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塞紧了一滴都不能掉 奶油PLAY

2022-06-08 13:46:09【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说好的自罚三杯,我也不要你喝三杯了,就两杯,你把这第二杯喝了,合同我立马签!”李钱说的斩钉截铁,其实根本连看都没看合同一眼。小美人醉的差不多了,再喝下这一杯,肯定不

“说好的自罚三杯,我也不要你喝三杯了,就两杯,你把这第二杯喝了,合同我立马签!”李钱说的斩钉截铁,其实根本连看都没看合同一眼。

小美人醉的差不多了,再喝下这一杯,肯定不省人事,他已经开好了房间,包厢里全部是他的人,嘿嘿,今晚,小美人插翅也难飞。

不过,他今晚想来点猛的,奸笑了两声,从口袋里拿出两粒白色药丸,趁丁零不注意扔进酒杯里。眼神示意旁边的男人,他们立刻明白李总的意思,端起丁零的被子凑到她身边,“这最后一杯,你喝了,我们李总说话算话,合同立马签。”

房间里的人也全部开始起哄,“喝!喝!喝!”

丁零没办法,咬咬牙,一副豁出去的样子,一口喝了下去。

如果刚才还没醉,现在已经完全晕了,丁零面色潮红,人已经站不稳,摇摇晃晃的,差点倒下去,但是一个人接住了自己。

一连喝两杯酒,对一个从来没喝过酒的人来说,已经是极限。她再也坚持不下去,躺了下来。那个人顺势抱住了她,她想挣脱,可是浑身软弱无力,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

喉咙焦灼的燃烧,身体也开始发热,身边的人显然看她醉了,双手在她身上游走,带着一丝凉意,她不禁想要他更多的抚摸她。

陆辰司吗?是陆辰司抱着她,来救她了吗?她好想他此刻出现在这,好想她来拯救她。

不是他!抱着她的人浑身油腻,散发令人作呕的气味,是李总!他正搂着她,占她的便宜!

不,不能让他得逞!

丁零从头上取下一个黑色小发卡,直接插进自己的肉里,因力气过大,腿直接被扎地流出血来,疼痛瞬间遍布她的全身,也让她清醒了不少。

她摇摇晃晃地站起来,装作大醉的样子,挣脱开李钱的怀抱,“厕所……我要上厕所……”说完,直接往门的方向跑走。

李钱看她完全醉了,刚刚又喝了自己下的药,觉得她跑不了,才没有在她走出去的时候跟上去。他肯定她今晚跑不了!

一出包厢,丁零整个人软得差点瘫下来,她又将发卡深扎入几分,剧烈的疼痛让她差点叫出来。

她该怎么逃出去,她一定不能让那个恶心的男人得逞。

陆辰司,为什么陆辰司没有来救她……

是了,今天她是自己来的,没有跟陆辰司说,他不知道她来了这,手机又不见了,她只能靠自己走出去。

从来没有这么绝望过。

丁零靠着墙壁一步一步往前走,唇角慢慢上翘,笑了起来,眼中竟然是讥嘲。

她错了,不该去指望别人,当她想要去倚靠一个人的时候,那人不在,原来是这样的绝望,绝望到,她觉得这个世界上只剩下她一个人。

丁零将插在身上的发卡拔出来,再次插进去,这次几乎要将她疼晕了,但是也缓解了几分身上的灼热。

该死,刚刚那个恶心的老男人肯定给她吃了什么,身体这么反常,那她一定不能继续待在这,她要赶紧走。

尽力放快速度,但是全靠意志支撑的那点力气,用到脚上,还是如同蚂蚁走路一般缓慢。

大腿上被发卡扎的伤口流下鲜血,沾染上她的牛仔裤,滴落在地板上,随着她的移动,流下一条足迹。

坚持不下去了了。

丁零踉跄了一下,整个人倒了下去。

以为自己会立马撞在地上,晕倒过去,但是很奇怪,没有想象中的疼痛,一双有力的大手好像接住了她,将她搂进了怀里。

丁零眼神迷离,面前的人在她眼中闪过好几道重影,她看不清是谁,以为是里面的那个恶心的男人追过来了,她开始大力地挣脱。

“放……放开我……我今晚死都不会被你带……带走。”可是这次的拥抱好温暖,好像不属于那个老男人的气息,丁零用力睁开眼,竟然看到是陆辰司的脸,放大在她面前。

“陆……陆辰司?”

