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胸前的小兔子都肿了|考90分可以跟老师弄一整天

2022-06-06 08:06:31【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啊!”沈蔓歌惊呼一声,身上一沉,一具滚烫的身子已经敷了上来。一颗慌乱的心因为熟悉的气息而有些呆滞。曾几何时,她期盼着和叶南弦能有这样的亲密接触,而不是单纯冰冷

“啊!”

沈蔓歌惊呼一声,身上一沉,一具滚烫的身子已经敷了上来。

一颗慌乱的心因为熟悉的气息而有些呆滞。

曾几何时,她期盼着和叶南弦能有这样的亲密接触,而不是单纯冰冷的床上例行公事,可惜直到怀了孩子前夕,他们也从没有如此这般。

叶南弦只觉得一股馨香入鼻,那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气味仿佛每个午夜梦回时卧室里枕畔边的回忆,他一时间看的有些痴了,觉得似梦似幻的。

“蔓歌……”

叶南弦低喃着,一张俊脸慢慢的沉下,朝着沈蔓歌的樱唇而去。

突然,一阵刺耳的铃声响起,沈蔓歌如梦初醒,一把推开了叶南弦,那颗心却快速的跳动起来,仿佛一瞬间的血液都涌了上来,让她浑身发热,脸上更是火烧火燎的。

叶南弦被她这么一推,差点掉下床去,却也清醒过来,不过却有些惋惜。他看着身边沈蔓歌的手机一直响着,下意识的想要去拿,沈蔓歌却快他一步,将手机接了过去。

“子渊?”

沈蔓歌所有的幻想和绮梦在看到唐子渊的来电显示时完全的消失不见了。

她刚才简直是鬼迷心窍了!

怎么会对叶南弦还抱有那样的幻想呢?

沈蔓歌连忙坐了起来,虽然有些困难,却拒绝了叶南弦的帮助和碰触,划开了接听键。

唐子渊的声音顿时传了出来。

“凯瑟琳,你没事儿吧?我听说你在国内出事了,本来打算过去看你的,可是落落这边有点情况,我走不开。”

唐子渊的声音急促,那殷切的关怀之情让一旁的叶南弦很不舒服。

沈蔓歌此时根本无暇顾及叶南弦的脸色和想法,一听到沈落落情况不好,沈蔓歌整个人都慌了。

“落落怎么样了?是不是很严重?”

“你别担心,落落暂时没事儿了,不过不能离开人,你那边……“

“我这边没事儿,不用担心我。子渊,我就是伤了右腿,好好养几天就好了。你专心照顾落落就好。”

沈蔓歌现在所有的心思都在落落身上。

她和女儿万里之隔,也不能在她身边照顾着,那种锥心刺骨的感觉不是一个母亲是不会了解的。

叶南弦看着沈蔓歌双目泛红,一副委屈巴拉的样子,无名之火蹭蹭的往上冒。

她是她的女人!可是现在却因为另外一个男人的电话而委屈成这个样子,她和唐子渊到底是什么关系?

唐子渊还想和沈蔓歌说些什么,却被叶南弦直接夺过了手机,冷冷的说:“唐总放心的照顾自己的家人吧,至于凯瑟琳设计师,这边有我呢,我一定会好好照顾她的。”

“叶南弦,你干什么?你把手机还给我!”

沈蔓歌担心沈落落的事情,还想着和唐子渊多说几句呢,如果可以,她还想和女儿说几句话,可是没想到手机居然被叶南弦给抢走了。

这个男人怎么可以这么可恶?

叶南弦才不管沈蔓歌现在怎么想,嫉妒让他有些失控,还没等唐子渊说什么,他就直接挂断了电话,然后直接将手机给关机了。

沈蔓歌顿时就火了。

“叶南弦,你有病吧?那是我的手机,那是我的上司,我的朋友,你凭什么挂我电话?”

此时的沈蔓歌就像是被人踩了尾巴的猫儿似的,浑身充满着敌意,那双熟悉的眸子此时散发出来的神情就像是一把利刃刺进了叶南弦的心口上。

“凭什么是吧?今天我就告诉你凭什么!”

叶南弦许是被刺激到了。

一直以为沈蔓歌是自己的妻子,就算是现在换了一张脸,就算是她现在不想承认她的身份,但是她都改变不了是他叶南弦妻子的身份!

