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往下面一颗一颗塞珠子/往下边塞水果后吸出来清欢

2022-06-08 13:45:23【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可以继续上班。”上班才能每天和她一起吃饭,在家只能晚上见到她,根本看不够,既然她喜欢上班,那就答应她。“那我回去了,晚上会在后门等你。”这也是他们之

“可以继续上班。”上班才能每天和她一起吃饭,在家只能晚上见到她,根本看不够,既然她喜欢上班,那就答应她。

“那我回去了,晚上会在后门等你。”这也是他们之前说好的,为了不被公司的同事发现,她每天下班后在后门人少的街口里等他。

陆辰司轻嗅她身上的清香,怎么也闻不够,丁零的身体却僵硬了,一动也不敢动。

他骤然将她推开,“今天先放你回去,记着,没有下次!”她在这,身上的清香一直往他鼻子里扑,他根本没法好好集中注意力。

丁零看他总算是答应,赶紧从办公室里走出去,按原来的路线下楼,下楼的时候看到了陈力,她偷偷摸摸地从陆辰司办公室里出来,一头撞到陈力,尴尬地干笑了两声,然后立马溜走了。

陈力还是一张冰块脸,好像习以为常似的,并没有多大反应。他面无表情的走进办公室,像总裁汇报工作,“总裁,周伟光从朱悦悦那里拿到了红海集团2%的股份,现在正在暗暗创建公司,准备东山再起。”

陆辰司听到陈力的话,既然面不改色的敲击着键盘,没有引起他的半点兴趣。周伟光这个人,除了算是丁零的前男友之外,其他没多大印象,像这种不入流的角色,甚至连做他的对手都不配。

懒的理他,反正就算获得红海集团2%的股份,就凭他那点下三滥的功夫,也掀不出什么风浪。

“等他有什么大的动作再通知我。”继续处理手中的文件,丁零一走,他的效率都高了几分。果然这个女人,像个毒药一样,轻而易举地就让他心神意乱。

“是,总裁。”陈力禀告完工作就准备退出去。

“等等,今天的事,我不希望在公司里听到什么风言风语,你知道该怎么做。”他可不想因为今天在食堂的这件事,让女人又哭丧着脸说什么都是因为他不能好好上班。

“明白。”说完,轻声地走了出去,顺便带上了门。

丁零回到自己的办公桌上,本来还胆战心惊的,怕大家看到总裁和一起,会过来问她。她已经想好说辞了,准备推究这只是一场误会,但是没想到,大家竟然都没有过来问她,好像刚才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丁零以为是自己自作多情,反而放下心来,她最怕办公室里的风言风语,积毁销骨,有时候流言能毁灭一个人,她只想好好工作,有一天能变成她梦想中的职场白领,至于流言这种东西,她永远都不想招惹到。

下班的时候,她一个人从后门走出去,走到离公司挺远的街口等陆辰司。

因为是后门,平时很少有同事经过,她怕别人知道她和陆辰司之间的关系,但是陆辰司又强烈要求和她一起上下班,她只好想了这么个法子,下班后来这里等他。陆辰司当然极不情愿,上班的路上提前下车,生怕被人发现,下班也是偷偷摸摸,可恶,他就这么让丁零丢脸,就这么见不得人?

丁零站在后街口,因为是傍晚,路边摆起小摊,小灯泡也亮了,暖黄色的灯光,高声吆喝的大妈大爷,年轻的情侣在一个又一个的小摊前徘徊,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虽然吃的是路边小摊,但是对当时没钱的他们来说,只觉得幸福和满足。

丁零恍惚想起四年前她和陆辰司交往的时候,陆辰司总是比她晚到,印象中都是她在等他,但是他每次出现都会给她带一串玉米,烤的外焦里嫩,上面一层薄薄的沙拉酱,她一口咬下去,幸福感瞬间盈满她的全身,是她此生难以忘怀的美味。

