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往下边塞水果走路,你看桌子上都是你流的

2022-06-08 13:47:03【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张琪听到问话,心里惊了一下,但是很快就恢复如初,脸上又带上了嘲讽和不屑,是她设计的又怎样,她一个职场菜鸟,敢对她做什么。“是我设计的,呵,昨晚你应该把李总伺候的很好吧,不过

张琪听到问话,心里惊了一下,但是很快就恢复如初,脸上又带上了嘲讽和不屑,是她设计的又怎样,她一个职场菜鸟,敢对她做什么。

“是我设计的,呵,昨晚你应该把李总伺候的很好吧,不过你今天还能准时来上班,也是身经百战,对那种事已经习以为常了,看来,就是十个李总,你也是能应付的。”张琪满脸的鄙夷嫌恶,她不过是一个被无数男人玩弄的肮脏女人罢了,有什么资格这么质问她,她只是满足了她的愿望。

“哦?那种事?你是指这种事吗?”丁零将张琪的手机举在她的面前,让她亲眼看到屏幕上是什么。

屏幕上是张琪和李钱之前潜规则时的照片,里面的尺度很大,男的倒是看不真切,但是张琪的脸,确实真真切切的暴露出来。

屏幕中的女人千姿百态,很是性感,有醒着的,睡着的,各种姿势的,但无疑都是不忍直视的。

丁零边给她看边滑动,一下子翻出十几张,全部都是她!

张琪脸上煞白,难以置信地看着她。

她怎么会有这些照片,她明明藏的很好!

“你以为你拿着这些照片我就会怕你吗?即使你有这些照片,你敢发试试!我竟然能将你送进李钱的床上,就能将你再扔进无数男人的床上!你敢发试试!”张琪面色铁青,一双眼睛睁得巨大,眼神盛满愤怒,美丽的仪态全失,此刻吃人般的瞪着丁零。

丁零嘲笑地看着她,然后当着她的面,将这些照片一张一张地发进张琪的微信朋友圈,微博,包括张琪的父母,仰慕者,亲朋好友们,也全部发了一份。

张琪神色巨变,从刚开始的不相信到现在的恐怖绝望,她看着自己的手机屏幕,不敢相信这一切,丁零真的,把这些照片全部发了出去!

她发狂一般扑向丁零,从她手中抢过手机,丁零已经发完了照片,将手机扔给她,张琪还是不敢相信,拿到手机不死心地翻着微信,结果,真的发了,全部发过去了。

一张张不堪入目的照片,全部发进了她的朋友圈!

丁零嘲笑着看着她,脸上有着一抹报复过后的快感。

她是娇弱,但是不代表她会任由别人欺负!她是想融入他们,但是不代表他们就可以利用这一点嘲笑她!

“从今以后,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最好离开S市,不过,就算你不离开,你的那些丑闻很快就会传遍整个商业圈,这里,已经没有你的容身之处了。”

已经达到目的,丁零走出去,不想再理会身后的这个女人,她已经看到她的下场,以后,再也不想看到她。

张琪目光呆滞,面露惊恐,不敢相信自己就这么毁了。一个小小的丁零,真的把她给毁了?甚至从今以后都不能在这里出现?

怎么可能!她凭什么!她一个职场菜鸟,凭什么敢这么对她!

张琪脸色发狠,发疯一般地冲向丁零,不要命地掐住她的脖子,丁零被她撞到门上,肩膀几乎要被震碎。

丁零瘦弱的身躯,娇小的力气和张琪的根本没有可比性,她此刻紧紧的箍住她,即使使出全身的力气挣脱,也没有半点作用。

张琪疯了,她完全下了死力,想要将丁零置于死地!

丁零呼吸越来越微弱,再这样下去,张琪真的会掐死她!不行,死在陆辰司的手上都不能死在张琪的手上。

她开始剧烈地挣扎,手拉扯张琪的肩,用脚大力踹会议室的门,门被踹的阵阵作响,但是门是她自己锁的,门口的陈力不知道能不能进来。

张琪完全下了死力,她已经疯了,眼睛猩红,瞪着丁零的眸光中尽是狠辣,张琪已经豁出去了,丁零这次算是把她给毁了,既然她活不下去,她也别想活!

