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边做边讲荤话H失禁,小丹乖让我再进去一次

2022-06-08 13:27:27【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丁零诧异地看着他,想了好一会才知道他说的是郑宇,立刻否认,“没有,我没有想和他一起吃饭,以后我都自觉上来,和你一起吃。”陆辰司惩罚人的手段她也算见过,她实在承受不起

丁零诧异地看着他,想了好一会才知道他说的是郑宇,立刻否认,“没有,我没有想和他一起吃饭,以后我都自觉上来,和你一起吃。”陆辰司惩罚人的手段她也算见过,她实在承受不起他的怒火,但是她也发现,平时只要顺着他的意,不忤逆抵抗他,他也会对她温柔。

丁零不知道,对陆辰司来说,只要她不时刻想着远离他,他就可以对丁零很好,可以好好宠着他,让她永远留在他身边。

但是如果她还是不老实,老是想要挣开他的禁锢,那就不要怪他心狠手辣。

“过来吃饭!”丁零坐在会客区的桌子上,她才注意到桌上放了两个饭盒。

不会吧,堂堂大总裁还亲自带盒饭来上班?还一带就是两个?什么时候带的啊?她早上怎么没注意?

“陆……陆辰司,其实不用这么麻烦的,我中午在外面随便吃点就好了。”不用还准备盒饭吧,而且他也不像吃盒饭的人啊!

“你不愿意?”陆辰司抬眸,眸光扫向她,只见丁零的头瞬间摇的像拨浪鼓似的。

“没有,我可喜欢吃盒饭了。”丁零笑嘻嘻地打开其中一份,讨好地看着陆辰司,示意自己很喜欢。

打开饭盒,两道小菜一个玉米汤,都是很日常的小菜,她尝了一口,味道很不错,没有星级酒店的精美鲜嫩,但是好在家常,特别合丁零的胃口。

“秋姨的手艺真不错,做饭真好吃。”心满意足地喝了一口汤,不顾形象的开始扒饭,她确实饿了。

陆辰司的筷子停在半空中,没说话,看着丁零大口大口的吃菜,喝汤,表情甚是满足。

他没说出来,这些都是他做的。

在美国的四年里,他要一边学习,一边照顾自己,因为很不适应美国的气候,食物也都很不习惯,他都是自己做饭给自己吃,偏偏在食物上不愿意将就,所以就在网上搜教程,自己做给自己吃。没想到四年下来,他的厨艺也进步不少。

后来回国之后就没做过了,秋姨做的还算合他胃口,他就再也没做过饭。

但是昨天,突然很想做给她吃。

他常常在想,这四年来丁零一个人过的好不好,有没有好好吃饭,为什么还是这么瘦。但是不敢问她,一旦问了,必然牵扯出那个他讨厌的男人,周伟光!一想到是周伟光代替他陪伴她四年,他就忍不住发火。所以他深深克制住自己,不去问她这四年到底过的怎么样。他在乎的是她的以后,只要她不再想着逃离,乖乖待在他身边,他可以对她很好,比这世界上任何一个男人对她都要好。

“陆辰司,这些竟然都是我喜欢吃的,秋姨怎么知道我喜欢吃玉米,还有土豆!”幸福!全部是她喜欢吃的菜,而且,味道非常好了。

“吃你的饭,话那么多。”陆辰司眼中带上笑意,声音却是清冷的。说完,将丁零饭盒里的玉米夹了过去,咬了起来。

不得不说,有人吃饭都是文雅高贵的,就像陆辰司,全程没发出一丝声音,即使是吃玉米,也是极有教养的一粒粒夹下来放在碗里,然后慢条斯理的吃着。连吃玉米都是高贵的姿态,清雅的风度。看得丁零实在是自惭形愧,她吃玉米从来都是啃的,第一次看到有人吃玉米将玉米粒一颗一颗剥下来放在碗里。

不过一想到陆辰司拿着玉米一圈圈地啃,“噗嗤!”脑补到这个画面,丁零忍不住笑了起来,画面实在是,不敢看啊!

