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塞紧了一滴都不能掉,啊!班长!把开关关了!

2022-06-08 13:52:16【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柳馨染的身子被猛地摔在了床上,江严彬残暴的扯着领带,衬衣,撕开她的连衣裙,倾身覆了上来。江严彬,你能杀了我,但是却不能拥有我的心。永远。柳馨染闭上眼睛,最后的眼神里,没有绝望,只

柳馨染的身子被猛地摔在了床上,江严彬残暴的扯着领带,衬衣,撕开她的连衣裙,倾身覆了上来。

江严彬,你能杀了我,但是却不能拥有我的心。

永远。

柳馨染闭上眼睛,最后的眼神里,没有绝望,只有嘲讽,无尽的嘲讽。

她知道,白苏还活着,但她不会说!

……

“大小姐,您交给我的事情,我已经做好了。保证会让江严彬大吃一惊,骑虎难下的。您看是不是考虑将‘文件’交给我来保管。毕竟……”张助理站在葬礼的门口,顶着秋天的烈日骄阳,再次打起了自己心底的小算盘。

他站在白苏这边,细算下来胜率实在是微乎其微,刚刚他进去会场里打听了一下,秦老爷子当众表率站在了江严彬这边,亲自下场游说各家股东,就连跟白苏沾亲带故的一些企业,都不免动摇,站在了江严彬这边。实在是让他百爪挠心,摇摆不定得厉害。

“我知道了。”白苏打断张助理的话,依旧坐在咖啡厅靠窗的位子,摘下脸上的墨镜,脸上的笑容优雅迷离,惹得路过的男士纷纷侧目,凝视着隔着一条车水马龙的大马路的另一侧。“你在什么地方,我派人把‘文件’给你送过去。”

张助理一愣,瞬间的激动将手机紧贴在耳边,“我……我在葬礼门口。”

白苏稍稍垂眸,看着那个站在阴影里喜不自禁的年轻人,“一个小时后,会有人送到你手里,张秘书。”

“大小姐,您还有什么事情,请尽管吩咐吧!我一定竭尽全力完成!”张助理立刻站定,语气坚定的表忠心。

白苏笑了笑,浅言淡语说了几句,抬手挂掉电话。

“这位小姐也是在白氏总部上班吧,我经常看到你,注意你好几天了,不知道有没有这个荣幸请你喝一杯咖啡。”白苏抬了抬头,温淡的笑着,看上上前搭讪的男人。

二十六七的模样,一身笔挺的西装,儒雅有涵养的模样,声音听起来开朗阳光,眼睛笑起来像一弯新月。跟秦默书又五六分相似,但比他看起来更跳脱活泼一些。

意识到白苏墨镜后的目光打量着他,似是怀疑他话的真实性,立刻从口袋里掏出工牌,“你看这是我身份卡。行政部,部长,闫硕。”

“闫部长,你认错人了。”白苏拉下墨镜,露出那双迷离浅笑的眸子。

没想到墨镜之下的那双眼睛,竟然那么好看。闫硕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美女啊!连忙补救道,“不会啊?我就觉得你有些面熟,肯定在哪里见过!你也是在白氏上班对吧!”

“算是吧!”白苏眸色未变,唇角勾起礼貌的笑意。

“我就说嘛!我们行政部跟很多部门都打交道的,决定了其他部门是有下午茶还是没有下午茶,加班餐是三荤一素还是三素一荤,你说说看,你是属于哪个部门的?以后我多关照一下。”闫硕一边说着,一边拉开了白苏对面的椅子,大咧咧的坐了下去,还招来服务员,要了两杯咖啡。

“对了,今天葬礼的所有事情,都是我们行政部负责的,白氏的脸面是我们一丝不苟的撑起来的。我跟你讲,我们大小姐的葬礼,来了白氏好多股东,新上任的董事长,看起来十分有魄力,是你们女孩子喜欢的霸道总裁那一个类型的,好多公司女员工都过去看了。”

白苏好笑的支着下巴,“他这么受欢迎啊!我以前怎么没发现?”

“女人喜欢的都是权利和金钱,男人没有这两样傍身的时候,在女人眼里,就是空气。”这位行政部长侃侃而谈,语调幽默,看白苏似乎对江严彬没有那种公司女职员狂热的喜欢,觉得自己果然找到了一个有品位的女士可待交往。

“这位江董事长还没上任,但葬礼的场面看来,已经是大势所趋了。不过,我这个人喜欢透过现象看本质,这位江董事长,我觉得给人看到的都是繁荣似锦的表面,真正大家心底看向的,还是他背后的那位。”

“背后的那位?”白苏抚了抚耳边的发丝,语气疑惑。

“好多年不出山的秦老亲自保驾护航,通往白氏最高权位的路当然畅通无阻。不过秦老这种架势,有点摄政王的意思,与虎谋皮,啧啧……复杂啊,人心。可怕啊,上流社会。”

白苏忍俊不禁,“闫部长看的很通透啊!”

