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学霸将遥控器开到最大_仙女棒夹在里面的照片

2022-06-08 13:38:56【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陈力!”原来陈力一直在门外,还有一众保镖,恭敬地等在门口。“调查今天的事,查清楚这两个警察口中的销售都有谁,还有哪家店,我要那几个销售,每一个都进监狱,没蹲满

“陈力!”原来陈力一直在门外,还有一众保镖,恭敬地等在门口。

“调查今天的事,查清楚这两个警察口中的销售都有谁,还有哪家店,我要那几个销售,每一个都进监狱,没蹲满三年,我找你们算账!”

“至于你们,打电话给你们局长,让他给我一个交代!”说完,直接抱着丁零离开,丁零一直缩在陆辰司的怀里,但是还是看到旁边的两个警察的脸色已经变了。泰禾警局很多方面都靠陆辰司的救济,局长更是如此,平时的一些“小事儿”也全靠陆辰司帮他端着,他一个小局长才能在东二环买房,偶尔见到陆辰司,连局长都是低声下气的唯恐他不高兴,现在他们竟然一不小心拘留了陆辰司的妻子!

天哪,他们究竟干了什么蠢事!

局长顾及陆辰司的面子和自己的利益,知道他们干的蠢事之后肯定不会轻饶他们,那他们,就不仅仅是停职这么简单了!

他们惶恐的瘫坐在地上,看着陆辰司的背影,被吓到忘了求饶,只剩下一种感觉,完了,这辈子算是完了

陆辰司将丁零放在车上,刚放开她,丁零又皱了皱眉,似乎疼痛难耐。陆辰司看到女人因疼痛已经扭曲的面容,眉头一皱,顺着她手扶着后背的地方,粗鲁的一把撕开。

丁零只感觉自己的背一凉,陆辰司的手已经抚上她的背,在她疼痛的地方轻轻的抚摸,他的动作温柔,指尖冰凉,但是在丁零心中只感觉火辣辣的,随着他指尖的触碰,她只感觉他在自己心中点起了火苗,逐渐熊熊地燃烧起来。

突然陆辰司的手大力按上她的背,本来轻柔的抚摸变成大力的在她的疼痛处按压,直疼得她发出“嘶”的叫喊声。

“陆辰司你轻点儿,痛痛痛。”丁零委屈的叫出来,她已经这么可怜了,他还欺负她。

“你还知道痛?知道痛还这么晚给我打电话?我要是再晚一点过来,你是不是要在监狱里过一夜?”陆辰司冷硬,醇冽的声音在她的背后响起,丁零竟然听出了一丝心疼,他在心疼她?怪她这么晚才给他打电话?

“可是……”可是她怎么知道他会不会来救她,平时他也一副很讨厌她的样子,说不定知道她被关在监狱里,他正开心呢!

“可是什么?”这次换上轻柔的抚摸,像对待最珍贵的珍宝。

“我不知道你会不会来救我,我怕失望,和我交往了一年的周伟光都是在骗我,而你,我知道你讨厌我,从刚刚见到我的那时候起,你就对我……你就对我做那种事!我知道你讨厌我,讨厌我四年前的不告而别,所以我从来没有指望过你,我怕失望,我怕给你打电话你不接,或者嘲笑我,我害怕,我本来就一个依靠的人都没有,举目无亲,所以宁愿现在失望,也不想以后有着比现在更多的绝望。经过周伟光,我真的害怕了,不敢相信任何人,我害怕拥有,所以不敢有期望。”她面色凄然,带上淡淡的绝望。

这个世界谁都是独自一个人来,一个人去,她没有朱悦悦那样好的家世,没有那么多爱她的人,她母亲重病在床,父亲早逝,她即将什么都没有,既然早晚都会失去一切,那干脆什么都不要拥有,这样,才不会受伤,才不会再经历失去的痛苦。

陆辰司第一次听到丁零对他说这么多话,听完却只剩下心疼。他深爱的女人,怎么会什么都没有!她想要什么他都可以捧到她身边,他一定可以治好她妈妈,她是他视如珍宝的女人,怎么可能什么都没有!