她刚才一笑没忍住,口中的饭一下子喷出来,碰到陆辰司的衣领上,陆辰司看着面前的饭粒,饶是修养再好,也忍不住脸色沉下来,眼中满是怒火地看着丁零,“丁零!你恶不恶心!”

“不好意思,刚才一时没忍住,你等一下我去拿个纸巾给你擦一下。”丁零忍住笑,赶紧去拿纸巾。她竟然把饭喷到陆辰司的西装,领带上,天哪,陆辰司竟然没掐死她!

赶紧拿纸巾给他擦干净,好在只是饭粒,很快就擦干净了。但是陆辰司还是一脸嫌弃的看着她,然后起身走进办公室里的一个小休息室里,看样子是去换衣服。

他打开门的时候她好奇的往里面瞄了一眼,里面竟然还有一个小衣帽间和一张单人床。这个总裁办公室,装置也太齐全了吧。除了厨房,其他什么都有。

果然比她之前见过的都豪华多了。

饭也吃的差不多了,她倒是都吃完了,但是陆辰司没吃几口,想来现在他也没胃口再吃了,所以她就将饭盒收拾了,静静的等陆辰司出门,丁零稍微等了他一会,怕他出来之后找她算账,见他还没出来,于是在门口大声问,“时间差不多了,我就回去工作了哦。”不等他回答,立马溜得比兔子还快。

还是按原来的路线下楼,自认为计算周密,肯定没人发现。果然,等她下楼,大家也都回来了,都坐在一起休息。看到丁零的时候,她们也都没什么反应,似乎都不太想理她。

丁零自然知道她们的态度,也不愿热脸贴冷屁股,没有凑上去和她们聊天,只是坐在自己的办公桌上,再熟悉一下自己的工作。

只是只有她一个人坐在自己的办公桌上,其他人都坐在休息区聊着天,看上去很是不合群。

张琪一看到丁零,收住自己脸上浮夸的笑,身姿婀娜的走到丁零面前,看着她,“丁零你怎么不和我们一起聊天啊?我们也好带你熟悉一下公司的业务。”

感受到张琪脸上虚伪的笑,知道她没那么好心,但她好歹也是前辈,不敢不理她,“谢谢你,不过郑宇说有什么不懂可以去问他,就不麻烦你了。”

“是嘛,郑宇对你还真是照顾啊。”刻意掩饰自己眼中的嫉妒,张琪脑子精光闪现,“我们下午不是有一个市场调查吗?要不你去吧丁零,正好了解一下公司的门店销售情况,对你的工作有很大帮助的。”

坐在一边的同事门都沉默着不说话。谁都知道去调查门店销售情况是最累的工作,一个下午都要在外面跑,要拿报表,还不一定拿的到。

她们都知道张琪对丁零不待见,识趣的闭着嘴不说话。也对,郑宇追了张琪一年,哪一次不是大献殷勤,平时不是送早餐就是接送上班,简直要将张琪供起来了。可是这个丁零才来一天,郑宇就转移目标,将献殷勤的对象换成了她,张琪怎么可能不生气。

