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小东西这才一根而已学长视频,塞珠子自己排出来车

2022-06-08 13:47:46【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你为什么要推我!我已经一无所有了,你还想怎么样!”唐乙祺被助理扶起来,哀怨悲切的眼神直射白苏,“我自始至终不过是你的挡箭牌而已,这半年来,莫修宸任由绯闻被媒

“你为什么要推我!我已经一无所有了,你还想怎么样!”唐乙祺被助理扶起来,哀怨悲切的眼神直射白苏,“我自始至终不过是你的挡箭牌而已,这半年来,莫修宸任由绯闻被媒体炒的沸沸扬扬,一步步把我推向舆论的顶峰。刚开始,粉丝不能接受莫修宸有女友的事实,骂我倒贴、唐贱—人,最后连我的事业也受了影响。”

“现在,等公众接受了他有女朋友这个事实后,他就公布了我跟他的关系都是空穴来风。逼着我承认我跟他什么关系都没有!恭喜啊!你跟他在一起了,莫夫人?你一点骂没有挨,踩着我顺顺堂堂就过来了。我就问!这位小姐,你作为风光无限的莫夫人,我唐乙祺的血好喝吗?”

玉兰奖最佳女主角的奖杯加持,唐乙祺演技果然完美无暇,拍着胸口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情真意切,让人动容,看得围观吃瓜群众群情激奋,议论纷纷,谴责的目光都要把白苏烧出个大窟窿。

如果不是这个身为这件事情的主角,白苏真的要为唐乙祺的刹那爆发演技拍手叫好了。

“天呐,这个人就是莫总的新女朋友?”

“我刚刚听到了什么?唐乙祺这么可怜!居然被人当挡箭牌。”

“娱乐圈水很深啊!啧啧,一姐都没躲过当垫脚石的命运。赶紧拍照!我要发回报社,头条准跑不了!”

白苏发现自己做出惊慌失措的表情实在有些困难,叹了口气,故作沉痛的站在楼梯口,惋惜的看向唐乙祺,该配合你演出的我,我尽力配合你表演。

萧景湛也脸色难看的冲了上来,站在白苏的身后,低声嘀咕了一声,“怎么回事?你招惹她干什么?”匆匆走到唐乙祺身边,叮嘱她的助理,“送她回家。”

“我不回去。”唐乙祺被助理扶着,摇摇晃晃的站起来,鼻尖的血迹,脸上的泪痕,整个人狼狈又怯懦,软弱的让人心中一痛,“萧总,难道我连让她赔礼道歉的资格都没有了吗?我的自尊在你们眼里,难道就真的一文不值到随意践踏的地步了吗?”

“她把我推下去,要我死啊!萧总!今天哪怕是冒着被公司解约的风险,我也要她给我道歉。如果不道歉的,我将会采取法律手段,告她故意伤害罪。”最后一句,唐乙祺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充满恨意的眸光几乎要将白苏湮灭。

“这个?”看到有人拿出手机对准了唐乙祺,媒体狗仔们一个个兴奋的摩拳擦掌,萧景湛一个头两个大,他就知道,唐乙祺不是个省油的灯,可白苏偏偏惹到了她。

走到白苏身边,萧景湛狠狠地瞪了她一眼,低声说道,“你快点道歉,我会想办法把今天发生的事情压下来。快点!别给修宸惹麻烦。”

“没必要。”白苏声音清淡。

“你什么意思?”萧景湛皱了皱眉,白苏这拒不道歉的架势,想搞事情啊!

“我的意思是,老公在手,笑看疯狗。”盈盈一笑,白苏扶着楼梯,款款走下台阶,高傲的如同女王降临。

从包里掏出纸巾递给唐乙祺,“你的血好不好喝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演员破相总归是不太好,毕竟还是要靠脸吃饭。”

没指望唐乙祺会接,白苏转手把她递给了跟在一边的小助理,温和的说道,“帮她简单清理一下伤口,估计她要在这里呆很久。”

小助理愣愣的接过纸巾,抬手要给唐乙祺摁住鼻梁,却被唐乙祺发狠的推开。

白苏莞尔,看向唐乙祺,“要告我故意伤害?很好,我还想告你诽谤呢!”

