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学长突然将遥控器开到最大,扑克牌输一次脱一件衣服

2022-06-09 11:25:40【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直到深夜,秦堔都没回来。时瑶赤脚坐在阳台的护栏上,望着远处发呆。她其实已经有些想不起以前,她接受了太多治疗,身体不好,记性也差了很多。可她却一直记着秦堔的一切,他的眉眼,他的

直到深夜,秦堔都没回来。

时瑶赤脚坐在阳台的护栏上,望着远处发呆。

她其实已经有些想不起以前,她接受了太多治疗,身体不好,记性也差了很多。

可她却一直记着秦堔的一切,他的眉眼,他的温度。

父亲去世,产业被收购,是秦堔陪她走了过来,直到秦母出现。

如果没有她,秦堔永远都只能当她的影子,埋没一身才华,她知道不能自私,所以她做了狠心人。

她唯一的失误,大抵就是,她从没想过,秦母会这么恨她,她竟然拿毒品来对付她。

哪怕现在戒毒成功,她偶尔也会有戒断反应,那种记忆,恐怕会一辈子烙印在她心上。

不过,她很快就不知道了,因为她快死了。

时瑶摇摇晃晃站起来,看着远处,缓缓展开了手臂。

如果死后真有灵魂,她希望变成一只鸟,然后停驻在能看到他的地方。

这卑微的渴求,不知道老天能不能听到。

“时瑶!你又发什么疯!”

“嘭”的一声,房门被撞开,一道携带怒火的身影冲了进来,把她抱下来扔到了床上。

“时瑶,该寻死的是我!”秦堔嘴边的肌肉不断打颤,他几乎拿着全部的力量控制自己不要发狂,他咬牙切齿和的看着她呆滞的脸,把所有痛恨一点点咬碎,“你知道不知道,你对我做的一切,你这一辈子都还不了!你辜负了我的感情,还打破了我三年的期许,我都没寻死!你凭什么!”

“我……唔……”

时瑶刚要解释,唇就被封住,他扣着她的脖子,撕咬着她的嘴:“时瑶,我恨你,你知道不知道我多恨你!”

“我……”

“可我该死的放不下你!”秦堔双眼发红,按在她身上的手,不断用力,恨不得捏碎她,“时瑶,你来告诉我,我怎么做才能和你一样这么绝情这么冷漠,这么轻易就把十多年的爱都丢掉!”

时瑶被震得大脑空白,她喉咙发涩,差点脱口说出真相。

可不行啊,她要死了,世界上马上就没有这个满身污秽的人了。

“其实很简单……”时瑶牵强的扯出无情讽刺的笑,“你可以试试和另一个女人亲热,之后你会发现,我和她们没什么区别。”

时瑶艰难的开腔,所有的话都像是刀子过舌一样,割的她痛苦不已。

秦堔双眼瞬间充了血,时瑶的冷酷就是子弹,一个个洞穿他的灵魂,他痛到灵魂都要粉碎,而她笑颜如花,像是看戏的局外人。

“所以这是你的经验之谈?”因为眼前这个女人,秦堔感觉呼吸都痛,伤人伤己的话脱口而出。

时瑶刚张嘴,秦堔就撕咬了上去,他目眦尽裂的盯着她,冷酷威胁:“时瑶,只要你敢承认,我就告诉你什么叫做生不如死……”

可惜,时瑶无比清楚的知道,她绝对不能留情,一点都不行。

时瑶张张嘴,笑着轻吐:“可秦堔,这就是事实。”

“啊……”秦堔低声嘶吼,全身的青筋都冒了出来,他埋在她的肩头,嘶哑咆哮,“时瑶,就算死,你也得死在我身边!别想逃,别想!”

秦堔只要想到她被人欺负,杀人的心就冒了出来。

时瑶是他的,只能是他的!终于,暴雨倾盆的夜晚,秦堔捡回了理智。

秦堔看着床上气息微弱的时瑶,双眼苦楚。

秦堔说的不错,只要时瑶说,他就会信,可这个女人傲慢到连一句谎话都不屑给他。

他恨得,就是这么无情不肯对他有一丝怜悯的时瑶。

“嘭嘭嘭!”

别墅的大门被人敲了一个多小时,秦堔不予理会,他听到了房门被撞开的声音。

直到这个时候,他才冷着脸套上衣服出了门。

找到二楼护栏处,扫了眼被撬开的大门,秦堔冷漠的看着秦母和佟佳怡。

“滚出去。”

“秦堔,交给你的礼仪呢,你就是这么和母亲说话?”

“母亲?呵……”

秦母和时瑶的对话就像是一根刺一样插在他的心上,他从小在孤儿院长大,后来就被收养在时家,他体会过人间温情,所以也看得清楚秦母的薄情。

不管因为什么,她并没有给他亲情。

“你什么态度!”秦母怒吼,“这几天你都在做什么?难道不知道公司都乱作一团了吗!”

“妈……您别生气,阿堔只是……”

佟佳怡刚开口,秦母火气更重:“你这几天是不是都和那个贱女人厮混?秦堔,她配不上你,这句话让我说多少次你才肯听!”

“和你有什么关系?”秦堔一直以来沉默温顺的皮终于被撕开,他冷酷的视线带着洞穿她的讥讽,“就算你是我妈又怎样?时瑶她配不配我又怎样?我秦堔想要她,她就是街头的小姐,我也照要不误。至于佟佳怡,就算再是你的宝,我也不稀罕。”

“你被时瑶这个贱女人灌了迷魂药吗!佳怡哪里比不上她!”秦母这几天听到他一直没出家门,就知道大事不妙,时瑶就和她那贱货妈一样不要脸!