“多年来身经百战爬到部长位子上的一点心得,关键时刻站好队的制胜法宝。”闫部长温文尔雅的笑了笑,“对了,要不要来点甜点,这家咖啡店提拉米苏的甜美与你身上的气质特别相配。”

白苏头痛的扶额,实在招架不住这么热情的关照。回绝的话连说了三遍,都被闫硕三言两语浑然不觉的挡了回去。远处一直跟在白苏不远处的司机兼保镖想要上来,被白苏摇头制止。她可不想在葬礼没开始前,闹出什么大的动静。

“你喜欢咖啡里放糖多一些,还是奶多一些?”闫硕贴心的将咖啡端到白苏面前。

白苏刚想回绝,放在手边的手机登时铃声大作,看到来电名称,莫修宸。

看了眼眼前聒噪的闫硕,白苏十分想念沉默寡言的男人,扬眉一笑接了电话,声音软糯,“亲爱的,怎么才来电话,等你好久了?”

那声清甜的亲爱的,听得莫修宸心情极好,推开车门走向民政局,“你对面的那个男人是谁?聊得很开心?”

“没有莫先生的陪伴,我一点也不开心。啊,刚刚对面一个大叔过来请我吃甜品,什么来着,啊——提拉米苏。”白苏委屈的抽了抽鼻子,小脸皱巴巴的挤兑在一起。

坐在他对面的闫硕一脸尴尬的摸了摸自己脸颊,他今天胡子有剃干净啊,怎么会成了大叔?难道是他刚刚故作深沉的话,说的有些过分了?才给这位美女留下他年级很大的错觉?听了白苏软萌的音调,莫修宸低低沉沉的笑出了声,“白小姐,我记得伶牙俐齿是你的强项。怎么没想着把他羞辱走?”

“啊呦,哪有?伶牙俐齿也只是在莫先生面前才那样。”白苏故作娇羞的笑了笑。“我可是一直很善良的。”

“看来莫太太的伶牙俐齿,是我惯的了。”莫修宸跟在萧景湛的身后,径自的走向了民政局局长的办公室。

“莫先生惯我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以后还要再接再厉哦。”白苏眉眼含着散不掉的笑意,看着眼前这位八百瓦的电灯泡努力在刷自己的存在感,拿起汤勺往她的杯子放糖,白苏抬手制止,“莫先生,等我一下,我跟大叔说句话。”

“不好意思啊,闫部长,我怀孕了,不能喝咖啡,您不用代劳了。”白苏垂眸摸了摸肚子,闫硕神情悲壮的住了手,好不容易看到了心仪的女人来搭讪,名花有主他来松土的心理建设都已经准备好了,结果是个怀孕的女人!

灰溜溜的端着两杯咖啡转身就走,生怕走完一步,自己人生最丢人的时刻会延长一秒一样。

“他走了。”白苏松了口气,语调恢复正常,“你现在在哪?”

“民政局,办理结婚证。”莫修宸坐在沙发椅上,萧景湛递上一早准备的相片和证件,局长立刻拿着文件袋出去。“莫太太什么时候也学会了变脸的绝活?”

“一直都会,只是莫先生不了解而已。”白苏笑意绵绵,听到莫修宸已经到了民政局,没有来由的松了口气,“莫修宸,谢谢你。”

“知道了,以后谢谢的话,我不想再听到了,白苏,我一定会变成的你监护人,回到你身边的。所以,做好作为莫太太的觉悟。”莫修宸语调沉稳轻而有力。

白苏莫名觉得心安极了,“莫修宸,你一定要来,一定!”

“该叫你什么名字呢?”莫修宸碰了碰温热的茶杯,突然开口。

“嗯?”白苏有些反应不过来。

“老婆?莫太太?莫夫人?小白?这个不能列为选项,虽然很可爱,秦默书那么叫过,所以排除。亲爱的?怎么样?你刚刚叫我语调很好听,我也那么叫你吧!还是苏苏?”莫修宸认真的语气好像在思考上千万的合同抉择。

“……”

白苏脸已经烫得不行了,心脏处好像被什么东西撞的砰砰直跳。

“亲爱的爱上你从那天起

甜蜜的很轻易

亲爱的别任性你的眼睛

在说我愿意……”

咖啡店里的歌,莫名的有点切合心情。

听筒那边的人似乎也听到了,低笑声传到白苏的耳际,白苏的脸瞬间红到了耳根。“亲爱的,我好像欠你一个告白,一段交往,一个求婚,要不要今天的事情结束后,我们从头开始?”