陆辰司将丁零紧紧的摁在怀里,仿佛要将她嵌入自己的身体里,让她永远也离不开他,“只要你乖乖待在我身边,不要老想着逃跑,我会温柔对你,我可以把你妈接到S市来治病,我保证医好她,让她陪着你,你不会再是一个人。”陆辰司的语气轻柔,整个人发出温暖的气息,和之前狠戾阴沉的他大不相同,似乎真的在好声好气的跟她商量。

丁零从重逢以来第一次见到陆辰司这一面,这么温暖,这么,让人安心,仿佛可以将自己全身心都信任给他。

她想起了四年前,四年前他就是这样的,恨不得将世界上最美好的一切都捧到她面前,他是真心对她,而她……

不,她不敢。四年前的事发生一次就够了,她不能爱他,不能贪恋他的温暖,她不能再害了他,她还是要逃,远离他,只有远离他,他才会好好的,就像在她离开的四年,他生活得很好,变成了一个很优秀的人。

丁零心痛的闭上眼睛,扭头不敢看他,突然,陆辰司吻上她的背,舌头在她的背上轻触,丁零感受到他的舌尖炙热地触感,身体控制不住的颤抖,浑身战栗。

她仿佛感受到陆辰司对她的爱意,经过四年,他好像一直没变,可是四年前已经发生过那样的事情,她是一个没有用的人,什么也给不了他,悲剧经历一次就够了,而他们之间,就不应该再开始。

“陆辰司你放开我。我们去医院吧,我的背现在肯定肿了,我都要痛死了!”丁零不满的嘟囔,身体因陆辰司的吻而不停的颤抖,脸也是一阵阵发烫。

陆辰司终于放开了她,吩咐陈力,“去医院!”然后继续搂住她,将她抱在怀里。

很快到了医院,陆辰司将她从车里抱下来,然后竟然不放手,一直将她这么抱着走进医院。一路上经过很多人,大家都看着她,脸上带着好奇和探索。丁零被盯着羞红了脸,一直往陆辰司怀里躲。

看到丁零娇羞的模样,陆辰司心情大好,抱着她的步伐却走得越来越快。

进医院之后直接将她抱进顶级VIP病房,身后立马涌进一大群医生,等着给她检查。

陆辰司看到这么多医生涌进来,一下子皱了皱眉,“留下你们医院最权威的外科医生,其他,全部给我滚出去!”语气带上的深深的不耐烦,这么多医生,怎么看病?而且他的女人,凭什么被这么多人看?医生们感受到陆辰司的怒火,诚惶诚恐地走了出去,只留郑楚新一个人在病房里。

病房一下子就空了起来,陈力也走到门口,恭敬地看守着。

刚在医生的人群里没发现,现在其他医生都走了,丁零才看到郑楚新,穿着医生的白大褂,正神色淡然地看着她,和第一次遇见他的时候一样,气质温文尔雅,丰盈俊逸。

丁零看到郑楚新,一脸惊喜。“是你啊,原来你真的是一位医生,你好啊!”

郑楚新走进病房就注意到床上的女孩子是那天晚上的那个,他不禁也有些诧异,“好巧,又见到你了,你怎么又受伤了?”

丁零微微有些窘迫,两次遇见他,都是她受伤的时候。而且更重要的是,自从遇见陆辰司,她受伤的次数相比以前,是成倍的增加!

她不满的看向陆辰司,没想到他比她更不满,脸上已经开始阴沉,眸光暗了暗,“早就认识?”可恶,这个女人什么时候又背着他认识了其他男人!他怎么不知道?

