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你看你的水都拉丝了还说不要,拔出来的一瞬间

2022-06-10 09:37:16【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凝视着那一张透着渗人寒意的俊脸,江婉白还未来得及回应,只觉得手臂一紧,整个人倏然被轻扯起来。原本坐在轮椅上的战晟霆,一个轻松的拉拽,就将狼狈不已的妻子轻揽入怀中。“

凝视着那一张透着渗人寒意的俊脸,江婉白还未来得及回应,只觉得手臂一紧,整个人倏然被轻扯起来。

原本坐在轮椅上的战晟霆,一个轻松的拉拽,就将狼狈不已的妻子轻揽入怀中。

“什么妻子?江婉白,你嫁人了?”风厉行好似被雷劈中一般,不可置信的盯着坐入战晟霆怀里,两个人暧昧不已的动作,顿时懵了。

明明是2年前就跟自己定下婚约的江婉白,怎么就成了战晟霆这个冷面军少的妻子?

难不成,他莫名其妙就被贱女人绿了一把?

这样想着,紧攥着一双大拳,风厉行恨不得冲上来撕烂江婉白那贱人的脸!

亏他还跟唐大发保证,这江婉白他都没有碰过,绝对干干净净的雏一个。

可现在,连老公都有了,能够干净到哪里去?

要是让唐大发知道了,这笔生意还怎么做?

一双鹰眸淡瞥了一眼质问着江婉白的风厉行,战晟霆一道凌冽的眸光射杀过去,“我战晟霆的老婆,还需要谁来批准才可以嫁人?”

“不是不是,我只是……”风厉行抹了抹额头的冷汗,哪里敢和战晟霆抗衡?

可他和江婉白的婚约全天下的人都知道的,这战晟霆究竟为什么要找江婉白这个贱女人?

气愤的握紧拳头,风厉行简直就是吃了哑巴亏,敢怒不敢言啊。

可一旁的陈语嫣完全不顾及这些,直接正义凌然的凑上前,“难道你不知道,江婉白跟厉行哥有婚约的吗?”

紧盯着轮椅上那散发着强大气息,单单是看一眼就觉得寒意刺骨的男人,却根本不知道他的身份。

只是替风厉行觉得憋屈了,这说好了要送给唐总的,现在居然成了别人的妻子?

那一块到手的地皮,岂不是要飞走了?

不行,这绝对不可以的。

这样想着,陈语嫣气鼓鼓的上前,恨不得马上拉着眼前轮椅上的男人和江婉白去办离婚。

“他们有婚约我怎么不知道?还有,你又是个什么?”阴鸷的黑眸淡淡一撇,一双温柔的指尖轻轻捧起双腿上女人的那一张美丽小脸,完全无视叽叽喳喳的陈语嫣。

被质问她算个什么?陈语嫣顿时气的吐血了,直接撸起袖子就冲过去,“我管你知道不知道,今天这贱人必须跟我们走!”

想到还在等候着的唐大发,陈语嫣才不管三七二十一,伸手抓住江婉白的手就要拉走。

可手刚刚攥住江婉白的手腕,倏然感觉到一阵魄人的寒意逼近,好似手臂上一阵冰凉的触感,好像有什么东西抵在上面?

“啊!”转过头还未来得及爆粗,吓得陈语嫣双腿一软,直接瘫软在地上了。

一侧的风厉行无语的扶额,这个蠢女人难道不知道战三少不能惹的吗?

慌忙上前抓住陈语嫣的一只手,脸上陪着笑意看向轮椅上的战晟霆,“战首长,嫣儿不懂事,你别太在意。”

“滚!”只见拥着怀中明显在瑟抖的江婉白,战晟霆阴鸷的眸淡瞥一眼脸上笑眯眯,内心却骂着MM的风厉行,懒得多看一眼。

风厉行吓得腿一阵抖,慌忙抓起完全搞不清楚状况的陈语嫣,作势就要麻溜的逃走。

眼下这种情况,他哪里惹得起这冷面军少?

