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翁公的大龟廷进我身体里,少妇小慧的YIN荡生活小说

2022-06-10 09:38:36【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江婉白听完,双手开始用力,想要挣脱风厉行,可是不管她如何努力,风厉行就是不为之所动。与此同时,门外的两个人正在焦急的等待。顾长青不明白为什么战晟霆不下令让自己冲进去,明明江

江婉白听完,双手开始用力,想要挣脱风厉行,可是不管她如何努力,风厉行就是不为之所动。与此同时,门外的两个人正在焦急的等待。

顾长青不明白为什么战晟霆不下令让自己冲进去,明明江婉白已经身受危机了。别人不知道,可他知道,江婉白就是当年……

看着那一脸严肃的战晟霆,顾长青微微摇了摇头,便现在一旁等候,他是想不明白,但也绝对不会擅自主张的。

而战晟霆一脸冷漠的待在门口,也许只有他自己心里知道,风厉行这个名字,在他这里将会是个死人。

他也很担心里面江婉白的安危,但他想要等,他知道哪怕自己能护住她这一次,以后还有下一次,他要让她长个教训。也想让她知道反抗。

里面的两个人不知道门口有人虎视眈眈,风厉行依旧我行我素,他看着力气越来越少的江婉白,扬了扬眉头,没有说话。一双色咪咪的眼睛一只盯着江婉白。

江婉白看他有点恍惚,心里暗自告诉自己机会来了,她突然抬起头作势要咬,风厉行眼疾手快立马起身,与此同时,江婉白伸出脚,狠狠的朝风厉行膝盖踢了一下。

“啊”风厉行一时吃疼,下意识的用手去揉,江婉白趁机挣脱,并从桌子上拿了一把餐刀,她双手持刀,嘴里念念有词:“不要过来。”

风厉行哪会听她的,他的眼里满是怒火,只要一有机会,他就会像只野兽一样扑上去,不留余地的咬下敌人的一块肉。

一个以一己之力,陷害了整个江氏集团,并且还把战家三少不放在眼里的人又怎么会是泛泛之辈。江婉白还是把他想的太简单。

“把刀给我!”他低沉的开口,一步一步的向着江婉白走去。

江婉白一步一步后退,她看了一下房间,想到了最快逃出去的方法,只是看到这个样子的风厉行,她一时没有了办法。

“把刀给我!”

风厉行彻底怒了,他想到了这个女人一定会反抗,但他没想到她竟然敢拿刀对着自己,从小到大敢忤逆他的人就不多,更别说用刀了。

他感觉到了自己的尊严受到了挑战,他左右拧了拧脖子,又活动了一下关节,似乎就要动手,他离江婉白就剩下一步。

突然他冲了上来,想要抓住江婉白的手腕,可他没有想到江婉白如此行事,真是个疯女人。

血,染红了江婉白身上的白衣服,就像开在冬日里的一朵红梅,那么艳,又是那么的冷。

风厉行捂住伤口,不可思议的看着她,而江婉白没有停留,立马朝门前冲去。风厉行拔出插在他手臂上的刀,在后面追着。

正当江婉白要打开门,门突然从外面被拉来,她一个踉跄就要栽下去,正当她以为会摔跤的时候,她扑进了一个温暖的怀里。

她抬头看了一眼来人,眼泪不争气的流了出来。

门“怦”的一声打开,风厉行拿着刀看着门口的两个人,不禁发愣,然后又像是明白了什么,嘶声竭力的叫道:“好你个江婉白,今天故意摆我一道。”

风厉行似乎忘了是自己打电话让江婉白赴约的,他看着门口的两人还有扑在别人怀里的江婉白,气不打一处来。他用强不成,还让人跑了。恼羞成怒之下,拿着刀就突然冲了上去。

与此同时,顾长青向前迈了一步,恰好挡住了后面的两个人,他飞起一脚踢开了刀子,又一个箭步躲到了风厉行后面,朝着他的伤口就是一拳。

“乒!”刀从高空掉到地面发出了清脆的响声,风厉行左手的伤口突然又涌出一大片鲜红,在黑色的西装上显得是那么粘稠。“啊”的一声,风厉行疼的眼泪都出来了,他的右手被顾长青别在后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血不断的从伤口涌出。

他恶狠狠的环视了一周,心里暗暗发誓要把今天受到的今后加倍还回去。只是身后的顾长青突然发力,砰的一声,把他按倒在地板上,让他不得动弹。

“放开我。”风厉行大声的喊叫着,“救命啊,杀人了。”他突然话风一转,似乎想要把在餐厅里的人引过来。

顾长青慢慢的凑到风厉行的耳边,轻声说道:“意图谋杀军区首长夫人,这样的罪名就算是你也搞不定吧。识相点,就给我闭嘴。”

