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两男一女两根茎同时进去爽不,深一点~我下面好爽视频

2022-06-10 09:37:53【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如今连残疾首长的床都敢爬,甚至摇身一变成为了首长夫人。想到今天被战晟霆虐到半条命都没了,风厉行满眸愤恨。察觉到风厉行此刻的愤怒情绪,一侧的陈语嫣不忘添油加醋,“厉

如今连残疾首长的床都敢爬,甚至摇身一变成为了首长夫人。

想到今天被战晟霆虐到半条命都没了,风厉行满眸愤恨。

察觉到风厉行此刻的愤怒情绪,一侧的陈语嫣不忘添油加醋,“厉行哥,你之前还觉得自己这样做会伤害了她的心。可是却不知道,那个贱人在冠着你未婚妻名之前,爬上了多少野男人的床呢。”

“现在,傍上了残疾首长这一颗大树,转脸就不认人不说,还险些害死我们。”

越想越觉得气愤,陈语嫣还从未受过今天这样的委屈。

被人关进车子里,直接沉海,要不是用手机敲碎了玻璃,怕是今天她和风厉行都难活着回来。

越想越觉得气愤,陈语嫣随即愤恨咬牙,“厉行哥,不如我们找人彻底的解决了那个贱人!”

“嫣儿,江婉白不能除。至少,现在不行。”只见捏着毛巾的风厉行缓缓起身,深邃的黑眸里噙着一抹冷冽的弧度。

只见陈语嫣愣住了,什么叫做不行?难道,风厉行对那个贱人有感情了?

这样想着,陈语嫣顿时挽住他的手腕,一副悲伤的模样,“厉行哥,你是不是心疼了?现在江氏都垮了,那个落魄千金也该彻底的消失!”

“你别忘记了,我们一开始的目的是什么。”只见风厉行深眸拧紧,起身扯开身上的毛毯,黑瞳渗人。

听着风厉行的提醒,陈语嫣一愣,随即开口,“我知道,可现在那贱人成为了残疾首长的妻子,我们还怎么把她送给唐总?”

“首先,我们需要让她没有战太太的称号。”只见风厉行幽深的黑眸一紧,在仔细盘算着下一步该怎么做。

听到这里,陈语嫣凤眸微眯紧,随即探究的凝视着风厉行,“厉行哥,你打算怎么做?”

“当然是,让她恢复风厉行未婚妻的身份。”捏起茶几上的一杯红酒,风厉行仰头饮尽,幽深的黑眸噙着冷冽的弧度,令人不禁一寒。

唯有陈语嫣心底里有些慌,风厉行的这一句话,让她莫名有些担心。

如果那个贱人恢复了风氏少奶奶的身份,那么她呢?她陈语嫣这些年的努力,岂不是白费了?

哪怕只是一个名义上的未婚妻,对于陈语嫣来说,都是无法接受的。

曾经属于她江婉白的一切,如今必须属于她陈语嫣!

一侧的陈语嫣却笑着摇头,“怎么可能,之前我们差点将她卖给唐总,江婉白即使再傻,也不可能再回到你身边的。”

陈语嫣一脸坚定的摇头,不相信发生这一切之后,江婉白还会愿意做他风厉行的妻子。

除非,她是傻子。

“我风厉行就喜欢将不可能变成可能,不过是一个残疾首长,即使有颜有权又如何?”

对于自己的实力,风厉行格外自信。即使这次和江婉白闹的很掰,他依然相信,自己能够让她乖乖从残疾军人的身边回到自己这里。

毕竟,对于战晟霆的名声,全A国无人不晓。

一个小三生出来的战家第三个儿子,终究还是成不了气候的。

噙着一抹冷冽的笑意,风厉行得意的旋转空酒杯,等待着江婉白乖乖回到身边,那么,那一块地皮就将回到自己手中了。

属于他风厉行的,别人谁也休想抢走!

凝视着风厉行胸有成竹的背影,陈语嫣紧捏着粉拳,凤眸眯紧,在心底里暗暗发誓,好不容易得到的地位和一切,她绝对不会让江婉白再抢回去!

战家别苑。

返回战晟霆的家里,还未等江婉白开口,只见轮椅上的背影淡淡吐出,“除了客房以外,你可以任意活动。”

说罢,只见转动着轮椅的战晟霆径直朝着楼梯侧的平梯上上去,只留下江婉白一个人愣愣的站在原地。

“你……不回部队吗?”想了想,江婉白还是弱弱问出,纵使这里是他的家,可孤男寡女的同处一室,总觉得分外尴尬。

本来觉得选择战晟霆最大的一个优点,就是他军人的身份,一定鲜少在家,这样不见面,可以免除许多尴尬。

可现在,他居然跟回来了?