“喂,喂?你说什么?我听不清。莫修宸啊,我这边信号不好,我先挂了。”白苏不由分说,手忙脚乱的摁掉了电话。

故技重施?嗯?莫修宸挑眉一笑,看着黑掉的手机。

抬手摁住自己怦怦乱跳的心脏,不断的告诉自己,白苏,清醒点!清醒点!什么告白交往求婚,快点忘记,忘记!

……

葬礼会场,秦老爷子迎来送往,脸上笑面佛的神情仿似戴在脸上的面具。

终于,他体会到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感觉。

白继楠早就知道他的野心,对外说是让他养病,怕寒了其他股东的心就分点干股给他,远远的把他隔离在权利圈子之外。

百分之十永远是百分之十,他想要是无限接近于大的财富,而不是去做眼睁睁看着金矿,乖乖拴在采矿人家门口的一条狗。

秦老爷子脸上笑意不变,口袋里手机震了震,扫了一眼无法识别的号码,走到清净的楼道,接起了电话。“怎么样,秘书室长那边有什么动作?”

电话那端压低音量,一一汇报。

“男人?护照和身份证吗?大小姐的护照吗?”秦老爷子接到电话,不可思议的重复确认。

得到对方肯定的答复之后,秦老爷子眉头紧皱,“之后呢?那个男人去了哪里?”

“进了民政局,老板。”电话那头的回复简短截说。

“那个男人的身份呢?”秦老爷子压低声音。

“对不起,暂时没办法查清楚,那个男人带着帽子和口罩,没办法辨认五官。”

“知道了,继续跟着吧!”秦老爷子挂掉电话,心有余悸。

幸亏他留了一手,让人跟着秘书室长,果不其然,他有动作。

秘书室长被警察抓起来了?只不过,有人拿着大小姐护照和身份证去了民政局?要干什么?那个男人搞出这么大的阵仗,就是为了要一个死人的护照和身份证呢?怎么回事?

难道说……大小姐还活着?

肯定是这样的!秦老爷子眼神一亮,瞬间想通了所有的关节,心底一慌,下意识的朝白苏的遗像望了一眼。

掏出手机拨通了刚刚挂掉的电话,“那个男人肯定是想和大小姐结婚,然后远走高飞,在他见到大小姐之前,一定要给我好好盯着!大小姐肯定也在民政局附近,给我好好找找!”

“好。知道了。”那人挂掉电话。

秦老爷子惊出一身冷汗,挂掉手机后,迅速又拨打了另外一个号码,江严彬。

“董事长,是我,我需要马上去见您,是!”

秦老爷子奔出葬礼会场,匆匆坐上车子,开往江严彬下榻的酒店。

“我来了,董事长。”秦老爷子推门进去,就看到江严彬正襟危坐在客厅里,面前摆着一杯酒。

扫了一眼卧室紧闭的门,秦老爷子轻声不屑一哼。

“坐吧!”江严彬抬了抬手,指了指旁边的沙发。慵懒的抬眸看着脸色紧张的秦老爷子,“是因为什么事情,突然来找我?”

“是这样的。”秦老爷子局促不安的坐在沙发上,挺直了腰板,威严的神色掩不住的焦灼。看着江严彬懒散的歪躺在沙发上,顿住了话头。

意识到秦老爷子顿住话头,江严彬放下手里的酒杯,加重了语气,“请说吧!秦老,我听着呢!”可秦老爷子说完之后,江严彬却一副没把他的到来放在心上的模样,做样子也做的心不甘情不愿的。

他在报复昨天晚上秦老爷子对他百般施压让他无可奈何的仇。

知道江严彬这番做派为了什么,事分轻重缓急,秦老爷子耐着性子,一脸严肃,“秘书室长在机场被警察带走了。”

“什么?我的秘书室长?”江严彬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瞪着眼睛,一脸不信,“开什么玩笑,秦老。”

秦老爷子面色更加凝重,盯着江严彬的脸,从眼神到脸色,都是一副他在开玩笑的模样。

迫不及待的说出了自己心中的猜想,他急需要江严彬认真对待这件事情,否则,功亏一篑!“董事长,是真的。秘书室长有问题,对了,好像大小姐她还活着。”