唐乙祺怒极反笑,“你真的以为你能一手遮天吗?我今天绝对不会妥协的。这些人也不会因为你是莫夫人而歪曲事实的。”

她经常来这家店里逛,她知道楼梯那里没有监控,光凭白苏一张嘴辩解,根本没有人会相信。

人民群众总是善良的,他们都只会相信弱者,而不是安然无恙的她。只要她极力辩解,在别人眼中更加坐实了她推她下楼的事实。

“这么好的演技,看来奥斯卡欠你一个小金人啊。”白苏温柔的看向一旁的导购小姐。“麻烦照顾下孕妇,帮我搬张椅子过来。”

记者们听了精神为之一振,莫总的女友怀孕了,什么情况?

一时间所有的镜头从唐乙祺的身上调开,对准了缓缓坐下的白苏,扫了一眼愣住的唐乙祺,白苏扭头看向店长,“方便把刚刚二楼的监控调出来吗?”

店长为难看向白苏,“抱歉,小姐,楼道那里我们店没有安装监控。”

“我知道,因为这个二楼当时还是我和你们慕总监亲自设计的呢。”白苏调皮的眨了眨眼睛,指着楼上,“只调二楼东南角的那个监控就可以了,我刚刚站的位置,监控的角度应该有拍到点什么。”

“好的,您稍等。”店长点了点头,立刻去调取。

“你什么意思,是说我诬陷你?”唐乙祺有些慌了,拔高了音量。

白苏抬眸,惬意的坐在椅子上,慧黠的目光看向唐乙祺,低笑不语,支着下巴消磨时间。

“难道我还能自己从楼道上跌下来吗?你不要耽误时间了,给我道歉,我可以不告你。”唐乙祺继续补充道,不断的说服自己,她只是在故弄玄虚,她不能证明什么。只是白苏这副胜券在握的样子,实在让她放心不下。

“别着急,稳住。”白苏淡淡启唇,“别等我证据还没拿出来,你自己先招了,那就不好玩了。毕竟是一个勉强算得上一线的明星,人品这种东西,可是要实锤,才能黑的起来的。空穴来风的那叫诽谤,我比你懂。这会儿有时间,我们就来好好聊聊,莫修宸到底对你做了什么?”

记者们一听,有料,瞬间热情高涨,今天这一趟,没来错。

“刚刚你说,莫修宸对绯闻不闻不问,是拿你做挡箭牌,这个我需要代替我老公澄清一下,他不是拿你做挡箭牌,而是他懒得理你。就像一只苍蝇在你面前飞嗡嗡叫的你很烦,我不拍死它只是觉得会脏了我的手而已白苏气定神闲的用指甲轻扣着椅子的扶手,慢斯条理的继续开怼,“欲戴皇冠,必承其重。这个道理,我想在娱乐圈的你,应该知道吧。既然你选择了默不作声,说明炒作绯闻这事情上,你有利可图。”

“如果这件事情只是拖累你的事业,我想星皇娱乐的负责人,肯定不会坐视不管的吧!你们精明的萧总,应该也不会任由这件事情发展了半年之久,久到莫修宸澄清才算止。”白苏清冷的目光带着微的冷意,“都是千年的狐狸,你在我面前,玩什么聊斋呢?”

