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强壮的公么把我弄得好爽_老扒与淑蓉夜夜春宵

2022-06-08 13:49:31【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结婚之后我还是会经营我名下的工作室,跟一些小鲜肉和导演传一些绯闻,也请你不要介意。如果觉得这个有问题,这个婚我可不结了。合同你看看吧!我想要的写得很清楚,一旦你对

“结婚之后我还是会经营我名下的工作室,跟一些小鲜肉和导演传一些绯闻,也请你不要介意。如果觉得这个有问题,这个婚我可不结了。合同你看看吧!我想要的写得很清楚,一旦你对我进行了违背精神意愿的身体接触,我就会提起刑事诉讼,孩子是肯定不会要的,蜜月旅行就省了吧,毕竟酒后乱性。”

柳馨染嫣红的唇瓣一张一合,浑然不觉自己说的这些话,是对江严彬作为男人尊严的莫大侮辱。

江严彬一言不发的给自己灌酒,直到柳馨染顿住话头好半天,他才抬起头,“馨染,你知道你第一次让我觉得惊艳是什么时候吗?是在家族聚会的酒会派对上,新西兰那个酒庄。”

“天啊,是吗?”柳馨染配合着故作惊讶,眼底却没有任何情绪。

“你根本就不记得,也不会知道。因为是白苏要去,我这个哥哥充当保镖,才得以跟着去的,对了,当时还有纪程希。”听到纪程希的名字,柳馨染切牛排的动作一顿,间隔一小会儿,继续切下去。

“面对那些长辈们侃侃而谈,英语说得流利又好听,德文,意大利文的葡萄酒名字,你也能随意准确的念出来,吸引了在场所有男士的目光。像我这样因为护送白苏临时逗留的保镖哥哥,你根本就不关心吧!不是吗?”江严彬捏着红酒杯,目光悠远,凝视着柳馨染俏丽脸上的每一分表情。

柳馨染好笑的看着江严彬,好像回忆起来的模样,“啊!那个时候为了把白苏比下去,我确实下了很多功夫。在酒会上很耀眼吧!”她努力了好几个月,看生涩难懂的红酒品鉴,不停的练习拗口的外语,只为了在长辈们面前表现那几分钟,而白苏,仅仅因为身份,就被长辈们喜欢的不得了。

“我现在是董事长了,你这个没什么了不起的家臣之女,为什么还是看不起我?嗯?还妄想跟我谈条件?”江严彬突然拿起餐刀,指了指坐在对面的柳馨染。

柳馨染勾唇一笑,灿烂至极。

秘书室长见状,赶紧走过来,低声劝道,“董事长,你喝醉了。”

江严彬扫了一眼秘书室长,呵呵一笑。转头继续对柳馨染说,“你刚刚说到白苏,对,白苏啊!我妹妹她也真是可怜啊!不过也挺好的,跟纪程希一起死掉了,这么看来我手上粘的血还真是洗不干净了。馨染,别忘了,我是为了你,才这么做的!那天,是你给我打了电话,否则我怎么知道,纪程希已经回国。”

看了一眼柳馨染微变的表情,秘书室长出声阻止,“董事长,您真的喝多了,我送您回去吧!”

“喝多?没事!不在自己老婆面前喝多,还能在谁面前?”江严彬撑着桌子,眯眼看着柳馨染,“纪程希那小子要是能遵守我和他之间的约定就好了,也就不会那么快死掉。而且他还动了不该动的人。你跟他去了普吉岛,你以为我不知道?”

“这都被你查到了,真是抱歉啊,未婚夫,要悔婚吗?还来得及。”柳馨染抬手理了理头发,好整以暇。

“离婚,想都别想!”起身拿着柳馨染递来的合同,江严彬想也没想,直接撕碎。看着端坐在椅子上的柳馨染,露出狰狞的笑意,“不要试图挑战我的底线,我会让你知道,我对你的忍耐十分有限。”

看了一眼酒店的客房部,江严彬了然一笑,“约在这里,不就是为了方便让我睡吗?欲擒故纵的把戏别玩的太过了,柳馨染,在我面前你其实不需要耍手段我也会睡你!睡服你!”