被强行拉走的陈语嫣脚下一阵踉跄,狼狈的趴在地上,某一处更是被压扁了。

一侧的风厉行气的跺脚,直接拖狗一般拖起她,“还不赶紧走?”

可还未逃出去几米远,只见身后散发无尽寒意的男人一声冷冽的嗓音传来,“谁允许你走的?”

“战首长,这女人我不要还不行吗?”此刻的风厉行真的是崩溃了,对视着战晟霆渗人的寒眸,总觉得自己像是要被凌迟处死。

一双阴鸷的眸子微微眯紧,听着那一句“我不要还不行吗”,顿时鹰隼般的黑眸凝上一层寒霜,“所以,我战晟霆的妻子,是你不要的女人?”

“没有没有,是风某有眼不识泰山,不知道您……”风厉行不停擦拭着额头的冷汗,简直是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了。

做梦也没有想到,这江婉白会和战晟霆扯上关系?

不等风厉行的话说完,战晟霆转动轮椅,紧拥着身上的江婉白,缓缓凑近他身侧,“想知道欺负我战晟霆女人的下场是什么吗?”

“啊?”风厉行一愣,总觉得一阵渗人的寒意逼迫而来。

还不等他去想,战晟霆一个手势,直接吓得他双腿一软。

不给风厉行思索的机会,身后的顾长青迈步上前,一手拎起风厉行,一手拎起陈语嫣,似拖猪一般拉拽至那一辆超跑车内。

“战首长,风某有眼不识泰山,您……”风厉行扯着嗓子还欲要求饶,可不等话说完,顷刻间被顾长青直接塞入车内。

随着车门嘭的反锁上,被关在里面的风厉行和陈语嫣彻底感觉到了恐慌。

下一瞬,只见身后的轮椅上,一双手捧起江婉白苍白的小脸,战晟霆冷冷吩咐,“让他们清醒清醒”

“是。”顾长青恭敬回应着,谁让这一对男女非要在太岁头上动土呢?

自己找死,那就是天堂有路他不走,地狱无门他自入了。

轮椅上,战晟霆一道寒眸凝视着身上坐着的江婉白,眉头一紧,“被人欺负的时候,就不知道还手?”

“我还了。”此刻的江婉白一双凤眸紧拧着,满是愤恨的瞥向远处的两抹身影,粉拳握紧。

战晟霆一双寒眸眯紧,噙着一道笑意幽幽反问,“你所谓的还,就是跟他们同归于尽?”

要不是自己及时赶到,眼前的蠢女人是不是已经和那一对男女同归于尽了?

这就是她所谓的还手?还是说,在她看来,反击等于同归于尽?

“我只知道,谁不让我好过,我就不会让他痛快的活着!”想到刚刚风厉行和陈语嫣的那一副嘴脸,顿时愤然握拳。

为了那一块地皮,那一对贱人是不是脸和良心都不要了?

当初爸爸到底是被什么蒙蔽了双眼,会让自己和风厉行那种人渣定下婚约?

还有陈氏母女,究竟多么狠毒的心,才能够对自己的亲人下手?凝视着江婉白愤怒的模样,战晟霆的心好似一瞬间被什么触动。

“那你还需要知道,作为我战晟霆的女人,绝对不能怂。”一双温柔的眸光凝视向她,似阳光温暖她整颗心房。

那一瞬,江婉白竟以为自己真的是他战晟霆的女人。

可想到他对于夏宛宛和战老爷子的承诺,或许,她也不过是他的一枚棋子吧。

坐在他大腿上的江婉白缓缓下来,眸色淡然的吐出,“战首长,谢谢你的帮助。”

随即转过身去,江婉白作势就要一个人先行离开的时候,只见身侧倏然出现了两抹身影。

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战巳霆和战戌霆,从尊贵的豪车车缓缓下来,好似看热闹一般凑了过来。

“三弟啊,你可真是给了我和大哥很大的惊喜啊。”说话的是手插在口袋,口中还叼着一根棒棒糖的战巳霆,明显的看热闹不嫌事大。

而后面跟上来的战戌霆唇角扬起一抹笑意,深邃的黑眸盯着海里,眸光最终落在江婉白身上,“三弟,放着门当户对的宋可儿不要,却选择一个要什么没什么的落魄千金?”