萧景湛抱胸站在一旁,对白苏一脸惊奇,当然他十分不愿意承认,这份惊奇里带着一点点的崇拜。

当初他和修宸商议捧唐乙祺,就是知道这个女人会来事,对自己狠,对别人更狠。

也正是这样的性格,才能让她在娱乐圈有立足之地。

只是没想到,今天她碰到白苏,只是感觉这个段位,白苏好像更胜一筹。

常年浸淫娱乐圈的狗仔们都不傻,仔细一想,白苏说的却是事实。

莫修宸这么一个强大到变态的男人,白手起家三年时间纵横娱乐圈,还只是他玩票性质的经营一家娱乐公司就能跟老牌的悦享平分秋色,不可谓不强势,公司上市之后直接甩手给了萧景湛管理,不再过问星皇娱乐的事情。

这么说来,关于和唐乙祺传绯闻这件事情,大概真是懒得管了。

“这位顾客,监控已经调出来,我们经理请您过去。”店长不疾不徐的赶过来,极有素养的弯腰对白苏说道。说完,欲言又止的看了眼唐乙祺,歉意中带着同情和鄙夷。

唐乙祺心一下子提了起来,看到店长看她的眼神,她几乎可以确信,监控里肯定拍到了什么!怎么会?

“谢谢。”白苏礼貌的颔首,从椅子上起身,嘴角噙着笑意,目光扫视全场,“各位媒体朋友们还有想知道真相的朋友,大家一起吧。”

刚走了两步,白苏仿似想起了什么,停了下来,好笑的看着愣在当场的唐乙祺,带着歉意朝萧景湛说,“景湛,我突然想起来,她是你们星皇娱乐的艺人,我这么带着记者过去拍她自导自演的黑料有些说不过去。而且是实打实的监控视频,想要公关好像没那么容易,我是不是应该再给她一次机会?毕竟诽谤罪一旦坐实,可是要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的。”

萧景湛揉着眉心,一副苦恼的样子,“三年啊!确实损失有点大,按理说是不太好。”

唐乙祺眼神一亮,心底燃起了希望,湿漉漉的眼睛,祈求的看向萧景湛。

想到刚刚这个女人还义正言辞的威胁他解约,吓死宝宝了呢!萧景湛就怀着无比酸爽的情绪,冲唐乙祺安抚一笑,对白苏说,“不过对你老公来说,这点钱根本不算什么。当然是莫夫人开心最重要。一个小艺人而已,给您做垫脚石都不配,还挡箭牌,能的她哦!咋不上天,和太阳肩并肩呢!”

听到萧景湛这么说,唐乙祺表情瞬间崩裂,脸一下子涨得通红,转头对萧景湛怒目而视,萧景湛的意思已经很明显,星皇娱乐根本不在乎她死活,随便白苏玩。

但是她不能,离开星皇娱乐,她是可以跳槽去别的公司,但如果被媒体抓到黑料,白苏要告她诽谤,以莫总的势力,让她在监狱呆三年,也是有可能的,这样下去,她什么都没有了。

只是一瞬间恼怒,很快唐乙祺就镇定下来,推开助理的手,踉跄的走到白苏身边,众人一愣,紧接着就看到唐乙祺泪流满面的扑倒在白苏的脚边,跪了下来。

“对不起,莫夫人,我做了很过分的事情,我跟莫总从一开始什么关系都没有,一直都是我在利用偶遇,去靠近莫总,我只是太喜欢莫总了,太爱他了,想要多获得他的一些目光而已,刚刚也是我不小心自己跌下楼梯的,只是今天的事情对我来说打击太大,有些口不择言,请你原谅我。”

记者相机的镁光灯闪烁,拍着白苏淡雅的素颜,她的脸上自始至终都带着无限的怜悯,听着唐乙祺的哭诉,“但是我无论如何,都不想离开星皇娱乐,我很喜欢演戏,演戏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虽然这些话很自私,可是,我再也不会给您和莫总添麻烦了。我会为了星皇娱乐努力工作的。所以请无论如何,放过我好吗?”