江严彬不由分说,拉起柳馨染,朝酒店房间走去。

柳馨染想要挣扎,可是眼前的视线的越来越模糊,身子一软,直接被江严彬抱进了怀里。

“没想到柳封连自己的女儿都要算计。”秘书室长站在餐桌旁,扫了一眼柳馨染的酒杯,刚刚服务生倒酒的动作,可没有瞒得过他的眼睛。

“呵呵呵……”阴影处,柳封整了整衣领走了出来,并肩和秘书室长站在露台上。“不听话的孩子,总要想办法让她听话才行。毕竟她是人,不是狗。狗生来就要听主人家的话,不然就成了没人要的流浪狗了。”

秘书室长不屑一笑,转身离开。

手机突然震了一下,秘书室长顿了顿,打开短信。

无法识别号码发送:

“哥哥,你说别人要是知道我还活着,世界会不会翻天啊!——白苏。”

咚的一声,手机掉到地毯上。

“室长,手机掉了。”柳封顿住脚步,高声提醒。

秘书室长瞬间回神,弯腰捡起来。

柳封耸肩一笑,走进电梯。

等到电梯门关上,秘书室长飞快的拨打了那天雇佣杀手的电话,几声嘟嘟的响声之后,有人接起,秘书室长脱口质问,“白苏让你们杀了,对不对?”

电话另一端,响起一阵儿压抑的笑声,笑够了,陌生低沉的声音才缓缓开口,“你这个雇主也真是心大,这么久了才打电话,不好意思啊!亲爱的客人,我们最近帮派内斗,为你服务的那些人坏了规矩,我们正在教训,至于你想要置于死地的白小姐,她跑了。”

电话那头,隐隐还能听到有人痛苦的呻—吟和惨叫。

“你——”秘书室长气愤的开口,对方已经挂断,电话传来忙音,再拨打,已经显示,您所拨打的电话号码不存在。

萧景湛挂掉电话,按灭指尖的烟蒂,站起来,抬眼看着眼前乱七八糟被掀得差不多的某帮派老巢,哀鸿遍野,帮派老大正被他带来的人摁在地上,满脸是血喘着粗气。

想他们洪帮在S市混了这么久,他这个老大春风得意,居然有一天,会被人打掉门牙去了半条命。

“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接了不该接的生意,怨不了谁,要怨只能怨你自己,见钱眼开。”萧景湛收起玩世不恭的笑脸,扒拉一下衣袖看看手表,时间差不多了,将早就准备好的洪帮的犯罪证据拍在了那位还有半口气在的老大的脸上,“警察局里,什么该说,该怎么说不用我再重复一遍了吧!好好表现,不然……”“菊花残,满地伤,你的笑容……”萧景湛走调的唱了一句,老大浑身抽搐了一下,立刻艰难的点了点头。

萧景湛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杰作一眼,挥了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

一行人刚走没多久,昏暗的街巷中,警笛呼啸——

……

白苏睡到自然醒,走下楼的时候,破天荒的看到莫修宸在厨房,挽着袖子,似乎在做早餐?

“国庆节,我给佣人们都放假了。”莫修宸看到白苏疑惑的小表情,开口解释。“去洗漱,早餐一会儿就好。”

“哦。”白苏点了点头,走了几步突然想起了什么,扭头仔仔细细打量了好一番,莫修宸回以凝视,白苏微微一笑,点评道,“莫修宸,没想到你穿围裙的样子也好帅。”

“喜欢?”莫修宸垂眸看了看身上的碎花围裙,无奈又好笑。

“额……”白苏歪头一笑,乖巧秀气模样,捞了捞及腰长发别在耳后,“莫先生做什么都让人赏心悦目。”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话音说完,白苏一溜烟的跑进了卫生间。

看着镜子里绯红的小脸,白苏长舒了一口气,捏了捏鼻子醒神。果然,她的脸皮不够厚,不太适合撩汉啊!