“女人,你怎么会在这?身上是怎么回事?怎么这么烫,还有后面的血迹,你不是说你回去了吗?”陆辰司将丁零抱进怀里,看到身后拖出长长的血迹,整个人就变了,脸上满是冰霜,眼中更是盛满滔天的怒火。

“陆辰司,真的是你吗?带我回家。呜呜呜”确定真的是陆辰司后,一直压抑在眼中的泪终于倾泻出来,在陆辰司的怀里放声大哭起来。

放肆大哭了一下后,整个人的神经也松懈下来,再也坚持不住,在陆辰司的怀里晕死过去。

“陈力,给我调查清楚今晚是怎么回事!丁零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陆辰司搂紧丁零,将她打横抱起,朝楼上的房间走过去。

陈力闻声跑了过来,看到总裁怀里的丁零,大惊失色,吓得不敢说话。

完了,总裁发怒,今晚怕是没完了。

李钱确定小美人今晚逃不出去,所以才放她出了包厢,可是,她这个厕所也去的太久了吧。

他又喝了两杯酒,小美人还没回来,怕她真的跑了,带人找了过去。

出门看到一滴一滴的血迹,眉头一皱,小美人对自己这么狠?顺着血迹找过去。一直找到尽头,看到前面一群黑衣人站在那,没有看见小美人,李钱走上去问,“喂,前面的,你们有没看到一个穿着毛衣牛仔裤,喝醉酒的女人?”

陈力正调查这件事,想起刚才丁零穿的衣服,知道他们找的是她,看来,就是这群不怕死的,害丁零变成那样子。

“上。”陈力缓缓开口,他本来就看起来冰冷,此刻说出这一个音节时,气势十足,浑身散发着强势的气息。

身旁的保镖听到指示,冲上去就打。

李钱没半点准备,竟立马被他们打的趴在地上。

“你们是什么人,敢打我,我是宏达集团总经理,我不会放过你们的,你们给我停下。”李钱抱头鼠窜,但是保镖的拳头还是都落在他的身上,他抱住头,保镖就把他围在中间,按在地上一顿猛揍。

“停,带他去见总裁。”

说完,李钱就被拖了上去。陆辰司将丁零抱进房间,将她放在床上,盖好被子,才走出去。

陈力将被打的奄奄一息的李钱扔到总裁面前,恭敬地说,“总裁,调查清楚了,丁小姐为了签和宏达的订单,进了李钱的包厢,然后喝了很多酒,应该,还被下了药。”陈力说到下药脸色都变了,总裁对丁零小姐的宝贝程度他看在眼里,这个李钱简直是不知死活。

“药你下的?”陆辰司阴骘地看着趴在地上的人。

“我是宏达集团总经理,我不会放过你们的,你们给我等着。”李钱趴在地上,奄奄一息,连抬头的力气都没有,自然没看到陆辰司。

陆辰司懒的跟他废话,“左腿打断。”

“是,总裁。”

“啊——”杀猪般的叫声响彻整个房间,李钱终于不敢放肆,恐惧的看向前面的人。

“陆……陆总?您怎么会在这,我……我怎么招惹你了?”他怎么会惹上陆辰司这尊大佛?

“你灌她喝酒?还下药?”声音更冷了几分。

就是再傻,李钱也知道陆总说的是谁了,一想到那个小美人竟然是陆辰司的女人,他还没被废掉的一只腿都开始颤抖起来!