她一个人悄无声息的离开了五年,现在回来了,居然当着他的面和别的男人亲亲我我的,她真的以为他叶南弦是那么大方的人是么?

叶南弦一把拽过了沈蔓歌,不管不顾的吻了过去。

那张樱唇他已经想了好久好久了,想的心都痛了。可是这个没良心的女人,回来和他玩躲猫猫也就罢了,现在还打算招惹别的男人吗?

他不许!

受了刺激的叶南弦力气有些大,沈蔓歌挣脱不过,又猝不及防,被叶南弦吻住的那一刻,两个人都是心神一阵。

那种熟悉的感觉,那种仿佛心心相印的感觉瞬间流窜全身,扩散到四肢百骸。

叶南弦记得沈蔓歌的味道!

即便是她和以前面容不同,即便是她不承认自己曾经的身份,但是他不会认错的。

这就是他的妻子!

叶南弦贪婪的吻着沈蔓歌,恨不得将这五年的思念全部通过这一吻传递给沈蔓歌。

沈蔓歌刚开始是震惊的,随即而来的却是五年前的那一场大火,以及沈落落每一次病危时的样子。

这个男人根本就不陪她真心以对!

他不配!

沈蔓歌推不过叶南弦,气的猛然一咬。

“嗷——”

叶南弦只觉得舌尖一疼,下意识的放开了沈蔓歌,随机一记响亮的耳光瞬间而至。

“叶南弦,你混蛋!”

沈蔓歌只觉得手麻麻的,好像整条胳膊都麻掉了,可见这一巴掌的力道又多大。

果不其然,叶南弦的脸瞬间肿了起来。

叶南弦却好像感觉不到似的,他看着沈蔓歌,看着她眼底的恨意,想起刚才她接到唐子渊电话时的着急和柔声细语,他的心火烧火燎的煎熬着。

“我是混蛋!不管你想要做什么,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只要你说我都给你。不过我不会让你离开的,绝不会!”

叶南弦说完就起身离开了。

正巧宋涛赶来,和叶南弦撞了一个正怀。

“叶总,你的脸……”

“多事!”

叶南弦瞪了他一眼,抬脚离开了病房。

空气里好像还残留着叶南弦的味道,沈蔓歌却拒绝自己沉浸在叶南弦的话语中。

以前的叶南弦绝对说不出这样的话的,所以现在叶南弦这么对她说,是因为她是H`J集团的设计师,是因为他想利用自己和H`J集团将恒宇集团打出国际是不是?

一定是这样的!

不然叶南弦怎么可能对她这样一个陌生的脸孔说出那样的话呢?

虽然她也给了他一些疑惑吸引他,可是她比任何人都清楚,叶南弦的心有多冷,有多硬。

曾经她用了三年的时间都没有把他的心给捂热了,甚至配上了自己的孩子性命都不足以让他对她有一丝一毫的怜惜,现在又怎么可能因为一些疑惑和疑点就吸引住叶南弦呢?

沈蔓歌冷笑起来,眼底却含着泪水。

原来了解一个自己曾经用尽一切力气去爱的男人是这样锥心刺骨的一件事情,最可悲的是他还从来都没有爱过自己!即便现在对她百般好,也不过因为她现在的身份地位罢了。

男人果然都现实!

沈蔓歌擦掉了自己眼底的泪水,重新将手机拿了过来,开机之后快速的打给了唐子渊。

唐子渊在第一时间接听了。

“凯瑟琳,他没难为你吧?”

“没有。在他看来,我现在就是一个陌生人。子渊,落落怎么样了?是不是病情又加重了?”

这是沈蔓歌心理一直放不下的。

唐子渊笑着说:“没有,落落就是间接性的有些气短,我当时听到你出事了,特别着急,就让秘书定了机票,可是临出发之前落落因为我不在身边有些着急,这才心脏跳动有些不稳定,所以我才回来了。你放心,落落现在挺好的。”

“我能和她视频吗?”

“可以,不过叶南弦不在吗?”

唐子渊多少有些担心。

“他出去了,宋涛好想找他有事儿。我想看看落落。”

“好,你稍等。”

唐子渊挂了电话,直接在微信上发来了视频请求,沈蔓歌快速的接通了。

视频那边立刻出现一个四岁左右的小女孩。

小女孩长得特别好看,像个瓷娃娃似的,但是肤色有些过于苍白,看着让人揪心不已。

“落落。”

“妈咪!”