她呼吸越来越微弱,头越来越晕,眼前的光也越来越暗,几乎要晕倒。

就在她晕倒的前一刻,陆辰司带人冲了进来,将张琪拉开扔到地上,把丁零抱进怀里。

丁零躺在陆辰司的怀里大口大口喘气,但是总算是活了过来。

张琪一看总裁来了,大喜,立马向他求饶,“总裁,这个贱女人陷害我,你给我做主啊,不知道哪里来的野女人竟然进了N.E,还陷害我,总裁你一定要给我做主啊!”她声泪俱下,嚎啕大哭,妆容早就花了,脸上黑一块白一块的,看起来甚是恐怖。

陆辰司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像是掌握她命运的创世神祗,“我的妻子也是你可以辱骂的?你最好马上给我滚出去,以后都不要出现在这里,否则,你的下场只会比现在更重。”

张琪听到总裁的话脸色顿时煞白,什么?总裁的妻子?丁零是总裁的妻子?不可能,不会的,总裁结婚那么大的事情,怎么可能悄无声响的,全公司都蒙在鼓里?而且他从来都不喜欢女人,怎么可能会结婚!

张琪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转身憎恨的看着他们。

陆辰司担心丁零的伤势,懒的理张琪,看了陈力一眼,抱着丁零就走了出去。

会议室里只剩下瘫软在地上的张琪,还有陈力和一众保镖。

陈力接收到总裁的示意,自然明白该怎么做。他面无表情地看着张琪,眼神里也是掩饰不住的不屑,他向身后的十几个保镖叫到,“这个女人拖出去,随便玩,不要让她死了,结束后扔进垃圾桶。”说完,转身走了出去。

张琪万念俱灰,身体瑟瑟发抖。保镖听到陈力的话,眼中精光闪烁,地下的这个女人虽然看起来恐怖了一点,但是身材还是很好的,待会将她的脸蒙住,兄弟几个也可以将就一下。

“你们不要过来……不要过来……”张琪惊恐地后退,十几个保镖朝着她走来,脸上露出淫荡的表情。但是保镖们可是得到过陈力的示意的,这么难得的机会,当然要好好把握,于是,十几个保镖迫不及待地朝张琪扑上去。

“走开,滚呐——”

保镖拉着张琪的手和脚,将她拖了出去。

陆辰司将丁零从会议室里抱出来,直接抱到自己的办公室。因为太虚弱和后怕,丁零一直缩在陆辰司的怀里,将脸挡住。

从会议室里出来,全公司人的目光就投射在总裁身上,准确的说,是投射在总裁怀里的丁零身上。

大家纷纷停下手中的工作,从总裁出来之后就跟在她后面看着。然后在后面小声议论着。

“那个不是财务部新来的小职员吗?总裁怎么会抱着她,他们是什么关系?”

“天哪,一向不喜欢女人的总裁怀里为什么会抱着一个女人?”这一幕造成的冲击太大,公司一时沸沸扬扬,交头接耳,无不在讨论丁零和总裁的关系。丁零在这几天,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职员,变得全公司皆知,从她的学历到突然进公司,在公司同事间传的神乎其神。