因为以前经常等陆辰司,好几次她都没耐心了,但是又没办法,所以在等着无聊的时候她总会给自己找一些乐子。

丁零像以前一样,站在原地的格子地板上,一步一步往前跳,边跳边数,十步,陆辰司还没来。

二十步,陆辰司还不来。

三十步,哼,再不来,她就要生气了,到时候一定要他好好道歉,说尽好话。

四十步,还不来,她真的生气了,怎么都哄不好了,哼!到时候,她要装出很生气很生气的样子,扭捏着怎么都不理他,等他惊慌失措,懊恼不已的时候,再大笑地看着他,笑他被自己吓到,哈哈哈,她一定会一直一直嘲笑他,而陆辰司会气她竟然敢骗她,追着要找她算账,她就会溜的很快,让他追不上她……

曾经多美好的记忆啊,丁零以为自己已经忘记了,这些年她一直刻意想忘记,但是现在只要想起一点点,大量的细节就会涌进她的脑海里。

陆辰司将工作全部提前结束,怕丁零等久了,提早下班,开车到她说的后街口。

到了的时候,看到丁零站在街口,一步一步跳着石块,像是一个幼稚的小孩子。

她的表情呆呆的,双手微张,穿着小高跟,一步一步跳过一块大理石,又跳一块,再跳一块。

陆辰司感觉自己的心和她的脚步一起跳动。他没有忘记过,四年前他们交往的时候,丁零经常等他,每次他找到她的时候,都会看到她在路边这么跳着,那个模样,像不倒翁一样憨傻可爱,但是却让他感到一股暖意从心底流露出来,每次看到丁零蹦蹦跳跳的身影,他只感觉自己的心都要被她融化了,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女孩子。

陆辰司恍惚以为自己看错了,时光穿越回了四年前,他站在学校门口,看着丁零蹦蹦跳跳的身影。

可是他很快就回到现实,看到前方不远处真的是丁零的身影,他的嘴唇翕动,指尖微微颤抖,竟是难以抑制的激动。

那些他和她之间的美好记忆,陆辰司一直以为只有他一个人傻傻地记着,可是现在陆辰司发现,原来她也不曾忘记过。

还记得丁零娇嗔撒娇的模样:“陆辰司,我都跳了五十步了,你怎么才来,以后要是超过五十步你还不来,我就生气了,很生气很生气的,哼。”

虽然是嗔怪,但是陆辰司听起来却是最甜蜜的话语,每次她向他这么撒娇的时候,他的心就像是浸满蜜糖,甜蜜蜜地冒着泡。陆辰司将车开到丁零的面前,迅速地解开安全带下车,想把丁零揽入怀里,但是迈开的脚步停顿住,默默收回脚,坐在车上一动也不动。

丁零见陆辰司的车已经到了,打开车门很快钻进车里,这个模样,生怕谁看见她。

陆辰司心里抽痛,丁零很抗拒他,抗拒到,不想任何人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这让他很没安全感,但是他没有办法,比起让丁零生气,他宁愿这样顺着她的意,至少她会安分地待在他的身边。

丁零确认四周无人她才钻进车里的,心想应该没被人发现。

张琪不过下班馋嘴想来后街买一碗臭豆腐,竟然看到丁零,正想走上去看看她到底干什么,就看到总裁的车停到她的面前!

而丁零毫不犹豫地钻进去,两人好像非常熟悉,这个不过是最普通的日常。

张琪立即躲在后面,看着陆辰司的车她心里就闪过一个不确定的念头,但是这个念头被她很快掐灭了。

怎么可能,总裁和丁零怎么可能认识……

可是,当她看到丁零坐上陆辰司的车时,她心里的恐慌越来越重,那个念头渐渐扩大,扩大成确认。

今天在食堂,总裁将丁零带走,两人关系就不一般的样子,即使再不想承认,张琪此刻也不得不相信,丁零和总裁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怎么可以!她们心中宛如天神一般的总裁,无数人心中的白马王子,竟然被人抢走了?这个人还是她瞧不起,一无是处的菜鸟丁零?