“我要开动了!”白苏甜甜一笑,捞起勺子喝了一口粥…

看着白苏皱了下眉,复而勾着唇角,咀嚼下咽,很是诚恳的评价道,“好喝。”

“真的?”莫修宸将信将疑,就着白苏的勺子也喝了一口,白苏刚想阻止,可是已经晚了。

“米还有些夹生,我再去煮一会儿。”莫修宸起身,拿掉了白苏面前的碗。

“诶……”白苏张了张唇,看着莫修宸有些黑掉的脸,白苏挪了挪身板,“其实第一次做饭,难免失手,我也不太会做饭,却点的一手好外卖,要不我们叫外卖吧!”

白苏扬了扬手机,眼神巴巴的带着几分讨好,像个小只的软萌猫咪。

点开了某个外卖软件,抬手翻了翻,“今天就吃你喜欢的中餐吧,昶记的小笼包不错,你喜欢吗?”

“不喜欢。”莫修宸也凑了过来,弯腰配合白苏的身高,瞅着她手里的手机。

“那这个呢?”白苏指了指屏幕。

“不喜欢。”莫修宸似乎凑得更近了,温热的气息钻进白苏敏感的脖颈,白苏条件反射性的缩了缩脖子,手腕一动,眼见着手机就要掉到地上,逃脱不了四分五裂的命运。

莫修宸抬手,稳稳接住了从她指尖划落的手机。

白苏一个激灵,才发现,莫修宸已经把头搁在了她的肩头,一只手帮她扶着手机,一只手上前滑动屏幕,怎么看起来她整个人像是被莫修宸从身后抱住的样子。

白苏的心思早就从手机上集中到了肩头搭上来这张冷逸帅气的脸上,微微侧首,就看到莫修宸比女人还卷翘的睫毛根根分明,抿了抿唇,“那个……”

“认真点,看屏幕,乖。”莫修宸专注的盯着手机,滑动屏幕,语气像是安抚炸毛的小猫。

白苏噎了噎口水,重新把视线拉回到手机上。

“广式早茶怎么样?”莫修宸低声沉吟,他隐约记得,白苏的外婆是南方人。

“好,我要吃奶黄包,菠萝派、还有虾饺。”白苏点了点头,红晕在脸颊久久不散。

“菠萝派没有营养,换成萝卜糕怎么样?”莫修宸询问白苏。

“我不喜欢萝卜。”白苏皱了皱鼻子,严正拒绝。

“好,我记住了。”莫修宸一阵闷笑,“那换别的。”

等定好早餐,莫修宸这才放开了白苏。难得白苏好脾气的忍了这么久,没有发作。

粥也重新焖好,端上了餐桌。莫修宸给白苏盛了一碗,放在她面前。

白苏挖了一勺塞进嘴里,看着莫修宸也给自己盛了一碗,优雅的解下围裙,归置餐具。欲言又止的眼神,明眸熠熠的在他身上流转不停。

“说吧,有什么能为莫太太效劳的?”莫修宸叹了口气,再这么被白苏勾人的眼神撩下去,他怕他会忍不住今天不让她出门,直接把江严彬给办了。

白苏仰着脸,抬手摸了摸脸颊,“我的意思有这么明显吗?”

“对,就差没刻在脸上了。”莫修宸嘴角弧度上扬,抬手捏了捏白苏的脸颊。

白苏俏脸一红,故意反撩道,“那你会答应我吗?”

“立刻回答会的话,是不是显得不够真诚?”莫修宸反问,目光带着灼人的热度。

叮咚,叮咚——门铃声适时的打破了餐桌旖旎的气氛。

白苏立马如蒙大赦跳开,“我去开门!”