“可以吗?莫夫人。”唐乙祺带着无尽的忏悔,可怜巴巴的抬起头,眼泪跟不要钱似的,吧嗒吧嗒的往下掉,眸光真挚热烈的看向白苏,深深的跪地伏在白苏的脚下。这一跪,她连她高不可攀的自尊都埋葬了。

被反将了一军哦!萧景湛摸了摸鼻梁,好遮住唇角抑制不住想要看白苏窘况的笑意。

媒体的镜头怎么可能错过这样的好戏,齐齐调转镜头,对准白苏。

白苏叹了口气,满脸痛惜,黑白分明的眸子干净澄澈,缓缓的跪地,抬手扶起了唐乙祺,声音带着浓浓的安慰和暖意,“人都是会犯错,我不会怪你,从今以后,星皇娱乐还是你的家,希望你努力工作!”

“谢谢你,莫夫人。”一时间掌声雷动,唐乙祺伏在白苏的怀里,克制又感激的哭着,像个伤心的孩子。

只是众人看不到地方,唐乙祺低垂的眼睑下,没有半点感恩的痕迹,唇角上扬,哼,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记者们自然不好嚷着说要去看监控视频了,拿足了猛料,准备离开了店面。

萧景湛整了整衣领,彬彬有礼的挡在了门口。

“各位媒体没有,事情发生的突然,没有给各位准备红包,真是不好意思啊!下次《醉凌霄》的发布会,我请你们吃饭哈。不过我们莫总对莫夫人十分上心,不希望莫夫人的私生活受到打扰,所以麻烦大家发新闻稿的时候,把我们夫人的脸马赛克一下。多谢。”萧景湛先礼后兵,对这些记者们的路数摸得门清。“哦~堂堂冷面的莫总原来是宠妻狂魔啊!”

“明白,明白!这个没问题。那莫夫人怀孕的事情,我们可以说吗?”

“可以。”得到萧景湛的肯定,媒体记者们调笑着,表示理解,毕竟莫夫人不是娱乐圈的人,莫总这个天大的面子还是要给的。

等萧景湛回来,却看到白苏和店长随意的聊着什么。

“唐乙祺呢?”萧景湛扭头问一旁局促不安的小助理。

“乙祺姐,她去洗手间去了。”小助理声若蚊蝇,小心翼翼的看着萧景湛。

萧景湛轻嗤一笑,正色吩咐,“知道了,一会儿她出来直接送她回公寓,好好给我二十四小时盯着,微博那边的密码改了,别让她登了,其他未接洽的工作,都先暂停。资源让给安茜茜。”

“好的,萧总。”小助理赶紧回答。

“我刚刚看了一眼那个监控,虽然是广角监控,楼梯那个地方,应该也拍不到什么吧?”萧景湛大咧咧的坐到了贵宾区的沙发上,看着白苏。

“是啊,什么也没拍到。”白苏大大方方的承认,脸不红气不喘。

“那你还敢?”萧景湛盯着白苏,猛地坐直了身子,冲白苏竖起大笔直,“厉害,牛X,野生影后,戏精!我墙都不扶就服你!”

白苏优雅的喝着咖啡,抬了抬眼,“兵不厌诈。”

“那刚刚店长过来什么表情?监控肯定拍到什么对不对!”萧景湛一副你肯定有什么瞒着我的样子。

“萧先生,监控真的什么都没有拍到。”店长笑眯眯的走过来,送来了几盘水果拼盘,还有一些精致的西点,接话道,“只不过那会儿夫人提到我们店的二楼是她和慕总监设计的,我就跟慕总监打了电话确认,慕总监就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我把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穆总,然后穆总监就叫我过几分钟后过去,脸上做出在监控里看到唐小姐自己掉下楼梯的表情就可以了。”

“慕总监说相信白小姐,根本不会跟那种不入流的戏子的玩儿用那种低劣的手段。如果她要是看哪个人不顺眼,那个人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店长对白苏极为恭敬,“慕总监说让您稍等一会儿,他立刻赶过来。”

从洗手间清理完伤口路过休息区的唐乙祺,在听到店长的话之后,整个人怔忡在当场,浑身颤抖,就连牙关节都在打颤。

“啊!——我要你死!你竟然敢耍我!”唐乙祺音调拔高,尖细的嗓音让人很不舒服。

店长眼明手快,伸手拦住了张牙舞爪的唐乙祺,“你这个不知廉耻的女人,肯定是偷爬了莫修宸的床怀孕了,他才不得不娶你!他那种男人,根本不会爱任何女人,你怎么配站在他身边,肯定是因为你怀的小杂种!”