张琪气得将手上的包扔到地上,愤怒地踢了两脚面前的垃圾桶,手臂微微颤抖,指甲陷进肉里,但是她没有感受到一点疼。

胸腔的愤怒仿佛要将她燃烧殆尽,她的嫉妒,怒火已经达到最大!已经不受控制了!

丁零,她绝对不会放过她,她要让她名誉扫地,后悔进N.E!

张琪捡起被自己扔在地上的包,拍了拍包上的脚印和灰尘,眸中闪过一道恶毒的光,走了回去。

翌日,丁零表面镇定自若地工作,其实一直偷偷关注着大家的表情,生怕昨天的事情让大家产生误会,说起关于她的流言蜚语。好在大家的工作很忙,除了严肃的表情和忙碌的身影,再也没有其他不正常的地方。

丁零渐渐放下心来,还好还好,大家都没有八卦,那她可以继续安然地上班了!

丁零的心思从大家身上收回来,专注于自己的工作,丝毫没有注意到西南角处的一个鄙夷嫌恶的眼神。

张琪从她坐下的那一刻起,眼中的狠毒就溢满眼眶,仿佛要破眶而出,呲裂眼角。

昨天她坐上陆辰司的车的那一幕,清晰的展现在她眼前!

从她进公司以来,从来没有见过陆辰司主动触碰过一个女人,从来没有!可是,为什么他能忍受丁零?为什么他和丁零展现出不一般的关系?她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她迫不及待想知道,本来一个郑宇已经够了,但是丁零竟然还勾引到陆辰司!

她不能接受,她接受不了!她一定要尽快将丁零赶出去,她不能再留在这了!

不,单单将她赶出去已经难以让她泄愤,她要毁了她,她要毁了她这张脸,看她还敢勾引男人,她还要毁了她整个人!

张琪恨恨的又看了丁零一眼,才收回自己的恨恨的目光。

“张姐,李总又下了一个大订单,但是还没签合同,指明今晚在金碧辉煌开了一个包厢等你,你看看你要不要去……”助理小丽将手中的合同放在张琪面前,小心翼翼的说。

其中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其实以前也有这种事,有些客户虽然下了订单,但是就是卡在最后一步,都会提出一些特殊要求,这些在职场上都是隐秘,很多长得有点姿色的员工有时候会为了业绩为了订单答应客户的要求,职场本来就残酷,女人更是只能靠自己的美貌和过人的能力在职场上厮杀,闯出一片天地。而只有美貌没有能力的女人,有些会沦为有钱人的玩物。

张琪看到手中的订单合同,鄙夷的看了一眼,这个李总是业内出了名的色狼,但是偏偏他又狡诈的很,手中掌握着大量的订单,她又不敢得罪他,自从上次从了他一次,没想到这次又来,简直是令人作呕。

刚想把手中的订单扔出去,突然看到丁零的身影走过,她从她面前经过,倒了一杯咖啡,又坐回自己的位置上。

张琪眼中精光闪现,脑中闪过一个念头,阴狠的笑起来。

她将手中的合同收好,抬头向小丽微笑,“你去回复李总,让他开好包厢,我今晚一定准时到。”

小丽得到命令走了出去,心底却鄙视了张琪一下,没想到,她真的会为了业绩什么都做,真是恶心。

张琪拿起合同,走到丁零面前,甜美地看着她,冲她微笑,“丁零,别说前辈不照顾你,这份合同可是我好不容易求来的,已经和客户说好了,你今晚去签个约就好了,签下这份合同,这个业绩就是你的,到时候,公司里的同事肯定都会佩服你的。要知道,这可是大家梦寐以求的大单,多少人求都求不来的,怎么样,前辈对你好吧。”张琪将右手放在丁零的肩膀上,语重心长地对她说,俨然一副前辈照顾晚辈的样子。