“我……我不知道她是您的女人……我要是知道,就是给我十个胆子也不敢……陆总,您不要生气,我们好好商量……”现在保命要紧,但是,李钱已经恐惧到嘴唇发白,浑身不停地颤抖,今天,还不知道能不能活着出去。

一边说着,一边拖着已经没有知觉的左腿,惶恐地往后移,想要躲离他。

“陈力,右腿打断,扔进垃圾桶,以后,别再让我看到他,至于其他的人,你知道怎么做。”嫌恶地看了一眼摊在地上的李钱。

“是,总裁。”

“陆辰司你不能这样对我,我是宏达集团总经理,和N.E有大合作,你怎么敢这么对我?”李钱已经失去理智,面色扭曲,眼睛猩红,狰狞地看向陆辰司。

“敢碰我的女人,十个宏达总经理我也敢废!”陆辰司转身的动作顿了顿,眸光黑沉,眼神戾气十足,看着陈力心惊胆战。陈力知道,丁零小姐是总裁最大的特别。

瘫在地上的李钱还在尖叫哭喊,身上满是鲜血,这副模样,活像地狱里的饱受酷刑的厉鬼。

陆辰司懒的再教训其他人,将他们全部交给陈力,陈力一向对总裁的话言听计从,那些在包厢里的人一个都没有好下场。

陆辰司进入房间,看到丁零已经昏睡过去,他坐在床边,认真地看着丁零的眉眼,即使是睡着,她的眉眼也是紧皱着,像是被痛苦包围,挣脱不开。

陆辰司心疼地抚摸她的脸颊,她小巧而坚挺的鼻,慢慢下移,抚摸她的嘴唇,在脑中描绘着她的模样。

不知是不满陆辰司的抚摸,丁零痛苦地“哼”了一声,手脚突然挣扎起来,想要脱下自己的衣服,人没有清醒过来,但是身体却在痛苦的扭动。

陆辰司看到她潮红的脸颊,知道是药效发作了。他迅速抱起丁零,走出房间,准备去医院。

陆辰司的车在路上疾驰,他开得又快又猛,差点在路上引起混乱。

到了医院后,将丁零抱起就冲了进去。

值班医生看到陆辰司直冲冲的身影,心想这尊大佛怎么又来了,但是还是叫齐所有的值班医生,聚集在陆辰司所在的房间。

一个资历较老的中年医生看到陆辰司怀里的丁零,马上上来诊断,一看到丁零面色潮红,燥热轻浮,看来是吃了催情的药物。

他先给她打了一剂镇定剂,见丁零平静了下来,判断出她吃的催情剂不是药效过猛的那种,还好还好,不然,只能让男人来解毒了,现在这样,他再打一针,明天就能好好的醒过来。

“总裁,您放心,我再打一针,丁小姐就没事了,她吃的催情药剂量不大,对身体不会有很大的伤害。”

听到这话,陆辰司才放下心来,他给丁零盖上被子,掖好被角,才回头看向这些医生,“其他都出去,不要打扰到她,留下一个,包扎她腿上的伤口。”

听到总裁的话,中年医生才注意到总裁身上沾染了一些血迹,刚才以为总裁也受伤了,没想到是这个小姑娘的,看来,是为了不被坏人占便宜,故意自己扎的,真是一个坚韧的小姑娘。

医生给丁零打过一针后,她脸上的潮红褪去,终于安分地睡着了。

陆辰司守在床边,彻夜未眠。

第二天丁零醒过来的时候,懵住了一下,仔细看到自己竟然身处医院,陆辰司在她旁边睡着,她才平静下来。

昨晚她没有眼花,真的是陆辰司,他来救她了。

丁零看着坐在床边的陆辰司,一时有点复杂,他守了她一夜?他为什么这么关心她,明明,当初她那么狠心地抛弃了他。

“谢谢你,陆辰司。”丁零看着陆辰司,极其认真地开口。

听到丁零的声音,陆辰司就醒了,没想到醒来听到的第一句话,竟然是感谢。

这声谢谢,他听的很是舒心。

“嗯?”陆辰司站起来,摸了摸她的脸颊,没有发热,体温正常,应该是好了。

“谢谢你,陆辰司,昨晚要不是你救了我,我就毁了,谢谢你让我知道,我不是独自一个人在这个城市。”再一次向他说了一声谢谢,这声谢谢,是发自肺腑的。她是真的感谢陆辰司,要不是他,昨晚她可能就被那个恶心的男人带走了。

谢谢他,让她感受到她还有人可以指望可以依靠,让她知道,她不是孤独一个人在这里,至少,她不是完完全全的独自一个人。

陆辰司看了她很久,嘴角轻轻上扬,露出一点几不可见的微笑。

但是,笑容很快消失,脸上又换上冷淡的气息,瞪着丁零,“你昨晚为什么会出现在那?为什么会被欺负?你这个蠢女人,不知道给我打电话,也不知道说你背后有人撑腰吗?”