原本转动的轮椅倏然顿下,只见那满身肃穆的身影缓缓侧眸,朝着江婉白的方向瞥过来。

就在空气中一阵可怕静默之后,男人淡漠的嗓音吐出,“别着急,我们还有两年的时间同住在一个屋檐下。”

“甚至,一个卧室一张床上。”噙着邪魅的笑意,已然猜出她心底里的担忧,战晟霆故意回应。

砰!如遭雷劈的江婉白双腿一软,总感觉自己这是把自己个坑了?

两年不长不短,可她预想中的情节是,战晟霆常年出任务,常年住在部队,两个人也就偶尔演绎一下夫妻,应付应付他的家人。

可现在这架势,总觉得需要应付的不只是他的家人,甚至,还有他?

深邃的黑眸将她如遭雷劈的表情尽收眼底,神色悠然的转过身去,转动轮椅朝着书房缓缓离开。

在轮椅推至楼梯口的时候,战晟霆深邃的黑眸缓缓侧眸,朝着还愣在原地的江婉白淡淡吐出,“早点休息,明天带你去见一个人。”

“啊?”江婉白一愣,正要开口问他明天要见谁的时候,只见轮椅转动,推开客房的门,俊冷神秘的背影顷刻间消失在门缝之中。

身后,一侧的顾长青恭敬开口,“夫人,晚安。”

直到整个客厅内一阵可怕的寂静之后,江婉白整个人一阵瘫软。

始终想不出,明天所谓的见人,是见什么人?

难道,又是他的那些极品哥哥和气势骇人的父亲?

一想到这里,江婉白紧攥着衣角,莫名觉得害怕了。

夜,静默的可怕,设想着未来生活的江婉白,心底里更觉得可怕。

抬手揉了揉太阳穴,轻叹了一口气,为了狱中的父亲,为了让江氏从新崛起。

更为了查清真相,以及复仇,这个战家少奶奶,她不情愿也必须当。

轻甩了甩头,朝着楼上的主卧走去,经过那扇紧闭的房门,江婉白小手扣着衣角,咬了咬牙,迈步进入卧室内。

随着主卧的门咔哒反锁上,此时客房内捧着一份江氏所有资料的战晟霆,唇角漾出一抹弧度。

看来,这个婚结的很有意思,而那个小丫头,更是有趣战晟霆听到江婉白进房后,翻了翻手中关于江氏集团的资料,眉头不禁微微皱起。这小姑娘想凭一己之力力挽狂澜,显然是痴心妄想了。然后又有几分得意的笑了笑,心想还是得依靠自己。

想到这,他突然来了点捉弄江婉白的兴致,他转着轮椅,来到了主卧室,敲了敲门。江婉白听到敲门声,心里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快开门,我有事和你谈,和江氏有关。”

江婉白一听,赶忙下床把门打开。殊不知她那宽松的睡袍称托出她面容的精致。战晟霆见到这样的江婉白,一阵邪火中烧。

他见门打开后,立马将轮椅移到了床边,一脸坏笑的看着江婉白。

江婉白硬着头皮走近床边,看到战晟霆,手里的一堆资料,唇角扬起一抹笑容,心里窃喜道,爸爸有救了。忽明忽暗的灯光下,似有暗涌流过。

突然,战晟霆放下资料,一脸邪笑的说道:“怎么,还不替为夫宽衣解带。”

江婉顿了一下,反应过来他说了什么,白脸上顿时泛起红晕,只是不认输的说道:“战少莫要强迫自己。”江婉白只是想嘲讽一下战晟霆在方面不行,只是突然记起这两次自己的遭遇。

突然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她低下头,表情苦涩,深怕自己一不小心就被人活剥了,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自己又是个弱女子,这后果不堪设想啊。

“完蛋了完蛋了。”

自己干嘛要去招惹这个魔王,这可是刚拿枪对着自己哥哥的主啊。一念至此,江婉白就更加在心里鄙视自己的愚蠢了。

果不其然,当听到挑衅后,战晟霆扬了扬眉头,一把将江婉白拉过来,紧张过度的江婉白当时脑子就懵了。

“不许叫!”江婉白还未出声,战晟霆低沉的声音从上方响起,语调是那么的威严,眉宇间呈现出骇人的肃冷,不容江婉白置喙。

她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拥有一副她所见过的出色的长相,英气的双眼,坚挺的鼻梁,唇薄如刀,坚毅有形的下巴。房间内灯光的明与暗,映衬出一张轮廓俊美的面孔,看他的样貌和气质确实有大将风范。只是双眼闪烁的如猎豹般危险的光芒以及身上浓烈的寒意,不禁让人心生胆寒。

