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小荡货公共场所H文小辣文NP|塞珠子自己排出来车冰九

2022-06-08 13:51:04【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那还需要我吗?”莫修宸神色清冷淡漠,带着明知故问的盘桓。白苏一怔,带着轻笑,“莫先生,原来我给你的感觉,是这么没有安全感。我还需要你,所以按照原计划,我们结婚

“那还需要我吗?”莫修宸神色清冷淡漠,带着明知故问的盘桓。

白苏一怔,带着轻笑,“莫先生,原来我给你的感觉,是这么没有安全感。我还需要你,所以按照原计划,我们结婚吧。”

“白苏,你是在跟我求婚吗?”莫修宸套路白苏的笑意从唇边溢出。

“额……喂,莫先生,你在说什么,我这边信号不好,先挂了啊!”白苏脸色绯红,手忙脚乱的摁掉电话。

莫修宸挑眉,无声的收起手机,看来莫太太又害羞了。

助理从口袋里掏出白苏身份证和护照交给萧景湛,朝机场外跑去。

在出租车里多逗留了一会儿,就看到警察把秘书室长押进了警车。

“带我走!你有拘捕令吗?作为一个普通公民,我有人权,当心我告你非法传讯。”秘书室长冷冷的看向据说是指挥现场官职最大的刑事科科长。“我是白氏财团董事长的秘书,我现在在执行董事长很重要的指令,如果你们耽误了事情,一切后果由你们自行承担!”

似乎对这样顽固抵抗的嫌疑犯见多了,科长咧唇一笑,露出一嘴大黄牙,“这位公民,你涉嫌一起买凶伤人的案子,请跟我们回警局接受调查。还有就是,你是由犯罪人亲口指证的雇主,不需要拘捕令,我也可以请你去警局。”

“至于白氏财团董事长的秘书么,很抱歉啊您,我们正式接到白氏财团董事长的报案,前来抓捕危害她生命安全的罪犯。”科长挥了挥手,就有警察上前,把一脸蒙圈的秘书室长带到警车上。

秘书室长被强塞进警察之后,坐在一旁警车里,亲自指挥抓捕的警察局长走下了车,朝一辆黑色的迈巴赫走去,车窗玻璃缓缓落下,露出了莫修宸那张冷淡到了极致的脸,“莫先生,事情办好了。”

“多谢。”莫修宸微微颔首,“有空我会去警局请那位喝茶的,所以务必保护好那位的安全。”

“是,那是自然。”警察局长点了点头。

开往民政局的路上,迈巴赫的主人一直挂着若有似无的笑意。

“啊——证件照都这么美,看来是天生的美人坯子。”萧景湛无聊的翻看着白苏的证件,抬手递给莫修宸。

“我太太。”莫修宸嘴角上翘的弧度,瞬间亮瞎了萧景湛的钛合金狗眼。

“太太?我亲爱的莫总啊!你不能这样,当初不是说好兄弟一生一起走,谁先脱单谁是狗!你和之恒,怎么可以弃我而去呢?”萧景湛受伤的捂着胸口。做出了对方拒绝吃狗粮,并踢翻了你的狗碗的举动。

莫修宸扭头一瞥,“景湛,我好像记得,没有答应过你这样的约定吧!”

“等等,这是去民政局的路,你不会真的要娶那个女人吧!”萧景湛眯起眸子。

莫修宸再一次用他百年难得一见的笑容,逼疯萧景湛。

萧景湛烦躁的叼起一根烟在唇边,故作帅气的撩起衣襟,拔出枪,嘎达一声,点燃了烟。

原来吓住张助理的枪,是个玩具打火机。

张助理战战兢兢打开邮件,以为自己眼花了,来来回回看了不下十遍,再次确认了邮件上的内容。

检察院、警方、国税厅、环保局、法院、工商局、市局的各方面最高领导,所有在S市有发言权的人物,几乎都出现在白苏的名单里。

看到来电显示是张助理的时候,白苏正坐在白氏财团对面的咖啡厅里,优雅的搅动着面前的热可可,从她的角度,正好可以看见葬礼吊唁会场的入口,人来人往,都是眼熟的股东们,“名单看到了?把他们都请来葬礼吧。”

“大小姐,您这么做是不是太冒险了?”张助理小心翼翼的提出异议。

“一旦将文件的存在告诉他们,你就是不让他们来,他们也会来的。”白苏低头啜饮一口,微微皱眉。“去请他们吧,等他们到了,我也会到场的。哥哥的加冕仪式,我怎么可能缺席?”

“等等,大小姐,是这样的,如果在葬礼上公布大小姐您还在世的话,还是十分不妥啊!董事长他!”助理抬手揉着太阳穴,“啊,不对,是您哥哥他还是您的法定监护人,这样是很危险的!”