沈落落的声音虽然虚弱,不过却带着一丝高兴和欣喜。

“妈咪,你和哥哥去哪儿了?干爹说你们出国了,你们怎么不带落落一起去呀?”

沈落落抱着一个灰色的小熊,靠在了床边上,嘟嘟着小嘴,一脸的埋怨。

沈蔓歌只觉得心都碎了。

“妈咪和哥哥来这边出差,要过段时间才回去。回去的时候妈咪会给落落带好玩的,好吃的好不好?”

“妈咪不带我去,是不是因为我身体不好?”

沈落落的情绪有些低落,那双水汪汪的那眼睛更是有些泪花闪烁着。

“没有没有。妈咪真的是过来出差的,不信你问干爹。落落,妈咪很想你的,也很喜欢你。等妈咪回去了,你的病就好了。到时候妈咪带着你周游各国,你想去哪儿,妈咪就带你去哪儿好不好?”

沈蔓歌不想哭,她不想让女儿看到自己心碎心疼的样子,可是鼻子就是忍不住的发酸。

如果五年前她能够早一点认识到叶南弦的无情,能够早一点放弃这段无望的感情,是不是就不会让她的孩子遭受现在这样的痛苦了?

一想到沈落落从出生开始就在医院里待着,四年了,她甚至连游乐场都没有去过,她这个做母亲的心简直疼得不得了。

沈落落看到沈蔓歌眼底的泪水,突然懂事的笑着说:“妈咪,你放心工作吧,我会乖乖等着你和哥哥回来的。到时候我要和哥哥一起出去玩。”

“好!落落要听干爹的话,妈咪要工作了。”

“妈咪再见!”

沈落落朝着沈蔓歌挥了挥手。

沈蔓歌怕自己哭出来,连忙切断了视频,可是眼泪却再也忍不住的滑落下来。

而就在这时,叶南弦推门走了进来。沈蔓歌连忙擦干了泪水,可是却还是被叶南弦给捕捉到了。

“怎么了?”

他快速上前,就看到沈蔓歌手里握着手机,而此时手机的屏幕还没有暗下去,正显示着沈蔓歌在和唐子渊聊天,明显的刚才还有视频连接过。

叶南弦看着沈蔓歌哭红的双眼,再看她此时恨不得用眼神杀了自己的样子,他刚压下去的怒火蹭蹭的又燃烧起来。

“给唐子渊发视频抱委屈是吗?告诉他我叶南弦没能力照顾好你,让你一回来就出事是么?唐子渊有没有安慰你?有没有让你立刻回M国去?还是说你告诉他我刚才强吻了你,他是不是要连夜做飞机过来废了我?”

叶南弦的话让沈蔓歌的心情更加烦躁,特别是他提起了刚才的那个吻。

那个让她有一瞬间失神,甚至有些怀念的吻。

再想想沈落落羸弱的样子,沈蔓歌简直恨死了叶南弦,恨死了自己。

“叶南弦,你给我滚出去!滚!”

她这一刻再也不想伪装对他的恨意。如果杀人不犯法的话,她真的会杀了他的!

可是她不能!

为了落落她也不能!

沈蔓歌气的浑身发抖,那排斥拒绝的样子像是骨子里发出来的一般,让叶南弦有些心惊。

“你就那么恨我?沈蔓歌,你到底是不是……”

“叶总,不好了,小少爷出事了。”

叶南弦的话还没问出口,宋涛就闯了进来。

当他看到叶南弦和沈蔓歌此时剑把弩弓的样子时,一时间有些冷汗直冒。

他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

叶南弦的眼神仿佛利刃一般的射来,更是让宋涛有些站立不住。他只得顶着头皮说:“叶总,老宅那边传来消息,小少爷发烧了。”

“怎么回事?”

叶南弦虽然有些痛恨宋涛打断了自己的问话,可是听闻叶睿发烧了,他还是有些担心和着急。

沈蔓歌看在眼底,心理嘲讽着自己。

“看见没?这就是你以前全心全意爱过的男人啊!这就是你儿女的父亲!落落现在生死一线,他可曾知道半分?即便知道了,又怎么会像紧张楚梦溪的孩子一般紧张梓安和落落呢?”

