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跳DAN放在里面坐公交|主人能把遥控器关了嘛

2022-06-08 13:48:37【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莫修宸,我在。”白苏眸中带着深深浅浅的笑意,“不好意思啊,刚刚好像给你惹麻烦了。”办公室里,莫修宸的电脑屏幕上,正播放着白苏端坐在椅子上,温柔浅笑教训

“莫修宸,我在。”白苏眸中带着深深浅浅的笑意,“不好意思啊,刚刚好像给你惹麻烦了。”

办公室里,莫修宸的电脑屏幕上,正播放着白苏端坐在椅子上,温柔浅笑教训唐乙祺的画面:我代替我老公,我老公……

莫修宸反复观咀嚼着白苏的话,冷峻的脸上勾起不曾察觉的笑意,“莫夫人惹出这样的麻烦,再多我也甘之如饴。别让自己受伤就好,剩下的事情我会处理。”

那声莫夫人用莫修宸低沉富有磁性的声音说出来,格外的好听。白苏脸上莫名一热,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手机那端顿了顿,几秒后带着不明笑意,“我去接你回家吧!”

“那个,等一下,你不用着急过来。我有些事情要跟我朋友谈谈,准备晚点回去,到时候给你电话。”白苏拍了拍脸,将自己从燥热中解脱出来。

“嗯?”莫修宸语调清扬,像带着小勾子,拨的白苏心神一晃。

白苏下意识的解释道,“谈公事。”解释完之后又觉得不对,怎么她看起来像被丈夫追问在外不归家的妻子。

“好,知道了,结束后通知我。”莫修宸心情极好的挂掉电话。

秦默书白氏企业一位股东的儿子,来到和白苏约定的地方时,就看到她有些心神不定的样子。

“回神啦,我的白大小姐。”秦默书笑了笑,上下打量着白苏,确定这丫头没事之后,舒了口气,“听到你死了的消息,我挺惊讶的。到底怎么回事?我听我家老爷子说,你哥对你下死手了。”

“我现在没死,那就是他要死了。”白苏没好气的白了秦默书一眼,“带我去见你家老爷子。”

“我家老爷子可是中午刚下的飞机。”秦默书扯了扯领结,在白苏身边坐下,“小白,你还没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呢?”

“路上说吧。”白苏勉强扯出一丝笑意。

……

“所以说,你是要准备跟莫修宸结婚?”秦默书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清亮的眸子扫了白苏一眼,“小白,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我知道。”白苏点了点头,撞上秦默书的目光,苦笑着别开脑袋望向窗外,“默书,别这么看着我。”

“怎么了?”秦默书挑眉。

白苏无力道,“从你眼里我看到自己的人生有多悲哀。一夜之间众叛亲离,到现在孤家寡人还把自己倒贴给陌生男人。”

秦默书摇了摇头,眸中闪着几分夺人的光亮,宠溺中带着诱哄,“你这丫头,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怎么不见你倒贴我呢?就冲着我老爹手里白氏百分之十的股份,你嫁给我不是更方便。”

“不行啊!在我眼里,你可是霁月清风的疏阔君子!”白苏勾着唇角,笑容真挚,“我知道你不喜欢子承父业,所以才去法国学了服装设计,自力更生这么多年,不就是为了摆脱家族企业的桎梏吗?”

“你的人生是自由的,我不该把你拖到白氏这团泥沼里来。权利倾轧,利益博弈,你这双拿着画笔的手,不适合在财阀斗争的漩涡里搅弄风云!再说了,我不喜欢你啊!”

“那你喜欢他?”秦默书不禁反问。

白苏半开玩笑半认真道,“对啊!”

趁着红绿灯的间隙,秦默书闭了闭有些酸涩的眼,眼底释然中带着心疼,“小白,我再问你一次,你真的相信莫修宸吗?”

“我信任他的执行力。”白苏目视前方,音色平平。

“那个人,明知道你会因此陷入危险,却还是袖手旁观?”秦默书音色渐沉。“据我所知,莫修宸身后是天宇集团,这个集团在S市突起的速度颇为诡异,如果背后没有势力,做不到这点。如果他想帮你,就不会这两天一点动静都没有。毕竟他对付的不是一个小公司,而是一个屹立不倒的百年财阀。”

“这只是他的策略判断而已。”白苏眼睫轻颤,抑平语调。

“就是说他是可以从战略上对你性命作出判断的人!”秦默书头痛的看向白苏,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白苏你别出了狼窝,又进虎穴。你要知道,白氏财团旗下牵连了多少企业,子公司。一旦夺权战争全面爆发,没有人会幸免于难,包括莫修宸的天宇集团。如果,如果他中途退出,或者实力不济,你知不知道,等你的会是什么下场!”

