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写作业错了就塞一个东西在下面,往下边塞玉器骑马

2022-06-08 13:50:21【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白苏一愣,尴尬的扯动唇角,“我没有想到他会这么上心。”林之恒看向白苏懵懂的脸,“白小姐,看来你还是没明白修宸为什么娶你?”看着白苏更加蒙圈的模样,林之恒

白苏一愣,尴尬的扯动唇角,“我没有想到他会这么上心。”

林之恒看向白苏懵懂的脸,“白小姐,看来你还是没明白修宸为什么娶你?”

看着白苏更加蒙圈的模样,林之恒摇了摇头,他们莫总娶了一位不太会行驶莫太太权利的女人。也不知道是他的幸,还是不幸?

仁爱医院的其他教授们,早就候在停车场,等着自家老院长的姑爷。

白苏不自然的推了推的眼镜框,垂眸混在人群中,在林之恒的带领下,浩浩荡荡的朝圣德医院走去。

“你好。”

“哇好帅啊!——”

“你好。”

“天啊,林医生冲我笑了啊~~~”

“你好,请问VIP重症监护区怎么走?”

林之恒勾着恰到弧度的唇角,明明一张禁欲系的脸,可爱的酒窝出现却异常和谐,再加上这张荷尔蒙爆表的脸,一路绿灯全开,撩的护士小姐姐们芳心萌动。

“今天我们就以监护区的VIP顾客的伤情进行会诊。护士长,能否清理一下无关人等。你们几个自由活动,一个小时之后,到科研室进行总结。”林之恒简单的吩咐下去,冲白苏使了个眼色,白苏立刻转身,随着人流消失在人来人往的过道里。

“那里住的是哪个病人?”林之恒端着两杯咖啡,递给了重症监护区的一个小护士。“请你喝咖啡,美娜。”

“天呐!林医生你记得我的名字!”美娜惊喜的捧过咖啡,激动的看向林之恒。

“当然,对于美女,我一向印象深刻。”扫了一眼旁边挂着的今天值班表,林之恒脸上笑容更甚。“不过你不乖哦,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美娜小姐。”

“那里住的是我们前董事长,白继楠先生。不过手术后成了植物人,一直在重症监视区。”美娜腼腆的笑着,眼神直勾勾的看着林之恒,半分也舍不得挪开。

林之恒倾身环住美娜的柳腰,语气暧昧,“不知道美丽的小姐今晚有没有空,和我共进晚餐。”

“当然可以啊。”美娜受宠若惊的点了点头,林之恒挑眉一笑,收回了搭在美娜腰间的手。只不过,收回的时候,掌心处多了护士身上随身携带进出监护室的门禁卡。

林之恒带着脑科首屈一指的专家走到监护室门口的时候,白苏已经等候多时了。

三人迅速拿出门禁卡刷了门禁,闪身进入,白苏就看到父亲安静的躺在病床上,比几天前看到的更加虚弱,也瞬间苍老了许多。

“爸爸,爸爸!”白苏轻声叫着,可是父亲却躺在床上纹丝不动,脸上显现出病态的苍白。

林之恒使了个眼色,脑科专家摆弄一旁的就诊记录开始研究,VIP所有的身体检测仪器一应俱全,很多数据很容易就能检查出来。

林之恒擅长的是神经科和脑科,之所以叫个教授过来,是以防万一。

抬眸研究着挂着的吊针,林之恒的眉头越拧越深,狭长的墨眸微眯,冷声一笑,说江严彬没脑子,还真是抬举他了。

抬手利落的拔掉吊针,林之恒示意白苏把隔间的轮椅推出来,“看来,江严彬是假借做手术的名义,将白继楠在这里看管起来,如果是个大活人的话,怎么可能这么容易被人监禁,所以这些所谓的营养液不过是让你父亲维持沉睡的神经药物而已。

幸亏只是输了几天,时间再久一点,恐怕你父亲真的成为植物人了。”

“那我爸爸什么时候能醒过来?”白苏小心翼翼的将父亲安置在轮椅上,满目担忧。

“不要担心,如果只是药物的原因,应该一周左右可以醒过来。只是你别忘了,你父亲是心脏病,可是手术记录显示,他做得手术是开颅手术。”林之恒略略思考,给出了答案。“我们还是先离开这里,送去我们医院,详细检查之后给你结果。”