江严彬揉着眉心,意味深长极力忍住的笑意蔓延眼角眉梢,把玩着手里酒杯,抬手一杯酒灌进喉咙。

看到江严彬还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秦老爷子彻底急了,“董事长,我说这些都是有依据的,秘书室长今天早上把医院安排在vip保安的人全都带去了机场,而且还拿了大小姐的护照和身份证……”

“啊!你真了不起啊,秦老,您收集情报的能力真是一绝啊,佩服!”江严彬上下打量着坐立不安的秦老爷子,不紧不慢的品着手里价值不菲的拉菲。

“果然,酒店的酒比秦老家里的珍藏,是差远了,看来,下次喝酒还是要去您家里喝才是。”

“董事长,这可不是那么一笑而过就能解决的事情!都火烧眉毛了!如果不解决,我们两个会功亏一篑啊!”秦老爷子指尖收紧,深深的陷入掌心,如果不是理智还在,他真的想一拳揍醒半醉半醒的江严彬,想问问他是真的醉了,还是装醉。

“你是说秘书室长出了问题,我就会功亏一篑吗?张秘书!”江严彬音调拔高,身子朝后仰了仰,目光扫向身后。

张秘书?不是姓林吗?秦老爷子眯了眯眼,顺着江严彬的目光,看向紧闭的那扇门。

张助理缓缓推门而进,十分谦卑的朝秦老爷子点头打招呼,静静的站在了江严彬的身后。

“秦老好,我是江董事长的秘书,新任秘书室长的职位。”

“这?这是怎么回事?”秦老爷子一脸震惊,“他不是助理吗?怎么成了秘书室长了?”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前任秘书室长渎职懈怠工作,已经被董事长开除了。在下不才,就胜任了这个职务。”张秘书温和的解释道。

“秦老,你好像在质疑我的任职罢免权利啊!”江严彬正了正身形,不像刚刚那样没骨头的倚在沙发上,敲了敲桌子,加重了语气,双眸微眯,泄出一丝凌厉的寒光,“之前的那位已经被我解聘了,至于他做了什么,那是他自己的事情,和白氏、和我,扯不上任何关系。这位才是我的秘书室长,秦老,记清楚了?”

这个时候的人事调动,卸磨杀驴还是另有企图?

秦老爷子眸子里满是算计的光芒,不过,把人送到警局,不太像江严彬心狠手辣的作风啊!如果是他,不是直接杀掉更省事吗?

秦老爷子心底惊涛骇浪,面上不动声色,强颜欢笑着看向江严彬,等着他的后招。

江严彬不负所托,抬手从衣兜里扯出一条项链握在手上,有些眼熟,女人的东西?秦老爷子蹙眉不解,面上依旧不动声色。

看了秦老爷子一眼,江严彬拔掉项坠与链子的连接,露出U盘的接口,炫耀一般的在秦老爷子的眼前晃了晃,“知道这是什么吗?”

“那个是?”秦老爷子眼睛微眯,陡然闪着精光。

江严彬目光看向手中的项坠,“这个东西是玉玺。”

“什么?”秦老爷子掩盖眼底的复杂,下意识的呢喃。

江严彬贴心的解释道,“白氏财团王国的玉玺,白继楠,也就是我继父掌管白氏的时候,白氏财团所有自有资金的出入账目明细。也就是传说中的‘文件’。当然,这是继父留给白苏的,是我们这位的秘书室长从白苏那里拿来的。”

秦老爷子扭头,看向张秘书,脱口就问,“那么,大小姐呢,现在在哪?”

张秘书谦卑的回答,“当时机场人多眼杂,再加上前任秘书室长被警察抓捕,警方的介入给我们的行动增加了难度,大小姐消失在人群之中了,大概是想办法逃到国外去了。”

看着秦老爷子刷白的脸色,江严彬好不得意,摩挲着U盘精致的棱角,“没所谓的,要是她有胆子出现在葬礼现场,那就在那里把她抓住好了。秘书室长,记得安排一下,一定要做到万无一失。”

“是,董事长。”张助理恭敬的答应。

“白苏会来葬礼……现场吗?”秦老爷子有些结巴了,显然现在事情的发展,已经超出了他的掌控太多,太多。

“我这个妹妹啊,我还是了解的,她不是那么轻易认输的人,从小到大,都是这样。我估计她不会让我安安静静的给她举行完葬礼,一定会出现在葬礼现场,给大家好好展示一下,她还活的好好的吧!”