算了算了,张琪她们可惹不起,她可是公司董事的亲戚,后台硬着呢。反倒是这个丁零,没有学历却能进N.E,不知道有没有后台,还是其他什么原因。

丁零看其他同事闪躲的眼神,已经确定了不是什么好工作,但是她才刚来公司,大家都瞧不起她,可是她太需要做出成绩证明自己了,她一口答应下来。

“好,我去。”她下定决心,不管有多累,她都要做好。

张琪得逞地一笑,“去给我倒杯咖啡。”拿起咖啡杯指着丁零,高高在上的,脸上尽是得意。

丁零将上午的报表都处理完后,从张琪那拿到门店的地址,没有跟陆辰司说,直接出去了。

看着手中的地址,先是东广场二楼,再是西街道,丁零要调查的四家门店竟然都在不同的方位。

算了,一家家找过去吧。

刚到东广场,找进第一家服装店,竟然看见周伟光。

她整个人傻傻地愣在那,不敢进去。只见周伟光正坐在沙发上,旁边是一个女人,正在挑选衣服,一边挑一边问周伟光好不好看。

女人气质高贵,端庄漂亮,脸上是毫不掩饰的灿烂笑容,那笑容非常灿烂,让人心生羡慕。她的生活一定很幸福,从小到大一定生活在一个只有阳光彩虹鲜花的美好世界里,不然,不会开心到飞扬,脸上尽是得意,让见者钦羡。

丁零站在门外,看到女人在周伟光怀里撒娇,不停地摇着周伟光的手臂,撅着嘴,眼睛妩媚,似是有什么要求,但是眼睛里却是势在必得。她知道不管她要什么,周伟光都会答应她,她能轻而易举地得到想要的一切。

她一个人站在门外,看进橱窗里,不敢进去。

她好羡慕朱悦悦,羡慕她可以肆无忌惮地向周伟光撒撒娇,就可以得到想要的一切。如果可以,估计每一个女人都愿意这样被宠的天真到无耻,飞扬到跋扈。因为她知道有一个很爱很爱她的人,这个很爱很爱她的人,一旦她表现出想要什么,只要撒撒娇,就可以轻易得到。

如果可以拥有这么一个男人,哪个姑娘愿意出门工作,如果可以一辈子顺风顺水,谁愿意经历生活的磨难,谁愿意感受世事艰辛?

可是她没有这样的一个男人,她从来都是一个人,她有的,只是一个来向她讨债的恶魔。

收起自己的悲伤,准备去下一家,这家就等最后再来,她不想见到周伟光。

没想到,刚走两步,店里的女人就叫住了她,然后走出来,把她拉进来。

“丁零?你也来买衣服啊?伟光,快来看这是谁?这个不是抛弃你爬上别人的床的前女友吗?”她的声音尖锐而响亮,带上一点娃娃音,传遍了整个服装店。

很快店里的销售员都听到了,竟然都围过来,朝着她指指点点。

丁零羞得满脸通红,不敢相信朱悦悦竟然说出这样的话,她抬头看向周伟光,发现周伟光眼中充满深深的厌恶,是对着她的。

丁零苦涩地一笑,看着周伟光厌恶的眼神,心里升起一股寒意。明明是你负了我,自食恶果,为什么要把错误全部怪到我头上?既然他无情,那就不要怪她。

“哦?那欺骗女人的青春见到有钱的富家女就变心的前男友,见到是不是要一脚踢开?”富家女是朱悦悦,而变心的前男友,自然是站在她面前的周伟光。

站在旁边的销售员一片唏嘘,不禁把目光转向周伟光和朱悦悦,看来是一场大戏。不过,她们还是对着周伟光,窃窃私语,原来这个男的是吃软饭的啊!

朱悦悦一听大怒,“明明是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爬上别人的床,抛弃了伟光,现在还反咬一口,真是没见过比你还不要脸的女人!”

一口一个不要脸的女人,饶是丁零的修养再好,现在也控制不住了,她走到朱悦悦面前,脸上满是狠意地瞪着她,“你不要以为周伟光是真的爱你,一旦你失去家世,容颜老去,她一样会抛弃你,我今天的下场,就是你的以后!”

“闭嘴!”周伟光发怒,竟然用手指着丁零,“你再敢胡说,即使你是女人,我也敢打你!”

“怎么?被我说中,恼羞成怒了?我才不会怕你!过去你做的一切,我会牢牢记住,然后全部报复在你身上!”丁零转过来正对着他,气势一点也不比周伟光少。

朱悦悦见丁零这么凶恶,竟然恐吓周伟光,而且现在店员指指点点地议论着她和周伟光,让她感觉非常不舒服。从小到大,无论她走到哪里,接受到的都是大家羡慕的眼神,赞美的语言。她是众星拱月般长大的,她,从来都是一位公主,可是,现在竟然被这些人非议!