“佟佳怡不是你的宝贝吗?怎么,你竟然舍得拿你的宝贝和你嘴里的贱女人做比较?”秦堔似笑非笑,嘲弄的看了眼脸色难看的秦母,“秦女士,这就是你的教养?污言秽语,你自持的礼节都喂狗了?”

“阿堔,不准这样和妈说话!”

秦母一生晚强,哪怕是丈夫都要她听从自己的安排,不准忤逆,可眼前这个早年丢失的亲生儿子,竟然当中违抗她。

“你们几个,把时瑶那个女人给我拖出来!”秦母双眼穆然一沉,对身后的保镖命令,“现在就去!”

保镖一顿,都有些为难。

平时,秦母对秦堔虽然严厉,但最怕他受伤,平时生个病都很紧张。

现在,他们不知道是不是秦母的冲动。

“你们可以试试。”

秦堔就站在走廊叫,态度强硬,丝毫不让。

他这样维护的动作,彻底今天了秦母,她气急败坏的怒吼:“你们给我上!给我好好教训这个不孝子!”

佟佳怡拉不住,保镖犹豫再三,冲上了楼梯,动手前有些犹豫,但是秦堔下手特别重,一脚就把人踹的不能动弹。

毕竟,在回秦家之前,秦堔是职业保镖,甚至为了能更好的保护时瑶,参加了职业培训的魔鬼训练,他的身手可不是这些普通保镖能比。

不过几分钟,六个保镖就倒地不起。

秦母气的浑身发抖:“秦堔,你就非要和我作对!”

“是你阻止我复仇。”

一句话,秦母的愤怒戛然而止。

眼前的秦堔今年已经二十九岁,他早就不是孩子,双眼充斥痛恨时,烫的她连连后退。

这个时候的秦堔,就像很多年前,被仇恨支配的自己。

她满心满意都是如何折磨背叛她的男人,还有那个让她痛苦不堪的女人。

这种心情,她太了解了,不发泄出来,是真的会把人逼疯秦母有那么一刻的心软,这是她的儿子,她不能让她在仇恨里毁掉。

“秦堔,就算你要报仇,也不是将自己沉迷在女人身上。”

“呵,男人折磨女人,还有比这个更好的吗?”秦堔面色阴森,语气轻浮,浑身上下都是邪性。

佟佳怡的嫉妒心这一颗肆无忌惮的喧腾起来,这样的男人,明明即将是她的丈夫,为什么要让时瑶这个恶心的女人玷污。

心里那个冲动,突然越发的浓重,她要时瑶死,死在屈辱里,她要从秦堔的世界里彻底抹杀掉她!

秦母已经彻底冷静下来,可对时瑶的痛恨却只增不减:“如果你老老实实回公司,我就不参与。”

秦堔不语,秦母继续要求:“三周后的婚礼,你必须出现。”

佟佳怡一听,秦母没说重点,有些着急的提醒:“妈,您之前说,让我们这两天就……”

领证两个字还没说出来,秦母不悦的视线就警告的看向她。

“结婚?”秦堔嗤笑,“如果你确定,我一定会到场。”

佟佳怡突然一怔,心里乐开了花,秦堔竟然答应了。

秦母见他松口,终于满意了,示意那几个保镖离开,她淡淡道:“现在已经十一点,赶紧收拾收拾去公司,下午一点还有场国际视频会议需要你在场。”

说完,秦母直接就走,佟佳怡自然也没理由留下来,但是阴毒的视线还是落在了秦堔身后的卧室里。

时瑶,她绝对不会让她好过,一定要让她不得好死!

秦堔派人过来修锁,直接回了卧室,静静看着穿上依旧保持不动的时瑶。

他就坐在床对面,双眼盯着她平坦的小腹,突然兴奋起来。

他怎么忘了,只要让她怀孕,让她有了孩子,生下宝宝,她就有了牵绊,一定肯老老实实留下来!

秦堔像是找到了救命稻草,越想越亢奋。

忽的,他摸向她的小腹,眉目渐渐柔和下来。

这几天他们亲热的很频繁,说不定已经有了,而且就算她再吃药也已经来不及。

只要好好看住她,十个月以后,他就是爸爸了……

时瑶醒来的时候,浑身无力又很疼,连大脑都是嗡鸣声。

不知道发呆了多久,直到身体的疼痛传来,她猛然一颤,艰难的下床去找药吃。

把药塞下去时,她听到了开门的声音,手一抖,药片就滚到了一边,她脸一白,慌忙去抢。

秦堔速度更快,直接捡起来,脸色铁青着冷笑:“你难道不知道,事后二十四小时以后吃就已经等于无效了吗?时瑶,你肚子里,说不定已经有我的种,你最好给我消停点!”

时瑶本能的摸向小腹,脸色发白:“不,我不要……”

她的身体生不出健康的孩子,他们只会畸形!

秦堔哪里知道这么多,他冷笑着将她拽起来甩到了床上:“时瑶,你不要我得要,大不了我把你捆在床上十个月,是不是你非要手脚残废,才肯乖乖留在我身边?”

“秦堔,你不能这么对我!”

时瑶惊恐,她瑟瑟发抖,害怕秦堔发现她的情况,更怕他眼睁睁看着自己死掉。

那样的话,秦堔一定会疯的!

她不要,她绝对不要这样!

“不要,不要怎样?”秦堔脱了西装,拽住她的手腕就拉向他。

“秦堔,你疯了!”

时瑶被折腾了几天,反抗的力气都没有,可秦堔竟然还要折磨她。

“我就是疯了。”秦堔讥讽,“三年前我就疯了,如果你不回来,至少我还有可能变成正常人,偏偏你不放过我非要回来,还背叛了我!”

“时瑶!我绝对不原谅你!”

动漫关键词:扑克牌输一次脱一件衣服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