愣在原地的江婉白哪里知道,此刻这两个人是什么身份,一瞬间不知道该走还是该留了。

“大哥二哥什么时候对弟弟我这么关心了?”战晟霆转动轮椅凑近江婉白身侧,一双温柔的大掌直接牵起她的小手,抬眸淡淡瞥向这两位好心的大哥。

战巳霆叼着棒棒糖凑近江婉白身侧,围着她转了一个圈,噙着邪肆的笑意朝她挤了挤眼,“我们只是好奇,什么样的女人,能够敌得过咱们当红天后在你心底里的位置。”

“晟霆,作为大哥,我需要奉劝你一句,不干不净的女人,最好还是不要沾。咱们腿残,也不能眼残不是?”

明明衣冠楚楚的战戌霆,吐出来的这一句话,令人反感至极。

而战晟霆依旧淡然的抬眸,握着江婉白的手一紧,一脸甜蜜的轻吻她的手背,“让大哥费心了,我连自己的女人干净不干净都不知道,岂不是枉为男人?”

“噗!”一侧的战巳霆忍不住噗笑出声,全M市的人都知道,战戌霆患有隐疾多年不举,战晟霆的这一句“枉为男人”简直是实力打脸战戌霆。

惹得战戌霆暴怒,紧攥着大拳青筋暴起,阴鸷的眸子射杀在战巳霆身上似要将他千刀万剐。

压抑着心底里的暴怒,缓缓俯身攥紧战晟霆的轮椅扶手,瞪大一双黑眸渗人至极,“那也比连站都站不起来的人强,我倒要看看,你是如何帮着她收拾江家的那些烂摊子的。”

“一个风厉行玩剩的女人,你嚼的倒是有滋有味?”

深邃的黑眸里满是嘲讽和鄙夷,对于这个不同母的弟弟,战戌霆从未放在眼地里。

听到风厉行的名字,原本被战晟霆攥紧的手啪的掉落,指尖用力嵌入掌心内,随即用力甩出。

“啪!”

伴随着一阵清脆的巴掌声,只见江婉白浑身颤抖着,刚刚抽在战戌霆脸上的手臂顿时痛的发麻。

她紧咬着唇瓣,沙哑着嗓音一字一句提醒,“我江婉白是那种人渣玩不起的,而不是玩剩的!”

“死丫头,你活腻歪了?”被突然狂扇了一巴掌的战戌霆顿时怒了,从小到大,还没有人敢动他。

顿时气愤的撸起袖子,抬起手臂重重甩落出去。

可还未等他的巴掌落下,倏然被一只有力的大掌从下面紧攥住,“哥哥的手,未免伸的有点远?”

“战晟霆,你娶回来的野丫头敢对我动手,我今天必须替你教训教训这种丑女人!”

战戌霆仿若被踩了尾巴的狮子,愤恨的握拳欲要打死江婉白这个疯女人。

坐在轮椅上的战晟霆抬起一只手攥紧他的手臂,冷冽的眸光散发出渗人的寒光,“我的女人,轮得着哥哥来教训?”

“那就试试看,老子今天不弄死这个疯女人!”

当众被甩了巴掌,这口气谁能够咽下去?尤其是战戌霆这种要面子的人,无视战晟霆作势要上前捏死江婉白。

就在战戌霆的手捏在江婉白脖颈处的时候,只觉得腹部一紧。

一道阴冷的嗓音淡淡吐出,“谁动小白一根手指头,我战晟霆绝对不会让他多活一秒。”

“不然,大哥试试?”

噙着嗜血的笑容弧度,战晟霆的目光一点点往上移动着。

感觉到冰冷的目光直抵心脏,战戌霆的手臂一僵,愤然握拳,却始终不敢用力捏下去。

怒瞥着面前被自己扼住脖颈,脸色惨白的女人,战戌霆继续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眼,“江婉白,你特么的给我等着!”