“我知道,成王败寇,江严彬一定不会放过我。再不济,还不是再次经历车祸的结局?背水一战,莫修宸如果他连这点能力都没有,我就不会把我的命交给他。”白苏唇角挂着牵强笑意,努力让紧张的气氛缓和。

秦默书摇了摇头,他知道,白苏决定的事情,十头牛也拉不回来,“小白,你难道就不怕吗?”

“不怕。”白苏嘴硬道,但是发颤的指尖却出卖了她。看到秦默书注意到她的指尖,白苏不自然的双手交握,抑制住这种怯懦。

抬眸看着映入眼帘的宏伟别墅区,秦家就要到了,白苏眨了眨眼睛,“我真正害怕的是没有守住白氏,让爸爸醒来看到白氏满目疮痍。”

秦默书面色一痛,随后一言不发。

车子停在秦家门口,秦默书熄了车灯,叹了口气,郑重的看向白苏,沉沉开口,“小白,如果后悔来的话,我现在就带你离开,你应该清楚,知道文件存在的人,江严彬、秘书室长再加上我家老爷子,都想得到你,如果其中一个得不到你,很可能会杀了你。”

白苏恬静的脸上扬起淡漠的笑意,拍了拍秦默书的肩头,目光递向眼前秦家紧闭的大门,“其实,想简单一点就好,弱者跟强者之间,我总要抓住其中一边的手。而且,我不会把所有的赌注,都下在莫修宸的身上。”

“不要替我担心,终究你也会受伤的。”说完,白苏率先越过秦默书,走向灯火辉煌的客厅,“默书,在这里等我吧,不要进去了。”秦默书一愣,几步跟上,“说好带你来,我在外面算怎么回事!”

至少有我在,老爷子不会对你动手。秦默书在心底默默补充道。

白苏笑了笑,“看来你还是信不过你家老爷子。”

两人默契又无奈的对视一笑。

秦默书摇头轻叹,抬手摸了摸白苏的头顶,“看破不说破,耿直girl!”

白苏围着围巾压低帽檐,宽松的风衣巧妙的遮住了身形,只露出一双浅笑迷离的眼,站在秦默书身侧,远远看上去,两个人倒是一对儿璧人。

“二少,秦老在会客,您要见他得等等。”女佣将两人引进客厅,冲秦默书说道。

“这么晚了?什么客人?老爷子不是一向不喜欢人出入他的书房吗?怎么这次不在客厅会客,改成书房了?”秦默书随意的问道,脱下外套递给了女佣。

“这个我不清楚,是秦老请来的客人,不过两个人脸色看起来都不好。”女佣小心的看了一眼楼上书房,低声说道。

秦默书一愣,“好,我知道了,我上去看看。”

女佣点了点头,冲站在秦默书身旁没有动作的白苏说道,“二少的这位朋友,需要脱下围巾和帽子吗?”

“不,不用!”秦默书赶紧出声阻止,猝不及防声音拔高了几个分贝,吓了女佣一跳。

“我感冒了,谢谢你哦。”白苏谦和的笑了笑,拧了下秦默书的胳膊。低声威胁,“秦默书,你的反应还能更夸张一点吗?”

秦默书痛得嘶哑咧嘴,挥手让女佣退开。

女佣捂唇偷笑,“那我给两位去沏茶。”

“晚点送来我卧室。”秦默书点了点头,冲女佣眨了眨眼。

两人正正经经的走上楼梯,一边低声嘀咕,“小白啊,我怎么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这个时候找我家老爷子,会是谁呢?”

“不知道。”白苏摇了摇头。

“我去看看。”秦默书眨了眨眼睛,随手打开了门,“爸,我回……”

“江……严彬哥。”秦默书看清楚沙发上坐着的身影,脸上的笑意骤然消失。

江严彬点了点头,脸上没有施舍给秦默书半丝笑意。

“进来也不知道敲门!谁惯你的坏毛病!出去!把门带上!晚点再收拾你!”秦老爷子脸色一沉,呵斥道。

砰地一声,门被带上。

秦默书下意识的回头看了看四周,看到没有来往的佣人,声音压得更低,“江严彬在里面!他想做什么!”