顾长青再次发力,一副要把风厉行胳膊扯下来的架势,风厉行心里暗暗叫苦,心想又是一群疯子。

一旁的打斗战晟霆一点都不在意,他看着那个趴在他怀里的女人在不停的,轻微的颤抖。似乎是在抽泣,又是因为害怕。

他满是怜爱的目光轻轻触碰她的身子,是那么的狼狈,那么的让人心疼,他轻轻的将手搭在江婉白的身上。

江婉白的身子突然紧张到僵硬,然后又慢慢的柔和下来,这一切都露在了战晟霆的眼里,他轻轻拍着江婉白的肩膀,动作轻和,生怕一不小心又吓到这只受了惊的小猫。

是啊,现在的江婉白就像一只小猫,她头发轻轻散下,整个身子微微颤抖他突然明白了刚才顾长青话里的意思,他们不会把事情闹大,他们要让他好好的在外面呆着,因为今后将会是不死不休。

一念至此,风厉行露出了凶狠,他说道:“战晟霆,来日方长。”他扭了扭身子。

战晟霆说道:“放开他吧。”顾长青听后,自觉的松开了手,只见战晟霆向他做了个手势。

风厉行站起身来,拍了拍灰,然后将衣服脱下,绑住伤口,做完这些之后,他才看向战晟霆,两道目光在空中相遇,都如刀子一般锋利。

战晟霆没有理会风厉行的挑衅,他对着江婉白的耳边,说道:“累了吧,我们回家。”

不知为何,江婉白听完。心里一暖,压抑不住那份奔涌而出的委屈,眼泪又哗哗的流了出来,只是一瞬。

她站起身来,悄悄的走到战晟霆的身后,不言不语,然后推着战晟霆朝着门口走去。

“对不起,我来晚了。”

“谢谢”

两个人几乎同时开口,话语落在双方的耳里是那么的悦耳,战晟霆满心心疼,而又有点欣慰,这次以后,江婉白会有所成长。这个世界不会待人友善的,从来不会。战晟霆握住轮椅,指尖苍白。

看到战晟霆就这么走了,风厉行没有劫后余生的感觉,相反他的身子紧绷,时时刻刻的防备着。

果然,顾长青正在盯着他,表情严肃。如果江婉白在这,肯定会惊讶,这样的顾长青她从未见过。

风厉行知道顾长青是谁,一直都知道,整个m市都知道战晟霆身边有个助理,是一个打十个的狠角色。但风厉行确确实实见过他出手。

那是个雨夜,他刚从KTV出来,就看到一群人围杀两个人,一个坐在轮椅上的残废。撑着一把伞,对战斗毫无兴趣。而另一个护在一旁,来一个倒一个。那场战斗来的匆匆,去的也匆匆。

风厉行看着一脸冷漠的顾长青,苦笑道:“不打算放过我?”

顾长青没有言语,右脚尖轻轻点出,然后突然曲膝,跳起。就像飞出的弓箭一般,一拳砸到风厉行脸上。然后转身扬长而去。

顾长青追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个衣裳凌乱,却默默推着轮椅往前走的女子。他似乎在她身上看到了一种坚定不屈的力量,在支撑着她继续往前走,一瞬间在他心底有什么东西绽放。顾长青甩甩头把心底那种刹那莫名的情绪甩开,盯着她看了几秒后这才追了上去。

江婉白浑身发抖,即使披着战晟霆的外套也觉得冷彻透骨,连推着战晟霆轮椅的时候都有些恐惧,一瞬间冰冷的触感从轮椅把手传递到她手心,让她不自觉的打了个颤。战晟霆细心的感受到她的颤抖,眉头一皱,开口说道:“别怕了,我们回家。”

这样一句话让她怔了怔,似乎自从爸爸出事之后自己一直活在伪善的家里,那两个贱女人不停的安慰自己,还以为她们以后都是自己最亲近的人了,现在想想才发现那些话有多恶心虚伪。此刻听到他如此温声细语对自己说我们回家,眼眶发热。她皱皱鼻子,忍住从心底生出来的酸涩之感,只觉得自己出事之后除了哭就再也没有其他用了。

顾长青跑来之后正打算给战晟霆说一声风厉行已经被他狠揍了一顿,就看见战晟霆一个眼神制止了自己即将要出口的话。跟在战晟霆身边这么多年,两人有着深深的默契自然能懂。

他读懂了战晟霆的意思,转身朝着江婉白说道:“夫人,您先去车上暖和暖和身体吧,还有几步路,我把首长推上车。”

江婉白一直盯着轮椅想着自己刚刚的事,被他打断后听着顾长青的话再看了一眼坐在轮椅上静静望着自己的战晟霆,缓缓点点头回道:“好。”