“好,好。”白苏慌乱的抹了一把脸上的泪。

“我记得刚刚那个小护士说,这个房间有直达停车场的电梯,我们从那里下去。”林之恒拿出门禁卡,在鱼缸后面找到了电梯门,三人乘坐电梯,直达底下停车场。

“我爸爸就拜托你了,我现在要去葬礼现场。”白苏看了眼时间,迅速脱掉白大褂,准备坐上了莫修宸一早替她安排好的车子,一辆极为低调的商务车。

“大小姐?是你吗?”身后不可置信一声惊呼,愣是牵住了白苏半只脚已经踏上了车的身姿。

“护士长。”白苏从车上下来,温温柔柔的朝护士长笑了笑。

示意满脸戒备的林之恒不要紧张,是之前一直照顾父亲的护士,也是那天叫醒她的那位。在她印象里,是个很温柔善良的长辈。

“刚刚以为看错眼了,没想到真的是大小姐。”护士长惊喜的走过来,看到林之恒下戒备异常的眼神,瞬间反应过来,站定脚步,恭敬的朝林之恒打招呼,“您好,林医生,我是圣德医院内科护士长,蒋彩云。”

“你来这里做什么?”林之恒担忧的看着白苏,这样的变故意料之外。

护士长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眼角的鱼尾纹更添和蔼,“我是站在大小姐这一边,所以林医生您不用担心。”

“我之所以叫住大小姐,是因为有些事情受前董事长的嘱托,必须对大小姐说,上天保佑,我今天遇到大小姐。也请大小姐一定要重新回到白氏财团的王座上。”护士长微微垂眸,神色哀恸,转身对林之恒说,“不知道林医生可否回避一下。”

“我们去车上谈吧。”白苏甩给林之恒一个放心的眼神,率先上了商务车。

“江严彬将您过世的消息亲自带给了董事长之后,命令安保人员在病房的电视里转播大小姐去世的讣告,一遍又一遍,直到董事长心力交瘁。还说了很多刺激董事长的话,董事长在听到您的噩耗之后,连当天晚上都没有撑下去,心脏病发作险些离世。”护士长静静的叙述,照顾到白苏的情绪,隐去了江严彬那些恶毒至极的字眼。江严彬!白苏低着头,紧咬着嘴唇,默默隐忍着。指甲掐进掌心,也不觉得半分痛楚。

好恨!好恨那天她没有能力把父亲接出来,她以为江严彬至少还有一些良知,没想到,江严彬这么丧心病狂!良心被狗吃了!

“江严彬说董事长伤心大小姐您的离世,拒绝再接受手术,也拒绝任何人去探望董事长。

在白董事长失去意识之后,由于部分股东的坚持,经由董事会决定,手术还是被强行进行了。

江严彬眼看计划落空,身为儿子的代理董事长发挥他的特权,切断了白董事长与外界的所有接触,使其无法与任何人通话。”

“由于我是手术室的护士,所以也成为了唯一一个可以在VIP监护室中听见董事长说话的人。”

护士长目光幽幽,白苏手脚冰凉,静静的注视着。

“手术之后,董事长恢复了短暂的意识,之后再也没有醒来过。清醒的时候,可能是他的意识太过模糊,他以为被江严彬亲口承认已经死亡的大小姐您还活着,不停的对着带着口罩的我,喊了大小姐您的名字。”

“苏苏啊!苏苏啊!”护士长眼圈微红,“然后他用尽了最后一点力气,张开双臂想要拥抱我,啊不,是想要拥抱大小姐你。”

“不想孤苦的董事长遗憾,所以非常抱歉,我替大小姐您接受了董事长的拥抱。并代替你聆听了他对您的嘱托和希望。他希望大小姐守住白氏,一定要守住。”

“我手机里有一段录像,是手术前董事长还清醒的时候,让我帮他录的,江严彬一早就收掉了董事长的手机。董事长他其实一直不相信大小姐去世的消息,他信大小姐不会出事。直到那天晚上,江严彬带着主任医生来过一趟之后,给董事长注射了镇定剂,董事长才被推进手术室……”护士长隐去了最后的话,看着白苏发红的眼睛,泪水凝于眼眶。

“我知道了,是江严彬和那个医生,害我父亲进的手术室。”所以,事成之后,那个主刀手术的医生,也在江严彬的授意下,失踪了。

白苏深呼一口气,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接过护士长递过来的手机,点开视频。

父亲苍老无力的样子出现在屏幕上,鼻间插着氧气管,花白的头发日渐斑驳,悲伤的眼神望向镜头。

“对不起啊,苏苏。我爱你啊,苏苏。今天护士长说,你又在我睡着的时候过来看我,爸爸很开心,别再躲着我了好不好?你看看,爸爸现在病重了,快要死了,所以不要和爸爸置气了好吗?”

“幼稚鬼,别再因为我不同意你跟纪程希交往,你就离家出走了好不好?现在我天天在医院,不在家了,你可以回去了,女孩子在外面不安全,尤其是你这样的身份。所以,没有爸爸的家里,可以回家去吧!”