他的手,迅速的撕开了她的上衣,露出她雪白的肌肤和玲珑的曲线,江婉白一惊,正当她有所反应时,战晟霆没有给她反应的机会,他作势翻身压在她的身上。下一秒,就堵住了女人的唇。眼睛突然就撞进那一双黑潭般的幽瞳中,双唇像触电似的酥麻,脑子闪过片刻的迷离和晕眩。

几乎是下意识的挣扎,直到握住她的手的力量突然加重。江婉白一时惊吓得不敢再动。“女人,是你自己惹火上身的,怪不得我。”男人突然沉声道,江婉白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男人的意思。

江婉白惊的低叫了一声,终于反应过来男人刚才的意思,脸色一下子就涨红了起来。

那个眼神是那么的无助,像极了一只蜷缩着的小猫,警惕的打量这个世界一般。战晟霆内心被激起了一番怜爱。

他突然放开了手,慢慢的撑起身了,冷冷的问道:“为什么不反抗。”

江婉白不停的喘息着,急忙用手去遮挡自己露出的肌肤,她苦笑着,她也想反抗,哪知道这男人这么有力气,明明是个残废。

战晟霆当然不知道她的想法,看着床上的江婉白,他心里好一阵纠结,真想活吞了这只小白兔,可惜又怕她在接受这么多事情后,心里抵触。

江婉白死里逃生,心中暗暗发誓再也不招惹这位主了,这可是把自己往坑里推啊,而且还死的不能再死了那种。

只是刚才发生的让她心跳的厉害,虽然已经24岁了,可自己从小就被家里严格要求。而刚才,那个禽兽就这么压倒了自己,还…还亲了自己。自己的初吻就这么没了!

江婉白现在想死的心都有了,刚才就不该乱说话的,她在心里一个劲埋怨自己。她可不该得罪战晟霆,自己一家未来可指望这位了。

战晟霆看着面色一会红一会白的江婉白,邪魅一笑,开口说道:“夫人,可想为夫再伺候伺候?”

江婉白哪敢再开口,只见一只大手就这么伸了过来,江婉白不知何意,抬头看了一眼,然后就见到某人似笑非笑的望着自己。

她立马将头低了下去,嘟囔道:“禽兽”。还好最后战晟霆只是把江氏的资料留下了,而自己回到客房去休息了。不然某些人真的是被生吃抹尽了。

清晨,一阵急促的铃声响起,正在昏昏欲睡的江婉白,把手机贴在自己的耳边,“喂,哪位。”

“我是风厉行。”电话那头传来的语气是那么的得意。

江婉白皱了皱眉,拿着电话,怒道:“你还有脸打电话给我。”

“千万别着急挂哦,我找你是要和你谈你爸的事,十点,人民饭店见,记得不要告诉别人。”

电话嘟的一声就挂断了,而江婉白拿着手机,坐在床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天刚亮,江婉白蹑手蹑脚的从房间里走出,深怕引起一丝动静让战晟霆察觉到。倒不是不能跟他讲实话,只是风厉行突然打电话来,说完和她谈谈。

她又不是十一二岁的小女孩,会这么容易被骗,可她还是得去,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机会能救出父亲,她都不会放弃的。

想到这,她又给自己鼓气说道:“不就是鸿门宴吗,当年刘邦还参加了,结果他还不是当上皇帝了。”

如此想到,她便对待会要去见风厉行少了几分担心。父亲现在还在牢里,每天活的是什么日子还不知道,自己现在要抓紧一切机会去救他,哪怕是和仇人合作。

一双眼睛盯着她走出了别苑,目光冷峻,战晟霆不知道她出门干嘛,但看她那副小心翼翼的样子就知道没什么好事。

他掏出手机,拨通电话,“帮我盯着她。”

顾长青早早的就在战家别苑周围了,毕竟是军区首长,虽说战晟霆自身就身手了得,可基本的安保工作还是要做的。

顾长青接到电话便开始开着车对江婉白进行跟踪,江婉白所在车上的出租车司机并没有发现有一辆车一直跟着他们。

不一会,顾长青发现江婉白走进了一家饭店,他乔装打扮偷偷溜到了隔壁包厢。

“没想到,你还真的来了,不错啊.”风厉行得意的看着江婉白,边说还不停的拍手。

“说吧,怎么才能救我父亲”

“江婉白啊,江婉白,你是不是太天真了,就凭你想救,我就应该帮你吗?”风厉行拿起茶杯,喝了口水,然后静静的就这么看着江婉白。

江婉白脸色苍白,说道:“说吧,有什么条件?”