战晟霆一直盯着她,女子走路步子有些不稳,身材高挑瘦弱,此刻的背影明明带着一丝莫名的脆弱,他却在她身上看到了坚强的一面。直到她的身影拉开车门上了车后他才收回视线。

顾长青见此走到战晟霆身后推着他往着车子走去,边走边说道:“首长,我按照您的吩咐把他痛扁了一顿,希望这种人能长个教训,下次冒犯谁也不能冒犯夫人。”

战晟霆难得的认同点点头说道:“连我的女人都敢欺负。你再去派些人等没人的时候给我往死里打。还有他们公司也去给我搅一搅,我看这种人肯定不会死心,你再派些人全天保护她,我不想再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

顾长青在他身后听了他的话有些吃惊,只有当初在夏宛宛身上首长才这样吩咐过的,这次…

他还没想完就听到自家首长说道:“推我上去。”

顾长青这才推着他上了车后绕身到车子前面。车子里静静的。

江婉白从刚才上车后就靠在车座上闭着眼睛沉默不语。战晟霆看着她有些暗沉的神色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打断这种沉默,只是让他感到心堵的是她现在这种状态。看似什么事都没发生,实则浑身一直颤抖把事情都瞒在心里,他坐在她身旁更能深刻体会到她的无助和害怕。

他很后悔自己没有在第一时间就去打开房间救她出来。

战晟霆柔和了眉眼,缓缓伸出手扣住她肩膀,就见江婉白好像一只受伤的兔子般红了眼眶,瑟缩着,他心中莫名一痛,随即就把她揽在自己怀里,让她靠着自己肩膀,说道:“别怕了,过去了,我在这里。”

温暖沉稳带着柔情的声音就这样响彻在她耳边,直至心里。她抬头看着男人深刻刀削般的下颔,一瞬间心里一直绷着的弦突然就断了,她扑进他宽厚的怀抱,哭得声嘶力竭,像是被遗弃的孤儿,要把她这一辈子的眼泪都哭尽。背上一直有双手轻轻拍打着自己,带给江婉白了无尽的宽容和怜惜。

她慢慢由大哭变成了小声的抽噎。期间她能一直感受到对方给予自己的温柔。战晟霆看着她一动不动的趴在自己怀里埋着头,也不知道在干嘛,他以为她是睡着了,于是小心的想把她拉起来抱着,让她睡的舒服。但是手一碰到她之后抱不起来,他低头一看,原来是她的手紧攥着自己的衣服,女人鼻头微红好不可爱。

战晟霆从她头顶往下看就见到了她这幅模样,心中微动开口说:“你还要在我怀里呆多久?”带着调笑的声音让江婉白听了有些面红耳赤。

难得战晟霆起了捉弄的想法,他此时此刻只想让她忘记刚才的画面,重新变回自己认识的那个明媚美好的江婉白。

江婉白只感觉到一道视线一直盯着自己,她脸皮越来越烫,在他怀里感受到他身上传来的体温,温暖着她的心。

战晟霆看着她突然抬头的样子,眼眸里闪过一丝惊艳,没想到这小女人哭过之后这么美这么让人心疼。

江婉白带着些许娇羞,脸庞红润光泽,眼神有些躲闪,没有了平日里的冷淡和平静,多出了一种惊心动魄的娇美,正是应了那句古话:梨花一枝春带雨。他恨不得立刻拉她入怀好好疼爱一番。

顾长青在前面坐着大气不敢出,生怕打扰了两人此刻的氛围,不过也确实没人注意到他。

江婉白挪挪位置,离开他的拥抱,侧头往外看去,想要平复自己的心情。真是丢脸丢大发了,怎么会干出这样的蠢事。不过一想到身旁的男人刚才温柔细语的呢喃就觉得心中一阵悸动。

战晟霆看着她远离自己的动作眉头皱了皱,身上一阵凉意。这才发现胸前的白衬衫被她打湿了一片,即使车上开着暖气也显得有些凉意,他有些哭笑不得,这女人!

江婉白侧头本来是看着窗外的,哪知黑色的车窗映出若有若无的男人身影,让她心跳的更快。她眼神无意识地去看。黑色显得男人脸色很是深邃,看不怎么清楚,她却能想象出他的样子。很快她发现男人低头扯着衬衫。她脸一红想到刚才自己一把鼻涕一包眼泪的全抹在了他身上,转过头去小声说道:“对不起。”

战晟霆抬头眯着眼睛看着她,眼中流露出一种神秘的情绪,无人知晓。他点点头说道:“嗯。你知道就好。”

江婉白脸上的温度就没消下去过,她只觉得自己今天狼狈的一面全被战晟霆看到了。

一路上就在江婉白窘迫中过去了。战家别院一到,江婉白拉开车门下车后站在车门前看着顾长青推着战晟霆下来,然后她接过顾长青手里的轮椅把手推着他往里面走。顾长青看到自家首长示意让自己离开的眼神默默开车走了。