陆辰司将丁零抱进办公室的休息室里,休息室里的装备一应俱全,一张不算太小的单人床,一个衣柜,里面是清一色的西装。

这里是陆辰司平时休息的地方,因为经常熬夜加班,这么就供他临时休息,然后继续工作。人人说他是商业天才,其实也都是一天又一天的夜里熬出来的。

把丁零放在单人床上,盖好被子,她因为太累已经昏睡过去,本来昨天就没好,今天又被那个女人折磨,她的身体本来就没好,此刻已经是极限了。

陆辰司将丁零的被角掖好,看着她的睡颜,一时竟然有些恍惚。就是这个面容,让他无数次午夜梦回,无数次想着,念着,却触碰不到。

他的手不自觉抚摸着她的脸颊,现在终于触碰到了,竟然带上自己都没察觉出的异样的惊喜。

他的手再从她的眼睛上抚摸,一直往下,他触碰她的睫毛,看到她的睫毛因为他的触碰而轻颤,接着是她小巧而坚挺的鼻,她的樱桃小嘴,一切都是他梦中的模样。

他突然意识到,他想要的一直是她,即使她四年前不告而别,即使她拿了两千万,只要她回来,只要她再次回到他身边,永远和他在一起,他可以既往不咎,只要她不要再想着逃跑。

丁零被他一碰就醒了,不敢睁开眼,内心一直胆颤着,以为他要对她做什么,还好陆辰司只是轻轻地触碰着她,并没有其他动作。

她慢慢睁开眼睛,刚才面对张琪的气势早已消失,她的身体松懈下来,恢复到之前的娇弱的模样。

“陆辰司,你怎么会进来,当时我明明把门都锁住了。”她好奇地问他,其实想感谢他,要不是他的及时赶到,她可能都被张琪给掐死了。

“我都有本事让你打开张琪的手机,连一个小小的会议室的门都打不开?倒是你,这个蠢女人,都不知道自保,教训就教训,不要把自己给搭进去。”陆辰司没好气的说,这个女人,真是蠢死了。

“陆辰司,我想我妈妈了。”自从那天晚上在夜总会就开始想了,那天她以为陆辰司不会来救她,以为自己是孤独一人在这个对她来说很陌生的城市,她竟然悲戚到难以自制。

太孤独了,只有自己一个人的感觉。

“我把她接过来。”不忍看到丁零脸上的表情,陆辰司连忙答应她。

“那你把她从我老家接过来,给她最好的治疗。”声音带上哭腔,表情也是委屈的。

“好,我会给丁妈最好的治疗,你乖乖休息。”他还有很多工作,不能陪她太久,只能让她先休息。

“等一下,陆辰司,你刚才抱我出来的时候,公司是不是很多人都看到了,你让他们不要再讨论了,或者,你去说我们没有关系。”丁零拉着他,不想以后公司里的人都拿异样的眼光看她,其实她最怕的是,以后无论她在工作中做出什么成绩,都带上陆辰司的影子,他的光环有时候很好,可以保护她,有时候却是束缚。

她想靠自己站在那些同事的身边,不想因为陆辰司,他们开始真真假假的对她好,那样会让她难受。

“当我的妻子让你觉得很丢人?”可恶,他就这么丢人?丢人到,只能藏着掖着,不能让别人知道她是他的妻子?他陆辰司什么时候这么窝囊过!

“不是,我不想大家拿异样的眼光讨论我,你知道,我最不喜欢这样。”并不是陆辰司不好,反而是太好了,好到让她不敢拥有。

她的确不敢拥有。如果当初不明白,四年前那件事就让她真正知道,他们之间是不可能的。

这次的重逢,到底是一个畸形的开始,那就不可能有一个美好的结果,既然不可能,那终究会结束。她还是要走,只有她走了,她才能回归正常的生活,陆辰司才能继续那么优秀。

“哼。”他发出一声冷哼,甩开她的手直接走出去,头也没回。

丁零无奈又惊讶,陆辰司很想将她公之于众?可是如果他公布他结婚了,商业上的很多事都会受影响,单身能给他带来很多想都想不到的利益。

不想了,管他呢,只要他答应她就行。

丁零在休息室里等了很久,陆辰司才进来带她回家,看来他以前也是处理文件处理到很晚,他工作一直很忙。

不过陆辰司果然说话算话,丁妈很快就被接了过来,住进了S市最好的医院,明诚医院,主治医生也是医院里的最权威的医生。

丁零高兴极了,这几乎是她这几个月以来最开心的事情了。

妈妈独自一个人在老家一直是她的一块心病,她本来打算着等自己在S市工作稳定了,一切都安顿好了,再把妈妈接过来,给妈妈最好的治疗。可是她自己在S市安身立命都难,所以想接妈妈过来治病的愿望就一直没有实现,没想到,陆辰司帮她实现了。

可是她要上班,按正常上班族来说,她不请假又旷工,按公司的规定是要被处分的,虽然有陆辰司帮她撑腰,但是她不想一直靠他,她想凭借自己的能力,在公司好好待下去。

丁零满脸愁容的看着陆辰司,陆辰司被她看烦了,知道女人脑子里在想什么,只好说,“你先去医院,明天公司的作息全部推迟一个小时。”说完,拉开车门坐上车,开着他的劳斯莱斯走了。

后面一辆车很快开了上来,陈力下车,态度友善的朝丁零颔首,“丁小姐,总裁吩咐我以后带你去医院,你每天有一个小时的时间去看你的妈妈。”说完,示意丁零上车。

她以后每天都可以晚一个小时去上班?那她每天都可以陪妈妈一会然后再去上班,太好了!“收拾?”江严彬愣了一下。

“帝王陵墓竣工之后,那些知道墓内机关的人,也应该一起埋葬掉吧。不然的话,陵墓里的秘密随时都可能被揭开。”

江严彬随即恍然大悟,“你是说那个给白继楠做手术的医生?”