叶南弦却不知道沈蔓歌此时所想,看到宋涛说话吞吞吐吐的,眼神闪烁,急的低吼一声。

“你快说,叶睿怎么了?”

“叶总,楚小姐因为小少爷在学校被你斥责的事情责备了小少爷,同时听闻我们恒宇集团商业机密因为小少爷的关系外泄了,楚小姐一气之下就打了小少爷。小少爷当时硬扛着就是不说,楚小姐就罚他不许吃饭,没想到小少爷早晨起来就发烧了。”

宋涛快速的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了一遍。

叶南弦的脸色难看的要死。

“楚梦溪!谁给她的权利让她随便动叶家的继承人了?告诉楚梦溪,叶睿要是有个好歹,我让她陪葬!”

也是因为刚才和沈蔓歌闹了不愉快,叶南弦的脾气十分暴躁。

他已经很多年没有这样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

宋涛战战兢兢的退了出去,连忙给楚梦溪打电话去了。

沈蔓歌看着他如此紧张叶睿,冷冷的说:“既然叶总家里有事儿,还是先回去处理家里的事情吧,毕竟叶家继承人的身体可不容闪失。”

她不想把话说的这么酸的,但是她真的忍不住。

她的梓安,她的落落从来没有得到过他叶南弦半分的怜爱,甚至更是因为他这个父亲备受磨难。如今两相比较之下,沈蔓歌的心理自然不会平衡。

叶南弦看着沈蔓歌,见她转过头去不搭理他,他也没说什么,只是重新弯腰将沈蔓歌给抱了起来。

“你干什么?叶南弦,你放我下来!你又要干什么?”

沈蔓歌顿时就紧张起来。

现在的叶南弦好像真的让人猜测不透,她现在是完全慌了神了,特别是经过刚才那么一闹,沈蔓歌更是不想和他待在一起了。

叶南弦叹了一口气,无奈的说:“你不是要上厕所?难不成要在床上解决?”

被他这么一说,沈蔓歌才想起刚才要去厕所的事情,可是让他抱着自己进去,沈蔓歌是怎么都不会同意的。

“你让护士来帮我,我不用你!”

“你放心,我不会扒了你的裤子的。”

叶南弦将她抱到了卫生间的马桶上就转身离开了。

“好了叫我一声。”

沈蔓歌没想到刚才对自己孟浪的叶南弦,现在还能这么君子,她连忙关上了卫生间的门,靠着洗手间的墙壁挣扎着起身,把裤子给脱了。

方便完之后,她又有些费力的提上了裤子,却有些不太想叫叶南弦进来了。

虽然曾经两个人也曾坦诚相待过,可那毕竟都是五年前的事儿了。现在她虽然计划着让叶南弦重新爱上她,不过她总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和脾气,更是无法容忍他对自己的碰触。

怎么办呢?

她怎么这么没用?

沈蔓歌懊恼着,却突然听到卫生间的门被人从外面打开了。

她吓得连忙抬头,就看到叶南弦走了进来。

“你怎么进来了?”

“听到你方便完自然就进来了。你又不叫我,我怕你跌倒在地上让你的腿更严重了。”

叶南弦的话让沈蔓歌的脸有些火辣辣的。

“我不用你,我都说了,你这个人怎么……喂!叶南弦,你放我下来!”

沈蔓歌话还没说完,就被叶南弦霸道的抱了起来,重新放回了床上。

“你要累了你就睡一会,想要做什么就告诉我,别想着我会离开这里。”

叶南弦说完,就坐在了沈蔓歌旁边的沙发上,拿出笔记本开始处理公事。

沈蔓歌见他开了视频会议,也不好意思再出声。不过叶南弦好像并没有想要避讳着沈蔓歌,公司现在的状况就那样赤果果的呈现在沈蔓歌的面前。

“叶总,我们公司机密外泄,现在想要挽回已经来不及了,目前光算明面上的损失就是丢掉了两个亿。后期我们得投资计划也暴露了,现在该怎么办呢?”