嘭的甩开手,战戌霆愤怒到恨不得吃人的眸色落在另一侧看热闹的战巳霆身上,“看什么看,还不滚回去?”

“你吼我做什么?你被一个死丫头给揍了,还赖我不成?”

将嘴里的棒棒糖丢在一侧,战巳霆简直是躺枪了。

可心底里也是憋不住笑了,自家大哥居然被一个小丫头给打了,这要是传出去,怕是会成为全M城最大的笑话了。

一边偷笑着,一边侧眸盯着战晟霆身侧那微仰着头的江婉白,竟觉得格外有意思了。

难得见到这么有胆量的小丫头,简直就是带刺的玫瑰,够辣。

噙着一抹邪肆的笑意,战巳霆朝着她的方向比出一个心的手势,故意撩起。

直到察觉到战晟霆的枪口一点点抬起,战巳霆这才慌忙钻入自家豪车内。

而打开车窗,朝着自家大哥打趣起来,“大哥,你太怂了吧?被一个落毛的凤凰欺负成这样?”

抚摸着肿起来的脸颊,只见战戌霆愤然握拳,“要不要我把这一巴掌从你身上讨回来?”

作势就要甩出大掌的时候,战巳霆很是迅速的躲闪过去。

“这个三儿简直不是无法无天了,大哥你也能够忍?”

对于战晟霆那个跟他们不同母的所谓弟弟,战巳霆和战戌霆一样愤恨不已。

那本不该出现,甚至成为了老爷子最宠爱的儿子,对于他们而言,简直是最大的威胁。

即便他的腿残了,可依旧得宠,这才是最让人生气的。

只见战戌霆砰的大拳砸落在方向盘上,恨恨咬牙瞥向轮椅上还在恩爱缠绵的那一对身影,“忍?那不是我战戌霆的性格。”“风厉行的未婚妻?很好,这是他战晟霆自己埋下的一颗雷,就别怪我引爆她!”

这些年来,作为战家大儿子的战戌霆处处不受宠不说,还在某一方面有问题,到现在娶了妻子,却连洞房都没入。

这在外面的人眼地里,简直就是一大笑话。

而今天,战晟霆居然当众羞辱不说,连他的妻子都骑在自己头上,这口恶气不出,简直枉为人!

发动引擎,战戌霆的豪车迅速驶动,在心底里盘算着,如何扳回这一局。

看着战戌霆和战巳霆的车子消失,轮椅上的战晟霆唇角漾出一抹弧度,“看来,你很听话。”

“什么意思?”江婉白一愣,显然没明白战晟霆话里的意思。

直到下一瞬,一双有力的大掌轻轻一扯,整个人身子一倾,直接倒入了他的怀里,炙热的气息轻吐在耳畔,“被人欺负的时候,就该这样还手。”

许久江婉白才反应过来,他所谓的听话,指的是自己刚刚气愤反击战戌霆的事情。

“战首长,都说血浓于水,我看您这血是黑血吧?”无语的白了某人一眼,江婉白挣扎着,尴尬的欲要逃出他的禁锢。

还是第一次看见,有人高呼打自己哥哥打的对的。

僵硬着的身子从他本就残疾的双腿上欲要挪开,然而某人的大掌一紧,贴在她耳畔的声音透着邪魅,“不过,被你打的人后期打击报复,你怕不怕?”

“我为什么要怕?一个嘴那么臭的人,该打!”

一双小手紧攥着拳头,江婉白满是愤恨。

本来风厉行那个渣男的名字就是她心头的一根刺,刚刚的战戌霆故意踩雷,她凭什么不能反击?