“哦,就是上次,你把我扔下车,是他把我送回家的,对了,我还没好好感谢他呢。”继而又转向郑楚新,脸上带上柔和的微笑,“上次真的谢谢你啊,我叫丁零,这次又要麻烦你给我看病了。”她声音软软的,郑楚新看着她秀丽的脸庞,竟然一时出了神。

陆辰司脸色暗沉,不满地看着丁零。

郑楚新很快反应过来,准备给她做坚持。

听到她名字的时候心神一荡,原来叫丁零啊,像她这个人一样,叮铃叮铃的,干净又纯粹。这样一个女孩子,应该从小到大很多人疼吧……

郑楚新假装不在意地看向身旁的陆辰司,浑然天成的贵气,浑身带着天生的高傲和上位者的气质,眼神里满是高傲和不屑。

是一个极其优秀的男人。

郑楚新失笑,他干嘛想那么多,干嘛突然很关心她。

“我给你检查一下,先生,你先放开,你这样我不好诊断。”郑楚新看到一直在陆辰司怀里的丁零,有一丝尴尬。

丁零忙从陆辰司怀里爬起来,但是一动背就疼,只敢轻轻的爬起来。

因为伤在后背,只能脱下衣服来看,但是陆辰司哪里愿意,他又将丁零搂进怀里,不让她离开,“就是被硬物撞到了,淤青红紫,你开点药或者什么缓解一下疼痛,不用看了。”开玩笑,这个陌生的男人和丁零认识也就算了,还想看她的身体?怕是活够了!

郑楚新知道陆辰司对他的抵触和排斥,本来想反驳在医生的眼里没有性别之分,但是想想还是算了,看他强势的样子,今天是不会让他亲自给丁零看病的。

郑楚新只好拿出一瓶药酒,递给陆辰司,“这是治外伤的药酒,要配合专门的按摩手法才有效,陆先生如果不愿意,只能每天拿棉签多涂抹,要好几天才好。丁小姐怕是要多疼几天。”

陆辰司一听要让丁零多疼几天,女人的面色果然变了,正幽怨的看着他。

“什么手法?我现在学!”偏过脸色看向丁零,“你敢让他碰你试试?”满满的危险的气息。

“不敢不敢,我就这样疼死好了,不用按摩。”丁零没好气的说,治病也被他想那么多,真是受不了他。

“陆先生,按摩手法看上去不难,但是也挺费劲的,你确定要学?”郑楚新一脸诧异,堂堂N.E集团的陆大总裁,竟然会为她做这种事,真是匪夷所思。

“不要废话,现在就教,我马上学!”陆辰司说做就做,小心翼翼的放下丁零,跟着郑楚新走了出去。

丁零一个人躺在床上,等着陆辰司。

她想起他来拘留室救她的场景,当时他身欣体长,逆着光,就这样站在她面前,像一个天神,拯救她这个可怜的少女。说不感动是假的,那一刻,她已经仿佛听到自己“咚咚咚”的心跳声,不敢相信有人来救她,尤其不相信,这个人是陆辰司。

可是真的是他,一看到他,她就忍不住向他告状,告诉他自己被公司旗下的员工欺负了,想要他帮她报仇。

没想到,他比她还要愤怒,竟然要将那几个销售关进监狱,还有那两个警察也因此遭殃。

看到陆辰司帮她出气,她心里竟然感觉甜蜜蜜的。

他对她很好,和四年前一样好,可是他们可以一直这么好吗?横亘在他们之间的两千万,四年前不告而别的原因,陆辰司虽然不问了,但是依旧存在,只要存在,就是他心中的一根刺,也是她心里无法抹去的伤。

还有陆辰司的舅舅,要是知道她回来了……

不敢再想,越想只会越绝望。还是不要想了,反正现在他们在一起,只要陆辰司不放手,她就逃不脱,就会一直和他绑在一起。

侧躺在床上胡思乱想,虽然无聊,但一下子十几分钟过去了,陆辰司也很快就回来。

“这么快?你会了?”诧异地看着他,不是说一套按摩手法吗?竟然这么快?