风厉行微笑的看着她,笑道:“很简单,我们恢复订婚的关系,这样你那在牢里的父亲怎么也是我未来岳父,这样我肯定不能让他在牢里待着啊。”

江婉白听完,眉头一皱,她突然又记起风厉行差点把她卖给肥头大耳的富商,心里一阵作呕。

她说道:“我现在可是战晟霆的女人,你和他抢人,是不是要掂量掂量自己。”

“一个残废而已,我还真没有把他放在眼里,整个m市都知道你是我的未婚妻,一个私生子,我到要看看有什么能耐。”风历行不屑的说道。

另一个房间里的顾长青听到这些对自己家爷的不敬,露出了凶狠的表情,没有人知道,这个看似简单又有点书生气的男人,在边境上有着死神的称号。要不是四年前……

顾长青没有继续回想,他又通过墙上的的小孔,听着他们的对话。

“况且那个残废,想来是不能动你吧,哈哈哈……”风厉行一阵大笑,“要不今天我让你知道知道做女人的乐趣。”

江婉白没有和他斗嘴,她只是后悔自己这么天真,风厉行什么人,自己竟然一而再再而三的被骗。

见江婉白不做声,他就更变本加厉,整个身体竟然慢慢的向江婉白靠了过来。江婉白见势不对,说道

“别过来,再过来我就喊了。”

风厉行冷笑一声:“喊?你倒是喊啊,全m市都知道你是我未婚妻,结果你却和战晟霆结婚,果然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

江婉白听到风厉行如此说她,双眸有了火气,死死的盯着他,然后突然莞尔一笑,说道:“没办法,谁让他各方面都比你强呢,尤其是……”说道“尤其是”时,江婉白挑衅的看了风厉行一眼。

风厉行完之后,脸色顿时紫一块红一块,他直勾勾的盯着江婉白,恨不得立刻让这个女人在他面前求生不能。

与此同时,战晟霆收到了顾长青的报的地址,立刻让人把他送过来。他刚走进饭店,顾长青就迎了上来,对他指了指里面那个包厢,示意在里面。

突然“怦”的一声,里面传来了一阵东西打碎的声音,战晟霆皱了皱眉,想立刻就冲进去,顾长青冷冷的盯着那个房门。

原来是风厉行不断的靠近,江婉白一步一步的后退,抵到了墙上,她没有办法,随手将放在旁边的酒杯拿起就丢了过去。

风厉行见此,不退反进,一把抓过江婉白,就把她丢到了桌子上,桌角撞上她的腹部,她痛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风厉行抓住她的头发,让她抬起头看着自己,脸上一阵诡笑,就像一个披着人皮的恶魔一般。

江婉白不停的挣扎,下意识的用嘴去咬他,突然她就不得动弹,原来风厉行用手狠狠的捏住她的下巴,他面色狰狞,有点恼羞成怒。

他自认为自己不比那个残废差,可这个女的如此不知好歹,一而再的挑衅自己,他决定给她点颜色看看。

啪的一声,江婉白的脸上顿时红了一片,五个手指印清晰可见,她恶狠狠的盯着风厉行,誓要把他千刀万剐。

风厉行打完江婉白,依旧觉得不解气,他想得到这个女人。他慢慢的将身子靠了上来,整个人压住江婉白。江婉白双手被抓不得动弹,只能眼睁睁看着他越来越近。

此时的江婉白,被压在桌子上,双手被风厉行的一只手抓住放于头顶,一头长发披在两旁,更加显得魅力无限。她眸子里有着不甘和愤怒,在心里一个劲的怪自己太过天真。她突然想如果战晟霆在这里该多好。然后又自嘲了一下,是自己一意孤行的。

风厉行无法得知江婉白的内心想法,他像看一只货物一样看着江婉白,眼里像是欣赏着一个优秀的作品,又像一个猎人欣赏自己的猎物一样。

风厉行伸出另一只手,捋了捋江婉白额头上的刘海,然后慢慢的从她的脸上划过,他一边观察着江婉白的脸色变化,一边嘴角微微上扬,一脸得意。

“还不是落在我的手里,你说你又是何必呢。”

江婉白扭过头不去看他,突然眼光瞟到一物,顿时心生一计,她挑衅的说道:“你以为你是谁,你动了我,你会后悔的。”

风厉行不怒反笑,用手强迫着江婉白看着他,他狠狠的捏住她的双脸,让她不得动弹。他说道:“你以为还会有人来救你吗,别做梦了。”狰狞的脸上露出一丝凶狠。

动漫关键词:两男一女两根茎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