“叶总,已经有敌对公司开始向我们公司挖人了,而且我们得股票大跌,现在局面很不稳定。”

“叶总,凯瑟琳设计师试车出事儿的事儿不知道怎么被抱到了出去,现在外面对我们生产的车子安全性能很是担忧,已经有好多商家要求退订单了。”

一个个经理快速的向叶南弦汇报着公司的近况,叶南弦的眉头紧锁,等他们说完才低声说:“侵入公司电脑的黑客让安全部门继续查找。至于损失的投资案,全部撤销,该换别的项目。至于凯瑟琳试车事故,报警给警方,让他们调查。至于有商家退订单,一律给退了。”

“可是这样的话,我们公司的损失就太大了。”

财务经理不得不出声提醒。

叶南弦低声说:“叶家在海城有百年以上的历史,恒宇集团的底蕴还不至于一下子就垮掉了。凯瑟琳设计师出现意外这事儿,别人有所担忧我们得汽车性能也无可厚非。给警局点压力,让他们尽快破案。”

“是!”

叶南弦继续开着视频会议,沈蔓歌却不想听了。

先前她还在怀疑自己试车出事和叶南弦有关,现在看来应该不是他。

回想起试车刹车的问题,沈蔓歌的眸子微眯了起来。

她现在完全是一副新面孔回到了海城,和所有人都没有什么恩怨,唯独得罪了楚梦溪和叶南弦。

如果不是叶南弦要让她死,那么剩下的嫌疑人就只有楚梦溪了。

会是她么?

沈蔓歌沉思着,丝毫没有看到叶南弦已经挂掉了视频,正朝她看来。

“在想什么?”

叶南弦突然开口,倒是把沈蔓歌给吓了一跳。

“没想什么,在想是谁这么见不得我好,非要置我于死地。那天试车,刹车有问题,可是叶总说那辆车平时都有人做安全保养,在试车这一天不可能会出错的,难道车库没有监控视频吗?”

沈蔓歌的话让叶南弦摇了摇头说:“那天的视频有短暂的缺失,我已经在调查了,你放心好了,这件事儿我绝对不会让你白白受伤的。”

“那就谢谢叶总了。我累了,要休息了,叶总如果要办公,请到外面去,我需要安静。”

沈蔓歌一点都不客气的驱赶着叶南弦。

叶南弦也不恼,低声说:“好,我去走廊,你有事儿随时叫我。”

说完,他带着电脑离开了病房。

沈蔓歌还是有些微楞的。

什么时候起,高高在上的叶总会因为一个女人受不得吵闹而如此委屈自己了?

想想曾经三年的婚姻,哪一天不是她在将就他?

如今到底是不一样了。

因为她不是他的妻了,所以待遇也不一样了是吗?

曾经的自己到底是有多么让叶南弦讨厌呢?

沈蔓歌只觉得心口微疼,却也不愿意再想下去了。

她拉过被子盖住了自己,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

叶南弦见她睡着了,这才走了进来,将她的被子拉了下来,生怕她憋死自己。

她还是和以前一样,不高兴了就喜欢把自己埋进被子里,像个鸵鸟似的。如今换了脸面,怎么这坏毛病一点都没改?

叶南弦宠溺的笑了笑,将室内的温度给调到了合适的温度,在转身离开的时候,突然想到了什么。

他轻轻地拽下了沈蔓歌的头发装到了口袋里,然后打开了门,对外面的特护说:“我有事要回去一趟,好好照看着沈小姐,如果有什么事情,随时给我打电话!”特护自然不敢违背叶南弦的指示,连忙进去近身伺候着。

叶南弦看了看沈蔓歌睡得香甜,手里握着她的头发快速的回了家。

楚梦溪见到叶南弦回来,连忙迎了上来,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

“南弦,我不是有意的,我就是想要稍微惩罚一下睿睿,我没想到这孩子这么倔的。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是我不好。”

叶南弦看到她哭哭啼啼的样子多少有些烦躁。

“好了,我知道你也是关心则乱。叶睿怎么样了?让家庭医生给看过了吗?”

“医生还在看。”

楚梦溪哭的眼睛都红了,看起来是真的担心叶睿。

叶南弦直接抬脚去了叶睿的房间。

楚梦溪跟着走了进来。

叶睿的脸色潮红,一直喊着冷,那样子看的叶南弦有些心疼。

“以后教育孩子不许动手。”

“知道了,我再也不敢了。我这不是想着他让公司损失了那么多钱,偏偏他什么都不说,我就生气了,我也是为了叶家啊。”

楚梦溪从没见过儿子如此倔强的样子,她特别担心叶南弦会因为这次损失严重而怪罪到自己和儿子身上,所以才想着自己教训一下叶睿,没想到这孩子居然病了。

叶南弦摸了摸叶睿滚烫的额头,低声问道:“黄医生,叶睿怎么样了?”