他陆辰司的女人就这么好欺负?谁都可以欺负的?偏偏这个蠢女人还被欺负的这么惨,真是蠢死了!

撑腰?她背后一直有他在吗?可是昨晚她想找他、想叫他的时候他明明不在,她明明这么绝望,绝望到,这个世界没有一个人在乎她,她差点要难过死了,还好,还好他最后出现救了她。

“我为了签合同……”对了,都是张琪,是她设计她,今晚的一切,都是她的诡计!

“陆辰司,我明天要去公司,那个欺骗我的女人,我会好好报复!”一抹狠戾从丁零的眼神中流露出来,在丁零那张干净清澈的脸上,显得极度突兀。

陆辰司看着丁零的表情,心里一阵奇异的感觉。从周伟光的事就可以看出来,丁零看似娇弱,其实骨子里带着一股坚韧,对欺负了她的人,她一个都不会放过,肯定会自己报复回来。看来,不需要他插手了,丁零会自己收拾她。那他,就在她身后保护好她。

“今天好好休息,下午带你回家,回家让叶沁照顾你。”陆辰司安抚的看着她,先等身体完全好了再说,至于那些事,明天再想。

丁零躺下,脑子却盘算着怎么报复张琪。

她不过刚进公司,不知道怎么就跟她结下这么深的梁子。她仔细想了想,终于明白过来,可能是因为郑宇。

她身为一个女人,自然明白张琪看向郑宇的眼神,里面虽然没有太多的爱慕,但是也有掌控,再联想郑宇这几天对她的态度,她就明白过来了,看来是把她当做假想敌来对付了,既然她敢这样对她,那她就别怪她!

“陆辰司,我怎么对你的员工,你都不会怪我吗?”他说帮她撑腰。

“只要我还是公司的总裁,你就可以蛮横嚣张地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不过,你自己想隐瞒,是我一直在配合你。”陆辰司看着她,语气尽是不满。

“好。”丁零笑了,她突然感受到陆辰司的好了,原来,他带给她的不完全是痛苦,也有幸福,比如现在,他是N.E的总裁,无论她怎么蛮横嚣张,放肆无理,他都在她身后,帮她撑腰。

撑腰。

原来有人撑腰是这么好的一种感觉。

丁零不喜欢住院,让陆辰司带她回去,最近她好像经常住院,这不是一个好现象。

郑楚新今天刚上班的时候,就感受到一丝压抑,问护士才知道是陆总裁又来了。他一听,立马根据护士的指示跑到病房里去,陆辰司来医院,肯定不是他自己生病,那就是丁零,他可以再见到她了。

立马大步朝前跑过去,跑到病房,只见病房已经空了,他立马又跑到医院门口,只见丁零被陆辰司扶着进入车内,车门拉上,他只看到丁零的背影。

光是看到她的背影,他竟然也感受到一丝满足,他贪婪地看着车子往前开走,好像还想寻到一丝她的痕迹,直到车子完全驶出他的视线。

丁零,我一定会得到你,无论付出什么代价,哪怕与陆辰司为敌,哪怕与这个世界为敌,我都要得到你!不惜一切代价!

早在丁零回来之前,叶沁就被通知来主别墅照顾她。

叶沁看见丁零从车里下来,眼中满是鄙夷嫌恶,但是一闪而过,在陆辰司下车的之前,好好的掩饰住了。

她走上去扶着丁零,虽然腿已经处理过,没那么痛了,但是走起路来还是有点影响,有点一瘸一拐的。

叶沁扶着她走进去。心里想的却是她怎么没有死,听说她被骗进夜总会,为什么没有死!