萧景湛叼着一根棒棒糖出现在门外,帽子下拉,盖住了半张脸,故作帅气的撑在了门栏上,脱帽行礼,“早啊!美丽的夫人。”

风骚无比的打完招呼,就越过已经石化的白苏,朝客厅走去。

“哇靠,有早餐。白苏你做的?”萧景湛拿起勺子在锅里捞了捞,捞出一堆红枣枸杞后,果断放弃了要吃的打算。皱了皱眉,嫌弃道,“这些什么东西啊!白苏你不知道修宸从来不吃任何带甜味的东西吗?还煮这么一锅,看着就倒胃口。”

“不是,莫修宸做的。”白苏呵呵一笑,笑得十分和善友好。

莫修宸凉凉的瞟了萧景湛一眼,萧景湛立刻风一样冲出了餐厅,“那个,我突然想起我的车忘了锁,我去车库看看。你们先吃,先吃。”

白苏惊讶的看向莫修宸,“原来你不喜欢吃甜的,可是……我们刚刚点的外卖好像都是甜的。”

“没关系,我只是和他们在一起吃饭的时候,不吃甜的而已。”莫修宸慢斯条理的起身整理西装,“你刚刚说有事情拜托我?”

“嗯,帮我找个造型师,我这个样子去葬礼的话,被保安看见以为见鬼了,还没有进去,就会被轰出来。”白苏无奈的点了点头,她怕是第一个自己去参加自己葬礼的人。

“我知道了。以后这种事情没必要讨好我,直接告诉我就可以了,我是你丈夫。”莫修宸弯腰拿起纸巾擦了擦白苏的唇角,唇贴着白苏的耳廓,缓声细语,“可以给秘书室长再发一条信息,他昨天已经确认过你还活着的消息了。”

而且他很确定,白苏活着的消息,秘书长并没有跟江严彬书名“现在马上把我的护照和身份证带到南苑机场,我只想离开这里,作为交换,文件我会带给你。秘书长,别耍花样,如果我看不到身份证和护照,你永远也别想知道文件在哪!——白苏。”

编辑短信发出,握着手机,白苏的手心里全是冷汗,故作镇定的看向准备出发的莫修宸。

“那今天就辛苦莫先生,机场走一趟了。拿到我的身份证,就去民政局办理结婚,成为我的法定监护人。”白苏掩盖眼底的复杂情愫,扯动唇角笑了笑,“对了,秘书室长应该不会善罢甘休,你小心一点,他有权利调动白氏财团的安保人员,还有……”

“担心我?”莫修宸尔雅一笑,看到白苏太过紧张,故意打趣。

“担心我自己,好吗?”白苏下意识的反驳,手指交握轻捻着,目光沉沉,“莫修宸,你一定要来,无论如何,你一定要出现在葬礼上。”

莫修宸握住她冰凉的小手,轻轻一带,将白苏紧紧的拥入怀中。

下巴抵着白苏额头,坚定沉稳的音调蛊惑着白苏紧绷的神经,“别怕,白苏,我答应你。”

圣德医院VIP重症监护区,秘书室长脸色难看的坐在院长办公室,他的助理端着平板,不满的翻着公司邮件碎碎念,“董事长什么意思嘛!葬礼不是定好室长您主持吗?怎么临时换了柳封!阿西吧!真让人火大!”

“而且看看这个葬礼的出席名单,为什么他们的人都在我们的前面!这不是明显鄙视我们秘书组没人吗?”

“我们可没有闲情在葬礼前一天把女儿送到董事长床上的能耐,这种程度的打压,只是个开端而已。”秘书室长闭着眼睛,摘下眼镜。

揉着眉心坐在舒适的转椅上,把他发配到医院,柳封还真当自己成了董事长的岳父,就能横着走了?