朱悦悦感觉自己被丁零打了一巴掌,整个人气得发抖。

可恶,她竟然羞辱她,还有周伟光!

这个贱女人!她绝对不会放过她!一定要让她像哈巴狗一样在她面前哀嚎!乞求!

朱悦悦走到丁零面前,恼恨使她已经失了高雅和风度,此刻尖酸而刻薄的看着她。

丁零以为她又想开口讽刺她,脑海里正想着恶毒的话来回击,没想到,朱悦悦将她一推猛的一推,她身后就是一排排挂满衣服的衣架,人随着排排衣架一起,整个倒了下去。

“碰——”衣架上的衣服全部散落在地,丁零的背靠在衣架边缘的尖尖处,直接撞了上去。她发出一声闷哼,几不可闻,没有人听到。

“啊!这些衣服都是很贵的!现在都掉在地上,很脏的!”销售们一见变故,大惊失色,大声尖叫起来。

“哎呀,丁零,你可真是不小心,怎么站着也摔倒了呢,现在衣服都掉地上,弄脏了。其他人看见,肯定不会买了,要不你就全买了吧。”朱悦悦挽住周伟光的手,居高临下的看着坐在地上的丁零,像看着一个卑微的蝼蚁,眼里满是嫌恶。

“就是啊这位小姐,你把我们店的衣服都弄脏了,我们店的衣服都是很贵的,进我们店的客人都很挑剔,肯定不愿意再买了,你还是赔吧。”服务员的脸上已经全是惊恐,本来只是两女追一男的戏码,现在问题可大了,今天这事要是没一个合理的解决,她们肯定全部被开除!丁零坐在地上,挣扎地站起来。一动就感受到背上尖锐的疼痛。但她依旧面不改色,不想让朱悦悦和周伟光看出自己的狼狈,他们一看出来,只会更奚落嘲笑她。

周伟光脸上也满是嘲讽,正幸灾乐祸地看着她。

虽然上次看到她和陆辰司一起出现在婚礼上,但是谁知道她和陆辰司到底什么关系。现在看她这个样子,衣着普通,手里还拿着一叠文件,一副普通上班族的样子,那她和陆辰司,估计也没什么关系,上一次可能有幸爬上了陆辰司的床,让陆辰司给她充充场面,现在看来,肯定一早就把她一脚踢开,那他就没什么好顾及的了。

周围的店员浸淫商场已久,都是懂得察言观色的人,虽然看到是朱悦悦推了丁零一把,但是朱悦悦是谁,那可是红海集团董事长唯一的女儿,也是集团唯一的继承人,她们再没有眼力见,也知道不应该找朱悦悦赔钱。反倒是旁边这个,身无分文,也没什么富贵的气质,看起来更不像有钱人,应该不是哪家集团老总的女儿,那她们自然知道哪个好欺负,找哪个赔钱了。

“这位小姐。请问您是微信还是支付宝?还是银行卡转账?”销售小姐走到丁零面前,厉声质问她。

丁零站在她面前,没有回答。她想大声辩解她不是故意的,都是朱悦悦推她,不应该她赔钱,但是她知道这些都是没用的,销售小姐的态度已经很明白了,朱悦悦她们不敢招惹,她们只敢找她赔钱。

可是她现在身上只有她自己储存下来的几千块钱,丁零刚才偷偷瞄了一眼衣服吊牌上的价格,一件小小的衬衫竟然都是上万。而和她一起倒在地上的,竟然是一排的秋冬的大衣!