“躺好!”走到她背后,将药酒倒在手掌,从丁零的衣服里伸进去,找到她撞伤的地方,轻柔的按摩起来。

郑楚新说要用七分力,可是这个女人怕疼,他只敢用三分。“疼就叫出来,我再轻点。”

丁零一脸无奈,这力度就和在她背上抚摸一样,分明一点感觉都没有,哪里会疼。

“这样好不了的,陆辰司,你重一点,才会好的快,我想早点回家。”

“是你说的,那我就重一点,你别喊疼。”陆辰司狡黠一笑,不够重?那他就重一点!

“啊!陆辰司你轻一点!疼死了!”一声尖锐的尖叫声从病房里传出来,直传到整栋大楼都听到丁零的哭喊。

丁零现在无比后悔说了让陆辰司重一点这样的话,现在她只想赶紧躲开他在她背上的大手,太疼了!陆辰司差点能把她骨头都揉出来!

不过,疼归疼,一阵强烈的疼痛之后却是舒爽,丁零明显感觉自己好了一点,背比之前已经缓和了很多。果然很有效,这个药酒,还有陆辰司的按摩手法。

做完一整套按摩动作之后,陆辰司才放开她,看到女人的脸色比之前好一点,没那么痛苦,他才放下心来。那就让她在医院里好好休息一下。

“你今晚好好休息,我明天再来给你按摩一次,大概就能出院,好好睡觉,不准乱跑,陈力和保镖都在外面守着你,要是再让我发现你逃跑,我就将你的腿打断,让你永远也走不了路!”陆辰司的神情是一如既往的认真,即使是说要将她腿打断这样的话也是极其坚毅冷漠,看起来不像是开玩笑。

“知道了,我都这样了,还能跑哪去,就是跑,肯定没跑两步就被你们抓回来了,还不如省点力气好好养伤,多睡会觉。”丁零倒头就睡,一副很困的样子,好像真的累了,只想睡觉。

听到丁零的话,陆辰司才放下心来,才敢回公司,继续之前被他开一半就中止的会议。

其实不仅仅是让陆辰司放心,丁零是真的累了,今天从公司跑到宝庆广场,又被保安带到泰禾警局,还被关了那么久,要不是背疼的厉害,她早就睡着了。

陆辰司看她是真的睡下,才吩咐陈力几句,让他一整夜都守在外面,听到任何动静就冲进来,要是女人又不见了,就唯他是问。陈力接到命令,自然寸步不离地守在外面,一步也不敢离开。

丁零一直睡到九点才醒,醒来神清气爽,精力充沛。

窗外的阳光很好,透过窗户可以看到香樟树浓密的绿叶,还有阵阵花香。

丁零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幸福的醒来了。昨晚睡的也很好,没有陆辰司的打扰,她感觉这真是她这几天睡的最好的一晚。

背上的疼痛也减轻了不少,现在她已经可以自如的行动。

丁零下床,打开窗,阳光更多的倾斜进来,投射在她身上。是新的一天啊……

她今天要等着他来接她回去,不知道陆辰司什么时候来,陈力又守在门外,显然不让她出去,无奈她只好让她跟着,在病房外的草地上走走。

走着又觉得很没意思,等陆辰司又很无聊,只好去找了一本书来看。

将书放在地上,双手撑着自己,双脚翘起,丁零躺在草地上看书,浑然不知有人靠近。

郑楚新看到丁零时,就是这样一副场景——

绿油油的草地上,掉满了香樟树的树叶,一片一片地掉在地上,和着丁零翻动书页的声音,发出轻轻的“碰。”的声响,几不可闻,却直击入郑楚新的心底。

丁零侧躺在草地上,双脚交织翘起,一摇一摆地,双手衬着自己的身体,书就躺在她的面前,她时而轻笑,时而皱着眉,郑楚新第一次看到一个人可以在一瞬间有这么丰富的表情,一会儿娇羞如精灵,一会儿盈盈如花妖,一会儿空灵似仙女。