“小少爷受了点风寒,加上体内有炎症,所以才会发烧。不过我刚才给小少爷诊治了,他好像扁桃体发炎了,所以才高烧不退。这个年纪的孩子出现这样的问题很常见,放心吧,挂个点滴先让烧退下去,以后慢慢调养身子吧。”

黄医生对叶南弦说完,就开始给叶睿挂点滴。

楚梦溪哭哭啼啼的,实在让叶南弦觉得有些烦躁。

“你先回屋吧,我让张妈伺候着。你在这里也不能做什么。公司的事儿也不能怪叶睿,以后没查清楚的事情别随便惩罚孩子。”

听到叶南弦有些不满,楚梦溪更是战战兢兢了。

“南弦,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而不是故意的,你让我留下来吧,我是他亲妈,我留下来照顾他比较放心。”

“那行吧,你好好照顾着。黄医生,你来我书房一趟,我想好好问问叶睿的病情。”

叶南弦说完转身就走。

楚梦溪还想留着叶南弦,可惜见他浑身冰冷的样子,便也不敢开口了。

黄医生跟着叶南弦进了书房。

“叶总,小少爷的病没什么大碍,后期慢慢调养就好了。小孩子这个时间段是会比较让人操心的。”

黄医生尽职尽责的说着。

叶南弦拉开了书桌的抽屉,从里面拿出一个手绢,手绢里是他五年前知道沈蔓歌葬身火海之后,回来再她的梳妆台上找到了一把梳子,梳子上还残留着沈蔓歌掉落的长发。

当时他见沈蔓歌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为了给自己留个念想,便把这长发给留了下来,并且放在书桌的抽屉里,谁都不让动。

如今他把这手绢拿了出来,将不久前从沈蔓歌身上拽下来的长发连同手绢一起递给了黄医生。

“黄医生,我拜托你件事儿,帮我看看这两个头发是不是同属于一个人。”

叶南弦的声音不大,却带着一丝郑重。

黄医生愣了一下,低声问道:“叶总,你这是要做亲子鉴定吗?”

“是。我想一个人的容貌可以改变,性格可以改变,可是毛发和DNA应该是不会随着容貌而改变吧?”

“自然不会。”

黄医生虽然不知道这头发是谁的,但是能够让叶南弦这么珍惜的,绝对不是普通人。

他小心翼翼的讲东西收了起来。

“黄医生,这件事儿,除了你我之外,我不希望有第三个人知道。如果出结果了,还请黄医生单独给我打电话,我亲自过去拿。”

“好的。”

黄医生说完就离开了书房。

楚梦溪一直盯着叶南弦的书房,见黄医生出来了,连忙上前拦住了。

“黄医生,南弦找你什么事儿?是不是我儿子有什么难言之隐?你可一定要告诉我呀!黄医生,我是叶睿的亲生母亲,如果他真的有什么病,你可不能瞒着我。”

楚梦溪眼角含泪,黄医生有些不忍。

“楚小姐,小少爷没事儿的,叶总就是找我仔细问了问怎么调养的事情。”

“真的?”

楚梦溪多少有些不太相信。

“真的。”

黄医生说完便离开了,可是楚梦溪的眸子却滑过一丝怀疑。

如果只是单纯的询问叶睿后期调养的事情,怎么会背着她这个母亲呢?

这事儿绝对不简单!

就在楚梦溪想要转身回房的时候,就看见宋涛急匆匆的赶了过来。

“宋涛,这么着急做什么?是不是公司又有什么事儿了?”

楚梦溪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宋涛一愣,摇着头说:“公司没事儿,楚小姐,我找叶总有事儿,先不和你说了。”

他快速的进了书房。

楚梦溪只觉得眼皮直跳,快速的跟了上去,趁着四下无人,耳朵贴在了房门上偷听着里面的动静。

也怪宋涛着急,书房的门并没有关严实,此时宋涛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

“叶总,我已经针对凯瑟琳设计师出事儿的事儿报案了,警方已经介入调查。有人说那天确实看到有个可疑的人进了车库,但是因为光线太暗,那个人又蒙着脸,没有看清。”

“所以说,凯瑟琳试车那天,确实是有人对车子动了手脚。”

叶南弦的声音冷若冰霜。

楚梦溪猛然打了一个哆嗦。

叶南弦居然报警了!