站在那里低着头,一动不动,也没有回答。周伟光和朱悦悦也站在那里,正等着看她的笑话!她不怕丢人,但是不想当着周伟光的面,她不想让周伟光看到她这么狼狈,她应该让周伟光看到她生活的很好的样子,看到她本来应该为周伟光的抛弃而痛哭流涕,但是却一点也不伤心,反而比之前更好的样子!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这么狼狈,这么丢人。

“这些大概多少钱?”丁零怯生生的问。

“据我们粗略估计大概一百万。”销售看到她这个样子,已经料到她赔不了钱了。但是赔不起也要赔,赔不起,那就去监狱!

一百万!几件衣服就要一百万!丁零的身体竟然轻轻地颤抖起来。

“一百万?”一百万!她根本赔不起,虽然这些店员看起来势利,但也不至于颠倒黑白吧。

“呵,赔不起吗丁零,你上次不是那么厉害,和陆辰司一起出现的吗?再去找他啊!再多陪他几晚,不就有了!反正这种事也不是第一次了。”朱悦悦鄙夷地看着她,“不过看你这样,他应该再也不会搭理你了吧,陆辰司是出了名冷酷无情,对女人尤其如此,上次不知道你耍了什么诡计让他和你一起出席,现在应该早就把你抛弃了吧,靠爬上男人的床来获得利益,现在又被抛弃,真是可怜。”边说边紧紧的握住周伟光的手,好像要让她看到她和周伟光是多么的恩爱。

不是没有想到陆辰司,她不确定现在给陆辰司打电话,他会不会立刻赶过来救她。可是她不敢打,她已经欠了陆辰司两千万,她已经不想欠更多了,而且陆辰司那么讨厌那么恨她,即使接了电话他也不会赶过来,那她何必要自取其辱,再失望一次。

周伟光轻蔑的嘲笑她,“你找陆辰司啊,不用说这几件衣服,就是这家店都是他的,怎么,不敢吗?还是又被抛弃了?丁零,这就是你自找的!要不是你,周氏现在还存在,你跪下来求求我,我还能帮你还这几件衣服的钱,但是现在,你就自己哭去吧!悦悦,我们走。”说完,不管丁零,搂着朱悦悦走了出去。

被周伟光的话讽刺到,丁零倔强的看着他的背影,“不用你多管闲事,我赔就我赔,我去卖身都不会求你,你给我滚!”

这是她最后的倔强了,哭也绝不会在周伟光面前哭。

“这位小姐,你再不赔,我就叫保安送你去监狱了!”销售小姐拉着她的手,好像怕她跑了,“你不会赔不起吧?”看到她这样,销售小姐都激动起来,朝她大喊。

“没钱还敢和朱大小姐抢男人,你有什么资格啊?朱小姐是谁?你又是谁?早知道你是个穷鬼,刚才就应该帮着朱小姐,完了,朱小姐不会生气了,再也不来我们店了吧,她可是我们的超级VIP啊!”

“都是你这个穷鬼,丑小鸭还学人家逛名牌店,真是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我要是你啊,就只敢在路边买几件衣服,不要出来逛了。”

“是啊是啊,反正你今天给我赔钱,不赔,我们今天就把你送进监狱!”

丁零的双手被三四个销售小姐拉着,想跑都跑不了。她大力挣脱,但是那些销售员铁了心不想放开她,抓住她的手的时候还偷偷的掐她,她疼得直皱眉。可是她还是没钱赔,一万都没有,更别说一百万了。

冷着脸承受着她们的嘲笑和奚落,丁零开口“我没钱赔,你们把我送进监狱我也没钱赔。”

“呵,那你就进监狱待几年,出来后来我们店打工,直到还完债为止!”她们没好气的说。事情已经发生,朱小姐已经走了,只能将麻烦全部赖在她身上,不然,店长肯定找她们麻烦。

“喂,不说话什么意思,你就是不赔是吧,那我们叫保安了,保安!”一个中年女销售态度恶劣地将丁零推到地上,嫌恶的看了她一眼,转身就叫了保安。

两个保安很快就冲进来,看到被销售员包围在中间的丁零,大步走上前钳住她的手,将她带进了警局。

动漫关键词:小丹乖让我再进去一次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