柳封似笑非笑的看向秘书长,微微颔首。

秘书长握着文件的手,下意识的捏紧页脚,参与白苏车祸他也有份,他们是不是想把他也一起收拾了?令人窒息的威胁瞬息而至,勉强稳住心神,抬头对上柳封意味深长的目光。

例会结束后,“叮——”手机短信提示音响起。

秘书长扫了一眼董事长办公室紧闭的门,拿着手机踌躇的走过去,柳馨染冷诮的声音隐隐从里面传出来。

“江严彬,我以前一直以为你只是没断奶的孩子,现在看来,这奶还带着血腥味儿。”

“随你怎么说,除了嫁给我,你现在别无选择。”

“江严彬!你何必要娶我这么一个连正眼都愿意看你的女人呢?”

“因为喜欢。”

“喜欢?哈哈哈……”柳馨染讽刺的大笑,笑得眼泪都出来了,“江严彬,你那不是喜欢,你那是变态的占有欲和骨子里的自卑。以为娶了我就步入上流社会了?就洗脱你身上继子的卑劣血统了?我告诉你,高贵是天生,就像白苏那样。而你,在我眼里,还是那个刚到白家傻乎乎的土包子,永远都是。”

玻璃砸碎的声音突兀而尖锐,伴随着柳馨染放肆的笑意。

“怎么被我说中痛处,恼羞成怒了?江严彬,我告诉你,就算你得到我的人,也得不到我的心!”

“心得不到又怎样?你人是我的就可以了,结婚前给我收敛点,不然,我不知道我还会做出些什么!”

里面的争吵似乎进入了白热化阶段,秘书长握着手机在门口犹豫了一下,垂眸看了一眼手里的短信内容,“好好准备我的葬礼吧,我亲爱的哥哥。——白苏。”

秘书长眸光阴厉,难道白苏没死?

……

公司临时紧急会议,萧景湛被指派给白苏当司机。

一路上,萧景湛不断从后视镜里偷瞄白苏的肚子,神情苦恼。

白苏的身份他亲自去验证的,那她肚子里的孩子,肯定是那位太子爷的?但他听林之恒的意思,修宸认为这个孩子是他的,所以才对这位白小姐体贴备至,甚至动了想娶她的念头?

萧景湛舔了舔干裂的嘴唇,最后还是没忍住,好奇的问了出来,“白小姐,你孩子的父亲是?”

“莫修宸的。”白苏抬眸,目光灼灼。

萧景湛一噎,脚下一个急刹车停在路边,“怎么可能?不是纪程……”

“看来你们查过我了。”白苏指尖动了动,好整以暇的觑着萧景湛脸上的变化。

萧景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他好像说了什么不该说的。

“纪程希的事情,你应该也查到不少吧。”白苏倾了倾身子,她想要知道关于纪程希更多的事情。

“不能说。”萧景湛想起莫修宸吓人的目光,做了拉链嘴的动作,坚定的摇了摇头。

白苏扯了扯唇角,无力的抬手盖住眼睛,一滴清泪从指间滑落,掉在柔软的车座上。

萧景湛瞠目结舌的看着白苏,他,他什么都没说……白苏怎么哭了!

看着白苏伤心欲绝的模样,萧景湛怜香惜玉起来,赶紧出声安慰,“那个,白小姐,为了纪程希这种人伤心不值得,再说了他这个渣男,一开始估计就是冲着江严彬许给他的利益去的!他们还想陷害你泄露白氏企业机密,要不然你父亲也不会被你气的住院,像这种渣滓,死了就死了!你别难过了。”

“原来是这样,多谢你了,萧景湛。”白苏面无表情的拿掉盖在脸上的手,哪里还有半点伤心难过的样子。

女人一旦从悲痛中解脱,智商都会重新占领高地,更何况她是以死解脱。

萧景湛一愣,心底抓狂,套路,全是套路!他萧景湛今天走过最长的路,就是白苏的套路!