叮的一声,手机响了,秘书室长像是被人施了定身法,嫌恶又充满惧意的坐起身子,抄起眼镜戴上,点开短信。

“现在马上把我的护照和身份证带到南苑机场……——白苏。”

眼前像是灯光骤亮,一切围绕困顿他的难题顿时迎刃而解。

文件!相当于白氏王国王座的传国“玉玺”,只要他拿到文件,江严彬就会对他刮目相看,柳封就再也不会成为他的威胁!连给他提鞋都不配!就连占尽风头的秦老爷子他也不会放在眼里。

“大小姐肯定还活着,想要证件,她肯定是想逃到国外去!”助理捧着秘书室长扔给他的手机,匆匆扫了一眼短信内容,一边疾走一边说道。

“没办法了,你回公司,去档案室里拿上大小姐的护照、身份证去机场,警察、航空公司、法务部、信息部打开所有的情报网,把现在医院安排守着白继楠的所有人都带去机场,要堵得严严实实,一定要抓住白苏!快点!”

“可是,室长,那是守着VIP监护区的人员……”守着白氏最大秘密的人手,白氏的安保科基本一半都被分派到守着VIP重症监护区,守着白继楠,不让任何股东靠近。

秘书室长顿住脚步,宛若观赏智障一样的目光,看着自己的助理,一巴掌拍向他的后脑勺,“VIP监护区?VIP监护区个狗屁!守着半死不活的植物人做什么?他能跳起来阻止江严彬继任董事长吗?要是抓不到白苏,你和我都得死!赶紧给我去公司,我现在就去机场!快点!”

当初制造车祸让白苏死,那可是江严彬亲自交代给他的任务,可他办砸了,如今只能将功补过,把她抓住,得到文件!

助理捂着后脑,赶紧去监护区发号命令。

“VIP监护室所有人员撤离。”

这道命令如同一阵风一样,刮过整个VIP重症监护区,那些面色冷峻的安保人员口耳相传,很快整个VIP监护区空无一人,只剩下医务人员和零星走过的护士。

“大家这是去哪啊?”一个小护士奇怪的看着形色匆匆的安保人员。

“就是啊!是出什么事情了吗?”另一个小护士也凑了过来。

护士长轻咳一声,打断两个小护士的交头接耳,“都很闲吗?快去工作!一会儿仁爱医院的专家级教授们会过来视察,都给我打起精神。”

“是,护士长。”小护士们相互打个眼色,神情雀跃,春心荡漾。

林医生来了!啊,又能看到那张帅气逼人的脸了,腹肌酒窝低音炮,哦!天啊!林医生简直就是行走的荷尔蒙!

……

白苏海藻般的长发尽数剪去,在发型师的打理下,剪成了率性利落的短发,原本温婉恬静的气质在化妆师的神来之笔下,显现出几分凌厉和决然。

林之恒乍见之下,居然被白苏的短发样子惊艳到了。

长发的白苏温柔雅致,看起来是真正的名媛淑女那样,娇弱无力的经不起任何风吹雨打。

此刻的白苏像是一柄粹过炉火的剑刃,那眼神明亮灼灼的让人心悸。

林之恒稳了稳心神,将手里的白大褂递了出去,“白小姐,圣德医院那边我已经安排好了,你扮成医生跟在我身后混进去。”

“谢谢了。”白苏点了点头,将白大褂穿在身上,看了眼化妆师带来的装备,从里面选了一个普通的黑框眼镜架在鼻梁上,一下子也遮住了她逼人的目光。“我们出发吧,林医生。”

“是林教授,李科长。”林之恒抬手递给了白苏一个工牌,驱车开往圣德医院。

“给你父亲主刀的那位医生失踪了,你知道吗?”林之恒一边开车,一边冲白苏说道。

“嗯,莫修宸昨天跟我提过。”白苏眼角一抹淡淡的担忧,“这正是我担心的,江严彬在我父亲的手术上动手脚。圣德医院已经在江严彬的掌控下,那里的医生不可信。”

“所以你家那位莫先生,让我把我们仁爱医院脑科,神经科,就连骨科的科长以上职务的所有医生都请了过来。”林之恒似笑非笑的看向白苏,“对待岳父,莫修宸可是前所未有的认真。

动漫关键词:老扒与淑蓉夜夜春宵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