白苏抬眸,声音低低淡淡,“这个时候请江严彬到家里,无非是两种,要么威胁要么示好。”

白苏微微皱眉,却又异常冷静,目光死死的盯着紧闭的书房门。

“走,我带你去偷听。”白苏碰了碰秦默书的肩头,像小时候一样。

“跟我来!”秦默书拉着白苏往前走。

一到拐角处,两人不由自主的放轻了脚步,熟门熟路的摸到了茶水间的门口,躲了进去。

书房里的说话声,断断续续依稀传来。

……

“哼,秦老爷子,我们之间好像没有什么事情需要协商的吧?谁输谁赢不是已经分出来了吗?”江严彬惬意半倚着沙发,抬手端起秦老爷子递过来的酒杯。

“真的是这样吗?”秦老爷子坐在江严彬的对面,似笑非笑,“董事长你竟然自己主动弃掉了大小姐这张好牌,你到底是输了还是赢了?总得等结果出来才能知道吧!”

凝视着江严彬依旧张狂不可一世的脸,秦老爷子才突然反应过来,他似乎是高看了白继楠之后的这位继承者。

也对,白继楠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在他的女儿白苏身上,他的这个继子,好像除了会一些暴虐血腥的手法外,一无所长。

没想到,白氏最终会落在这样的人手里,白继楠算尽一生,不知道他有没有算到这一步?

“这段时间你为了减少继承税,所以致力于让大小姐所持的公司股价下跌,我没有说错吧?”秦老爷子不慌不忙的从抽屉里取出一份文件摆在了江严彬的眼前。

江严彬扫了一眼文件,脸色一变,随后一言不发。

秦老爷子脸上的笑意如沐春风,“江董事长,不要这么紧张啊。这件事其实我也贡献了不少力量呢!所以,从另一种角度来看,也算是和董事长你,一起毁了这个公司了!”

“一起毁掉这个公司?什么意思?”江严彬眯了眯眼,喝酒的动作顿住,急忙掩饰眸中的错愕,他可不想毁掉,他想占有!

“自从大小姐讣告发布出来,我就找了那些毕业于哈佛和斯坦福的金融出身的精英们,测算出股价的准确得失模拟结果,而明天一早,我将公开这模拟结果,等到了那个时候,股票狂跌的可不仅仅是大小姐所持有的股份了!”

看着江严彬一寸一寸惨白下来的脸色,秦老爷子眉宇间带着不咸不淡的笑意,继续不紧不慢的说道,“不过江董事长也不用担心,大盘断路器,风险侧挂车,这些我都是能为你保驾护航。”

秦老爷子这句胸有成竹的话,深深刺痛了江严彬的紧绷的神经,江严彬气愤的抓着手边的酒杯,阴冷到扭曲的脸上怒意恣睢,杯子中冰块与酒水在拉扯中溅出。

江严彬双目赤红,咬牙强忍着将酒杯砸到他头上的冲动。“你怎么敢?”

秦老爷子觑了一眼他的动作,不屑一笑,挑眉继续说道,“怎么样?现在愿意让我搭上你的船了吗?”秦老爷子玩味的语气,看江严彬的眼神,像是看一个耍脾气的小孩子。

江严彬梗着喉间的一口气,闭了闭眼,将这口气生生压了下去。

僵硬的扯动唇角作出一个在笑的表情,抬手把杯子放回去,掌心里一片冰冷的酒渍,睥睨着对面的秦老爷子,眼神如刀,似要将秦老爷子凌迟。

“原来从一开始,你也想除掉白苏?在白继楠住院之后,你是故意在我面前炫耀说,要跟白苏合作将我排挤在局外的?”江严彬抽出纸巾,狠狠的擦拭着手上的酒渍。

秦老爷子忽然笑出了声,“当然了,如果大小姐当时答应跟我合作,情况就会变成另外一番模样。不过还是要感谢你,没让我手上沾血。大小姐可是很喜欢你这个哥哥,当时很是决绝的拒绝了我。她大概没想到,他哥哥为了不出局,先把她踢出了局。”

觑着江严彬难看的脸色,秦老爷子适可而止,转了话锋,“江董事长,如果我们联手,那些会发生示威游行令人头疼的子公司,马上就能甩掉,这样才能在最短的时间里,在其乐融融的氛围里,为大小姐举办盛大的葬礼。你说是不是,董事长?”

“哈哈哈……”江严彬眉眼间溢出狰狞的笑意,阴鸷歹毒的眸子恨意弥散,转而笑得格外森然,“早知道有这么好的方法,我就应该早点跟你们合作!”