“说不定,那个孩子根本就不是莫修宸的!我派人跟了他那么久,他身边有没有女人,我还会不知道?你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贱—女人!”

白苏秀挺的眉皱了皱,周身柔和的气场瞬间冷冽至极,“唐乙祺嘴巴放干净点,也许你还能活的好一些。像娱乐圈这种沉舟侧畔千帆过的地方,想要让一个人身败名裂生不如死简单就好像吃饭喝水一样。”

“怎么,被我说中心事怕了吧!刚刚你可是在记者面前答应让我留在星皇了,你可是不能把我怎么样的!自己做的那些肮脏龌龊事儿,敢做却不能让别人说了,你这个贱—胚子带着你的小杂种赶紧给我……”唐乙祺似乎被气昏了头,整个人无所顾忌起来,以为抓到了白苏的把柄,挑衅的看向白苏。

“啪!——”

听到这里,白苏已经不屑跟唐乙祺这种人讲道理了,站起身来,走过去就是抬手一巴掌,准确无误的甩在了唐乙祺的脸上。

那张重新补了妆,明艳照人的脸,立刻肿了起来。

唐乙祺不可置信的捂着脸,反应过来被白苏甩了一记耳光之后,怒目而视,抬起手也要甩白苏一记。

萧景湛赶紧起身,抬手握住了唐乙祺抬高的手腕,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唐乙祺,我从来没有觉得你像现在这么无药可救过!”

“贱—人!”被萧景湛制住,唐乙祺不甘的瞪着白苏。

白苏浅笑迷离,煽动羽睫看向萧景湛,“松手吧,让她打。”

说着还微微凑过脸,好像生怕唐乙祺够不到似的,一脸平静,不疾不徐的缓缓开口,“不过在动手之前,我劝唐小姐还是仔细掂量一下,甩我一记耳光之后,莫修宸会怎么替我讨回来。毕竟景湛在这里,都会替我挡着,换做莫修宸本人,知道我今天在这里受到你这样的刁难,等你的会是怎么一条路?”

“答应让你留在星皇又能怎样?你一个艺人而已,星皇捧得起你,难道就对付不了你?”萧景湛轻蔑一笑,松开了唐乙祺的手,示意小助理赶紧过来,带这个疯女人走!

唐乙祺的手硬生生的从空中收回,发狠的盯着白苏那种淡漠含笑的脸,捏紧了手心,指甲嵌进掌心也未曾察觉,“你最好别让我抓到你的把柄,否则,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唐乙祺,你给我闭嘴,还嫌没闹够是吗?”萧景湛已经对唐乙祺失去了所有的耐心。

白苏莞尔一笑,“好,那我等着。”

唐乙祺仰着头,拿出她在镜头前的做派,高傲的仰着头,踩着高跟鞋转身,强忍着膝盖的疼痛,稳稳的走出了店面。

只是她狰狞切齿的表情,把身边的小助理吓得直咽口水。

“我回公司让公关那边把控一下舆论方向。”萧景湛接了一通电话,匆匆就走了。

白苏点了点头,重新窝回了柔软的沙发。她现在好像是有些明白,莫修宸当初说,这个莫夫人不好当的原因了。

萧景湛前脚刚踏出A&G门口,白苏的手机就铃声大作——莫修宸。

白皙的指尖滑动接听,不紧不慢的放在耳边,就听到莫修宸清冷的声线中带着一丝若有似无的耐人寻味,“喂?”

动漫关键词:塞珠子自己排出来车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