“我知道自从你跟程希在一起,你就恨透了拼尽全力阻止你们的爸爸,甚至你用生命威胁我,不要我去动纪正集团,不要我去伤害纪程希。

我知道,我一早知道了,你在想什么我还能不清楚,不让你更恨我,所以我什么都没有做,你真的当爸爸是刽子手吗?”

“现在我快死了,你也不用靠伤害委屈自己逼我让步了,也不要离家出走了。我知道你和严彬关系好,不要和他一起骗爸爸了好不好?假装你死掉的游戏不好玩,苏苏,别闹了。

爸爸累了,爸爸只想在活着的时候见见你,看来这个愿望难以实现了。江严彬已经开始动手了,我和所有的股东失去了联系。”

“很抱歉啊!我知道严彬对白氏有野心,但我在离开之前,却还是没有办法奈何那小子。很抱歉,没有守护你到最后,需要你自己去努力了。”

“苏苏,从现在起,你必须要变强,我一早为你准备了带来巨大力量的礼物,并且交给了你。就是你成年礼上,我送你的那个项链。他是个隐藏的U盘,记录着白氏集团成立以来的秘密资金明细,也是传说中的‘文件’。”

“这个文件意味着什么,相信你很早以前就知道了。拥有它,白氏财团所有子公司的负责人,董事会的股东以及所有政界人士,都不敢轻易与你为敌。所以,拥有这个‘文件’的人,才能成为白氏财团真正的主人。”

“江严彬一定会为了得到它费劲心思,但是他不会得到的,因为那个孩子,不是白氏财团的继承人,只有你才是白氏未来的主人。看来,我现在已经没有时间了,苏苏啊,爸爸爱你!所以,请连同我那份,守住白氏。”

“爸爸,我错了,是我错了!”白苏捂着胸口,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摸索着颈间的项链,哭得涕不成声。

护士长上前拥住白苏颤抖的小身板,轻拍着,“大小姐,振作啊!一定要振作!”

送护士长从车上下来的时候,白苏的眼神冷峭犹如世上最锋利的刀锋,闪着无尽的寒芒冰冻刺骨。

林之恒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想要避开这夺人魂魄的目光,那一刻,涅槃重生,女王莅临,仿佛整个世界,所有人都该臣服她的脚下。

人来人往的机场里,一大群东奔西走的人在人群里张望。

“怎么样?找到了吗?”

“没有,都找过了?”

“阿西吧!到底上哪去了!一个女人而已!”助理看着不远处秘书室长越来越黑的脸,烦躁的挠了挠头皮,冷喝道,“还站在这里做什么!给我继续找!快点!”

安保人员一头雾水,匆匆又钻入人群。

“这位小哥,你是在等一个女人吗?”萧景湛带着棒球帽,捂着口罩,如同僵尸幽灵一样,出现在助理的背后。

助理隐忍额上起跳的青筋,没好气的瞪着突然蹦跶出来的中二少年,“是又怎么样?”

“把身份证和护照给我!”萧景湛抬起手,看着一脸惊愕的秘书助理,怕他没听清,又重复了一遍,“我说,把身份证和护照给我,不是大老远跑过来的吗?所以愣着干嘛!快点给我!别想着动歪脑筋看着助理不断偷瞄不远处还在人群中搜寻的秘书室长,萧景湛装作很热的撩了下衣服,露出半截枪柄,“我说你这个人,电影都不看吗?我就是那种什么都不知道,给点钱就能跑腿的地痞无赖!到底给不给啊小哥?不给的话,那我就只能呵呵……了。”

助理满头冷汗直淌,不敢轻举妄动,背心也瞬间湿透。

内心无力OS,他没看错吧,他的手里可是有枪啊!他要不要呼救,会被他打死吗?不要啊!

手机在裤兜里响了一遍,萧景湛伸出两根指头捞出来,摁了接听,懒洋洋的勾着助理的肩头,眼神邪肆的看了助理一眼,大有他敢轻举妄动,他就敢扭断他脖子的架势,走向一边,“老大,我正给您办事呢?有什么吩咐。”

“白苏刚刚来电话,要找秘书室长的助理,我把电话转接到你手机上,你给他听。”莫修宸言简意赅,说明意图。

“哦,找你的。”萧景湛把手机递给小助理,示意他接听。

“喂。”小助理战战兢兢的说话。

“我是白苏。”白苏冷淡开口,报上身份。

“大小姐。”小助理张了张唇,勉强开了口,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白苏坐在疾驰开往葬礼的车上,耳边带着蓝牙耳机,端起电脑放在膝盖上,敲击屏幕,十指翻飞,“我给王助理打电话,只是想问一下,秘书室长这个位子,你感兴趣吗?”