“谢谢董事长理解!哈哈哈……哈哈哈……”秦老爷子也回以格外‘真挚’的笑意,笑声让江严彬岌岌可危的理智差点全线溃败。

两只手握在了一起。

……

即使能够猜到会听到一些残忍的事情,但在毫无准备的境况下,白苏的心脏还是被现实的利刃再一次无情狠厉的剖开,鲜血淋淋。

不疼,但一刀,足以切断她所有的优柔寡断,让她拥有莫大的冷酷来争夺白氏。

从一开始心脏不可负荷的痛楚,到现在的麻木无觉,才多久啊……

白苏一脸淡漠忽然就笑了,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秦默书不喜欢这样笑的白苏,抬手敲了敲她的额头,突来的痛楚将白苏从糟糕的情绪里唤醒。

“刚刚听了他们说的话,有些问题不太懂,想问问你。”秦默书双手插兜,瞥了眼白苏捂着额头,委屈的瞪着他的小模样,不好意思的挠头,“下手重了?”

“没事。”白苏拖长了音调,亦步亦趋的跟在秦默书的身后,“什么问题,问吧!”

秦默书苦恼暂时中止,顿住脚步,回身抓住白苏的肩膀,四目相触,只听到秦默书问,“大盘断路器是什么?”

“啊?”白苏张了张嘴,明亮的眸子一闪,最终化成无奈的叹息,她以为秦默书会问秦老爷子找她合作的事情,原来是这个。

“断路器机制,是股市交易的一种保护机制,是从交易规则上防止股价剧烈波动,主要防止非理性的大幅下跌。听秦老爷子的意思,他会让白氏集团我名下的股份股价大跌。”

“那风险侧挂车呢?”秦默书不屈不挠的继续追问。

“是操作性极难的金融手段,巨灾风险管理工具,变相来说,这么操作会切断了白氏股价可能回升的所有门路。”回答他的是自身后传来一声冷沉的声音,低而凉,带着慢条斯理倨傲。

白苏转过身,昏黄暖色的路灯下,从迷离夜色中走出来的,是个西装革履的男人。

昂贵的订制西装包裹着来人修长健硕的身姿,矜贵优雅,脸色如同他语气一般的清冷,带着点高深莫测,漆黑的墨眸扫了一眼秦默书,款款朝白苏走过去。

单臂一伸,堪堪将秦默书捉住白苏肩膀的两只手隔开,顺势将白苏圈进了怀里,抬手托起白苏的下巴,确定这张小脸没有哭过伤心过受伤过的半点痕迹,莫修宸才缓缓松了口气,“晚饭到现在都没有吃?你这样我怎么放心让你出来见朋友谈公事?”温柔的语气有点过分撩人,白苏眨了眨眼睛,努力找回自己飘远的神智,抬手拿下莫修宸的手,轻咳一声,“介绍一下,秦默书,莫修宸。”

“你好。”秦默书了然,礼节性的抬手。笑容文质彬彬,露出一口小白牙,“我是小白的朋友,当然也是她的青梅竹马,差点成为她未婚夫的人。”

真会给自己加戏。白苏用目光鄙视他。

“她丈夫。”莫修宸抬手握住,简明扼要。

两人目光交汇,白苏瞬间觉得有种火花带闪电的错觉。

男人之间有着天生的警觉,秦默书身上的气势温和随意,莫修宸的气质冷澈又极具侵略性,两人比肩而站,让身为局外人的白苏,头皮发麻。

“那个,时间晚了,我们就先回去了。”白苏绞了绞食指,硬着头皮挡在两个男人之间。

“嗯。”莫修宸收回目光,点了点头,拉住白苏的手,朝不远处的车子走去。

“莫修宸。”秦默书忽然开口。

莫修宸站在上风口,替白苏挡住来乍起的清冷秋风。

“保护好白苏。她只有你了。”秦默书笑了笑,有些悲怆。

“我的妻子,我自然会护好她。”莫修宸淡淡开腔,觉得秦默书的话太多余,投过去的目光冷意肆虐。

秦默书低笑,目光落在白苏的身上,“明天我就去法国参加时装周,要去很久,直到所有的事情结束,我才会回来。”

似乎怕白苏不太明白,秦默书又补充道,“我父亲做出那样的事情,我无力阻挡,你下手的时候,也不用顾忌我。可是,如果……可不可以看在他是我父亲的份儿上,不要伤害他。”

“好。我答应你。”白苏抬眸,目光灼灼。

“见到江严彬了?”莫修宸抬手替白苏扣上安全带。

“嗯。”简单的说了一下她偷听到江严彬和秦老爷子的那些龌龊,白苏叙述的语气平淡无常,但是每一个字却仿似从她的心口里讲出,每一个呼吸都让她冷得发颤,痛的揪心。

温凉的手上被一只有力的手紧紧握住,莫修宸抬手理了理白苏的长发,“白苏,别怕。”

白苏摇了摇头,勉强笑道,“莫修宸,我真的很蠢啊!怎么会想不到,秦叔叔根本不会站在我身边,只会站在利益的那边。你知不知道,先前秦叔叔找我的时候对我说了什么?”