将丁零扶在沙发上坐下,陆辰司也进来,直接越过她,对丁零说,“我已经调查清楚了,是张琪,你想怎么处置她?”

“我想要她的基本资料,不仅是工作中的还有生活中的。”她要知道所有她在乎的东西,然后,全部毁掉。

“我会吩咐陈力整理出来给你,果然,本来以为你是一只温顺的小家猫,原来,竟然是一只尖锐爪子的小野猫。”

“我从来不尖锐,只是有人招惹我,我为了不被欺负,只能想保护自己。”丁零看着他,极其认真的说。她从来不去招惹别人,但是她不会白白被人欺负。

“好,你自己去收拾她,后果怎么,算我的,你只管去做就是。”陆辰司看着丁零,眼神中竟然带上一丝欣赏。她没有那么软弱也好,以后在他身边,危险只怕不比现在少,与其以后变的强大,不如现在就让她学会怎么惩罚伤害她的人。

丁零回到房间,陆辰司因为公司的事回去,叶沁在她旁边照顾着,陆辰司很忙,比她想象中还要忙很多。

丁零是个闲不住的人,身体恢复好了一点之后,就要求出去。洗漱完下楼的时候,看到陆辰司已经坐在桌前,优雅的吃着早餐。

明明是最普通的牛奶和吐司,在他手中也如山珍海味一般,陆辰司一向吃的很少,但是动作都很高贵,通体散发典雅贵族的气息,这样的气息从一个男人身上散发出来,使他增添无以伦比的魅力。

丁零竟然一时看楞了,但是她很快就回过神来,她不能被陆辰司的外表给骗了,他可是一个恶魔!一个来像她讨债的恶魔!

丁零下楼,坐在他的对面吃早餐。在陆辰司身边,她总是紧绷着的,放松不了,陆辰司强大的气场总让她胆战心惊。

丁零小口小口的吃着早餐,心里揣测着陆辰司现在在想什么,他说帮她撑腰,万一是整她呢。

“你都是这么吃饭的?”陆辰司早就吃完了,但是也不急,就这么静静的等着她,可是见过她真正吃饭是什么样的,现在这副样子真让他受不了。

“我就是这样的!”丁零暗暗腹诽,当然不敢讲出来。

她以为他等急了,快速地扒拉两口,陆辰司的声音又想起,“吃那么快干嘛?有人跟你抢?”

??

陆辰司是有病?

丁零假装已经吃饱了,拿起包就往外面走。依然是陆辰司带她去公司。还是按照老规矩,为了不然公司同事发现他们的关系,丁零在离公司不远处的咖啡馆门口下车,然后自己走去公司。

到了公司门口,丁零深吸一口气,带上怨恨走进公司。

张琪,她不会放过她!她一向不主动招惹别人,但是如果别人来招惹她的麻烦,就别管她也会狠心地打击报复!

丁零走进办公室,扫了一眼,果然看见张琪坐在她的办公桌上,正在和隔壁的小丽聊天。

丁零今天穿了黑色职业装和黑色阔腿裤,但是因为太瘦,阔腿裤被她穿成了裙子。因为带上对张琪的怨恨,整个人竟然不同于平时的娇弱单薄,她身体紧绷着,带上了一丝凌人的气势。

她走到张琪面前,张琪看到她,嘲讽的笑着,很是不屑地继续和小丽聊天。

丁零气恼,看见她放在桌面上的手机,立刻拿起就走进旁边的会议室。

张琪见她竟然有胆子敢拿自己的手机,气急败坏,跟着丁零就走进了会议室。

丁零在门后面,看张琪走进来,立刻关上了门,上了锁,此刻会议室里只有她们两个人。

丁零拿着她的手机,一步一步向她靠近。可能是丁零脸上的表情太过暗沉,眼中里也满是怨恨,张琪竟然被丁零逼着往后退,直到退到会议桌上,丁零按住她的肩膀,让她不得不直视她,“昨晚,是你设计我?”

动漫关键词:奶油PLAY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