白苏疲倦的闭上眼眸,怪不得她和纪程希的偶遇那么巧,怪不得她和程希的爱好那么相似,那么投契,原来有他的好哥哥从中帮了不少的忙。

可她始终不相信纪程希会害她,这其中必然有什么误会!她一定要查个清楚,不能全靠别人跟她说的,现在,除了自己,她谁都不相信!

商场里,白苏随手选了一双舒适的平底鞋,对着萧景湛拉得老长的脸,仿似看不见,“我听说莫修宸不喜欢女人,看来只是传闻。”

“你挑好了吗?”萧景湛蹙眉,隐忍着不耐。

“我看上的是不是都可以随便挑。”白苏莞尔轻笑,扯出一件衣服,在身上比了比。

“你怎么不要整座商场呢?”萧景湛没好气的说道。

“有些东西要适量,才会让人感到合适,怎么了?很过分吗?”白苏将衣服递给身后跟着的导购小姐,继续挑选。

萧景湛咬牙切齿,“对,很过分。”

白苏不以为意的笑了笑,“既然明天就是莫修宸的准妻子,我提前行驶一下莫夫人的权利,有什么不可以?”

“你——”萧景湛气结,没想到白苏居然这么没脸没皮,只能干瞪眼,“修宸要是知道你这样,才不会喜欢你!”

“不喜欢我?那真是太好了,搞不好我利用完他之后,还能离婚分到财产,他又帅又有钱,算下来,我也不吃亏。”白苏耸了耸肩,无所谓道。

“你这个女人,简直就是……”萧景湛想了半天,也没是出个所以然来。

听到身后半天没有回应,白苏扭头,就看到萧景湛苦大仇深的模样,安慰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有空多看书,要不然连教训人词汇都这么匮乏,实在是有点……没文化,真可怕。”

萧景湛气呼呼的走到远处休息区,懒得理这个女人!

不远拐角处,华丽的晚礼服上一颗闪亮的水晶扣子,被一直静立在角落的俏丽身影无意识的扯下,啪嗒一声落在锃亮可鉴的地板上。“唐小姐,这件礼服它可是……”导购小姐快步走过来,战战兢兢地的开口,小心翼翼看着满脸阴煞戾气的唐乙祺。

这位可是今天娱乐版新闻的头条女主角,热搜榜上的话题度到现在还居高不下,醒目的标题让人记忆犹新。

《星皇娱乐一姐唐乙祺,自爆被莫修宸倒追,频蹭热度秒被打脸!》

《自恋倒贴,女星唐乙祺被询问恋情,当场黑脸走人!》

“我买了,有意见吗?”唐乙祺墨镜后翻了个白眼,嫌恶的看着跟在她身边的导购小姐,将衣服甩在了地上,踩着二十厘米的高跟鞋,朝一旁纤弱的身影走去。

A&G是高奢服装品牌,能消费的起只有上流社会的贵妇小姐和明星大腕,所以店面里的人流稀少,但绝对是腰缠万贯的那种。

精致华丽的钻饰镶嵌在干净利落的裙摆边际,梦幻又璀璨,还是一如既往地骚气十足!

白苏刚抬手碰到衣角,就被一只戴着闪耀钻戒的手把衣服拉了过去,唐乙祺仗着高跟鞋的优势,骄傲的俯视着白苏,“我看上的!”

“哦。”白苏好脾气的点了点头,准备离开。

好像蓄足力道的一拳打在了棉花上,唐乙祺一团无名之火梗在喉中,却又无端的发不出来。这个女人这是什么态度?蔑视她吗?