“我怎么吩咐你怎么做就可以了。”白苏抬手挂掉电话,支着下巴看向窗外会场葬礼的入口,莫修宸一定会来的!一定会的!

……

一大早,江严彬就应秦老爷子的约,到了葬礼现场。

白色的花圈,花团锦簇,一个个一字排开,填满了整个过道。

作为白氏财团的继承者,荣宠一世的白氏公主白苏过世,旗下的子公司,合作的别家公司,政府机构的一些来往成员,纷纷送挽联表示哀悼。

本应肃穆的会场在江严彬的暗示之下,规模之大,容纳数百人,会场沸腾的像是大型宴会厅。

就像新皇加冕一样,他要在这里,接受所有人的朝拜,那些之前瞧不起他的,给他脸色看的股东、政要人员,他今天都要看着他们臣服在他脚下的怯懦模样,他就是白氏未来的王!

秦老爷子的车跟在江严彬之后入场,一身低调的中山装中规中矩,从车上下来后,几步上前,跟在了江严彬的身后,弯腰做了个请的姿势。

看着秦老爷子弯腰的动作,江严彬睥睨一笑,整了整身上笔挺的高定西装,昂首踏进了葬礼大厅。

一路上安保人员纷纷弯腰,无声的欢迎着白氏未来“新皇”的到来。

大厅里也因为江严彬一行人的到来,纷纷让开了通往遗像的白色地毯。

最后的终点,白苏的照片放置在布置隆重的白菊丛中,秀气精致的小脸,沿袭自她那个温柔美丽的母亲,只是眼睛部分,与白继楠十分相似。

白继楠的目光,看似亲和柔善,凌厉起来,可是最锋利的屠刀。

白苏永远柔柔的笑着,像供养在温室的花朵,没有经过风雨的摧残,生长的格外纤弱美好。

所以对付这样的妹妹,他似乎没有花费太多的心力和时间。他以为他要一步步的逼着这个妹妹放弃手中的权利,退出股东会。可是后来他发现,白苏死了,反而所有的事情变得简单明了起来。他还是高看了这个妹妹。

周围人自动让开了道路,满怀悲切的垂眸,诚惶诚恐的管理好自己的表情,想着一会儿要怎么讨好江严彬。

空气在寂静中显得格外的让人神清气爽,他感觉所有人的命脉都被他牢牢抓在掌心,这样的感觉让人愉悦极了。

死死的盯着白苏的照片,江严彬一步一步的走向吊唁台,唇角抑制不住的上挑,笑,快要忍不住了。

抬手接过礼仪小姐递来的一只白菊,江严彬捏在手上,静静的站在白苏的遗像前,白苏,我的好妹妹,你就好好安息吧!

反正,纪程希也死了,爸爸不久之后,也会去陪你的。你最爱的两个人都会陪在你身边,在天堂你应该也会很开心吧!

既然你那么喜欢程希,那哥哥我就替你做件善事,你的骨灰我会安排和纪程希的骨灰放在一起,安葬在教堂。

你们不是要在教堂结婚嘛!怎么样,哥哥对你这个唯一的妹妹足够好吧!不用太感激,算是你留给我白氏财团的回报!

按捺住雀跃的心情,江严彬将雏菊放在供台上,拿起一旁的祭香,在烛台上点燃。随意的插在香炉里,结果因为用力过猛,在插上的时候从中间折断。

怎么,不想要我给你点香吗?江严彬的表情瞬间狰狞的想要吃人。手中剩下的一段香也被他握在手里,尽数断成几节,才解气,扔进了香炉里,重新点了一炷香,稳稳的插在香炉中。

等到江严彬点完香之后,其余前来吊唁的股东也纷纷上前,上香吊唁。

一时间人头攒动。

江严彬站在家主的位子上,跟前来上香的人一一寒暄。

秦老爷子坚定的站在江严彬的身后,低声耳语,“董事长放心,我已经联系了我熟悉的所有股东,之后股东大会站在董事长这边的人,已经有一多半了。等会他们会过来,我来介绍他们和董事长认识。如果不是我们这边的,将由我的副手代为介绍。”

江严彬回以我懂的眼神,果然秦老爷子还是很会做事,比他那个只会张手要钱的岳父大人好太多。

“福贡公司的李章克负责人。”秦老爷子看到自己人上前,立刻低声介绍。

来人谦卑的握住江严彬的手,神色诚恳讨好,“恭喜您,董事长。”

江严彬微微颔首,眸间笑意盎然。

“这位是铵盐文化的谭总。”秦老爷子满脸笑意的再次介绍。

“恭喜您,董事长。非常有幸能和您一同创造白氏的未来。”诚惶诚恐的握手寒暄,江严彬笑得好不得意,他记得这位,仗着是白苏姨丈的远方亲戚,对他十分的漠视。

之前他去代为验厂的时候,可是多方刁难,指派了一个小小的助理跟着他走一线,让他吃闭门羹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江严彬一双阴狠精明的眸子锁住来人躲闪的眼睛,稳稳的扶住谭总有些摇晃的肩头,重重的拍了拍,“啊,谭总啊!你不是白苏外婆家那边关系的人吗?我去见过你的,有印象吗?不会贵人多忘事,忘记了吧!”

