放松了下来,突出一口浊气,眼神定定的看着她。

经过这么多天的相处,从最开始的陌生人,变得现在越来越亲密的人,战晟霆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他从没想到自己人生中会出现这样一个意外。就在那一天她的突然出现,从此生活在了自己的世界里。

战晟霆怕她做噩梦一直握着她的手,等她情况彻底稳下来之后转身坐着轮椅下楼去拿医药箱里的感冒药了。很快就上楼给她喂了药。

江婉白只觉得半梦半醒之间有人哄着自己吃药,觉到苦还让她吐出。

她想睁开眼睛,却觉得疲惫至极,连睁眼的力气都没有,于是只好沉沉睡去。

战晟霆重新坐在轮椅上拉着她的手陪在她身边,以免防止突发状况的发生。

这样的时候让战晟霆产生一种安逸的感觉,让他突然间想要和她一直在一起。战晟霆慢慢趴在床边睡着了,等他一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了,房间里已经全黑了,看不真切情况

。他的手还一直拉着江婉白,胳膊已经僵硬了,手心里全是汗,湿漉漉的。

活动了一下身体然后他仔细去看江婉白,发现她还在沉沉的睡着。但好在状态稳定了下来,既没有发烧也没有做噩梦。

卧室的窗帘一直是挂起来的,外面的灯光隐隐约约洒进来,夜色有些醉人,战晟霆坐到床边缘上凑近她。

看她熟睡的面容,不禁凑上去啄了啄她粉嫩的唇。

闻着她身上香甜的气息,让战晟霆有些沉醉。盯着她看了几眼,突然上前轻轻托着她的下巴,再也忍不住地加深了这个吻。

江婉白只觉得这一觉睡得特别安稳,安稳得她只想沉浸在梦中不醒过来。

就在她做梦时,突然有人吻自己,吓得她仔细去看才发现是战晟霆。

她晃晃脑袋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她怎么会看到他在吻她?江婉白一想才发现自己是在梦里,而且还和战晟霆…

想到几天的相处,她心里有一些东西在涌动着,仿佛想要冲破某个枷锁。

看着男人闭着眼睛在吻自己,她心想,反正是在梦里,就随心走一次吧。

于是热情的回应着他,这让正在吻她的战晟霆吓了一跳,以为她醒了。

他仔细看了看她,发现她还是闭着眼睛没有醒来的迹象,似乎这个回应只是顺着本能。

他此刻能得到她的回应也不管她到底是不是清醒的,只觉得头脑发热,想要狠狠地欺负她。

战晟霆怕她呼吸不过来于是微微松开她,他眼底的笑意如微风一波又一波的起伏。

战晟霆黑眸里如同有汹涌的波涛在翻滚,他只觉得自己心里像是被热水烫了一下,烦躁得很,又如猫儿抓了自己的心一下,痒的难受,忍不住低头再次去吻床上的人儿。

从嘴巴鼻子眼睛,再往下,战晟霆一路越战越勇,战晟霆只觉得自己摸了一块暖玉,全身像是被温水包容着,让他想要的更多。

他第一次发现美好这个词在她身上完美的展现出来了。

江婉白只觉得自己这个梦做的尺度大开,却不知这是在现实中正在发生的情景。

战晟霆轻舔嗜咬,感觉自己像是舔了一杯牛奶,馥郁芬芳。他继续一路向下探寻着女人身体的构造,引得江婉白颤抖连连,低吟出声。

战晟霆抬头去看她脸色,发现她脸庞红润光泽,带着动情的迷人和妩媚,眼睛却紧紧闭着,不知何时能醒过来。他想要,迫切的想要得到她,他想自己是对她的身体彻底着迷了。

他伸手一步一步的去探索着,觉得不过瘾后然后跨坐在她身体上,双手支撑着自己不压着她。他非常心急难受,慢慢压下自己的身子和她缓缓耳鬓厮磨起来。

江婉白慢慢颤抖得厉害起来,她很害怕,虽然是在梦中,对象又是战晟霆,但是她从没想过把自己交给他,他们之间除了一个合作关系没有任何感情,她还不能为他付出自己的一切。

战晟霆感受到了她的恐惧颤抖。他顿时回过神来,叹息一口气不再动作,慢慢的和她肌肤相贴在一起喘息。

她现在对自己还不能完全敞开心扉,而自己对她也不知道是种怎样的感觉,不能就这样毁了她。

微微抬头复又吻遍了她的额头,以解自己的欲火。却不满的皱皱眉头,他尝到了更多就不能停下自己的脚步,想要的更多了。

最后再也受不了了,战晟霆冲起来快步奔向浴室。

冲了个长时间的冷水澡后他才平静下来,踱步走出来,一眼就能看到床上的女人在他眼前。

他暗了暗眼神,快步走上前把她的浴巾系上,随即躺在她身边伸出手把她整个拥入怀里。

他想自己真的是疯魔了,内心的猛兽在刚刚那一刻真的想要迫不及待地释放出来,以往让他引以为豪的自制力在她面前一次又一次地被打破。

但是又一想到他从来没在她眼里看到自己的影子,心中有些莫名的心酸和灼热,她不喜欢自己!

战晟霆觉得自己只是单纯的喜欢她的身体,而内心里那点些微的疼痛完全不能给他留下痕迹,从而自动跳过去了。

他不再想这么多,抱着江婉白沉沉的睡去。睡梦前嘴角那抹满足的喟叹浮现出来,笑意美好得可与日月同辉,引得外面的月光都沉了下去。

第二日早晨战晟霆习惯性的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人有一瞬间的恍惚,这才想到自己昨日晚上的举动。回过神来轻轻放开江婉白,起身下床去洗漱。

江婉白还在睡着,这一觉整整睡了一整天。战晟霆下楼去吃早餐,早餐吃完之后他拿着报纸正坐在沙发边上看着,就见顾长青提着一个袋子走了进来。他挑眉看去,顾长青笑嘻嘻地说道:“首长,我给夫人拿退烧药来了!”说着晃晃了他手中的药袋子。

战晟霆看他还算有心的样子故意说道:“难得你有心了。”嘴角轻微的勾起。

顾长青看他心情似乎很开心于是趁热打铁说道:“我当然有心,对待首长那可是衷心不二的。首长可要看在我这么为您着想的份上,如果以后我犯了什么错可要绕我一命啊。”谈笑的话从顾长青口中说出来,战晟霆觉得从他的语气中听到了一丝认真,他仔细看了看顾长青,发现和平日里没什么不同,觉得自己可能想多了,于是他回道:“你不会的。”

顾长青没想到自家首长如此信任自己,顿时感动的扑上前去,却被他一把拦住:“把药给我。”

平淡带着一丝威严的语气,让顾长青瑟缩了一下,为了不冒犯自己的上级主子,忙不迭地把药恭恭敬敬地递到他手中。

战晟霆打开袋子拿出里面的几种药,选了一包退烧药径直往厨房走去。顾长青一直跟在他身后,看他忙上忙下的惊得睁大了嘴巴。战晟霆才不管他怎样想的,烧完水后冲了药剂端着上了二楼江婉白的卧室

动漫关键词:两个奶头被吃得又翘又硬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