莫修宸是天宇集团的创始人,三年前开始涉足娱乐业,收购了业界默默无名的星皇娱乐,缔造出了一个娱乐界帝国神话。

星皇娱乐后来居上,其地位直逼历史最悠久,也是目前业界的龙头老大悦享娱乐。再加上莫修宸背景神秘、多金帅气、气质冷冽,仅有几次公开露面场合,都会成为媒体争相拍摄的焦点。开通的微博虽然只是发一些公司宣传之类的公关文,粉丝就有八千多万。每年都被评为最想嫁男人第一名。

莫修宸,就是几亿少女的梦中情人。

而她,则是星皇娱乐崛起至今,在莫修宸的支持下,一手捧起的国际一线女星。

她以为,他是对她有情的,如果没有,她的星途也不会一片坦荡,所有的资源也不会全用在她一个人身上。

去年年会上,她也是他主动说过话的人里唯一的女人。她是特殊的,也是特别的。

据她所知,莫修宸的身边根本就没有女人,所以她才大着胆子制造了几次偶遇,指使狗仔拍下来,媒体提问时,说一些模棱两可的暧昧话,微博上发一些与莫修宸同款手边手环之类的照片。零散的蛛丝马迹制造了一些他们好像在一起的假象。

直到两个月前,萧景湛也就是现任星皇娱乐的负责人,手滑点赞一条她和莫修宸共同出席某酒会错身而过的照片,一度把绯闻坐实,将她推向了娱乐话题的风口浪尖。

话题度,知名度也一跃而升,她以为,莫修宸是愿意的。甚至在公司其他艺人中,都直接把她当做了未来星皇娱乐的老板娘,风光无限。

直到今天,莫修宸突然让律师到公司,带着她一起开新闻发布会,听说是关于她和莫修宸之间的绯闻的。所有的人都恭喜她,她这个老板娘要实至名归了。

激动了一上午,盛装打扮,却没想到在发布会上,律师毫不客气的指出她跟莫修宸的绯闻是空穴来风,甩出几张日程表的证据之后,逼着她向媒体说明,两个人在生活中也没有任何交集。

整整一天,她都芒刺在背,在别人或嘲弄或鄙夷的目光下,无处躲藏,躲在哪里都听到别人在热议她被莫修宸恋情未被坐实,反而被当众打脸的事情,几乎要逼得她快要疯掉!

本来想血拼发泄一下,结果却让她听到,眼前这个女人,居然自称为莫夫人,还和星皇娱乐她的顶头上司萧景湛站在一起,两个人说话的可信度,她怎么能不信!

这个女人,凭什么!唐乙祺妒火中烧,怒到极致反而镇定了下来,看着并没有导购靠近的角落。唐乙祺精致的脸上扬起了冷笑,几步上前,扯住了白苏的胳膊,“你等等!”

白苏挑眉站定,皱了皱眉头,觉得眼前的女人是有几分眼熟。“有事?”

“不好意思,刚刚是我太喜欢那件衣服了,所以有些着急。”唐乙祺笑着解释,意识到自己的动作有些唐突,松开了握住白苏的手。

“没关系。”白苏勾了勾唇角,笑意未达眼底,退后了两步拉开了距离,她刚刚可是看得清楚,这个女人的眼里分明的敌意。

“那个,还是觉得很抱歉,这样吧,我们去楼下,我助理在楼下等我,她那里有一些我粉丝送的小礼物,你选个喜欢的,就当是我给你道歉的礼物好不好。”唐乙祺亲切的挽着白苏的胳膊,不由分说将她拉向了楼梯口。

被唐乙祺拉着快走了几步,白苏不适的挣扎,抬手想要撇开唐乙祺紧握着她的手,却发现徒劳。

顾及到肚子,白苏不敢大力的推开,眯了眯眼,顿住脚步,白苏语调微冷,“这位小姐,我说了没关系,也不需要道歉。所以,请你放手。”

眼看着已经到了楼梯拐角处,唐乙祺轻声一笑,松开了白苏的手,转过身,背对着楼梯口,上下打量着白苏,“是,你是不需要道歉,可是我需要你的。”

话音刚落,唐乙祺突然尖叫了一声,身子就好像被人猛推了一把般,从楼梯上滚了下去。

楼梯的响动瞬间把所有人都吸引了过去,唐乙祺脸上戴着的墨镜在摔倒的过程中划伤了她的鼻骨,同时也将她那张美丽的过分张扬的脸曝露在空气中。

楼梯上铺着厚重的地毯,唐乙祺也没摔的多惨烈,只是额头和手臂撞了下。被她大呼小叫的助理赶了过来,剩下的就是店员、顾客,还有一早跟着唐乙祺在外面蹲守的狗仔们,发现情况不对,也冲进了店里。

摄影机、手机,相机齐齐对准了唐乙祺。

动漫关键词:你看桌子上都是你流的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