现在正是四月芬芳的美好时节,一排的香樟绿得流油,像是要把这片天都给染绿。少女正躺在这样的草地上看书,表情丰富而满足,偶尔还发出轻微的“哼哼”声。

身后是万丈明媚阳光,晴朗的天空,一排排的翠绿香樟树下,精灵少女与这一切融为一体,只让人感到岁月很美,时光很长,长到,可以让人去尽力寻找一切美好的事物,一切都还来得及。

郑楚新被这一幕震撼住,竟一时傻傻的,拿着病历本一动不动。他忘记了本来来找丁零的目的,忘记了一切,眼前只剩下这一幕浑然天成的绿地精灵欢阅图。恍如久处黑暗苦苦挣扎的归途人终于见到回家的灯光,又如在沙漠中干渴已久的人终于品尝到清甜的凉茶,郑楚新只觉得枯燥已久的内心渐渐鲜活起来,这种感觉让他身体悸动,燥热,心中兴奋,喜悦。

这么些年来,他以为他自己天生冷情冷性,对生活中的一切美好事物都不感兴趣,小时候别的小孩子都吵着向爸妈要各种玩具,可是当那些各色各样好玩的玩具全都摆放在他面前的时候,他只淡漠的看它们一眼,然后就被他丢进杂物间里。

后来读书的时候,身边的同龄人都谈起了恋爱,都讨论着哪个系的女神多么好看,他却对他们口中的女神没有半点倾慕。

这么多年过去,他以为自己就是这样,对这个世界的一切都不感兴趣,只是有一些被迫的责任让他在这个世界上生存下去,比如作为妈妈的儿子,他哥哥的弟弟,带着这些责任,他必须在这个了无乐趣的世界生存下去。

现在这一刻,他感觉自己心灵中沉睡已久的某一块苏醒了。

他想和她一起躺在草地上看书,即使躺一整天他也不会感到无趣;他想和她一起吃饭,把自己碗里好吃的菜都夹道她碗里;他想每晚都给她打电话,向她讲述一天你发生的所有有趣的事;他想用自己的努力,工作一个月只为能给她买一件连衣裙,只为了看到她穿着这一件连衣裙在他面前欢舞的样子。

脑中瞬间汹涌澎湃,无数个想要和她一起的念头犹如一道道闪电,霹向他的内心,他空寂已久的内心仿佛被点亮。

是爱情吗?让他产生如此大的悸动!原来这就是爱情!

他如梦初醒,现在只想将她揽入怀里,让她永远都在他的身边。他从来不知道自己也可以这么激动,他原来也有这么强烈的情绪。原来这才是真正的他,原来他从前的生活,没有半点意义。

他轻轻地走到丁零面前,竟然胆怯到不敢往前一步,似是怕惊扰到她,在离她三步的地方停下来。

许是听到了脚步声,丁零的目光从书中移过来,落在他的身上,看到是他,轻声一笑。然后合上书,从草地上爬起来,走到郑楚新面前,看着他说,“你要给我复诊吗?我今天已经感觉好多了。”

郑楚新微楞,故作冷静地说,“嗯,如果按摩有效的话,今天就会好很多,没那么痛了。”郑楚新压下内心的激动,贪婪的看着她俊丽的脸庞。

就是她啊,这么多年,能给他的生命赋予新的意义的女孩。

“我在等陆辰司来接我回去,不过医院太无聊了,所以从病房里拿出一本书来看。”丁零走到前面的木椅坐下,示意郑楚新也过来坐,就坐她的身边。

郑楚新内心一动,带着窃喜和胆怯,紧张地坐下。他此刻像一个情窦初开的小男孩,正面对自己心爱的女孩而不知所措

动漫关键词:学霸将遥控器开到最大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