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把跳D放在里面跑步不能掉 学长塞跳D开最大挡不能掉XS

2022-06-09 12:14:01【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是我,怎么,很意外吗?”苏家萱面色并不好看,带着憎恶。苏念嗤笑一声,冷静至极,“还真有点。你这个时候不应该找个地洞躲起来吗?还敢在外面招摇过市,你不知道言逸凡

“是我,怎么,很意外吗?”苏家萱面色并不好看,带着憎恶。

苏念嗤笑一声,冷静至极,“还真有点。你这个时候不应该找个地洞躲起来吗?还敢在外面招摇过市,你不知道言逸凡派了暗哨保护我吗?”

“我为什么要躲?该躲起来的应该是你。”憎恨让苏家萱神情扭曲,“你的命还真大,五倍麻药都弄不死你。明明还有几秒钟的时间,你的卵巢就是我的了,谁知道你命这么硬,让你又一次死里逃生。”

“‘又’?”苏念悷的警觉起来,悄悄打开手机录音功能,“你还有哪次想弄死我没有成功的?”

“哈哈哈哈哈……”苏家萱神经质似的狂笑起来:“你忘了三年前监狱里的那次斗殴灌毒?”

“是你?”苏念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出这两个字,“是你指示狱霸姚姐在澡堂里将我毒打致伤,再灌下药水,还故意透露说是言逸凡要害我?”

“没错,”苏家萱狭长的丹凤眼里满是阴毒,“只怪你太蠢,到现在都不知道是谁想要你的命。实话告诉你吧,这次我既准备要你的卵巢,也准备要你的命。”

苏念蓦的汗毛竖起,整个人直打冷战:“你想干什么?现在可是光天化日,朗朗乾坤。言逸凡已经什么都知道了,没有人还能庇护你。”

“笑话!你以为言逸凡是天皇老子?没有他,我苏家萱照样能为所欲为!”苏家萱一把抓住苏念的手腕,把她拽的一个踉跄,“他若真能斗得过我,现在你还会落到我的手里吗?”

苏念心中大骇,显然苏家萱已经丧心病狂,并且是有备而来。她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周旋道:“既然终究是要死在你手里的,那么不妨在我死之前把话统统说开。”

“别说我不顾及姐妹情谊,我就给你个机会,让你死的明明白白。”

“好,我问你,”苏念紧张到手心都在冒冷汗,声音里是压制不住的愤怒,“我的稿子是不是你联合舜天公司的主编泄露出去,故意提前刊登在外文杂志上的?”

“是,”苏家萱承认的爽快,这种小手段,在她眼里根本不足挂齿,“不过你猜错了,不是主编,是审核稿件的那个小伙子。他吃了我的迷魂药,被我迷的神魂颠倒的,自然什么都听我的。”

“那么盗取我微博和INS账号发道歉信,害的我名誉受损,被网络暴力攻击的,也是你了?”苏念捏紧双拳,恨得牙痒痒。

苏家萱对自己的“功绩”十分得意,笑道,“是,也是我。”

“苏家萱,我可是你的亲妹妹,你苏直丧心病狂!”苏念自由的一只手上去就要掐住她的脖子,恨不得将她掐死。

可虚弱至极的她哪里是苏家萱的对手,她的手一下子被她打落,整个人跌坐在地上,狼狈极了。

“哼,”苏家萱冷哼一声,表情阴险可怖,“亲妹妹?你也配!你妈当年明知道我爸有老婆孩子,还不要脸的贴上来,生下你这么个拖油瓶甩在我们家。你妈和你妈都是赔钱的贱货,勾饮别人丈夫的不要脸的表子。”

“我不准你侮辱我妈!”虽然全身肌无力,苏念还是挣扎着想要站起来掐死她,“颠倒是非黑白,你和你妈真的是各种能手无人能敌苏念刚站起来,就被苏家萱按倒在墙上。

苏念反抗无能,只能红着眼恶狠狠的瞪着她:“是,我妈当年是靠卖酒为生,可她是个正经人家的姑娘,做的是正当销售。是苏博凡酒后见色起意,强暴了我妈。他仗着财势把案子压了下来,我妈求助无门,精神压抑变成了精神病。如果不是生活所迫无力抚养,你以为我妈会舍得把我送到苏家这个虎穴狼窝,让你们这对黑心母女欺辱这么多年?”

如果不是夏之恒通过关系查阅到当年的报案记录,苏念苏直不敢相信母亲的命运会如此坎坷。

她费了多大的力气才找到她,这么多年母亲是怎么熬过来的她甚至都不敢想象。耽误治疗太久,如果不是米国的专家都瞧不好,建议回到事发地解开心结,她根本不会带白桦和苏依宝回到这个噩梦的起始点来。

可这一切都完了,她的名誉被苏家萱恶意破坏,财产冻结,她无力支付康复治疗费。她活的像个过街老鼠,永远都只能是苏家萱和秦芳的手下败将。

她恨!