“当时爸爸住院,我偷偷去医院看爸爸,就碰到他了。爸爸住院期间,公司都是由江严彬负责,也许就是那个时候开始,他就动了那种心思。我名下的乐树科技公司因为江严彬的决策,实行裁员,一名示威员工不慎跳楼自杀身亡。

“秦老爷子就找上我。他对我说的话,我到现在还记得。”

“我是从底层职工坐到今天的位子上的,当时我就有一个梦想,跟着创始人,也就是你爸爸,冲过四方的狂风暴雨,建起来公司。但是那个时候,我没有想到,公司会变成这个样子。”

白苏回忆着秦老爷子的话,讥笑道,“他那副悲天悯人的样子,我信了大半,我就问他,你想要的是什么?”

“他说,想要的吗?想要的啊,我已经到了这把年纪,拥有过想拥有的,享受过想享受的,我还有什么想要的呢?如果必须有一个想要的东西的话,那就是赶走江严彬。我想创造一个能为像今天跳楼的女人和月薪族们实现自己梦想的公司。我想创造这样的世界。”

白苏手指陡然攥紧,“曾经信誓旦旦说拥有过想拥有的,享受过想享受的人,转眼间投进了利益的怀抱里。不惜将白氏四分五裂,也要分一杯羹。”

像是找到了可以倾诉的树洞,白苏浑身的戒备也渐渐放了下来,唇角扯出一个凉凉的弧度,“果然啊,是我太天真了,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善良的人,只有还没有露出本来面目的人。”

“厮杀的话,就不要留下血腥味,否则鲨鱼总会顺着血腥味尾随而至。江严彬不够高明,急于对你下手,留下太多破绽,所以才会受制于秦家那位。”莫修宸的声音低低沉沉带着磁性,竟然有些催眠的功效。

白苏轻呵了口气,揉了揉眼睛。

莫修宸无声的皱了皱眉,修长的手指摁住了座椅下的开关,不一会儿,舒适的座位后倾,变成了一张柔软的床。看来下次需要给车里备条毯子了。

莫修宸皱了皱眉头,脱下身上的外套盖在白苏的身上,“累了就睡会儿,到家了我叫醒你。”

“唔,莫先生,你真好。”白苏确实累极了,往下缩了缩小身板,寻了个舒适的位置,很快进入了梦乡。

看着睡得不怎么踏实的女人,不自觉的抬手捞了捞,最后盖在她身上的外套,成功被她揉成一团,抱在了怀里。

莫修宸嘴角带着浅浅的笑意,从旁边拿出靠枕,塞进了白苏的怀里,有的抱,白苏满足的嘤咛一声。

莫修宸无奈一笑,将外套解救出来,重新盖在了白苏的肩头。

睡觉喜欢抱着东西?真是个好习惯。莫修宸若有所思,心里满满当当的,从未有过的满足感。

……

“医院里为前董事长主刀的医生已经处理了。”秘书室长恭谨的朝微醺的江严彬汇报。

“干得不错。”江严彬抬了抬眼眸,想起秦老爷子,心底还是一阵恨意。就听到秘书室长继续说道,“柳小姐邀请您今晚去赴宴,地址在楠海酒店,我们是否应约?”

江严彬拉扯着领结,神色不明。酒店?大晚上吃饭选在酒店?看来她是想明白了。“去。”

灯火辉煌的楠海酒店顶层,柳馨染画着精致的浓妆,整张脸更显美艳妖冶。

看着柳馨染那张脸,江严彬的脸上是毫不掩饰的惊艳,“馨染,你还是一如既往的漂亮。”

“作为董事长夫人,我当然要努力配得上你才行。”柳馨染勾唇一笑,将一早摁在手边的合同递给江严彬,“我们长话短说,找你来是想在结婚前,说明一下情况。”

动漫关键词:主人能把遥控器关了嘛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