“没有,没有!”谭总不安的搓了搓手,十分歉意的看向江严彬,不停的道歉,“抱歉,对不起啊!董事长,之前的事情,是我有眼无珠,是我犯了糊涂,还请你大人有大量,多多包涵啊!多包涵啊!”

江严彬看着谭总脸上颤抖的横肉,收回了拍在他肩头的手,作为商人,向势低头不可耻,静静的看着额尖沁冷汗的谭总,等到觉得他担惊受怕够了,江严彬这场缓缓的伸出手,“前尘往事我就不计较了,合作愉快,谭总。”

“合作愉快!愉快!”谭总快要窒息的心脏这场恢复心跳,毕恭毕敬的弯腰握住江严彬递出的手,感激涕零。

江严彬瞬间觉得,他一生最舒爽的,就是这个时刻!接受所有人的朝拜!

秦老爷子朝谭总使了个眼色,谭总点头离开。

“这位是姜堰建筑的崔勇。”秦老爷子副手的声音传入江严彬的耳朵。

江严彬抬眼,脸色瞬间凝重,阴沉了下来。

“请节哀,向您表示最沉重的哀悼。”来人面色悲痛的慰问,作为白继楠的老部下,这样的结果,让他无法接受,也无法说服自己。

“我也是。”江严彬挺直了腰板,轻嗤一笑。

毫不遮掩的表情让崔勇一愣,愤怒的瞪了眼江严彬,疾步走开!生怕自己忍不住,会一拳打在江严彬那张欠揍的脸上,心底哀叹,家门不幸啊!白氏不幸啊!

远远的看到柳封走过来,秦老爷子走上前介绍,“这位是……”

还没说完,江严彬率先开口,脸上挂着意味深长的笑意,“啊呦,岳父大人您来了。”

“董事长,请你原谅我那个不懂事的女儿!一切都是我教女无方。”柳封可是在柳馨染哭哭啼啼的背景音乐中离开家的。

都被江严彬睡了,还哪来那么大的力气哭闹!烦死了!还说什么不就是跟一个男人睡了,不会跟他结婚之类的!想必比这更糟心的话,也跟江严彬说了吧!

江严彬这一声岳父大人,可是叫到柳封的心坎上去了。柳封大力的握住江严彬的胳膊,十分诚恳的鞠躬,阵仗颇大,“谢谢董事长的理解。”

“岳父大人,你这是做什么啊!这么多人看着呢?”江严彬大气一笑,终于找到了点上位者的姿态,亲手扶起了柳封的身子,两人交耳之际,低声沉吟,“馨染也应该考虑考虑自己父亲的立场了,总做一些出格的事情,让我很苦恼啊!”

“我这就让她中午过来一趟,给您亲自道歉。地点定在附近的酒店怎么样?”柳封闻弦而知雅意,欣然保证。

江严彬满意的松开了柳封的手。

陆续的来了一些站在他这边的股东们,那一声声的恭喜董事长,听的江严彬飘飘然了。站了将近两个多小时,股东们也接见的差不多了,江严彬疲惫的坐回到休息区的沙发上,秦老爷子看到柳封走过来,适时的提议,“董事长,这会儿您先去休息一下吧!其他都是一些无足轻重的人,我来代劳。下午还要接见一些商业合作伙伴和媒体朋友,您要养足精神。”

“那好吧,我还真是有点累了。”江严彬挑眉,邪肆一笑,松了松领带,起身跟上柳封的步伐。

“是附近的格莱美酒店,这是房卡。”柳封熟门熟路的掏出门卡,递到江严彬手上,弯腰替他打开车门,亲自送江严彬上车,舔着脸笑得像只老狐狸,“灵堂就交给我和秦老爷子守,董事长好好休息。”

坐在车上,江严彬脸上的再也忍不住,放声笑了出来。

把玩着手里的房卡,江严彬脸上的笑意渐渐凝住,他记得今天早上醒来对歇斯底里的柳馨染说过,他有一万种方法,让她不得不一次又一次,爬上他的床。现在就是他印证那些话的时候了。

女人啊,总是这样,嘴上说不要,身体却诚实的不得了。

推开酒店的门,看到柳馨染端着一杯红酒站在落地窗前,一饮而尽。妖娆妩媚中带着一点屈从,总之柳馨染怎样都是美的,即便是美的只剩下一具空壳子,他也甘之如饴,因为她是他的女神。

浑身酒味,眸子通红,看着桌子上空的两瓶红酒,江严彬软下语气,“今天这种日子能不能少喝点,一会儿你是要站在我身边的,柳馨染。”

“像今天这样的加冕仪式,不应该喝一杯酒庆祝一下吗?”柳馨染眸间醉意盎然,真的是醉了啊,醉了才不会想起昨晚恶心的经历,醉了才会麻痹自己,她不过是跟一个无关紧要的男人睡了一晚,而已。最重要的,她有钱!