江婉白跟着战晟霆走,本来想要推他的,他便要自己来,只好在他身后跟他走着。

等到了一个像是地下仓库的房间后,江婉白才发现他们到了战家的酒窖。

战晟霆的声音适时地响起:“带你来喝点红酒,驱寒。”

她看着偌大的酒窖一时无语,她其实只想好好休息一下。不过被他关注爱护的感觉让她欣喜。她原来在江家,就在爸爸还在的时候,也有这么大一个酒窖。她从小就喜欢在那里面藏起来让他们找到自己。她受父亲的影响也喜欢喝酒,各色酒都能喝。

一时想到那些曾经的时光,不由得感慨和心酸,她父亲至今还在狱中,还极其有可能是被人陷害。她快步走到架子前,拿了离自己最近的一瓶罗曼尼—康帝,直接开了瓶塞往嘴里灌。红酒芳香浓郁,沁人心脾,让她的心有一瞬间的麻痹。

战晟霆捂着额头,看她这样喝着酒有些哭笑不得,她当酒是水吗?

“拿杯子喝,你会醉的。”战晟霆看她那动作好似想要把一整瓶全部灌进肚子,好心出口提到。

江婉白趁吞咽的时候看了他一眼,放下酒瓶,挑眉说道:“我想喝。不会醉的。”

有时候她也想大醉一场,可是想到自己家经历的一切就不得不清醒着。她听爸爸说自己从小就喜欢喝酒,才出生就已经吧唧吧唧嘴巴沾酒喝,这酒量也是被从小锻炼出来的,怎么会醉。

战晟霆看她喝了半瓶红酒也没事,不过红酒本就不容易醉人,想喝就喝吧。

江婉白瞟了一眼酒架上,发现全是些世界名酒,不但有红酒,还有鸡尾酒,白酒,很多都是她想要喝却喝不到的。心里暗想到这个首长当的真是奢侈。这整个别苑酒窖的酒光是拿去卖都够好几千万美元了。最后她从借酒消愁变成了试酒,好喝的多喝一些,不合心意的就继续放着。

等她喝得心满意足之后,在战晟霆有些吃惊的表情下推着他往大厅走去。

江婉白推着战晟霆走进大厅。她有些不知所措,算起来她和战晟霆一起在战家别苑单独相处的时间就很少,一共也不过几次。想到上次他对自己的举动觉得有些面红耳赤。

“你先等一会儿,马上中午了,你早晨也没吃饭,我让人把饭菜端上来。”说完也不让她拒绝就朝着家里的佣人说道:“把菜端上来。”

“你怎么知道我早上没吃饭?”她疑惑的问道,自认为自己早晨动静很小,不会被他发现,不过他是怎么知道的。

“在这战家别院里没有我不知道的事。你早上偷摸着出门我都看见了。”战晟霆好心说道。

江婉白暗骂自己愚蠢,这个地方全部都是他的,她怎么肯能瞒过他。想到这次完全是因为他救了自己,心里萌生出一种感觉,像是要长出绿芽嫩叶。

做饭的人很快就摆置好用餐的一切默默退下了。战晟霆很少在这里吃饭,但是每天都有人做好,就是怕他突然回来。不过刚刚在车上他吩咐了厨房怎样准备丰盛就怎样准备。

江婉白看到还是热气蒸腾的饭菜心里一阵感动:“你真的不用对我这么…这么好。我们只是合作伙伴。”

她怕自己再这样被照顾呵护下去会控制不住的爱上他,他们明明是合作伙伴啊,这是绝对不可以的。

,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一颗接着一颗。

她感觉到了一双手搭在她的双肩上,她突然紧张起来,她害怕自己刚出狼穴又入虎口,可她现在也只能相信眼前这个男人。

感受到战晟霆没有过多的动作,江婉白悬在一旁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她没有去看风厉行,没有抬头看战晟霆,她只是埋着头,把这一切事交给战晟霆处理,她现在只想回家,好好的睡一觉。

战晟霆突然抬起头,眸子里的怒火就要喷了出来,就像深藏在海底的火山,没有人知道它的爆发究竟多么恐怖。

很不幸,风厉行彻底惹怒了战晟霆,战晟霆冷笑的说道:“好,很好”他盯着风厉行,就像军人盯着靶子一般。

顾长青知道战晟霆怒了,他深知自己主子的脾气。

风厉行感觉有一道冷冽的目光在盯着自己,他抬头,突然全身冰冷,他从战晟霆的眼里感觉到了杀意。

动漫关键词:少妇小慧的YIN荡生活小说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