他怎么可以报警?

楚梦溪的脸色苍白,手心渗出了汗水。

宋涛压低了声音说:“叶总,凯瑟琳设计师刚来海城,按理说不会得罪什么人。会不会是我们得敌对公司见不得我们和H`J集团合作,所以故意搞得破坏?毕竟只要凯瑟琳设计师受伤了,M国那边的H`J集团和我们撕破了脸,我们得合作就彻底完蛋了,到时候我们恒宇集团在汽车领域里可就一落千丈了。”

“你说的也不无道理,不过我们敌对公司素来不多,敢在我恒宇集团地盘上闹事儿的更不可能。我们得安保系统不是吃素的。我怕是公司有内鬼。凯瑟琳设计师来海城,唯一有过节的也就是我和楚梦溪了。我自然不会害她,你去查查,我们试车的时候,楚梦溪在哪儿做什么。”

叶南弦这话一出,楚梦溪差点站立不住。

她快速的退了出来,并且第一时间回到了叶睿的房间里,可是心却不淡定了。

叶南弦居然怀疑她!

凯瑟琳是个什么东西?

不过是刚来到海城的狐媚子,居然可以就凭着一面就让叶南弦如此怀疑她这个跟了他五年的女人!

简直不可原谅!

可是楚梦溪也是害怕的。

宋涛的手段她自然是清楚地。

如果真的被他查出来自己当时就在现场,恐怕眼前的荣华富贵,甚至儿子的前程都要受到影响了。

楚梦溪想到这里,连忙拿出电话打了一个电话出去。

“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都要找人证明恒宇集团试车那天我在美容院做脸。”

“知道了,放心吧。”

对方说完就挂断了电话,可是楚梦溪的心还是淡定不下来。

可恶!

那个凯瑟琳的命还真大!

这样都死不了!

现在她恨不得去医院弄死她,可是她也知道,现在医院里肯定有叶南弦留下的眼线,她此时去无疑自爆手脚。

楚梦溪紧张的在房间里走来走去的,再看看还在昏迷的叶睿,气的直跺脚。

“没用的东西!我拼死拼活的把你生下来,可不是让你享受大少爷的福的,你好歹也为你妈我想想办法呀。”

可是叶睿根本就听不到,即便听到了,估计也理解不了她话里的意思。

叶南弦和宋涛没多久就从书房出来了。

楚梦溪连忙走了出来。

“南弦,你不在家吃午饭吗?睿睿早晨发烧的时候还喊着爹地爹地的,他从小生病都是你在身边照顾的,如今你如果不在,睿睿会很难过的。”

楚梦溪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如果是以前,叶南弦为了叶睿也就留下了,可是今天不行,这几天他都要在医院照顾沈蔓歌的。

“让张妈熬点燕窝什么的,一会我带走。现在我去看看叶睿,宋涛,你先去忙吧。”

“是。”

宋涛快速的离开了,可是楚梦溪却忐忑不安了。

“什么事儿还得让宋涛那么着急的去办?南弦,你给宋涛的任务太多了,别累坏了宋特助,到时候就没人为你分担了。”

楚梦溪貌似开玩笑的说着,却让叶南弦多看了她一眼。

“我去看看叶睿。”

叶南弦进了叶睿的房间,楚梦溪看着宋涛离开的方向一眼,眸底滑过一丝担忧,却转瞬即逝。

叶睿的脸色有些缓解了,不过还是没醒来。

叶南弦握着他的手,脑海里却突然浮现出沈梓安的样子来。

同样都是四岁多的孩子,沈梓安却老成稳重的不像个孩子。如今他还在怀疑着沈梓安是不是自己和沈蔓歌的儿子,自然就对他多了一份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来了。

“我听说叶睿在幼儿园有个很要好的同学叫沈梓安,你让司机去幼儿园把他接来吧。或许他来陪陪叶睿,叶睿能够好的快一点。”

叶南弦突然开口,却让楚梦溪愣住了。

沈梓安是谁?

她怎么不知道自己的儿子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一个好朋友?

动漫关键词:胸前的小兔子都肿了

很赞哦! ()

推荐漫画