慑于秘书室长的淫威太久,助理有些缓不过神来,咽了咽口水,好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眼神几经兜转,鼓足勇气,“我当然对那个位子感兴趣,大小姐给我电话的意图我也明白,不就是想让我站在你这边吗?那就请大小姐证明一下,您是给得起我前程的那个人!”

“果然是秘书室长手把手带出来的徒弟啊!”白苏莞尔轻笑,扫了一眼插在电脑上的U盘,“我手里有样十分重要的东西。”

“还请您明说……”小助理的语气算不上恭敬,但是有些迟疑,脑子飞快的旋转着,难道是……

“秘书室长那么迫切,即便是不惜一切代价也想要找到的东西。”白苏很有耐心的打着哑谜。

“文件!传说中的文件!”助理激动的说出了口,反应过来后,连忙伸手捂着自己的嘴,生怕惊动不远处的秘书室长。

“不错,是你说的那个文件。”白苏指尖顿住,眸光死死盯着文件打开里面的内容,恍惚间化作一丝明媚的笑意,合上电脑。“把我的身份证和护照交给你身边的那个人,态度恭敬一点,他会更开心。”

“大小姐,您手上的东西,相当于白氏王国的玉玺,如果您将玉玺托付给我,我一定为您赴汤蹈火,再所不辞的。”助理眼珠一转,十分诚恳的对着电话讲,显然不打算轻易把护照和身份证交出去,即使知道白苏看不见,脸上也依旧摆出一副诚惶诚恐的模样。

“你!”白苏咬唇,生生咬出血来。

“王助理!别不自量力地妄想和白苏做交易。”莫修宸的声音突然插入,语气陡然凌厉,透着不耐,“把身份证和护照交给你身边的人,立刻离开机场,不然我也救不了你,或许你也可以在那里待一会儿,亲眼看看秘书室长和我作对的下场。”

萧景湛不屑的轻笑,跟莫修宸谈条件,这位助理看来是嫌命太长了!他此刻已经能想象到,莫修宸那副唯我独尊的表情了!

“下场?”助理狐疑的看了一眼人群里安然无恙的秘书室长,就听到莫修宸继续说道,“如果你还需要考虑的话,我不介意重新帮白苏挑选秘书室长。一个无足轻重的杂碎,真当自己是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果然只有做白日梦不需要任何力气啊!”

远远的,就一群便衣和协警默默朝秘书室长走了过来,在他还未反应之际,已经被人摁倒了地上,冰冷的手铐咔嚓一声,拷在了他的手腕上,干脆利落。“你们这是干什么?我犯了什么罪?”

“不好意思,跟我们走一趟,协助调查。”警察冷冰冰回复。

“助理!助理!”秘书室长急红了眼,完全没有了平日里彬彬有礼的模样,望向助理所在的方向,“人去哪里了!蠢货!我要见你们局长,不,是厅长!你们的级别,不配跟我说话!你知道我是谁吗?”

“谁啊?谁啊?谁啊!市长吗?区长吗?还是我妈啊!别痴心妄想了!天王老子犯法了,也该进监狱。”带头的警官好笑的打量着秘书室长,拍了拍秘书室长蹭到地上脏兮兮的那张脸。

“放开我,我自己会走!你们拿我手机干什么?”秘书室长眼睁睁的看着警察把他的手机塞进了证物袋。“你们这叫非法没收他们财产,我要告你们!”

小心的递给身后的证物科人员,秘书室长这张口闭口就是甲方的语气让警察十分不爽,掏了掏耳朵,一脚踹到了秘书室长的小腿上,“是狗崽子吗?不停的狂吠!赶紧带走,不要影响机场治安。”

助理躲在盆栽背后,一脑门子的冷汗都顾不上擦,“这位先生,我错了!大小姐,我错了!你说的我已经考虑好了,我会坚定的站在您身后,绝对!”

意料之中的答案,白苏松了口气,虽然不知道莫修宸用了什么方法,但好歹王助理是答应了,“王助理我现在正式任命你为白氏财团的下一任秘书室长,你的上级已经被解聘了。离开机场后,查看你邮箱里的邮件,按照我的指示去做。”

白苏吐掉胸中的一口浊气。跟这些恶心的人打交道,果然让人心情变得十分郁闷!

“你做了什么?”听到莫修宸还没有挂掉电话,白苏下意识的开口。

莫修宸淡淡开口,“没什么,常规手段而已。一切还顺利吗?”

“还算顺利。我拿到了和江严彬对上的筹码。”白苏抿了抿唇

动漫关键词:往下边塞玉器骑马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