“检察院长、警察局长、再加上法院院长,她把他们全都叫过来,是想在正式场合扳倒我!”江严彬若有所思的看向手里的U盘,“我有玉玺,白苏那么做,也只是替我做嫁衣而已。”

“秘书,麻烦您亲自安排一下,从现在开始,不接受普通人的吊唁,记者统统挡在门外,无关紧要的人员也请出去。只留下站在我们这边的人就好了,我要让白苏好好看看,到底谁才是白氏真正的王!”

“是,我知道了。”张秘书含笑答应,一脸阴险恶毒的笑意。

看着秦老爷子一张震惊的老脸,江严彬懒懒散散的挑眉,把玩着项链,居高临下睥睨着淡定的面具终于纷纷碎裂的秦老爷子。

“我刚刚随意看了下,秦老的名字居然也在文件里,啊呦,真的是让我大吃一惊啊!”

秦老爷子嘴角抽了抽,该来的,终究还是躲不过,“那个,是……是前董事长逼我做的,我也没办法,真的是没办法!对不起,董事长!”

“给我道歉做什么啊?”江严彬明知故问,冷声一笑,眼神扫了一眼秦老爷子眼前的酒杯,张秘书适时的上前弯腰填满,“秦老,喝点酒吧,进来这么久,怎么连一杯酒都不肯喝了?”

“是,是……”秦老爷子身体不好戒酒好些年的事情,白氏财团的人都有听闻,可现在江严彬的做法,无非就是示威。

秦老爷子苦笑的端起酒杯,觑着江严彬如狼似虎的眼神,显然是在报当初在书房被他威胁的仇,如何他能拒绝吗?不能!

满意的看着秦老爷子含笑饮完酒,江严彬活动了活动僵硬的脖子,似笑非笑的脸上划过汹涌的暗潮,“秦老,我觉得,咱们大概得重新协商一下合作的事情了,你的私账看起来余额挺多啊!”

“开公司要打理的事情太多,没有多少结余啊,请董事长明察!”秦老爷子闭了闭眼,彻底颓了下来,像只斗败的公鸡。

“明察?哈哈哈哈——”江严彬开心的靠在椅背上放声大笑,抬手拍着秦老爷子的肩膀。

秦老爷子尴尬的赔笑,心却在滴血。

“现在我才有成为白氏未来的王的感觉!好啊!既然秦老这么说了,我会明察的!”江严彬朗声大笑。

秦老爷子瞬间松了口气,脸都笑僵了,却不敢表露任何不满,“谢谢您的理解,董事长。”

“那要怎么处置帮白苏的人?我一直派人盯着,就等董事长您的指示了。”秦老爷子立刻上前表忠心,立投名状。

“秦老有心了,至于在机场帮白苏的那个男人嘛?”江严彬施施然的正襟危坐,看着秦老爷子像哈巴狗一样的神情,轻嗤一笑,“那个男人,当然是杀了啊!”

“那如果遇到大小姐,是不是也一起……”秦老爷子小心翼翼的征询江严彬的意见,毕竟大小姐是江严彬的妹妹,总归来说,这么多年相处下来,还是有亲情在的。

再者,上次会面他也说过,白苏是江严彬手里最好的那张牌。

看到江严彬微冷的神情,张秘书适时的上前一步,出谋划策,“董事长,不如把大小姐请到VIP监护室吧!”

“VIP监护室?”江严彬眸光一亮,想了起来,“像我继父那样,我怎么给忘了,张秘书不愧是我的心腹啊!”

荣升为张秘书的张助理,含蓄一笑,目光不过分讨好却恰到好处的恭敬。对上秦老爷子嫉妒的发狂却无能为力的眼神,投了一个挑衅的目光。

事情得到完美的解决,江严彬身心舒畅,爱的女人,想要的事业,统统握在手里,人生简直不要太爽!

“行了,没事的话,秦老你就先出去吧!张秘书,送客!我累了,还要休息一下,等会再过去葬礼。”江严彬揉了揉眉心,果决爽快的下了逐客令。

秦老爷子老脸青白交加,什么时候被人这么不留情面赶过,无奈的忍下心中的愤懑,点了点头,“好的,董事长您好好休息,我这就出去。”

临走看向张秘书的那一眼,意味深长中带着十足的警告意味。

什么级别的跳梁小丑,今天竟然敢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他的威严,他以前还真是小看跟在秘书室长身后那个默默无闻的小助理了。

砰地一声走出酒店房间门,秦老爷子拿出手机,给电话另一端负责监视跟踪的杀手回信息。

“老板,要怎么做?”

“马上杀掉。”

动漫关键词:塞紧了一滴都不能掉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