“你让给我?”丁零微微诧异,印象中张琪好像不喜欢她。

“对啊,我这不是看你学历不够,和其他同事相处有点困难吗?一个职场新人要融入集体,只能做出成绩让大家认可,这样大家愿意接纳,否则,你永远都别想融入我们。”看丁零有些犹豫,她作势要收回合同,不给丁零机会了。

“等一下,你真的让给我啊?张姐,你真的太好了,要是真的签下了,我一定请你吃饭,好好感谢你!”丁零怕她收回去,赶紧接下,将合同抱在怀里,生怕张琪拿回去。

平日里大家叫她张姐她没什么感觉,可是丁零一叫出这句话,她竟然浑身不舒服,好像自己老了,而她正年轻着。她忍住自己眼中的厌恶,得逞的笑了起来。她就知道丁零会答应,哼,一旦进了那个老男人的包厢,就别想出来,保证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那就说好了啊,金碧辉煌井字号包厢,记得别走错了。”张琪好心地看了丁零一眼,把包厢号清楚地跟她说了两遍,才走回自己的办公椅上坐下。

金碧辉煌是什么地方?算了,下班打车的时候直接跟司机说,司机应该知道的吧。

那她今晚就不能跟陆辰司一起回去了,待会给陆辰司发个短信说一声。

陆辰司看到信息,本来正好想说他今晚要应酬,不能带她回去了,没想到她也有事。

他今晚要去应酬,公司里的一些老狐狸又开始小动作,他要开始反击了。

应酬地点约在了金碧辉煌,他一向不喜欢这种地方,但是却是商场上的人谈事最喜欢的场所,他很厌恶,但是也要虚与委蛇。

下班后,张琪特意提醒她别忘了去,而且叮嘱她一定要赶紧去,要不然晚了人就走了,这些客户的脾气都是很坏的。丁零听后,就更急了,连郑宇和她打招呼都没回,赶紧跑了出去。

出了公司大门,拦上一辆计程车,跟司机报了一下金碧辉煌这四个字,果然司机立马就知道这个地方在哪,连导航都没开,直接打表开车。

司机说到了的时候,她还懵了一下,这么快就到了?等她下车,看到面前金灿灿的建筑上挂着“金碧辉煌”四个大字。

可是这是什么地方?整个门面装修都是金色的,果然是金碧辉煌。看起来不像公司,倒像是一家夜总会。

实际上,金碧辉煌是S市最奢华的夜总会娱乐城,是S市有钱人欢乐的天堂,这家夜总会每天经历着数不清的的钱权交易,其中的黑暗和肮脏,是常人难以想象的。

丁零刚刚踏进来,沸腾的人声和动感的音乐就将她吞没。

里面灯光暗淡,五颜六色的灯光在闪烁,一会照在她身上,一会又闪过,直转的她头都要晕了。

丁零再往前面走去,只见舞台上性感的舞女水蛇一般扭动,身上的灯光照耀,舞池里是欢舞的人群,一阵又一阵的尖叫声,吵得她头疼。

她快要被吵死了,想赶紧出去,但是想了想手中的合同,忍了忍,又往前走。

里面更加昏暗,她找不到井字号包厢,直接找了一个服务员,让他带路,服务员果然很快就把她带到了包厢。

丁零刚踏进包厢,本来嘈杂的包厢瞬间就安静了一会,只听到一阵阵抽气声,包厢里无数双眼睛都照射在她身上。

包厢很大,但是不像外面那么嘈杂,但是该少的还是一样不少,十几个男男女女,男的全部四十岁以上,挺着啤酒肚,怀里搂着两个性感美女。

丁零看着她们的穿着,再看自己的穿着,毛衣加牛仔裤,与包厢里的其他女人相比,实在有些格格不入。

“请问,哪位是李总?”丁零怯生生地开口,不敢惊扰他们,小心翼翼的问。