看着怀里的小家伙愤恨的握拳,那模样竟有几分可爱。

战晟霆手指轻挑开她紧攥着的拳头,唇角幽深的笑意扬起,“做我战晟霆的女人,就该这样。”

“战首长,是合作者。”江婉白无奈摇头纠正,可在她欲要起身的时候,倏然脚下一滑,整个人正面朝下的撞入他的怀里。

原本还仰头凝视着怀里女人的战晟霆,只觉得身体一僵。

一双深眸拧紧。

双手扶在他的肩上,整个人俯卧撑一般的动作,只是支撑着她整个身子的,是一双大掌。

缓缓垂眸,江婉白吓得慌忙欲要爬起来。

可还未站起来,被他双脚勾住的腿瞬间直直骑坐在他身上。

一双手好似麻木一般的战晟霆,一垂眸凝视着骑坐在自己腿上的女人,面色一僵,眸底蕴着复杂的情绪。

而江婉白慌了,打落他的一双手,还未站起身,整个腿一软,又跌坐下去。

“嘶!”战晟霆一声隐忍的闷哼,深邃的黑眸缓缓瞥向起落着的江婉白,“女人,你这是在玩火?”

“你……”江婉白一怔,顿时惊住了。

他不是残了吗?可刚刚……

还未等江婉白疑惑吐出,只觉得身子一轻,被战晟霆单手拎起,直接丢在一侧冷漠警告,“你这是想要坐实战夫人的称号?”

“……”江婉白一愣,好半天才反应过来他话里的意思,顿时气愤的撇眉,“战首长哪里来的自信?”

随即愤愤起身,迅速从他身上移开,好似他是瘟神一般,恨不得躲避到方圆一公里外去。

凝视着小家伙惊慌的模样,战晟霆深眸一凛。

另一侧围观的顾长青尴尬的掩嘴轻咳,直到自家爷冷冽的嗓音传来,“推我上车!”

“是。”顾长青察觉到气氛不对,顿时恭敬回应,上前推着轮椅上车。

随着车子发动,一直侧眸凝视着窗外的江婉白一阵沉默,总觉得尴尬不已。

而心底里有些纳闷,刚刚坐在那一双腿上的时候,总觉得……

直到下一秒,顾长青的声音打破车里可怕的静默,“爷,咱们回军区?”

“回府!”一道冷漠的嗓音吐出,令车里的气氛顿时骤降了好几度。

顾长青虽然疑惑,却也恭敬点头,自家爷的吩咐,向来不可违背。

江婉白始终沉默着,望着窗外的风景,却无心去欣赏,而心底里弱弱疑惑,他不是军务繁忙?

那突然要回家做什么?想到自己如今无家可归,又冠上了战太太的名,除却战家别苑外,她还真的没有地方可去。

可原本以为他会时常在部队的,现在居然要一起回去?

好似未曾察觉到江婉白的尴尬,一侧的战晟霆抽出一份文件,深邃的眸底满是认真的开始工作起来。

此时的车子朝着战家别苑缓缓驶去,静默的好似车上没有一个人。

此时的某一个别墅内,一声喷嚏打出,“阿嚏!”

只见风厉行瑟抖着身子,裹着小毛毯坐在沙发上,一双黑眸紧拧着,愤恨的眸底里尽是疑惑,“这是怎么回事?江婉白什么时候成了战太太?”

“厉行哥,我早就跟你说过了,别被那贱人的外表给欺骗了。”一侧擦拭着头发的陈语嫣缓缓凑近风厉行身侧,用带有自己发响的毛巾温柔擦拭着他额头的水珠。

随即一双凤眸眯紧,显出浓浓的恨意缓缓开口,“越是表面上清纯可爱的,越不是什么好货色。我可是在江家生活了这么多年的,岂会不知道那贱女人的虚伪面孔?”

“表面上一副贞洁烈女的模样,可实际上不知道爬上过多少男人的床呢。别说是残疾首长,就是瘫痪在床的,只要有钱有势,人家都豁的出去呢。”

对于江婉白,陈语嫣明显有着太多的愤恨,此刻抓到机会,自然要让江婉白的清纯形象,此刻在风厉行面前彻底的坍塌。

只见听到这里的风厉行紧攥着大拳,脑海中回想起之前,江婉白甚至连手都不曾让自己拉,说是要等到婚后。

却不曾想过,所谓的要他等,不过是那个贱人的借口

动漫关键词:拔出来的一瞬间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