“站在你身边吗?我们董事长还真是一个藏不住的人啊,怎么白苏还没有入土为安,这么快就想娶我了?我好感动哦,老公~”柳馨染媚眼如丝,起身给江严彬到了一杯酒,摇摇晃晃的放在了江严彬的面前,“怎么样?老丈人向你宣誓效忠,你开心吗?”

江严彬不置可否,两人端起酒杯砰地一声撞在一起,一饮而尽,柳馨染唇角溢出苦笑,“你说过我会爬上你的床,说我绝对逃不出你的手掌心,还真是不错,我回去要去死,我爸眼睛都没眨一下,我承认,跟你打赌,我输了。”

“不过,你知道万般不情愿的我,为什么会心甘情愿爬上你的床?做你的财团夫人吗?”柳馨染醉眼朦胧,嫣红的唇瓣格外诱人,“因为我爸爸给我开出了一个我没有办法拒绝的条件,只要我走进这扇门,他手里的所有股份,会让出百分之八十给我。我和你结婚了,剩下的百分之二十,便会到我的账户上。”

“对了,附带还有律师拟好的一份合同,如果我爸以非正当理由违反合同,我会要求返还合约金并讨要损失赔偿金。我爸把我卖给了你,我就让他把他自己的身价性命交到我手上,我要他今后也尝一尝,被人拿捏在手上身不由己的感觉。”

柳馨染恨意昭然,似是醉的厉害了,伏在桌子上,艰难的抬起头,“江严彬,你说你为什么就非我不可呢?”

“上次说喜欢是假的,因为我爱你啊!”江严彬的眼神里隐藏的很好的爱意,也只敢对醉的不省人事的柳馨染说出口。

“哈哈哈!”柳馨染听后一愣,捂着肚子笑得眼泪都出来了,用手垂着桌子,震得酒杯一晃一晃。

“亲爱的,你怎么了?怎么可以开这种玩笑,如果你真的是爱我,那你可完蛋了,我会让你痛不欲生的!”

江严彬冷漠淡漠,起身走到柳馨染的身边,粗粝的手指徘徊在她的脸颊上,温柔的擦掉她眼角笑出来的泪水,但是又忍不住掐住她的脖子,阻止她说那些锥心刺骨的话。

“用力啊,有本事掐死我啊,江严彬!”柳馨染出声,语调里满是无所谓。

江严彬猛的惊醒,这才发现他真的那么做了,手精准的扼住了柳馨染的咽喉,像是被电到了一样,江严彬后退几步,稳住身形,兀自的走到一旁吧台上,倒了一杯冰水,灌进喉咙。

柳馨染不怕死的走过去,在江严彬的眼前有恃无恐的打量着,借着酒劲儿,揪住江严彬的衣领,一脸嘲弄,“江严彬,你怎么这么执着的要娶一个不爱你的女人呢?你看,你现在这么有钱有权,想嫁给你的女人多得是,为什么这么执着,额?”

“执着吗?”江严彬甩开柳馨染的手,“是执着,没错!因为我爱的人都抛弃了我,所以我才这么执着,我爸爸也是,小时候就抛弃了我,后来喝醉了横穿马路被车撞死,我妈拿着高额的赔偿金开始勾搭有钱人,很快就跟死去夫人的白继楠结婚,为什么她对白苏比对她的亲生儿子还要好。”

“不过,很快在白苏七岁被绑架回来的时候,她就消失在白家了。因为我对我继父说,是我看见她把妹妹带出去之后,再也没回来。”

“我爱继父胜过爱我的亲生父母,因为我知道,我继父会给我想要的,玩具、玩伴、金钱,骄傲。你知道他们最终都是怎么样的结局吗?都是由我先抛弃他们的,我亲手埋葬的,这次是白苏。希望下一个,不要是你。”江严彬眸中绽着极盛的冷光,看得柳馨染遍体生寒,如坠冰窟。

“在我抛弃她之前,没有人可以抛弃我。”看到柳馨染恐惧的眼神,江严彬爱怜的挑起柳馨染的下巴,温和一笑更生诡异,“馨染,好好做我的江夫人,别惹我生气。”

说完在柳馨染颤抖的唇瓣上,印下一吻。侵略的带着血腥之气的吻,直到把柳馨染的所有的颤栗吞没。

动漫关键词:小荡货公共场所H文小辣文NP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