只见中间沙发上的一个中年男人听到她的话,放下酒杯,抬头看她。一看到她,眼中大放异彩,立刻推开左右两个贴身而坐的美女,朝她走过来。

“来来来,美女快过来,这边坐这边坐。”说完,离她最近的一个男人作势要拉她。

“你找我啊小美人,来,我就是李总,嘿嘿。”李钱笑的一脸猥琐,脸上的肥肉随着笑的大声一抖一抖的,看起来油腻又恶心。

李钱今日真是春风得意,不禁生意上顺心,还碰到这么个大美人来找他。

丁零看着朝她走过来的男人,头发半秃,又矮又胖,脸上尽是肥肉,走起路来都是一抖一抖的,让人看来直犯恶心。

她被张琪耍了。

丁零此刻感觉好像掉进了狼窝,一群恶心丑陋的饿狼正看着她,仿佛要将她生吞活剥下去。

“原来是来找李总的啊……来来来,过来过来。”离她最近的一个男人走过来拉住她,把她拉倒李总的身边坐下。

丁零心里正计划着逃走,脸上却是笑着看向李总,“李总,我是张琪派过来跟你签合同的,我们赶紧把合同签了吧,我也好回去交差。”

听到张琪的名字,李钱马上明白过来这个美女是从哪来的了,看来张琪倒是个聪明的,自己不想来,派了这么个美女过来,正好,这个可比她自己强多了,他很满意,非常满意。

“哦,合同啊,签,我马上签,不过这位小姐,你可来晚了,江湖规矩,来晚自罚三杯,来先把这杯酒喝了,合同我们慢慢签。”说完,从旁边拿过来一个杯子给丁零倒满了一杯酒,推到她面前。

丁零看着面前的一杯酒,有些绝望,她从来没喝过酒,也不敢喝,怕一喝就醉,不省人事,很没安全感,可是现在这个情况,容不得她不喝。

丁零拿起酒杯,抿了一口就放下,示意自己喝过了。但是李钱看杯中的酒根本都没动,立刻纠缠不休,不满地大声嚷嚷起来,“小姐你这是不给我面子,就喝这么一小口,也太没诚意了吧,来来来,这杯喝完,喝完我们就签合同。”他把杯子又推到丁零的面前。

丁零看着面前的一大杯酒,心里极度慌乱,这些人肯定不会放她出去,那她要怎么逃走。

偷偷拿出手机想给陆辰司打个电话,但是李钱显然看出她的意图,另一只手按住她的手,然后抬手将她的手机扔在地上,接着脚一踢,不知道踢到哪里去了。

丁零心里简直要哭出来,但是还是面不改色,努力应对着面前的这个恶心的老男人。

又拿起杯子,深吸一口气,大口喝了下去。

不管了,先把合同签了再说,她一定要让他签合同。

李钱看她喝完了,大笑的夸赞她,“小姐真是好酒量啊,来,说好的三杯的,第二杯。”身体慢慢往丁零身边靠,眼神示意旁边的人再将杯子倒满。

喝完这一杯酒,丁零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在摇晃,她以前从来没喝过,知道自己的酒量根本不行,但是没办法,她看着面前又被倒满的酒杯,眼神开始迷离,脸颊绯红,看到面前的杯子已经带上了重影。

她摇了摇头,努力打起精神,将手中的合同推到李总面前,迷糊不清地看着李总,“李……李总,你……你说我……我喝完这杯就签合同的……你……你不要骗我。”丁零又拿起酒杯,做出已经喝醉的样子,作势还要喝。

她其实还没醉,还没完全失去意识,但是这个李总太恶心太狡猾,肯定要把她灌醉,那她就先装醉,让他签字。

李钱见她好像醉了,一想到今晚这个美人就会出现在他的床上,露出淫荡的奸笑。

动漫关键词:往下面一颗一颗塞珠子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