苏家萱才不要去辩什么是非黑白,总之谁有权势谁就是白,她想要谁黑,谁就是黑。

“现在你什么都清楚了吧?既然没什么遗憾了,你就放心的去死吧。”苏家萱满眼杀意,她朝着身后一挥手,突然间从黑暗里窜出好几个黑衣保镖出来,齐刷刷往苏念身上扑。

“啊——”苏念吓得惊魂失魄,“苏家萱,杀人是犯法的,你现在回头还来得及,你快点住手。”

“来不及了,你今天必须要死。只有你死了,言逸凡才能属于我。”苏家萱后退一步,留出空间给黑衣保镖拿人,“既然他那么爱你,那么只要你消失在这个世界上,拥有这张脸的几剩下了我一个,他一定会把我当成是你,好好的疼我爱我一生一世的。”

“便态!就算你整的再像我,你也永远都不可能成为我!”

地下室因为苏念的尖叫和怒吼,而点亮了大片感应灯。

就在黑衣保镖拿住苏念的前一秒,从通道里一下子涌进来几十个训练有素的西装保镖。

一场打斗在地下室展开,苏念被刚子牢牢地护在身后。

刚子黑豹似的双眼一凌,命令道:“全部往残废里打。”

眼看敌众我寡,苏家萱在两个保镖的掩护下,从暗道里悄悄的溜了。

苏念被护送到车上时,整个人已经虚脱了。

“苏家萱呢?”苏念瘫在椅背里,满头虚汗。

“已经派人去追了。太太,您还好吗?我送您回医院吧。”

苏念摆了摆手,此刻她最想见到依宝和白桦,“送我去言逸凡的别墅。”

她摸出手机,还好电池够用,刚刚的一切都录了下来。她按下完成键,小心翼翼的保存好。

如果不是刚子及时赶到,此刻她已经不知道被苏家萱带到哪个荒山野岭杀人抛尸了。

既然落回到言逸凡的手里,她已经想到自己难在逃脱。索性就由着刚子护送,回到别墅里去和母亲孩子团聚好了。

至于以后,她还是得从长计议,另想办法。依宝!”苏念刚刚进门,就抱着飞扑上来的苏依宝热泪盈眶。

苏依宝已经好多天没有见到妈妈,在苏念面前,任何玩具都黯然失色。他搂着苏念的脖子,乖巧的不得了。

“妈妈,依宝好想你。”他肉嘟嘟的脸蛋皱着,嘟起的小嘴可疼极了。

苏念在他额上印了一个大大的吻,“妈妈也好想你,你在这里玩的还开心吗?”

“开心。”苏依宝会说的话还很有限,只能一个劲把苏念往屋里拉,去演示自己的城堡游乐园。

“小念,这两天你去哪了?我担心死了。”白桦迎上来,刚想说什么,就看见李婶飞扑出来,咽了话。

“苏小姐!”时隔三年,李婶见到愈发成熟知性的苏念,一时间激动地掉下眼泪,“我应该叫你太太才对。”

苏念感慨万分之时,亦有深深的恐慌。复杂的情绪,让她哭笑难辨:“李婶,你还是叫我苏小姐好了。”

“为什么?你和先生现在连孩子都有了,你又是我们言家明媒正娶的太太,还称呼苏小姐像什么样子。”李婶难掩激动兴奋。

三年前,若不是苏念怀孕,而先生又确实鬼迷心窍做的过分,她也不会全力配合她,偷偷放她离开言家。

苏念紧张的环视一圈,对着李婶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慌忙将她拉到一边,悄声道,“李婶,你小声点。”

“怎么了?”她可不明白太太终于给先生生了一个孩子,现在即将认祖归宗,是多么大的一件好事,有什么好小声的。

苏念快速在脑袋里转了一下,无奈撒谎:“我还没来得及告诉厉先生孩子的事情,我还是和当年的想法一样,等我们误会解开了,他能接受我们娘俩了,由我自己亲口告诉他这个消息,好吗?”

言老爷子危在旦夕,他多渴望能见到重孙,享受四世同堂的天伦之乐。李婶对这个提议有些犹豫。

苏念着急道:“李婶,你也不想再发生当年的事情对吧?我向你保证,我会用最快的时间告诉他真相。这件事情,你就交给我们夫妻俩自己解决好吗?这世上,哪个妻子不想亲口告诉丈夫,关于自己和孩子的一切,而愿意由旁人代劳,失去了亲人的意义。”

“好吧。”李婶不情不愿的松口,既然都守了三年,也不在乎再多等几天了,“饿了吧?午饭马上就好,去洗手等着吧。”

苏念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看样子她必须第一时间带苏依宝离开这里,甚至离开滨海永不回来。

苏依宝是她的命,永远永远只能是她一个人的,谁也别想抢去。

白桦这才得空跟她说说悄悄话,“小念,这个厉先生真的是你的合法丈夫吗?”

苏念点了点头,算是承认。

白桦看了看苏依宝的五官,又想了想苏念和夏之恒有礼有距、相敬如宾的相处,而夏之恒一直唤她伯母而不是改口叫妈。她一下子恍然大悟,似乎什么都明白了。

“哎!”白桦哀叹一声,看着苏念时已有了痛色:“跟我一样命苦的孩子。”

“妈,”苏念搀着她坐到餐椅里,“你别想太多,等我处理好手头上的事情,我们就重新回到米国,过我们母女三人的小生活,远离所有的纷扰忧愁。”

“嗯。”白桦拍了拍她的手,点头应允。

动漫关键词:把跳D放在里面跑步不能掉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